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6章血诏

章节字数:2375  更新时间:07-11-09 10: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四处问过,竟然没有找到郭嘉。

    “备车!”一路冲出房门,我嚷嚷。

    刚出府门,便见一辆马车停在府门前,这相府的办事效率还真不是盖的。毫不犹豫地,我便爬了上去,“送我去风月楼。”

    坐上吚吚呀呀的马车,我伸手进探了探怀里的竹简,除了郭嘉,我不知道自己还能相信谁,偏偏他又不在。

    “姑娘去风月楼何事?”一直一声不吭的驾车人忽然开口。

    “找郭嘉。”头也没抬,我便道。

    “那小子和风月楼有关系吗?”驾车人的声音蓦然怪异起来。

    “啊?”我狐疑地抬头,这人的声音好生熟悉啊。

    只见那驾车人回头冲我露齿一笑,一口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

    我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是他!恶梦!一想起受伤被他蹂躏的岁月,我便汗毛直竖。

    “华英雄!”我失声大叫,“怎么是你!”

    “嗨!小狼崽!”他右手护缰绳,扬起左手,笑眯眯地冲我打招呼。

    脑门上出来三条黑线,我磨牙,这个记仇的烂大夫!

    “郭嘉这个时候多半在家里哦。”他笑眯眯地继续道。

    “家里?”我一脸讶异,随即反应过来,“为什么是你驾车?!”

    “我正好要去找他啊,你就爬上车来了。”他一脸的无辜。

    我开始抹汗,我还以为相府的办事效率很高呢……

    说话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我跳下车,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屋子,不大的房子,却很幽静雅致,连风里都仿佛带着花的香甜气味。

    “奉孝住这儿”,华英雄笑眯眯地比了个手势,随即上前推开大门,便毫不客气地闯了进去,轻车熟路的架势。

    一进门,便见被拴在院子里的小毛正悠闲地啃着草。

    原来这家伙还是食草动物啊……我还以为它已经进化了……专吃肉。

    “咳咳咳……”屋里传来清晰的咳嗽声。

    华英雄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推门进去。

    我站在门边,看郭嘉半倚在榻上,只着一袭白色的单衣,兀自咳嗽不已,嘴角已经沁出血丝。

    华英雄从门边的架子上取下布巾,走上前,递给他。

    “咳咳咳……”又咳了一阵,他才抬手接过那布巾,拭去嘴角的血丝。

    那样单薄的身子,仿佛随时会随风而去似的。

    “裴儿,找我何事?”看向我,他弯起苍白的唇,笑得温和。

    犹豫了一下,我看向华英雄。

    “得,我去煎药!”华英雄举了举手,大咧咧地走出门去。

    郭嘉看向我,“很重要的事么?”说着,他伸手去拿一旁的茶杯。

    我忙快步上前,拿起茶杯递给他。

    苍白的脸上浮现笑意,他笑道,“不碍的,不至于如此。”

    “我曾经巧合地看到过一封血书,直觉与阿瞒有关,我回忆了一下,复写出来了,但我不识字,你看看写了什么。”说着,我从怀里掏出那封竹简。

    郭嘉伸手接过,缓缓展开,随即轻声叹息,“果然如此。”

    “你早就知道?上面写了什么?”我好奇地凑上前,问道。

    他拉我坐下,一字一句地念给我听,“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操贼弄权,欺压君父;结连党伍,败坏朝纲;敕赏封罚,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帝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建安四年春三月诏。”(出自《三国演义》)

    “皇帝写的?”我微愣,这根本就是想要杀曹操的意思嘛。

    “嗯,这应该是皇上写给车骑将军董承的一封血诏”,郭嘉看向我,“你从何处看来?”

    “在刘备身上。”

    郭嘉看向窗外,“孟德兄中毒事件便与此诏有关吧。”

    写给董承的血诏,却在刘备身上……天,到底多少人在预谋着要取阿瞒的项上人头?我开始后悔没有多读读历史了,脑海里的那些历史知道都是零零散散,就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一会儿灵,一会儿不灵……

    “阿瞒处境很危险么?”我皱眉,如果阿瞒仍是那个酾酒临江,横槊赋诗的大枭雄,我自然不必担心他,可是如今他那副模样……

    “喂,谈好没有,该吃药了。”门外,响起华英雄的声音。

    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他端着药碗走了进来,屋里立刻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药香。

    摇了摇头,郭嘉轻笑,“那么苦。”

    “老老实实喝了,病人还那么多话!”双眉一皱,华英雄将药碗递上前。

    “喝也是死,不喝也是死,何必受那份罪?”郭嘉说得坦然。

    华英雄狠狠将药碗搁在一旁,“你再不吃药,哪天死了也没人知道!”

    “药……很苦的。”郭嘉轻轻开口。

    看着他那副模样,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站起身一把端起那药碗,便递到他唇边,“喝!”

    他微微愣了一下,定定地回不过神来。

    看着他苍白的神色,我有些烦躁地抿了抿唇,抬手就给他灌了下去。

    不一会儿,碗就见底了。

    郭嘉呛到了,低头又是一阵猛咳,咳得双颊生晕。

    我把碗放到一旁,拿布巾低头替他试去嘴边的药汁。

    “安若和她的仲颖在一起,很幸福”,低头的那一瞬间,我在他耳边轻轻开口,以只有他听得见的声音道。

    他的身子一下子僵住。

    我知道我猜对了,安若,便是那个胭脂糕姑娘,那个笑笑……

    “所以,就算你想殉情,就算你真的死了,九泉之下,你也不会见到她。”我淡淡开口,说出的话却残忍得可怕。的16

    缓缓地,他抬头看我,清亮的眼睛带着不敢置信的小心翼翼,“你……见过她?”

    我面无表情地点头。

    “她……还好吗?”

    “好得不得了。”我淡淡地道。

    “真的?”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嗯,她没有死,只是回去了自己的时空。”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跟他说这些,只是看他如此模样,心里有些难受。

    “喂喂喂,你们在说什么!”一旁,一头雾水的华英雄不满地大叫。

    郭嘉完全陷入真空状态,完全当他透明人,只一手紧紧握着我的手,“你说……她和仲颖在一起,很幸福?”

    “嗯,他们还生了一个儿子,叫莫纤尘。”反正已经说了,我干脆说个痛快。

    “纤尘?”他又是微微一怔,随即苍白的脸上染上笑意,“那样……真好……真好呵……她应该幸福的……她受了很多苦……”

    他的脸上有些微的释然。

    “嗯,他们都很幸福,所以,你也放过自己吧”,一手轻轻拭去他唇边染上的药汁,我的声音很轻,很淡。

    我不知道那一个与我同名的女子在这个时空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我不知道她曾经经历了什么,不知道她受过怎样的苦……可是,她终是幸福了……而眼前这个极尽睿智的男子,却因她的离去,而陷入痛楚的泥沼……的7a

    “我尽量。”看了我半晌,他淡淡笑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