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7章思念的幸福

章节字数:2072  更新时间:07-11-09 10: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概是被我灌的药起了效用,不多时,郭嘉便沉沉睡去。

    看着他苍白的睡容,我抬手替他掖了掖被子,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刮目相看。”身后,一个戏谑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差点忘了一旁还有个讨人嫌的家伙。

    “想不到小狼崽也有温柔的一面啊”,凑近我,华英雄笑眯眯地道。

    我背对着他,无声地咧了咧嘴,猛一抬手,手肘狠狠地揍向他的腹部。

    “啊啊……杀人了!”凄惨地低呼一声,华英雄连连后退。

    我转过身,笑眯眯地欣赏他一脸夸张的痛楚。

    “最毒妇人心……”他煞白着一张脸,额前冷汗涔涔。

    “喂!别装了!”见他如此,我心里微微一突,该不是真把他给打伤了吧。

    他背抵着墙,低着头,额前的长发散落下来,双手紧紧捂着腹,一动也不动。

    “喂喂……”我小心翼翼地上前,“没有那么痛吧?你是不是男人啊!”

    “我是啊。”他忽然抬头,极其认真地点头道,“要不要我证明给你看?”

    我愣了一下,还没有回过神来,双手便已经被他握在手心。

    “小狼崽……”他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我抖了一下,开始恶寒,下一秒,便狠狠甩开他的手,一拳砸了过去。

    他单手接住我的拳,摇头,“真是不可爱。”

    抽回自己的手,我下意识地回头,见郭嘉没有被吵醒,才吁了一口气,拖着华英雄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小毛慢悠悠地回头看了我们一眼,又慢悠悠地转头继续嚼地上的青草。(读者MM问:小毛,为何每次你登场……都是在吃捏?小毛答:民以食为天。)

    “他的病,能治好吗?”有些突兀地,我开口。

    华英雄看了我一眼,将双手负在身后,仰天望天,“我初次见他时,是在洛阳,他守着一间糕点铺子,正病着,也不见他吃药”,回头,他看着我,“后来,便熟识了,那时也不知他便是曹操的军师……”

    “能治好吗?”我微微抿唇,又问。

    “他的身体本就虚弱,奈何身为军师,又太多算计……如此劳神……”华英雄难得地叹息。

    “喂!你不是神医吗!”我决定鄙视他。

    “我是神医,不是神仙。”他斜觑我一眼,随即缓和了神色,“我……尽量。”

    弯了弯唇,我微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我相信你。”

    他呆呆地看了我半晌,随即不怀好意地凑近我,“别对我这样笑,我怕自己会把持不住爱上你。”

    下一秒……

    “啊!……”小院内,一声惨叫直入云霄。

    “小声点!你想吵醒他吗?”我又揍了他一拳。

    “你好偏心……”哭丧着一张脸,华英雄摇头叹息。

    我大乐,随即转身,“我要回相府了,你自便吧。”

    “顺路顺路,我送你。”他立刻直起腰,笑眯眯地道。

    我抬手轻轻在他肩上碰了一下,一副哥俩好的架势,笑道,“我决定以后对你好点。”

    “在下感激不尽。”欠了欠身,作个揖,华英雄弯起他的狐狸眼。

    走出院子,太阳略略西沉,已是傍晚了。

    太阳只剩半个,天边的云彩泛着点点的金光,彩霞满天。

    轻轻带上房门,留下一室的静谧,我跳上马车,与他并肩而坐,没有坐进车厢里。

    华英雄扬手轻轻一鞭敲在马背上,“驾!”

    马车不急不缓地上前,向着太阳的方向“笃笃”地走,我盘腿坐着,轻松惬意。

    “白云飞,雀儿归,青烟袅袅成晚炊,游子行天涯,日暮寻归途,家乡知何处……”悠扬的歌声带着丝丝凉意,一路飘散于风中。

    华英雄轻扬着马鞭,一路吟唱,竟是莫名的悦耳。

    “什么歌?很好听的调子。”我好奇地扭头看他。

    “离人曲。”他停了歌声,朗笑道,“有一种人,注定是要一辈子飘泊,四海为家,几多潇洒……”

    “离人曲啊……”我微笑,“调子很哀伤呢。”

    华英雄微微一愣,随即轻笑,又接着唱了起来,“明月夜,烛光暖,慈母丝丝手中线,月儿在远方……天涯思亲颜……”

    “白云飞,雀儿归,青烟袅袅成晚炊,游子行天涯,日暮寻归途,家乡知何处,明月夜,烛光暖,慈母丝丝手中线,月儿在远方,天涯思亲颜……”

    马车一路“笃笃”地走过,那悠扬的歌声也洒了一路。

    “有人思念,是一种幸福,能够思念别人,也是一种幸福”,听着那哀思的曲调,微笑着,我轻轻开口,望着天边的夕阳,竟是有一些茫然。

    譬如郭嘉,思念着那一个已然幸福的女子。

    譬如曹操,思念着那一个他以为已经逝去的女子……

    思念,是你的脑海中有思念之人的轮廓,有他的模样,他的声音,他的笑颜……

    思念,是你可以回忆与他经历过的一切,一颦一笑,一滴眼泪,亦或者……只是一句话……

    然后,可以随着岁月细细品味,慢慢回想……

    而我,能够思念的的人,寥寥可数……

    我很想思念我的母亲,可是,我记不清她的模样,想不起她的声音……

    我很想思念我的父亲,可是……记忆,只剩一片模糊……

    只有那个遥远时空中的,阿满……那个心智不全的男子,他有最明澈的眼睛,他跟我一样……是弃儿。

    脑海中忽然浮现狗儿黑白分明的眼睛,我心里开始有些疼痛,那个孩子……不知如今又在何方……

    整个许昌城该找的地方都找了,竟是没有半点消息。

    他在怨我么?怨我弃他而去……即使,那是不得已。

    “嗯。”华英雄点头应我,“或许”。

    到相府时,天已经黑了。

    下了马车,华英雄和我一同进了相府。

    “奉孝说住在这里比较方便替相爷问诊。”耸了耸肩,他道。

    我点头,正欲说些什么,却发现相府里竟已是灯火通明,来来往往的都是些身着重甲的侍卫。

    发生什么事了?

    下意识地,我冲进府中,四下寻找阿瞒。

    “相爷……相爷被皇上召进宫了。”丁夫人的声音幽幽地在我身后响起,带了一丝莫名的颤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