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8章走进新生活(下)

章节字数:2720  更新时间:07-11-09 1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车子一路颠簸摇晃,之前赶路累极,我便也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只是那硬邦邦的坐垫很不舒服。

    随手摸了摸腰侧,一阵空荡荡,我蓦然睁开眼睛,包呢?我的斜背包呢?

    “转头,转头!”我立刻清醒,大叫起来。

    “怎么了,姐姐?”

    “我的包!我的包忘了拿了!”我急得团团转,我的瑞士刀,我的《三国志》……

    让马车转了头,我们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赶。

    到了枫林外,我腆着肚子便急匆匆地要跳下马车,昭儿见状忙扶住我,“姐姐,我回去拿,你在车上等我。”

    我无奈地看了看肚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车上。

    昭儿跳下马车,转身细心将车帘拉好,又嘱咐那赶车的车夫,“我去去就回,你帮忙照顾一下我姐姐”。

    那马夫应了一声,昭儿这才放心离开。

    昭儿刚走没有多久,便有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远远而来,听声音还不止一匹,这个村子平日鲜少与外人接触,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马蹄声?

    我好奇地掀开窗帘,只一眼,我吓得立刻将车帘拉紧,缩在马车内,没骨气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日光下,那一袭明紫刺得我眼睛发疼。

    是他!他居然找来了!

    “吁!”一阵轻啸,马蹄声竟然在车外停了下来。

    他……他发现我了?

    我有些心虚地捂着肚子,咬唇。

    那一晚,他也是这样站在我的车外,然后便轻而易举地将我逮到了……

    “请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少年?”是典韦的声音。

    我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没有发现我。

    “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少年?”车夫接口道,“是什么样子的?”

    我立刻又头皮发麻起来,糟了……

    “女人左手腕上戴了一个有些特别的手环。”一个淡淡的声音,是曹操。

    我屏住呼息,有些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这叫什么?这才是瓮中捉鳖……

    “请问……你们找的是裴笑,裴姑娘吗?”路边,一个怯怯的声音忽然响起,是小英。

    我猛地瞪大眼睛,小英怎么也来凑热闹?

    心底哀号一声,我这回不死都不行了!一手悄悄从车窗边拉开一条缝,我小心翼翼地窥探。

    有两三个村民似乎刚刚从田间回来,小英也在其中。

    只见曹操猛地跃下马背,几步走到小英面前,狭长的双目有些危险地眯起,“她在哪里?”

    那修长的身影被阳光投射在车帘上,隔着车帘,我的掌心渗出汗来。

    “啊,你说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一个村民口没遮拦地道。

    “不知廉耻?”曹操微微扬了扬唇,却没有笑,眼神森冷得有些可怕,“希望你说的,跟我说的不是同一个人”。

    可怜那村民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有些不甘心地辩驳,“那女人肚子里怀着个野种……”

    “你说什么?”曹操怔了怔,声音温柔得令人毛骨悚然。

    我看到他额前隐隐有青筋跳动,天哪,他快被我气疯了……

    缓缓蹲下身,曹操与那村民平视,慈眉善目地轻问,“你……刚刚说什么?”

    那村民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那个……野种……”

    “不出意外的话,我想,那个野种是我的。”拂了拂衣摆,曹操站起身,磨着牙微笑。

    我下意识地抖了一下。

    “对了,‘野种’这词对于一个有爹的孩子来说实在不够礼貌”,曹操低头,“不如,割了你的舌头吧”,抬手摸了摸下巴,他微笑。

    他果然被气疯了……

    闻言,那村民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那个孩子……是你的?”小英后退一步,轻问。

    曹操低头摸了摸腰间的剑,没有理会。

    见状,那村民抖得愈发的厉害了。

    “你放过他们,我带你去找她。”小英咬了咬唇,又道。

    淡淡扫了小英一眼,曹操扬唇,“我不喜欢谈条件。”

    小英的面色有些苍白起来。

    “……不过,这次例外”,曹操笑了起来,“带我去找我家夫人吧”。

    “夫人”那两个字咬得尤其重,仿佛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般。

    我开始恶寒。

    正在发寒,却见那车夫眼睛一亮,似乎终于想明白那一身贵气的男人要找的那个大肚子女人正在他车上待着,开始蠢蠢欲动。

    他该不是想出卖我去领赏吧?

