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4章月子

章节字数:2161  更新时间:07-11-09 1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虽是六月的天气,但宽敞的营帐内,凉风习习,不见一丝闷热。

    那一日从南阪安然退回官渡后,袁绍仍是步步紧逼,与曹军继续相持于官渡。

    “妈妈……妈妈……”,抱着小小的包子,我坐在临时做的凉席上,用极其夸张的嘴型对着包子讲话,“我是妈妈……”

    “扑哧”一声,旁边传来一声很不给面子的笑。

    我回头白了华英雄一眼,不想理会他。

    “拜托,他才出生几天,你倒想教他说话了。”华英雄终于忍不住拍着大腿大笑起来。

    我磨了磨牙,张口便要开骂。

    “坐月子期间,请保持心情愉快,否则会对身体产生不良影响,顺便影响到冲儿。”华英雄一本正经的开口。

    “包子!包子!是包子!”我强调。

    “姓名只是一个称呼,即使姓名作了改动,命运的轨迹也不会因此发生任何的偏差”,华英雄的声音忽然变得很淡,颇有些老僧入定的感觉。

    我刻意忽视到心底的寒凉,不理会那张乌鸦嘴,回过头,对着包子做鬼脸,逗包子笑。

    “你不是说要出家当和尚么?怎么还在这里混?”半晌,我又道。

    “机缘未到。”

    好家伙,四个字打发我。

    “你说过若救下三百人性命,你便可得道,上回你说已经救下二百九十九人,唯剩一人而已,为何还在这里磨蹭?”

    “机缘未到。”华英雄的嘴比蚌壳还紧,撬不出一点天机来。

    “最近很少见到曹操,战事不利么?”换个话题,我又道。

    “你想他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继续翻白眼。

    “注意你对包子的榜样作用。”某人提醒。

    “你倒是很闲嘛,一直在这里陪我抬杆。”我酸他。

    “这是军令,只可惜我这军医大材小用,竟被命令来侍候月子……”华英雄一脸的不甘愿。

    “好呀好呀,明天我跟曹操说说,让你上阵杀敌。”龇牙咧嘴地,我森森地笑。

    “NO!能够侍候夫的月子,是小人的荣幸。”华英雄见风使舵的本领日渐强大。

    “厚颜!”我不屑。

    “谢夫人夸奖。”华英雄一脸的与有荣焉。

    我只得作罢,回头对着包子哼哼小曲儿。

    下午的时候,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不觉已是晚上,包子又被华英雄偷渡出去了。

    有人掀开营帐,走了进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停在我的榻前。

    “咳咳……”来人捂着嘴,发出闷闷的咳嗽声,极轻。

    郭嘉?

    我睁开眼睛,看向他。

    掀开的营帐外有薄薄的月光透进来。

    月色下,他一袭青衣,眸如墨染,身形却是愈发的清减了。

    “半仙?”我撑着身子想要坐起身来。

    略带凉意的手轻轻按住我的肩,郭嘉轻咳一下,微笑,“抱歉吵醒你了。”

    我只得躺下,笑眯眯地歪头看他,“许久不见呢,曹操那个家伙一直不让我下地,你也不来看看我。”

    “咳咳……这身子骨不大中用,也在榻上躺了些天。”轻咳着,郭嘉笑道。

    “既然身体不适,为什么不留在许昌,非要长途跋涉行军作战?”我蹙眉。

    “孟德兄基业未稳,江东有孙策虎视眈眈,刘备也非泛泛,若此战不能一举击溃袁绍,形势危矣……咳咳……”侧身在榻沿边坐下,咳了一阵,郭嘉淡笑,“而且我这身子骨,也还不知道能够撑多久了……”

    “胡说什么!”我微微有些恼意,坐起身,替他抚了抚背,只觉单薄得仿佛一拍就会散了架,“药呢?吃了没?咳成这样!”

    “呵呵,那药难吃得很。”郭嘉笑了起来。

    “良药苦口!”我瞪他,“若你对自己的身子有对那行军布阵一半的上心,只怕不会这样!”

    “好凶啊。”郭嘉假意缩了缩脖子,轻笑。

    “那你还来讨骂!”我没好气地轻斥。

    “啊?呵呵……”郭嘉笑了起来,随即有片刻的失神,“我果然是来讨骂的……”

    见他喃喃自语,我抬手覆在他的额上,又反手抚了抚自己的额,“没发烧吧。”

    “裴笑。”郭嘉抬头看我,清亮的眼睛望着我,那样仿佛深入骨血的凝望。

    我满头黑线,“可不可以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

    “裴儿……笑笑……”,郭嘉略略有些失神,“笑笑……笑笑……若……若……若若……”

    “若若……若若……”喃喃着,他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

    他轻声念着那个名字,仿佛如获至宝的模样。

    冷冷的月华牵下一条长长的影子,模模糊糊的。

    我看着他走出营帐,满心疑惑,半仙这是怎么了?从未见过他如此失神落魄的模样,就算是以前,就算是伤心绝望,他也依然那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淡定,是什么让他变成这般模样?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什么我不知道的事了么?

    正在怔忡间,营帐再度被掀开,我倒头下意识地闭上眼睛。

    是曹操,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我就知道是他,他的身上带了一丝淡淡的腥甜。

    是血的味道。

    战事很紧张么?

    略带了粗糙的手缓缓抚上我的脸颊。

    “哇……”包子的声音,在哭闹。

    他抱了包子来?我几乎是下意识地睁开眼睛,却见曹操正紧张兮兮地将包子往怀里藏,“小点声,别吵到你娘睡觉!”

    我哭笑不得,“你想闷死我儿子?”

    曹操转头看我,将包子塞进我怀里,转身去点了灯。

    我抱着包子,轻轻摇头,哄着,然后包子便不哭了,乖乖的睁着黑玉一般的眼睛望着我,纯粹如夜空里的星星。

    感觉到曹操的视线,我抬头望他,却见他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我,很认真的神情,带了一丝查觉不到的温暖。

    “看什么?”

    “看你。”

    废话。

    这句话我是在心里说的,还是没胆子惹毛他。

    “我们之间,有些帐,还没算呢……”微微拖长了声音,曹操半眯着眼睛,慵懒地望着我,像只狐狸。

    我心里开始发毛,他该不是要追究我带球逃跑的事吧。

    “嘿嘿”傻笑两声,我准备顾左右而言其他。

    “夫人可知,为夫为了寻找夫人,真真是颇费了一番功夫呢。”那只狐狸显然不准备就这样放过我,准备秋后算账了。

    “呃,有句话叫做‘踏遍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嘛”,我有些不甘地咬牙,“我这不是主动自首了嘛。”的ce。”翻了个白眼,我闷闷地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