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6章流言

章节字数:2216  更新时间:07-11-09 1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众人悻悻地离开,院子里只剩下我和孔明两人,只是那些人离开时的目光,让我心里有些不安,那样揣测的神情……

    院子里忽然空落了下来,很安静。

    孔明抬手取下我手中紧握的木棍,“回房休息吧。”

    我点头,想了想,又道,“刚刚这事……别告诉昭儿。”

    孔明微笑,“好。”

    昭儿回来的时候,孔明正在院子里看书,我回到床上继续躺着。

    自那以后,孔明甚少再去水镜先生家,只是留在院中看书,昭儿倒是每日必去,听得有滋有味。

    “为什么不去水镜先生家里听课?”

    “老师在教昭儿一些基本的学识,于我无益,留在家中看些书册更为好些。”

    每每问起,都是这样的答案,我却是知道他定是担忧再出现那一日那般的景况,才会如此这般留在家中哪儿都不去。

    一手撑着腰,我从房中走出,冬去春来,腿伤早已痊愈,倒是肚子日渐鼓起,藏也藏不住了。

    走出房门的时候,看到孔明正坐在院中,拿着书册在看书,他身旁有一只小小的红泥火炉,炉上架着一只小小的壶,不知在煮些什么,香味扑鼻。

    薄春微寒,阳光却是微微泛着暖意,洒落一地的璀璨。

    “煮什么?”我缓缓走到他面前坐下,问。

    “梅子酒”,放下手中的书册,孔明拿布巾盖住壶柄,从一旁拿了两只杯子,倒了些酒。

    “我是孕妇呢!”轻轻拍着肚子,我咽了咽口水,克制道。

    “没有关系,可以喝,不伤身。”看出我的馋样,眸里带了笑,他执了酒杯递到我面前道。

    听他如此说,我便不客气地接过梅子酒,小口抿了一些,甜中微酸,清香沁人。

    坐在他对面,看他一脸笑意的模样,我心里也沾了暖意,他绝口不问我的来处,不问我腹中的孩子,不问关于我的一切,这样的“不问”,于我而言,是一种尊重。

    可是……我的出现,带给他的,是什么?

    是村民躲躲闪闪的目光,是纷飞四起的流言,甚至于……他几乎寸步不离这院子。

    “先生。”院门被推开,进来的是小英,她是那次事件之后,唯一一个还来这院子的村民了。

    孔明微笑颔首。

    小英手里提着食盒,清清秀秀的模样,侧头笑着看我,“裴姑娘,我熬了些汤来,给你补补身子。”

    自从知道那个“先生喜欢的鱼汤”都进了我的腹中开始,小英便常熬了汤带来给我喝,小英熬汤很有一手,我忙笑眯眯地上前,看她打开食盒,浓郁的香味在院子里飘散开来。

    舀一勺放进口中,鲜美得令人忍不住连舌头都要吞下。

    孔明看我满脸的馋相,笑得微微眯起了眼睛,一手拿了书册继续低头看书。

    “诸葛公子在吗?”门口,忽然响起扣门声,有一童子轻问。

    孔明站起身,看向门口,“何事?”

    “水镜先生请公子去一趟。”那童子道。

    我这才记起他是那一日在水镜先生家里替我们开门的那个童子。

    “好。”孔明应了一声,侧头看了看我。

    “看我干什么?去吧去吧”,嘴里含着汤,我含糊不清的挥手道。

    “好,我去去就回,你陪小英聊聊”。孔明收拾了书卷,嘱咐一声,随了那童子离开。

    我喝了满嘴的汤,点头。

    小英笑着坐在一旁,“慢点,慢点喝。”

    我点点头,照喝不误。

    “裴姑娘……”孔明关上院门离开,院子里静默半晌,小英忽然开口,声音带了些许的局促。

    我疑惑地抬头看她。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她咬着唇,很为难的模样。

    咽下含在口中的汤,我看向她,“既然都已经开口了,我能请你别说吗?”心里忽然有根刺开始作怪,隐隐间,我知道她要说什么。

    “这些话本不该我来说……可是……”小英憋得红了脸,“你知道现在大家都怎么说先生吗……”

    “怎么说。”我低头继续喝汤。

    “他们说先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说先生……”小英咬唇,犹豫了一下,“说裴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先生的。”

    我继续喝汤,啧啧有声。

    “裴姑娘……孩子,是先生的吗……”犹豫了好半晌,小英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轻问。

    “不是。”简单两个字,我忽然有些想笑,小英想要的就是这两个字吧。

    仿佛松了一口气,小英挪了挪身子,又有些不安的看向我,“裴姑娘……我知道我这么说有些过分,可是……”

    我继续喝汤,一勺一勺地喝。

    见我半天没有搭言,小英双手揪着裙摆,揪得那裙摆都皱成一团了,“孩子……应该快出世了……我听娘说,孩子出生时的血会弄脏地方……先生不是孩子的爹,那样……会有血光之灾的……”

    一口喝完碗里汤,我舔了舔唇,看向小英。

    小英咬唇看着我,“而且……村子里的人会怎么看待先生,明明先生是无辜的,却要背着那样的骂名……”

    “你希望我怎么做?”扬唇,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我想……趁孩子还未出生,早些离开这里……毕竟……”

    门“咣”地一声被踢开,我吓了一跳,却见昭儿一脸阴沉地站在门口。

    小英吓得脸都白了。

    几步上前,昭儿一把将桌上的食盒推搡在地,刹那间,地上一片狼籍。

    “昭儿。”我微微皱眉。

    昭儿低着头走到我身边,复又抬头,竟已是一脸天真的笑靥,“姐姐,这个奇怪的女人是谁?”

    奇怪的女人?

    小英早已苍白了脸,蹲下身收拾了食盒,匆匆说了声,“抱歉”,便转身离开了院子。

    昭儿背对着我,看着小英离开。

    “姐姐,我们走吧。”没有转身,昭儿低低地开口。

    “走?为什么?”我的声音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我都听到了,上次……他们也这样了吗……”带了一丝浓重的鼻音,昭儿的声音闷闷的,“姐姐瞒着昭儿都没有说。”

    我无言以对。

    “襄阳那么大,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回头看我,昭儿在笑,可是那双漂亮的眼睛却是深不见底的黑。

    “你不是拜了水镜先生为师嘛,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先生说我天资聪慧,一点就通,已经学了八九成了,不碍的。”昭儿摇头笑道。

    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昭儿当时隐匿了一句话没有说,水镜先生说他天资聪慧,才气敏锐,只是心性未定,若往正途引之,便可成大业行大善。然,才气敏锐者,最易误入邪途,反之,则万劫不复。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