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贤妻

章节字数:2416  更新时间:07-11-09 09:4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给我出去!”丞相府的上空,徘徊着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

    黑色的天幕上,那一轮皎洁的圆月轻轻颤了一下。

    于是,以后每逢月圆之夜,便有了一个关于夜猫狼的传说。有人传言,夜猫狼者,出没于月圆之夜,形同夜叉,吼声如雷,以人为食……从此,许昌城内无不奔走相告,提及夜猫狼,竟可止小儿夜啼!嗷嗷……

    此时,夜猫狼……呃,不对,是我,我正狠狠瞪着眼前那个一脸无辜扮可怜的家伙。

    抱着枕头,阿瞒一身单衣被我撵出门外。

    “笑笑……”阿瞒看着我,很是委屈的模样。

    “忘了我说过什么了?”磨牙,我狠狠道。

    “男女授受不亲……”他低声道,随即忙又抬头,“可是……可是在山洞里我们不也……”

    “嗯?”我极度危险地眯眼。

    “不也……不也……”那声音愈来愈小,他近乎于嘟囔,“不也睡在一起么……”

    我抬头按额,青筋直跳,想起刚刚丁夫人临走时那极度复杂的神情,我便头疼……

    那家伙竟然当着他家夫人的面……那样直白地睡在我的床上!

    我的清誉啊!的67

    “阿瞒,山洞……”我再度按额,抚平额上的青筋,“在山洞那是不得已,现在已经安全了,你就该回自己的房间,抱着自己的夫人睡!”

    “可是……他们说,我有好几个夫人……跟哪个睡呢?”他看着我,一脸天真地问。

    头上乌鸦乱飞。

    吸气……咬牙……

    “爱跟哪个便跟哪个,与我何干!”我仰天大吼。

    吼完,我转身“砰”地一声便甩上房门,再不理会。

    回到床上,我躺平睡觉。

    天微亮,我自动起床,这是在福利院养成的好习惯,因为,我有数不完的兼职要做,妙手空空之事,只是为了快速敛财替阿满治病,其他生活杂用,还是要自己辛苦的。

    伸了个懒腰,我睁开眼,雅致的房间,古朴的摆设,怔了半晌,才苦笑起来。

    阿满……福利院的阿满……似乎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他……还好吗?

    走到门边,我伸手打开房门,蓦然地,一个人顺势倒了进来。

    “阿满?”我呆了一下。

    他揉了揉眼睛,站起身,冲我笑,“早安。”

    我回过神来,“阿瞒啊,你在这里干什么?”看他衣裳不整的,我双手自动自发地替他整了整衣冠,这是在福利院常替阿满做的事。

    他只冲我笑。的38

    “我在问你,你坐在我门口干什么?”我白他一眼,道。

    “睡觉。”他仍是笑。

    我瞪大眼睛,“你不要告诉我,你坐在门口睡了一夜?”

    “嗯。”他点头。

    我皱眉,习惯性地掂起脚尖,抬手顺便将他的脖子拉低,将额抵上他的额,试了试温度,还好没有受寒发烧。

    “砰!”铜盆落下的声音。

    我回头,见一个婢女,正满脸通红地看着我们。

    “奴婢该死……奴婢什么都没有看到……”那婢女一下子跪倒在地,紧张得连双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什么叫此地无银三百两?我一头的黑线。

    “笑笑,她为什么该死?”阿瞒侧头看了看那个婢女,好奇道。

    闻言,那婢女面色煞白。

    这么害怕?看来阿瞒平日里一定很苛刻。

    我忙拉住阿瞒,笑眯眯地抬手招呼她,“别怕别怕,你起来,你来干什么?”

