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半仙的药罐

章节字数:1983  更新时间:07-11-09 09: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此次事态紧急,我们……”郭嘉端坐着,淡淡开口,忽然,他顿了一下,胸口微微一震。

    我看向他,发觉他原就苍白的神色更是一片惨白,嘴角隐隐有血丝渗出,这才记起来时的路上他曾摔下马车,受了伤。

    “军师。”一旁的夏侯惇微微皱眉,上前一步。

    “无……无妨”,郭嘉抬手止住夏侯惇的脚步,面色依然淡定,他笑着拍了拍胸,“我身强……咳咳咳……”,俯身咳了起码有一分钟之久,复又抬头,“……身强体健,不碍事的……”

    他那叫身强体健?我扬眉,那我是什么?超人?

    “天色已晚,现在回去路上恐有埋伏,在军营里歇一晚吧。”夏侯渊道。

    “如此也好。”郭嘉点头。

    “来人,准备药罐。”回头,夏侯渊扬声道。

    闻言,郭嘉一贯波澜不惊的脸有些绿了。

    药罐?我好奇不已。

    “军师久病缠身,行军途中都有军医照料的。”看我一眼,夏侯渊算是解了我的惑。

    “嘿,就说你们书生吹不得风,若早些陪我典韦上校场操练几天,保证活蹦乱跳了,每次跟你说,都跑得比兔子还快。”典韦不知何时歇了营帐来,嚷嚷。

    郭嘉苦笑。

    不多时,有人送了药碗进来,黑乎乎的一碗汤,看起来就很可怕。

    郭嘉眉毛微微一抖,抬袖掩住口鼻,“这是什么?味道与之前的不大一样。”

    端药进来的是许褚,他憨憨地摸了摸后脑勺,笑道,“军医有事不在,这是他的帮手弄的。”

    “帮手?怎么没有听过?”郭嘉一脸戒备地看着那碗药,道。

    “今天刚来的,据说原先家里是屠户……”

    屠……屠户?的ff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再看那碗药,越发觉得恐怖,用怜悯的眼睛看了一眼郭嘉,我摇头叹息。

    郭嘉的眉毛略略一抖,神情有些扭曲。

    我心情竟是有些愉快,这样的郭嘉看起来有人气多了。

    “药很烫,你们先去歇息,我等凉了再喝。”郭嘉弯唇,笑得温和万分。

    如此模样,竟像一个耍赖不肯吃药的孩子。

    “军师,趁热喝了吧。”典韦大咧咧地道。

    眼角微微一跳,郭嘉笑得危险万分,“恶来,陪我下盘棋吧。”

    典韦颇有警觉性地后退一步,摇头。

    “嗯?”郭嘉低头,浅浅笑开,“如果你赢了,我便去校场,随你怎么操练。”

    “真的?”典韦大感兴趣。

    “真的。”郭嘉抬头,眼睛清亮得宛如夜空中的星星。

    典韦大笑,仿佛已经看到郭嘉被操练的模样了。

    “军师,药……”一旁,许褚提醒。

    郭嘉侧头,微微眯眼,“你也要下棋吗?”

    许褚忙摇头。

    “主公,时候不早了,属下安排了营帐,早些休息吧。”夏侯渊说着,转身便出了营帐。

    一时间,大家竟是忙不迭地退场,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

    “呃,我的婢女……”我良心发现地记起了团子,忙扬声问道。

    “已经安排睡下了。”夏侯惇的声音在帐外响起。

    “小心团子。”郭嘉的声音浅浅地在我耳旁响起。

    我微怔,回头看他,他已经摆开棋盘与典韦杀上了,一脸的淡然,那碗黑乎乎的汤碗仍搁在一旁没有动。

    黑白棋子在棋盘上纵横驰骋,郭嘉始终坐得直直的,一脸的安然,反观典韦,已是满头大汗。

    “一盘五钱,输了便给。”郭嘉的声音再度响起。

    典韦抬头,一脸的愕然。

    “小心,你的白子危险了。”郭嘉带着笑意轻轻开口。

    顾不上反驳,典韦忙低头专心去看那棋盘。

    双眸微闭,郭嘉老神在在。

    典韦满头大汗地盯着棋盘。

    半个时辰过去了。

    典伟仍是一动未动地盯着棋盘,沉思中。

    半晌,郭嘉睁开眼,优雅地打了个哈欠,见典伟仍然捏着手中的白子不放,又合上了眼。

    “药都凉了,吃了吧。”站在一旁,我催道。

    抬头看我一眼,郭嘉微微皱眉,“这药看起来很恐怖……”

    “那也得喝。”

    “十年风水轮流转呢”,郭嘉低头轻笑,夹带着向声咳嗽,“以前,我也这么逼别人吃药来着。”

    见他的笑意又染上三分凄清,我微微皱眉。

    “你输了。”郭嘉忽然开口。

    典韦大叹了一声,摇头。

    眼见郭嘉手边的钱越堆越高,典韦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密。

    “又上当了!”典韦大呼,“完了,一个月的饷银全没了!”

    郭嘉微笑,将桌上的钱全都扫入袖中,“不要难过,失败的次数多了,总有一两次会胜利的。”

    典韦憋红了脸,站在起身,“好了,该喝药了!”

    眉头紧紧打了一结,见是躲不过,郭嘉侧头看向那药碗。

    “咦?”一个简单的语气词,表示了疑惑。

    我也一脸讶异地看向那药碗,空了?

    谁喝的?

    我看向郭嘉,他一脸问号地摇头,再看向典韦。

    “不是我,那种药打死我也不喝的,毒死了多难看!”典韦忙不迭地摆手,引来郭嘉的注视。

    见郭嘉扬眉,典韦有些心虚地干笑。

    那是谁喝的?的bc

    不是我,不是郭嘉,不是典韦……还有谁?

    额前冒出一排黑线,我忽然想起有一个本该聒噪的声音很久没有响了。

    阿瞒……

    “笑笑……”阿瞒的声音从角落里传了出来。

    我忙上前,“你喝了碗里的东西?”

    “嗯。”坐在角落里,他有气无力地点头,“好难吃……”

    “谁让你吃的!”我有些着急,阿瞒又没病,万一吃出病来怎么办?

    “我饿了。”声音带了些许的虚弱,却是回答的理所当然。

    “笨蛋!饿也不能吃药!”我气得血管都快爆了,咬牙大吼。

    “头好晕……”阿瞒喃喃着,随即竟是“哇”地一下,吐了一大口黑血出来。

    “快去找军医!”我心里一慌,大喊。

    顾不上心疼输了的钱币,典韦忙冲了出去。

    头一歪,阿瞒昏了过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