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9章春风楼

章节字数:2194  更新时间:07-11-09 12: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进了酒楼,伶俐的酒保立刻上前,将我们带到靠窗的僻静地儿。

    一屁股坐下,顿觉混身舒畅,那马车颠得我骨头都快散架了。

    点了菜,我悠悠然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惬意得很。

    丹阳,一处陌生的地方,但在这个时代,每一处于我而言,都是陌生,既然都是陌生,那便随处都可歇脚。

    正想着,窗外,忽然有一个身着明紫色长袍的男子从街边走过,我愣了愣,再定睛一瞧,是个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与记忆里那个男子的形象全然不搭。微微松了一口气,我眯了眯眼,心情蓦然轻松起来,想想之前的事情,还真是捏了一把冷汗,一年三百六天,偏偏我要走了,曹操却寻来了,也当真是天意,若不是我刚好动了离开襄阳的念头,那么曹操寻上门来,岂不是正好人赃并获?一手抚了抚肚子里的“赃物”,我有些心虚。

    猜测着曹操赶到孔明的院子里扑空后抓狂的模样,我便不由得窃窃地笑。

    此时的我,正为自己的小聪明和“好运气”而沾沾自喜,洋洋自得,暗自庆幸,只是此的我未曾知道,一切其实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我的人生,不过上天的一般棋,已定的是布局,起手无回,棋起棋落间,一切无可挽回。

    “客官慢用。”一会儿功夫,菜便上齐了,酒保招呼了一声。

    拿了筷子,我开始风卷残云。

    两个人的胃口果然非同凡响,不一会儿功夫,桌上的菜便被我扫了一小半。(某生:两个人?是你自己贪吃而已,干嘛污蔑包子!包子:要你管,我妈说的就是对的。某生一脸委屈:得,是偶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正吃着,对面的大街上忽然有人吵嚷起来。

    从窗口看去,对面是一幢大宅子,宅门口有一个浓妆的女子正被一个稍稍有些发福的女人指着鼻子骂。

    “你这吃里趴外的东西!吃老娘的喝老娘的,还倒贴男人!天天侍候男人不够,还倒贴!也不想想你是个什么东西!……”双手叉腰,那女人跟个茶壶似的大骂。

    我叹为观止,那口才,顶呱呱。

    侧目看了一眼,那宅子上方悬着一块大大的布幡。

    “昭儿,上面写了什么?”我仰头望着头顶那迎风招展的布幡,再次尝到目不识丁的痛苦,这古文字,怎么看怎么别扭。

    “那是春风楼啊。”未等昭儿回答,一旁一个妇人一脸八卦地凑上前来。

    春风楼?我下意识地再看了那只茶壶一眼,她依然骂得兴致高昂,丝毫没有停下歇歇的念头。

    那挨骂的女子抬手撩了撩长发,一脸无关痛痒的表情,那一抬手间,本就薄薄的衣衫略略滑下了些,露出白皙圆滑的肩膀,分外诱人。

    “她们……在吵什么?”我好奇地问。

    “老鸨看上一个男人,结果被楼里的姑娘给拐上了床,这不,那老鸨准备把春风楼卖了从良,断了那男人的念想……”那妇人一脸怪异的笑,“这件事都成了丹阳最大的笑柄了”。

    “你是说……她急于出售春风楼?”我一下子逮住了重点。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我开始窃笑,正想着弄什么营生呢。

    吃饱喝足,付了账走出酒楼,我腆着肚子堂而皇之地走到春风楼旁边看热闹。

    “昭儿,我们买下春风楼好不好?”我拉了拉昭儿,轻声商量。

    “可是包袱刚刚不是被那车夫拿走了?”昭儿微微蹙眉。

    我咧了咧嘴,拍拍斜背包,所有家当都在呢。想讹我?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一向都是我裴笑占人家便宜,从来没有人能从我这儿讨得半分好处去!嘿嘿,那包袱早被我顺手牵羊又摸了回来。

    盘下了春风楼,一切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顺利,那鸨儿急着出手,倒是便宜了我。

    傍晚时分,春风楼已经易了主,连同春风楼后院的几辆马车,我裴笑也是有房有车的人了,而且我如今手里还攥着十几个姑娘的卖身契,是那老鸨半卖半送,强塞给我的。

    我立刻出了名,整个丹阳都传言有个大肚婆买下了春风楼。

    舒舒服服地斜倚在软榻上,我看着眼前一排花枝招展的姑娘,暗自叹息,瞧她们一个个诚惶诚恐的小模样,仿佛我是个万恶的老鸨儿似的。

    只是之前跟那鸨儿吵架的姑娘不在。

    “那个……都来了?”扫视一周,果然没有发现她。

    “还有胭脂姐姐。”一个姑娘小声地开口。

    我点了点头,这才想起刚刚让昭儿看的卖身契里没有“胭脂”的名字。

    民以食为天,万事不管,先吃了晚膳再说。春风楼的饭菜竟然出奇的好,我吃得不亦乐乎,真是捡到宝了。

    来送晚膳的小丫头站在旁边,一脸的局促,我笑了起来,“来来来,一起吃。”

    那小丫头愣了愣,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张了张口,似乎又不知道怎么称呼我。

    “叫我裴姐姐吧,你叫什么名字?”我笑眯眯,一脸的和气,和气生财嘛。

    “小桃。”她怯怯的。

    用了晚膳,我让小桃陪着我四处转悠,消化消化。

    走到西院的时候,小桃微微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我侧头看她。

    “胭脂姐姐的屋子。”

    闻言,我反倒好奇地推门走了进去。

    胭脂背对着门,正对着铜镜画眉。

    “怎么不离开?”我走到她身后,好奇道。

    “你想赶我走?”她看也未看我,用指尖淡淡地抹了些胭脂,匀在脸上,苍白的容颜立刻生动起来。

    “卖身契里没有你,你是自由的。”

    手微微一抖,胭脂盒掉落在地,她侧头看我,“你说……没有我的卖身契?”

    我点头。

    她愣了愣,惨然笑开,“她到底……还是为我着想的。”

    “她?”

    胭脂微微咬唇,“那个笨女人……男人有什么好,一个个贪财好色,见利忘义,在风月场上这么久,她居然天真得以为那个男人是真心待她的……居然为了那个禁不起诱惑的男人离开春风楼……”

    “你呢,你打算怎么办?”见她眼底积聚了晶莹的水光,我忙转移话题。

    “你准备把春风楼怎么办?”胭脂看向我。

    “春风楼的饭菜很好吃。”我笑道。

    “那是自然,楼里的姐妹谁都会煮。”胭脂的眼底微微有了些傲色,“当真做起来,又岂能比那些酒楼差。”

    “哦?”我雀跃。

    她斜睨我一眼,微微有些疑惑,“你问这个做什么?”

    “我想把春风楼改成酒楼。”咧了咧,我笑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