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章少帝之谋

章节字数:1760  更新时间:07-11-09 10: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阿瞒被皇上召进宫了?

    我一下子怔住,那封血诏……

    皇帝那是要取阿瞒的性命!

    偌大的相府被团团围住,来来往往都是巡视的宫廷侍卫,整个相府陷入一片惶惶不安的氛围之中。

    华英雄不知何时离开的,也不知他是怎么离开的,总之我想出去的时候,侍卫已经牢牢把住了每道门,谁也出不去。

    夜的氛围笼罩了整个丞相府。

    丁夫人跪在佛堂念了一宿的经文,尹夫人房内里的烛火也一宿未灭。

    我坐在后花园,定定地望着月亮出神,膝上放着一本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书,一本纸书,一本简体书。

    是那本放在斜挎包里被我一同带到这个时代来的《三国志》。

    那本一直被我刻意遗忘在角落里的书,那本我一直不敢翻开的书……这本书于这个时代来讲,是一个禁忌。

    它是一个剧本,而我周围所有一切活生生的人,便都只是那照着剧本演出的人偶……那样的想法,令我不寒而栗。

    可是现在,所有一切都出了即定的轨道,曹操失忆了,他现在遇到危险……

    缓缓伸手,我打开书,第一页便是“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一页页纸张在我指尖掠过,泛着油墨淡淡的清香,很熟悉的味道,却是许久不曾闻到了。

    带了些许焦急的心情,我寻找这一段历史的存在。

    指尖微微停顿,找到了!我摒住呼息,借着月色仔细看去。

    “五年春正月,董承等谋泄,皆伏诛……”,我低低地念,随即傻住,没了?就这样?这一段历史就这样简单一笔带过了?

    没了?

    就这样没了?

    我好不容易想通,好不容易翻开这本书,结果……就这样没有了?

    “五年春正月,董承等谋泄,皆伏诛……”我缓缓合上书,皱眉,“皆伏诛……都死了……阿瞒应该没事吧……”

    可是,现在阿瞒已经不是历史上那个大枭雄,他像一个心智不全的大孩子一般,我的穿越会不会引起恐怖的蝴蝶效应?会不会从而改变历史?

    晚风徐来,园中许多不知名的花草随风摇曳,衬着月色,出奇的漂亮。我一人静静地坐着,表面平静无波,心里早已大浪涛天。阿瞒一个人在皇宫究竟会怎么样?如今的他心智不全,如何面对那一群对他虎视眈眈的豺狼?

    驻守在城外的兵马是否已经听到风声?还有郭嘉……他有没有收到消息?华英雄会不会去找他?

    每个问号都让我几欲抓狂。

    “女人。”一个口气带了贬意的声音淡淡地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看到一片碧波摇曳中,站着一个锦衣的少年。

    月色下,他秀发高束,肌肤胜雪,眉目顾盼间皆是风情。

    何宴?

    “小美人?”开口,我看着他。

    他磨了磨牙,双颊生晕,“现在你还有那个闲情逸致胡说八道?”

    我扭头继续看月亮,脑中却是早已乱纷纷的一团,哪有表面表现得那么镇定。

    “他……不会有事的。”皱了皱秀丽的眉,何宴忽然开口。

    我愣了一下,这是在安慰我?

    回头看他,我顺便抬手抚了抚他的头,微笑,“我知道。”

    他咬唇,洁白的牙齿在红润润的唇上留下一排整齐的牙印,很是犹豫的模样。

    “我有秘密通道。”半晌,他终于开口。

    我愣了一下,“秘密通道?你是说……能够出相府?”

    “嗯。”他点头。

    “快带我去!”我忙站起身,将书收进挎包里,一手拉起他的手,另一手摸了一下包里的那把瑞士军刀,心里舒坦了一些。

    一路穿过花园的小径,进入一处浓密的花丛。

    我瞪大眼睛看着何宴弯腰从花丛中搬出一大块木头,原本填着木头的地方竟是一个仅可容一人通过的小洞。

    二话没说,我弯腰便趴在地上,贴着那花丛爬了出去,何宴也随后跟了出来。

    小心翼翼地将那木块用脚勾回原处,我刚回头,何宴已经抬手捂住了我的嘴。

    “嘘!”他将食指放在唇间,轻轻摇头。

    听到门外来来去去的脚步声,我转身又爬回了花园里。

    “怎么办?你不出去?”何宴也跟了进来,皱眉道。

    “你知不知道他们多长时间换一次班?”低压声音,我道。

    何宴一头雾水。

    “我问你,他们什么时候换一次人!”

    “明天早上应该会换。”何宴道,“随即又皱眉,除了这里,整个相府再也没有第二个可以逃出去的地方了!”

    “所以我们才更要保护好这条生路,不是现在,明天一早,到他们换班时间,我便再逃。”压低声音,我道。

    何宴看了一眼,点头。

    第二日,还未等我们逃出相府,皇上便下了诏。

    诏曰:“汉室不幸,皇纲失统,先有黄巾犯上作乱,后有董卓欺天罔地,天降孟德,救黎民于水火,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今将重任寄于卿身,卿当与朕同食同行,共思救国良策,歼灭奸党,复兴社稷,特此诏之,勿负朕意。建安四年四月诏。”

    听那传诏的侍者读得朗朗上口,我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封血书明明预示了皇帝的诛杀之心,却又为何突然一百二十度的大转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