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5章梦魇

章节字数:2374  更新时间:07-11-09 12: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暗无止境的黑,伸手不见五指……

    黑暗中,有人在痛苦的呻吟。是谁?那声音如此的熟悉。

    骤然间,一道白光闪过,白光所射之处,在那黑暗的尽头,有一个男子坐在一处低矮的石墩上,他一袭明紫,双手紧紧地揪着头发,浑身都在颤抖,仿佛在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楚。

    “阿满?”站在那黑暗之外,我试着轻唤,是他吗?

    听到我的声音,他缓缓抬头,看向我,惨白的双唇在轻轻颤动,却仿佛离了水的鱼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只看到他一张一合的唇。

    他在说,“救我……”

    “救我……救救我……”

    那样苍白的神色,那样的无助,我感觉心仿佛被揪成了一团,我冲上前,却怎么都走不进那一片黑暗,怎么走,我都在那黑暗之外。

    我救不了他……

    我拼命地跑,拼命地跑……

    “姐姐!姐姐!醒醒……醒醒,姐姐……你在做噩梦,那只是梦……快醒醒……醒过来就没事了……姐姐……”

    有人紧紧抓住我的手,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不停地说话。

    我猛地睁开眼睛,看到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那眼里满是担心。

    “昭儿?”我惊魂未定地看着他,身子却还在止不住的轻颤。

    “姐姐被梦魇住了。”昭儿抬起袖子拭了拭我额前的汗,道。

    我点头接过昭儿递来的水杯,喝了些水润润嗓子,心口却还是闷闷的,说不出的难受。

    一手轻轻抚向腹部,我微微凝眉。

    包子,莫非是你老爸他……

    随即我狠狠摇头,好不容易逃了出来,甩开他,怎么又在自寻烦恼。

    可是,他不是在找我么?为何如今我在丹阳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都没有反应?

    “姐姐,你怎么了?”

    看到昭儿担心的模样,我笑了起来,抬手捶了自己的一拳,笨蛋,这里是丹阳,是别人的地盘,曹操再嚣张,也不可能直接跑到别人家的地盘来闹事,当初我不就是因为这样才有恃无恐的嘛!

    “没事,噩梦而已。”我伸了个懒腰,不再自寻烦恼。

    起身打开房门,大堂里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了。

    梳洗过,我慢悠悠地捧着小桃准备的甜粥坐在后堂,一口一口地细嚼慢咽,当个快乐的预备妈妈。

    大堂里很热闹,生意越来越好,其间也不乏女客。

    看着紫燕胭脂她们笑容满面地在大堂里穿梭,招呼客人,我心情忽然也变得舒畅了起来,刚刚的噩梦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喂,听说没,北边打起来了。”近旁的一桌客人点了酒,喝得兴致勃勃,酒过三巡,一个个面红耳赤,开始絮絮叨叨。

    “是啊,曹操解了白马之围,迁徙了白马的百姓沿着黄河往西撤退呢……”

    “唉,不过这回曹丞相可算是倒了大霉。”有人摇头叹气。

    递到唇边的汤勺微微顿住,我不自觉地屏住呼吸,竖起了耳朵。

    “不提了,不提了,喝酒!”

    “喝酒……”的fc

    外面的谈论却是没了下文,又开始喝酒吃菜。

    我暗咒一句,将勺子扔回粥碗里,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胭脂,这桌的酒记我帐上,再来两壶好酒!”我笑眯眯地扬声说着,便拖了一张凳子在他们桌边坐了下来。

    “这位是?”他们疑惑地看向我。

    “我是这里的掌柜。”

    “哦哦。”他们连连点头,“可是这酒菜钱……”

    “呵呵,各位不必介意,我们春风得意楼不是黑店,只是刚刚听诸位讲得有趣,想听诸位接着讲讲。”我笑道。

    “这……”他们面面相觑,有些犹疑。

    “哈哈,没有别的意思,我一个妇道人家,平日里足不出户的,就想让肚子里的孩子长长见识。”我忙打哈哈。

    他们这才一脸了然地点头。

    巧兰正好端了酒来,他们立刻又热闹开了。

    “刚刚你们说的那个曹丞相……”我顺手给他们倒了酒,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他怎么了?”

    “哦,曹丞相啊……”喝了一口酒,其中一人道,“你不知道,本来形势一片大好,关羽降了曹操,还杀了袁绍的几员大将,谁知道……”

    见他咂嘴,我忙又替他将空杯满上,“嗯?然后怎么了?”

    “唉,话说那曹丞相待关羽真不错,封了个汉寿亭侯,还铸了印送他……”

    “嗯,然后怎么了?”我耐着性子又问。

    “谁知道那关羽知道了旧主刘备的消息,竟然挂印封金,就带了刘备的二位夫人速速离了曹操,投奔旧主去了!”那人一脸摇头叹息,仿佛在替关羽心疼那高官厚禄。

    看来关羽是知道刘备还活着的消息了。

    “那曹丞相呢?”我又抬手替他们叫了几个菜。

    “唉,曹丞相解了白马之围后,迁徙白马的百姓沿着黄河往西撤退,袁绍大将军率军渡河追击,听说形势不妙啊……”

    握着酒壶的手微微紧了紧,我笑了起来,“这只是传言吧,曹丞相兵多将广……”

    “你知道什么!”旁边有人不满地觑了我一眼,“告诉你吧,我兄长便在袁绍大将军营里,听说曹操只剩骑兵不到六百了……人家袁绍大将军骑兵六千都不止啊……这还不算步兵呢!”

    “看来这回曹丞相算是气数将尽了……”

    “是啊是啊……”

    “来人,算帐!”听他们附和着,我忽然说不出的烦闷,遂站起身,淡淡地道。

    “是!”见我脸色不佳,胭脂忙亲自拿了菜单来。

    “啊?你不是说请客的?”一桌子人都一脸呆滞地看着我。

    我拍拍手,斜斜地看他们,“我只说请你们喝酒,又没说请你们吃菜”,低头看了看满桌子的杯盘狼藉,转身对胭脂道,“零头就算了,算个整的给他们。”

    “臭婆娘!敢耍老子!”有人拍桌子站起身,恶狠狠地道。

    “想在这里闹事,打听清楚了再来。”我捋了捋袖子,懒得看他们。

    “老子今天就闹上了!”一个满面横肉的家伙掀了桌子。

    “来啊!就怕你不闹!”我扯了嗓子大叫,那声音大得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姐姐!”正在楼上整理账本的昭儿冲了下来,“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昭儿的声音,我这才回过神来,一向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我今天这是怎么了?实在反常。

    “算了,随他们去吧。”我抬了抬手,不想再理会他们,“你们走吧。”

    “你让老子走,老子就走吗!”

    “哟?还来了脾气了?出去打听打听我们春风得意楼是不是你闹得起的!”胭脂娇声开口,声音却是尖锐冷厉。

    旁边有人低声附耳上前说了句什么,那人怔了怔,瞧了瞧我的肚子,竟是乖乖拿出钱袋来递给我。

    “大人不计小人过,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说着,竟是悻悻地走了出去。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听说……她和周瑜周将军是旧识……”

    “是啊是啊,上回那个李公子可是死得不明不白呢。”

    “说不定肚子里那个……”

    听着他们窃窃私语,我嘴角抽搐着,哭笑不得。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