正文  第20章神医

章节字数:2022  更新时间:07-11-09 09: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躺在床上,我咬牙,随即猛地倒抽一口凉气,左肩的箭头一下子被拔了出来。

    “痛痛痛……痛啊……”

    我忍不住放声大叫起来,殷红的血汩汩地往外冒,连麻醉都没有,昨晚没有被那一箭给射死,现在我怕是会活活痛死。

    “大夫,她在痛!她在痛!笑笑说她痛!”阿瞒一脸的紧张,也大叫了起来。

    “回丞相大人,痛……是难免的。”那大夫慢悠悠,老神在在在道。

    闻得此言,我狠狠磨牙,眼放凶光,张口“吭哧”一下,两排尖牙便无言地咬上了那蒙古大夫的手腕。

    “痛痛……痛啊……”

    这鬼哭狼嚎的声音自然不是我。

    我慢悠悠地松口,“人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医者父母心嘛,自然该痛吾痛以及人之痛……”

    那大夫傻眼。的ce

    郭嘉轻笑起来。

    我咧了咧嘴,龇牙示威。

    “看来……我救了一只会咬人的小狼崽。”被我的鬼脸吓到,那大夫回过神来摇头晃脑地戏谑道。

    我瞪他,偏又动弹不得。

    “别瞪了,养养神吧,我可不想救死人砸了自己的招牌”,说着,那大夫利索地在我失血而死之前替我将伤口包扎了起来。

    “别担心,华先生医术了得,不碍事的。”郭嘉轻笑着开口。

    “华先生?”我扬眉,莫非这个家伙……有点来头?

    “不好意思,当世神医华佗便是在下……”那大夫扬眉,十分自得地开口。

    华……华佗?我张口结舌,那……那个……华佗?

    我重新审量眼前这个家伙,心理作遂,竟是觉得他莫名地顺眼起来……

    淡淡的眉眼,平凡的五官,但……平凡间却带了那么几许柔和,眉目间还带着一抹似是而非的出尘……果然高人啊。

    “……的师傅。”他闷笑几下,终于憋不住大笑出声,“在下华英雄”。

    光荣形象轰然崩塌……

    华……华英雄?我想起了某部电影中的人物,嘴角抽搐几下,我决定无视这个说话大喘气的家伙。

    “怎么样?只听这名字便十分的大义凛然吧”,华某对自己的名字十分的得意。

    “她怎么样了?”郭嘉忍着笑询问。

    “请不要质疑我的医术,那是对我污辱。”义正辞严地,华某道。

    郭嘉不开口,只是笑。

    收了药箱,华某扬长而去,房间里只剩郭嘉和阿瞒。

    “还痛不痛了?”阿瞒上前,坐在床沿上,忧心忡忡地道。

    我无力地翻了个白眼,“你试试就知道了。”

    “裴儿,你会留在丞相府吗?”郭嘉冷不丁地开口。

    我看他一眼,考虑自己要不要留下。

    阿瞒倒是满不在乎地模样,轻轻拍了拍我的手,“不想留在这儿不用勉强”。

    我看他,微微有些惊奇,他不缠着我了?决定放过我了?

    “不想留在这儿,我这就带你走。”他冲我点点头。

    忍不住闭了闭眼,我就知道……

    “你是丞相,要走去哪儿?”我万分无力地道。

    “本来打算安排好一切之后再接丞相回府的,只是目前的状况下,孟德兄留在府外会更危险。”郭嘉道,“只是,孟德兄失忆之事,切不可传扬出去,否则……”他微微皱眉。

    看他难得如此表情,我便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我离开……”,转头看向一直盯着我伤口瞧的阿瞒,我直觉地不想参入那复杂的事件中。

    “我们要去哪儿?”阿瞒兴致勃勃地开口,自动自发地将自己归类为“我们”。

    我失笑,知道自己终是扔不下他,不管他是不是当朝丞相,不管他是不是曹操,这样的阿瞒,如白纸一般,这样的阿瞒,令我不大忍心。

    “如果我离开,也没有地方去,不如就先留下吧”,我淡淡开口,这倒也是实话,暂时有个栖身之处也可再作打算。

    “嗯”,阿瞒点头,“好,留下”。

    看着阿瞒,我略略有些失神,我会把他送回原本应该属于他的位置,我在想,如果哪天,阿瞒恢复了所有关于曹操的记忆,那么阿瞒,还是原来的阿瞒吗?

    “既然要留下,便好好听半仙说说要注意的事项吧”,看了一眼郭嘉,我笑道,却不期然地发现他竟然在发呆,怔怔地看着我发呆。

    郭嘉微咳一声,回过神来,便开始交待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

    我听着听着,便开始犯困,什么时候睡去的也不知道,但我好歹是一伤员,自然无人来扰我。

    第二日睁开眼,便看到一张半生不熟的脸,这丞相府里,我熟的只有阿瞒和郭嘉,半生不熟的,便是华英雄了。

    张了张口,我结舌,怎么称呼他?英雄?……光是想着我便是一头的黑线了。

    “药来了,小狼崽。”他手里端着药碗,正十分大方地坐在我的床沿上。

    还记着仇呢,于是我决定不跟这个小肚鸡肠的家伙计较。

    仰头一口将那碗黑乎乎,看起来十分黏稠的汤药饮尽,我抹了抹嘴,苦得直吐舌头。

    华某看着我,且笑不语,那模样像极了一只狐狸。

    我开始不安。

    “好喝吗?”半晌,他终于开了尊口,狐一样的眼睛盯着我手里的空碗瞧。

    我气闷,药能好喝吗?!但我却偏想与他对着干,“好喝!”我说着豪气干云。

    “哦……”他拖长了嗓音,“好喝就成,我本来想告诉你……那碗药是用来外敷,不是用来内服的。”

    我傻住半秒,随即回过神来,怒瞪他。

    “不过别担心,喝了也不会死人的”,他笑得一脸的和善,“那药方虽然奇特,却也无毒。”

    “奇特?”有多奇?我开始磨牙。

    “呵呵,无非是些虫虫草草的,好像叫做七虫八草膏……”他抬手支着下巴作思考状,“还是……叫作八虫七草膏?”

    我的脸已经变成了铁青色,一径狂奔出门,吐了个过瘾。

    于是,我知道这个说话大喘气,爱吹牛的家伙还超级无敌的小心眼、爱记仇!

    在把胆汁都吐出来之后,我决定对他敬而远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