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章弱水三千

章节字数:2071  更新时间:07-11-09 1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刘备缓缓踱向我,仿佛身后那战火纷飞,那杀戮哀号都不存在一般,“听说,裴姑娘离开许昌了,想不到竟是在这里遇见。”

    “呵呵,这才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呢。”我看着他,打着哈哈。

    在满地支离破碎残缺不全的尸首之间,我们仿佛两个别后重逢的老友,相谈甚欢,这景况着实怪异得紧。

    “主公,城内叛军皆已归降!”张飞大咧咧地上前,道。

    “裴姑娘,不知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刘备扬了扬手,仍是看着我。

    我微微垮下肩,他分明在怀疑我,怀疑我是曹操内应?惨了惨了,如今在他的地盘,稍有不慎,只怕是尸骨无存了。

    “唉,大人有所不知,我是逃出来的!”摇头叹息,我苦着一张脸,忙不迭地和曹操撇清关系。

    “哦?”微微扬眉,刘备看着我,波澜不惊地淡笑。

    看着那张似笑非笑的脸,我心里开始打鼓,恨不能上前将那高深莫测的笑意揉成一团。

    他一定在怀疑我,明明上回我还那样拼了命的要进宫见曹操,如今却说是逃出府的,鬼都不会信,何况是他……

    “曹操那个家伙,府内妻妾成群!他居然……居然还想……”我一脸的羞愤,唱作俱佳。

    “男子三妻四妾也是常事,裴姑娘何出此言?”刘备扬眉。

    “什么?”我微微一怔,随即不自觉地握拳皱眉,“爱是不能被分割的!真正喜欢一个人,那便是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饮!三妻四妾那是滥情!那种人完全不懂情为何物!”

    “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饮……”刘备仍是看着我,嘴角却不自觉地带了一丝讥诮的笑意,那一抹讥诮无端端毁了那温和的面具。

    似乎是感觉到我讶异的目光,刘备微微垂下眼帘,密集的眼睫盖住了眸中的讥诮,只一瞬,便又恢复了那淡然温和的模样。

    “姑娘所言,真是惊世骇俗呢。”半晌,刘备笑道,“不知今后,姑娘欲往何处去?”

    “行遍天涯,四海为家。”我笑眯眯地张口便答。

    “可是,曹丞相似乎已将姑娘的画像遍发诸州……”他抬起衣袖,自袖袋中取出一副画像,与车胄拿给我看的如出一辙,“只怕姑娘尚未行遍天涯,便已被曹丞相收入怀中了。”

    我疑惑地看着他,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神情来,却始终看不出一丝端睨。

    “主公。”不远处,关羽从微微有些松动的吊桥上跃下,走上前,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头颅,那是车胄的头颅,我低头看着,有些恍惚,下午他还那般威风凛凛地骑在马上,此时却已是身首异处,死无全尸了。

    “嗨!”感觉他有些诧异地看着我,我扯起唇角,打起精神笑着扬手招呼。

    关羽微微愣了一下,白皙的面孔开始泛红……

    我瞪大眼睛,看着那叹为观止的变脸,随即不由自主地联想起那一日他带兵在皇宫追捕曹操时撞见的春光外泄。

    “二哥?”张飞好奇不已地上前,大咧咧地凑近关羽,“你的脸色好生奇怪!”

    关羽微微侧头,面如重枣,却是无甚表情地甩出一句,“血染的。”

    我讪笑。

    当晚城门封锁,客栈紧闭,我在刘备笑吟吟一句“不如请姑娘先到府内歇息”之下,甚没骨气地随着大队人马一起重返徐州,住进了刘备的府邸。

    每回见到刘备笑意吟吟,我便无端端惊出一身冷汗,于是,从此得知“笑面虎”的真谛。

    客房很宽敞,比起之前住的客栈来简直是天壤之别,躺在软软的床上,我却是无心睡眠,只盘算着明日一早该如何向刘备辞行。

    指尖无意识地触到怀里那一枚廉价的玉佩,我仿佛被烫着了一般,猛地缩回手,想了想,又坐起身,拔出发鬓间那一枝银簪子,和那玉佩一起,丢进了一旁的斜背包里。

    顺手捞出包内那本简体版的《三国志》,我略略犹豫了一下,翻了开来。

    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公将自东征备,诸将皆曰:“与公争天下者,袁绍也。今绍方来而弃之东,绍乘人后,若何?”公曰:“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袁绍虽有大志,而见事迟,必不动也。”郭嘉亦劝公,遂东击备,破之,生禽其将夏侯博。备走奔绍,获其妻子。备将关羽屯下邳,复进攻之,羽降。

    烛台上的火芯微微跳动了一下,有风从窗口袭来,屋内忽明忽暗,我垂下眼帘,缓缓合上扉页,径自出神。

    这群雄割据的乱世,整体的格局却是如脉络一般,逐渐清晰。

    而我,如乱世浮萍一般,又该何去何从?

    心里说不出的压抑,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开门。

    门刚打开,便见门口坐着一人,明明是单薄的背影,却是那般坚定地坐着,仿佛值夜的守卫一般。

    我讶异,随即浅笑。

    此时那一个少年的背影,在许多年后,仍令我铭记于心。

    在这个乱世,第一个向我伸出援手的少年;在这个乱世,跟我一般孤单的少年……

    焦躁烦闷的感觉渐渐变谈,消失不见,只余眼前那一个少年的背影,说不出的温暖。

    “姐姐?”听到身后开门的声音,那少年转头,黑白分明的眼睛望着我,月华如水,他拍拍衣摆站起身,起到我面前,与我一般高。

    “这么晚了不睡,在我门口做什么?”我看着他笑,“莫不是怕黑,要姐姐哄你入睡?”

    “才不是!”狗儿急于撇清,见我笑,才红了脸,呐呐地低头,“我只是替姐姐守夜,睡在隔壁怕晚上姐姐喊我听不见。”

    “你好可爱啊!”我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

    狗儿乖乖任我蹂躏,只是微微红了脸,也不吭声。

    凉风习习,我拉着狗儿一同坐在门口,望着漆黑的天幕上繁星点点。

    “狗儿,还怨你娘吗?”

    “不怨了。”的3f

    “为什么不怨?”

    “我有姐姐,我只有姐姐。”侧头,狗儿看着我,缓缓道,仿佛在保证什么一般。

    我怔了怔,抬手摸了摸他的头,笑了起来,讨人喜欢的孩子。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