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救与不救

章节字数:1955  更新时间:07-11-09 12: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湿淋淋的模样,黑发纠结着覆在额前,全然没了平日的嚣张跋扈,他就那样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薄唇微扬,漆黑的眸子盯着我看。

    我被他盯得全身汗毛直竖,下意识地悄悄地向后挪了两步,远离危险圈,退到安全地带。

    “阿嚏!”揉了揉发痒的鼻子,我张口便打了一个喷嚏,随即轻微的抖了一下,有些冷。

    他站起身,低头将什么东西小心翼翼地系在腰间的玉带上,随即转身大咧咧地走出我的视线。

    看着他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我抱着双臂,下意识地四下张望,荒郊野外,视线所及之处,皆渺无人烟,风声在耳边呼啸,远远的,似乎还夹杂着野兽怪异的吼叫声。

    “喂!”踌躇了半晌,我终于还是没骨气地忍不住扬声叫住他。

    那背影定住,随即又后退几步,转身看向我,狭长的双眸微微眯起,在黑暗里仿佛噬人的野兽。

    我愣了愣,又下意识地后退。

    “怕了?”那声音响起,带着浓浓的戏谑。

    我这才发现他眯着眼睛,笑得甚为得意,不由得暗自懊恼。

    甩头,我轻哼,以示不屑。

    他笑着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我咬牙瞪着他,直至他的背影隐入黑暗之中,再也分辨不出来。

    天已入秋,夜色寒凉如水,几点星子悬在空中透着璀璨的光,我冻得直哆嗦,在原地又蹦又跳地做着暖身运动,四下都是荒原,我根本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又担心狗儿会追来,看不见我,便在原地哪儿都不敢去。的f2

    将双手合拢到嘴边哈着气,全身湿淋淋的难受得紧,正来回跳着,忽然前方有了动静,是脚步声!走得有些慢,我心里一凛,该不是野兽?!

    那声音越来越近,我脸色煞白,以最快的速度掏出包内的瑞士刀,将刀锋对准前方未知的黑暗。

    狠狠咬唇,我把握着手腕处的力量,不让自己的双手颤抖得连刀都握不住。

    双眼紧紧盯着那一片黑暗,渐渐出现一个有些奇怪的影子,我全神贯注地盯着,准备上前拼死一搏。

    “你在干什么?”一个略略带了笑意的声音。

    是曹操的声音?

    我怔了怔,莫名的,竟是松了一口气,看着那颀长的身影渐渐走入我的视线,一手提着一捆枯枝,一手拖着一只麂子,那麂子一路被拖着,所以他的脚步显得有些缓慢。

    他去捡柴?然后打猎?

    扔下那只麂子,他拿捡来的枯枝燃起一堆火,复又抬手脱了湿淋淋的长炮,连同里衣一起架在一旁烘干。

    火光跳跃间,他光裸的胸膛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出麦色的肌里,修长而匀称,我不自觉地想起那一日他在丞相府门前被狙杀,我替他洗去那一身血迹的模样,那时,他还是阿瞒……

    “阿嚏!”张口又打了一个喷嚏,我抬手揉鼻子。

    “脱了。”曹操低头处理那只麂子,头也没抬地道。

    “啊?”我一头雾水。

    “把衣服脱了。”他将那麂子剥下皮来,拿刀剖开的麂子的胸膛,取出内脏。

    我看他血淋淋地处理那只麂子,三下五除二,理了个干净。

    我后退一步,戒备地盯着他看,双手揪紧衣襟。

    “该看的都看得差不多了,其实我倒认为你这样更有诱惑力。”他漫不经心地抬头看我一眼,又低头专心致志地处理那只麂子。

    我“咦”了一声,低头,随即血一下子全都冲了头顶,刚刚从水中上来,衣服都湿淋淋地贴在身上,勾勒得一副本是干瘪得没什么看头的身材平白添了一丝魅惑。

    “我的外袍干了,建议你换上。”仍是没有抬头,他道。

    我几步上前,小心翼翼地越过他,拿起他晾在一旁的长袍,果然已经干了,一边戒备地看着他,我一边手脚极其利索地剥下湿透的衣服,将那一身能够拖到地上的长袍裹在身上。

    干燥温暖的感觉,我惬意地吁了一口气。

    抬手系上腰上的玉带,手去触到一个冰凉的挂件,我低头,借着火光,我微微呆住,是那一枚廉价的玉佩!

    明明我收在包里了,怎么会在他身上?

    脸上微微一热,我忽然想到,定是之前他趁我不备在我身上拿走的。

    “我们似乎与水很有缘”,将那只处理干净的麂子架在火上烤,他转身看我。

    似乎是的,第一次见面是下雨,然后坠崖时又掉进水里……总是一身湿淋淋。

    “你果真不会游泳?”盘脚坐下,我十分怀疑之前他是扮猪吃老虎,否则哪有可能趁机吃豆腐!

    “不会。”他答得干净利落。

    我瞪他,“不会游泳你跳下水凑什么热闹?”

    他抬手,将烤得油滋滋的麂子肉翻了一下,“因为你会救我啊”,居然答得理所当然,毫不心虚。

    我将牙齿咬得“咯蹦”响,一下子跳了起来,“第一,万一我也不会水性!和二,我见死不救!第三……第三,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气呼呼地瞪他,“那怎么办?”

    “堕崖落入山涧那一回,你救过我。”

    我讶异,竟是想不起来,那一日我的意识根本不大清楚了,醒来时还是他抱着我,怎么会?

    “明明已经意识模糊,快要昏厥了,却还是一手拉着我不放,将不谙水性的我拖上了浅水呢”,他眯着眼睛笑,“当时水很湍急”。

    有风拂过,大概因为换了干燥的衣物,没有那么寒冷的感觉了,我垂下眼帘,摩挲着左手腕上那一只名曰离心扣的手环,“你就那么肯定我会救你?”

    曹操低笑。

    我懊恼,他老人家都已经大咧咧毫发无伤地坐在这儿了,还问这蠢问题……

    正郁闷着,一块香喷喷油滋滋的烤肉已经递到我眼前。

    吞了吞口水,我决定不跟食物呕气,伸手接过,塞进了嘴巴。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