    “丁夫人……夫人让奴婢来侍候相爷漱洗……说是……说是皇上召见……”那婢女不敢起身,只趴在地上道。

    “皇上召见?!”我瞪大双眼,大吼。现在阿瞒这副模样,怎么见?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那婢女瑟瑟发抖,一脸快要昏过去的样子。

    我哀叹,“对不起,我不是在吼你,你快起来。”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那婢女仍是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我扯了扯阿瞒的袖子,“让她起来。”

    阿瞒“咦”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那婢女,“你起来。”

    闻言,那婢女奇迹一般快速地站起身,再不敢跪着。

    我叹为观止,侧头啧啧有声地打量着阿瞒,让站着别人就不敢跪着,这家伙一定很暴虐……想也知道,当初那六十大板可不是白打的。

    “妹妹。”远远地,丁夫人走了过来。

    我一头雾水,妹妹?哪门子的妹妹?

    “妹妹昨晚歇得可好?”丁夫人走上前,微笑道。

    妹妹?我咧了咧嘴,这个称呼忒怪异啊,一夜之间无缘无故由裴姑娘变成了妹妹?

    “还不快些侍候相爷更衣?皇上若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趁着我发愣的当口,丁夫人回头斥责刚刚那个婢女。的81

    “夫人,我……”我忙开口,郭嘉那家伙不来,要让阿瞒见皇帝,我心里实在没底。

    “对了,妹妹,这个丫头可还满意,如果满意便送给妹妹了。”丁夫人微笑道,“她叫香雾,原是我房里的,虽然并不十分伶俐,但也知些长短,本也是大户人家的姑娘,家道中落才为婢的,琴棋书画也略懂些,可陪妹妹解解乏。”

    香雾?这名字倒也别致,我看向那婢女,刚刚一直低着头瑟瑟发抖,倒没有看清,现在看来竟也十分清秀。

    “见过裴姑娘。”香雾上前,低头道。

    “刚说你不伶俐呢,还叫裴姑娘?”丁夫人嗔怪,转而看向阿瞒,微笑道,“相爷,听底下人说是妹妹救了相爷回来,如今总也不能让她无缘无份地跟了相爷,妾身选个日子迎了进门如何?”

    “迎进门,可好?”一板一眼地,阿瞒回头看着我笑。

    我头疼极了,偏又遇上这个不知状况还捣乱的,心里一恨,便借着宽大的袖子作掩饰,狠狠地掐了他一把以泄私愤。

    “夫人,您的帕子掉了……”刚刚还说不够伶俐的香雾弯腰捡起我一时失手掉下的帕子,恭敬道。

    夫人?

    我嘴角抽搐了几下,“丁夫人,你误会了,还有……香雾姑娘侍候惯了夫人的,我不需要人侍候。”

    “妹妹,堂堂一个丞相府,若连个婢女都没有,岂不让人笑话了去?……”丁夫人笑得一脸的温婉,劝解。

    我一个头两个大,偏又伸手不打笑面人,连翻脸都不能。

    “裴儿。”远远地,见郭嘉过来。

    我松了一口气,逃也似地跑到他身边,“半仙,你可来了……”

    “怎么了?”他低头看我。

    我悄悄歪嘴,比了比丁夫人,一脸的头疼。

    见我如此,他清瘦的脸上添了一丝笑。

    郭嘉上前,“丁夫人,在下来接相爷进宫。”

    丁夫人点了点头,看向我微笑,“妹妹,他们有正事要办,我们妇道人家便退下吧,正好陪姐姐在府里走动走动,再给你介绍一下府里的几个妹妹,如何?”

    啊?我傻眼。还介绍其他妹妹?

    “笑笑要陪我的。”阿瞒一手拉住我,不满道。

    闻言,丁夫人微微皱眉,“相爷,女子岂能抛头露面,这不合礼教。”

    “不管,笑笑要陪我的。”阿瞒也皱眉。

    “既是如此,妾身先行告退。”丁夫人转身退下,再没言语。

    看着丁夫人远去的婀娜背影,我挥了一把冷汗,今天终于见识了什么叫做贤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