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96章真假难辨

章节字数:2172  更新时间:07-11-09 12:2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不得理会那些风言风语,我提了裙摆,转身回房。

    “姐姐!”昭儿见我神色不对,忙追了上来,“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有点累,我回房去睡一觉便好,午膳别叫我了。”我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道。

    回房关好门,拉上门栅,我翻出压在枕头下面的《三国志》,急急地翻阅。

    “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武帝纪第一……”指尖沿着铅字缓缓下滑,一行行读过,艰涩难懂的文言文,“有了,这里……”指尖顿住,细细地看下去,“公乃引军兼行趣白马……遂解白马围,徙其民,循河而西。绍于是渡河追公军,至延津南。公勒兵驻营南阪下,使登垒望之,曰:‘可百六百骑。’有顷,复白:‘骑稍多,步兵不可胜数。’……”

    刚刚那些酒徒说的都是真的!曹操真的被困在南阪了!

    稳了稳心神,继续看下去,“……乃令骑解鞍放马。是时,白马辎重就道。诸将以为敌骑多,不如还保营。……时骑不满六百,遂纵兵击,大破之……再战,悉擒,绍军大震。公还军官渡……”

    还军官渡?安然无事了?什么嘛……害我白白的担心。

    思及此,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合上书,重新压回枕头底下。抬手抚上鼓鼓的腹部,“包子,你老爸还真是奸诈啊……最后果然还是打赢了那袁绍。”

    知道了历史的轨迹,放下了悬着的心,我仰头倒在床上,捧着肚子发呆。半晌,抬起左手,望着那离心扣发怔。

    “或许,他只是怕了,怕你如若若一样,莫名的消失……你会回到你的来处,那个来处,却是他无法触极的,纵使他权倾天下,纵使他身登九五,他也依然无能为力……从此,永远无法相见,连死……都不能……”的d1

    一手轻轻转动着离心扣,看它焕发着令人目眩而又神秘的色彩,耳边响起郭嘉微微带着凄清的声音。

    抿起唇,我将左手放下,搁在高高隆起的腹上。

    曹操,我只是要你知道,即使将我强行留在这个时空,我也一样能够令你找不到。

    再者,春风得意楼的生意也越来越红火,我带来的菜谱,配上楼里姑娘们绝妙的手艺,简直是天作之合啊!越想越得意,我不由得哼起了小曲,标准的小人得志。

    “姐姐,姐姐……”昭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我有些笨重地起身,开门,看到昭儿站在门口,手里端着饭菜。

    “姐姐,吃点东西吧。”

    我吞了吞口水,笑眯眯地点头,放下心,果然肚子便饿了。

    正吃着,楼下忽然闹哄哄的一片。

    “又怎么了?”我疑惑地抬头。

    “没事,门口有几个乞丐,昭儿已经让胭脂准备了一些饭菜给他们。”昭儿侧头夹了一块粉蒸肉给我,笑道。

    我点点头,继续和食物奋斗。

    “周大人,我们裴夫人身体不适……”楼梯口忽然传来胭脂的声音。

    “哦?那公瑾更得探望探望了……”某人优雅的声音不急不缓的响起。

    “噗!”嘴里的饭菜一下子喷了出来,呛得我直咳嗽。

    “姐姐!”昭儿忙上前替我捶背。

    “我们裴夫人真的不宜见客……”胭脂锲而不舍的声音再度响起。

    “公瑾非客也。”那优雅的声音啊……令人喷血。

    “可是裴夫人她真的……”胭脂犹不死心地继续道。

    “公瑾有事与夫人商谈。”

    我再度哽住,把“裴夫人”简称为“夫人”,会带来很多歧义……

    “不知周大人有何事?胭脂可代为转告。”胭脂又道。

    “不足为外人道也。”某人对答如流。

    话音刚落,门便被推开,首先看到的便是胭脂一脸的抱歉,“裴夫人……”

    我简直要老泪纵横了,胭脂……你真的尽力了,我明白的。

    “夫人身体无恙?”公瑾大人一袭绣花白袍,笑盈盈地走进门来。

    闻得此言,刚刚缓过气儿的我立刻又噎得脸红脖子粗。

    一只修长的手轻轻抚上我的背,“见到公瑾竟是如此的激动么……”

    我摇头,再摇头,继续摇头。

    “是裴夫人……”再度缓过气儿来,我咬着牙一字一顿。

    “三个字多累得慌。”公瑾大人微笑。

    “裴儿,笑笑,随你挑。”我瞪他,将名字拆开,就不告诉他全名,免得再被笑话。

    “好,笑笑。”他微微笑,“能否与公瑾单独谈谈?”

    “啊?”我再度迟钝,加起来也才见第二面而已,谈什么?

    “不足为外人道也呢。”

    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眉头微微跳了跳,我转身道,“昭儿,胭脂,你们先去忙,我和周大人……”

    “咳哼……”

    “呃……我和公瑾聊一下。”我差点咬了舌头,打了弯道。

    昭儿点头,转身带上房门离开。

    公瑾大人这才一脸满意地点头坐下。

    “曹操被困在南阪下了。”房里只剩我们二人,他冷不丁开口。

    “什么?”我愣了愣,怀疑自己幻听。

    “曹操被袁绍困在南阪下了。”公瑾大人重复,语不惊人死不休。

    “曹操是谁?”我决定装傻。

    “我收到消息,曹操重伤垂危,命不久矣。”公瑾大人淡淡开口,并不理会我的装傻。

    他知道我是谁?那么一开始……他便是有目的的接近?

    难怪那么巧。的cf

    明明曹操会赢啊,他为何说曹操重伤垂危……

    到底出了什么事!

    “为何告诉我这些?”握拳,我皱眉。

    公瑾大人优雅地起身,打开房门,飘飘然离去,留给我一个华丽地背影……

    “喂!喂!周大人!周将军!公瑾!公瑾大人!周公瑾!周郎!周瑜!……你给讲清楚!喂……”我大叫着一路追出去,一直追下楼,追出大门。

    追出大门的时候,周公瑾早已不见了踪影。

    大堂里一片诡异地寂静,众人面面相觑,看着我大着肚子一路嚷嚷着追出去。

    于是,丹阳的八卦又有了新的内容。

    “诶!听说没有,那个春风得意楼的掌柜被周瑜周将军甩了……”

    “真可怜啊,肚子都那么大了。”

    “那个女人啊,活该!天知道是什么货色……”

    “别这么说,人家一个女人容易吗?!天可怜见的,以后大着肚子可怎么活呦……”

    “以前我们东街的小翠不就是被男人甩了,大着肚子投了河嘛!”

    “……”

    于是,我终于明白,八卦是人的天性,不分地域,没有国界,连时空差……都可以忽略不计。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