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0章春风得意楼

章节字数:2346  更新时间:07-11-09 12: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铛铛铛!

    春风得意楼开张啦!

    “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翘着二郎腿,哼着不成调子的歌,我大腹便便地坐在后堂,透过帘子看大厅里忙得那叫一个红红火火。

    收下春风楼,休整了将近半个月,昭儿大笔一挥,“春风”后面添了“得意”二字,春风得意楼。

    “这位公子,里面请……”

    “啊呀,干什么……人家改行啦……”

    “讨厌,你好坏……别摸那里啦!”

    听着前厅传来的莺声燕语,我嘴角微微抽搐一下,直抹冷汗,这这这……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嘛!磨着牙,我拉过乖乖坐在一旁看书的昭儿,凑着他的耳朵低语,抬手狠狠切牙,做了一个宰的动作。

    嘿嘿,揩油是要付出代价的。

    昭儿是一贯没有任何异议地点头,然后拂了拂袍子走了出去,看着他在我的荼毒,呃不,是调养下,身形一日日逐渐挺拔起来,我满意得真点头,颇有些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啊。

    出了后堂,昭儿直直地走到柜台前,对着坐在柜台里的胭脂低声说了些什么。

    胭脂点了点,眸中含笑地透过帘子看向我,随即回头使了个眼色,大堂里立刻热闹起来。

    “胭脂姐姐,这桌还要两坛酒!”被东桌的客人拉住小手的紫燕娇声道。

    “这位公子,满身富贵啊,要不要来一份我们这里的招牌菜……”西桌的巧兰媚眼乱飞。

    这群孩子简直是太机灵了!我都要跳起来喝彩了。

    “公子,我们打烊了。”胭脂柳腰款摆,送走最后一个客人,示意小桃关门。

    打了个哈欠,我揉了揉眼角,扶着腰走出后堂。

    小桃忙搬了椅子让我坐下,上前轻轻替我捶背。

    “如何?”我懒洋洋地看了看胭脂。

    胭脂上前,将账本递给我。

    我伸手接过,意思意思地瞄了两眼,反正也看不懂,“比起以前春风楼又如何?”

    “相差无几。”

    只是相差无几?我轻轻敲着桌子,微微皱眉,“我今天坐在后堂,几乎没有看见女客上门。”

    “今天来的都是老客人。”

    意思就是,在外人眼里,这里根本还是妓院?

    我抬手拍了拍有些沉的脑袋,一双清清凉凉的手抚上我的太阳穴,轻轻按着,疲倦的感觉一下子去了好多。

    “姐姐,用了晚膳休息吧,你累了。”

    我摇头,还在低低地嘟囔着,“怎么样才能让女客进门呢?”

    “姐姐,包子累了。”

    “哦,对。”我忙站起身,一脸抱歉地抚了抚肚子。

    昭儿笑了起来,烛光下,好看得令人挪不开眼。

    “小公子也累了吧,晚膳已经准备好了。”香露一脸痴迷地看着昭儿。

    “是啊是啊,快些坐下吧。”巧兰娇笑着伸手去拉昭儿。

    我笑了起来,昭儿的受欢迎程度可比我高。

    昭儿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巧兰来拉他的手,坐到我身边,开始替我布菜。

    “大家都别站着,一起吃了东西休息吧,明天还得忙。”我笑眯眯地抬手招呼大家坐下。

    反正是酒楼,菜都是现成的。

    “难得晚上不用开工,还真是不习惯。”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哈,是啊,还真是不习惯呢……”

    “没有男人睡不着?”胭脂坐了下来,斜斜地看了大家一眼。

    众人皆噤了声,看来胭脂的威信不小。

    “就算不是春风楼又怎么样,走在大街上,别人还不是照样当我们出来卖的。”紫燕勾了勾唇,娇声笑了起来。

    那样的笑声却是让我的心微微泛酸。

    胭脂看向紫燕,隐隐有些动怒。

    “相信我”,抬手,我按住了正欲开骂的胭脂,看向紫燕,看向其他姑娘,“春风得意楼,是酒楼,不是妓院。”的4a

    紫燕的笑意微微僵住,缓缓别开眼。

    “大家一起努力,我们春风得意楼不但要是酒楼,还要是丹阳第一的酒楼!”我站起身,慢悠悠地开口。

    一片静默。

    “我们不是下九流,我们并不比别人低贱,笑着对面一切,总比哭丧着脸要好,不是么?”看着她们静默,我又道。

    我说的是“我们”,不是“你们”,因为我也是他们的一份子。

    “是啊,我们本来就是卖笑的。”巧兰低笑,声音带着某种凄楚。

    “春风得意楼是丹阳第一家由女人经营的酒楼,这并不丢人,这甚至是我们的优势,但我们卖的是风情,不是色情,微笑服务很好啊,我们卖笑,但不卖身,只有自己先看不起自己,别人才会看不起你,自己挺直了脊梁,无愧于心就可以了。”

    还是静默。

    我低头喝了口水,扶着腰缓缓坐下,“昭儿,帮我把卖身契都取来。”

    昭儿点头,回房去取卖身契。

    闻言,大厅里微微有些骚动,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一会儿,昭儿便抱着一个小木箱出来,放在桌上。

    我将箱子打开,指了指里面厚厚一叠的卖身契,“自己来拿自己的。”

    胭脂看着我的眼睛带了诧异。

    众人也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来拿啊。”指了指,我又道。

    众人皆面面相觑,迟疑了半晌,紫燕第一个上前拿了自己的卖身契,众人这才一个个陆续上前,拿回自己的卖身契。

    “想撕了,烧了,吃了随便你们自己处置。”我咧了咧嘴,笑。

    紫燕怔怔地看着我,半晌,低头,缓缓将手中的卖身契撕成两半,再对折,撕两半,再对折,撕两半,直至小得再也无法撕开,缓缓抬手,水袖轻扬间,灰黄色的牛皮纸碎片落了一地。

    微微低头,她眼中有泪滑下。

    巧兰也笑了起来,一手拿过一旁的烛火,将那卖身契点着了,看着它一点一点变作灰烬,火光耀眼,衬得她肌肤胜雪,直至快烧到手时,她才松手,然后便对着地上那一小片灰烬一顿猛踩,一边踩一边笑,笑出了眼泪。

    我静静地坐着,看着大家都笑闹着,欢呼着将那份锁着自己的枷锁毁灭。

    “十岁被卖到春风楼开始,我做梦都想撕了它……”不知是谁低低地开了口,大厅里一片呜咽声。

    “是啊,做梦都想……”

    “好了,该说的都说了,该做的也都做了,现在你们都是自由身,谁也没有比谁低一等,大家都是一样的人,我言尽于此,要留在酒楼帮忙的,我欢迎,不想留下的,随时可以走”,闭了闭眼,我开口。

    “我没地方去了,我想留下。”巧兰红着眼睛缓缓走到我身后站好。

    “呵呵,我也是,回去还不是被那个赌鬼再卖一回。”紫燕抹了抹眼睛,也走过来。

    “被卖、被舍弃了的人,哪里还有地方可以去。”

    有十几个留了下来,其余几个犹豫着要回房收拾行礼。

    “天都黑了,先吃饭吧,今晚好好休息,想走的也明天再走,自己的衣服首饰私房钱都可以一并带走。”我饿极,接过昭儿递来的菜便开始狼吞虎咽。

    “吃饭吧。”胭脂也坐了下来,开始吃。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