    我开始磨牙,一脸肉痛地从包袱里掏出一串珍珠手链,小心翼翼地从车帘缝隙里塞到他屁股底下。那珍珠手链还是那一日被我从丞相府里顺手牵羊拿来的陪嫁之物。

    那车夫愣了愣,回头冲我一笑,露出一口大黄牙,一副“你的心事我都懂”的贼样。

    “带她上马。”曹操转身跃上马去,道。

    典韦那个大老粗便一把拉了小英上马。

    看着他们不疑有他,往孔明的院落绝尘而去,我终于吁了一口气,在马车内化身为一滩烂泥……

    肚子里忽然有了动静,我微微吸了一口气,双手捂上腹部,包子该不是见到他老子爹激动了吧?一激动就踢我?

    车帘被掀开,阳光透了进来,我看到满口的大黄牙。

    “这位夫人,该不是与那少年人私奔吧……”咧着嘴,那车夫讪笑,贼溜溜地眼睛盯着我鼓囊囊的包袱瞧。

    我垂下眼帘,不想理会他。

    “他们可还没有走远呢……”见我没反应,那车夫又道,“那个少年漂亮是漂亮,年纪可还小呢……”

    听他满口的污言秽语,我不耐拎起包袱,眼都没抬地便将丢进他怀里,“少罗嗦,这个全都给你。”

    那车夫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

    “把我们送到目的地,这个也给你。”我抬起袖子,给他看我手腕上的离心扣,“这个玉镯价值连城呢。”

    那车夫一脸贪婪地看向我。

    “你在干什么?”昭儿的声音冷不丁从车外传了进来。

    那车夫转身,护紧怀里的包袱。

    昭儿看见了那包袱,眼里透出一丝寒意,“还给我。”

    那车夫吓了一跳,抓紧了包袱。

    “昭儿,上车。”我淡淡开口。

    昭儿看了一眼那车夫,没有再说什么,上了车。

    “姐姐,我回来的路上看到曹……”将取回的斜背包递给我,昭儿道。

    “我知道。”点头打断了他的话,我指了指车外,那车夫财心未死,若是让他知道曹操是当今丞相,非把我卖了不可。

    昭儿噤声不语。

    “夫人,往哪里走?”那车夫谄媚的问。

    “调头一直往前。”

    紧张感解除,困倦之意立刻涌了上来,我打了个哈欠,靠着马车打盹。

    迷迷糊糊之中,我靠上了软软的靠垫,温温暖暖的,很舒服。

    “卡!砰……啪。”

    不知走了多久,车子剧烈摇晃一下,停了。

    我揉了揉眼睛,一抬头,便对上昭儿黑幽幽的眸子。

    “姐姐醒了。”昭儿笑了起来。

    我这才发现自己正靠着他的肩睡得过瘾,把那可怜的小身子骨都挤到一边去了。

    “我睡了多久了?”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我毫无愧疚感地问。

    “睡了一天一夜了。”昭儿抬手拂了拂我颊边的发丝,道。

    “一天一夜?”我傻眼。

    “嗯,昨天姐姐一直未醒,我便让那车夫连夜赶路了。”昭儿笑道。

    “对了,车怎么了?”见车子半天不动,我疑惑道。

    “车轴坏了。”拉开车帘,那车夫一脸的沮丧。

    “哦,那我们下车吧。”外面阳光明媚,正是正午时分,我站起身。

    昭儿忙上前扶我下车。

    “可是……”那车夫盯着我的手腕,还惦记着我的手镯呢。

    昭儿冷冷地斜了他一眼,那车夫竟然立刻噤声不语。

    我有些诧异地看了昭儿一眼,这个孩子的眼神什么时候竟可以这样凌厉。

    下了车,正处大街中心。

    大街之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沿街小贩的叫卖,琳琅满目的商品,我一时竟有些目眩。

    “这是哪儿?”我回头,看向那一脸郁闷的车夫。

    “丹阳。”

    “嗯”,我弯起唇,丹阳,我来也!

    肚子哀号一声,我家包子说他饿了……

    瞅准最近一家酒楼,我咧开了嘴,我阳光灿烂的新生活就快开始了!

    “姐姐,我们进去吧。”昭儿笑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