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7章一生相随(昭儿番外)

章节字数:2565  更新时间:07-11-09 12: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昭儿,昭儿”,水镜先生轻轻敲了敲桌子。

    他忙抬起头,看向水镜先生。

    “读书,要聚精会神。”水镜先生放下手中的书册,在他身旁坐下,“刚刚在想什么?”

    昭儿摇了摇头,只道,“我不放心姐姐一个人在家。”

    “担心姐姐也在情理之中。”水镜先生点头笑道。

    “先生!”昭儿忽然有些突兀地站起身,“我想回家看看。”

    “昭儿……”水镜先生微微拧眉,“学业为重。”

    “昭儿眼里,天下万物,无一可与姐姐相比。”

    水镜先生微微一愣,“你姐姐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

    “是。”

    “若你姐姐是错的呢?”

    “姐姐不会错。”昭儿说得斩钉截铁。

    “若错呢?”水镜先生执意。

    “对与错,以何为界?”昭儿眨了眨眼睛,反问。

    冷不丁被问,水镜先生倒是沉吟思索起来。

    “姐姐说过,真理掌握在多数人手中,如此,是否可以理解为,人多便是对”,昭儿自问自答,复又笑道,“即使天下人都认为姐姐做错,昭儿眼里,姐姐永远是对。”

    水镜先生皱眉,单手抚上他尚显单薄的肩,“昭儿,你天资聪慧,才气敏锐,只是心性未定,若往正途引之,便可成大业行大善。然,才气敏锐者,最易误入邪途,反之,则万劫不复啊。”

    “先生不必介怀,人各有命,命自天定。”昭儿说完,起身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水镜先生望着那单薄的背影,双眸中透着复杂。

    他有预感,这个孩子,不会回来了。

    一路匆匆往回赶,昭儿脚下越走越急,姐姐有了身孕,虽然总是与往日一般嘻笑怒骂,只是眉目神色间,狗儿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刚走到院子门口,便听到院子里有声音传出来,是个女人的声音,但不是姐姐的。

    “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既然都已经开了口,我能请你别说吗?”姐姐的声音传来,淡淡的。

    “这些话本不该我来说,可是……你知道现在大家都怎么说先生吗……”

    “怎么说。”姐姐的声音依然没有起浮,那么样的平静,可是听在昭儿耳中,却听出了一丝极淡的痛。

    “他们说先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说先生……说裴姑娘肚子里的孩子……是先生的。”

    姐姐没有回答,一片静默,昭儿的心不可抑制地疼痛了起来,可是他不敢贸然闯进院子,他知道姐姐不想他知道这些事情的,那么……他是否就可以装作不知道?

    “裴姑娘……孩子,是先生的吗……”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昭儿狠狠咬牙,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这样质问姐姐!

    “不是。”姐姐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竟是带了一丝的笑意。

    “裴姑娘……我知道我这么说有些过分,可是……”那女人顿了顿,似乎在等姐姐答言。

    可笑的女人,明明已经伤人至此,偏偏还想拿出伪善的面目吗?!

    “孩子……应该快出世了,我听娘说,孩子出生时的血会弄脏地方……先生不是孩子的爹,那样……会有血光之灾的……而且……村子里的人会怎么看待先生,明明先生是无辜的,却要背着那样的骂名……”

    “你希望我怎么做?”姐姐的声音淡淡的。

    “我想……趁孩子还未出生,早些离开这里,毕竟……”

    昭儿握了握拳,猛地踢开了门。

    姐姐和那个女人同时看向门口。

    那女人一下子白了脸,匆匆道了声“抱歉”,便转身离开了。

    昭儿看着那个女人离开,指尖刺入了掌心,“姐姐,我们走吧。”

    走到哪里都好,他不能看到姐姐这样被人羞辱,总是那样笑眯眯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已经痛彻心扉了吧……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坚强,可以用微笑面对所有一切的是非……

    好恨,好恨,好恨……恨不能一夕之间长大成人,恨不能一夕之间拥有坚实的臂膀……

    那样,再也没有人可以欺侮她……

    “襄阳那么大,我们可以去别的地方”,扯起唇角,昭儿回头笑道。

    “你不是拜了水镜先生为师嘛,怎么能这样走了?”

    “先生说我天资陪慧,一点就通,已经学了八九成了,不碍的。”昭儿摇头笑道,没有如实告诉她水镜先生说的话。

    离开的时候,姐姐在马车上睡着了,很累的样子。

    “我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喃喃着,姐姐在梦中呓语。

    昭儿将姐姐扶着靠在自己的身上,让她睡得舒适些。

    “我不是一个人……昭儿需要我……我是被需要的……”皱着眉,眼睫轻轻颤动,她似乎在做梦,那样的语气,仿佛是想说服自己般的喃喃自语。

    “嗯,你不是一个人,昭儿需要你。”昭儿靠着她,放轻声音,在她耳边哄道。

    “明明是自己害怕孤单……我真的……很糟……”声音越来越小,她沉沉地睡去。

    “姐姐不是一个人,昭儿会永远陪着姐姐。”昭儿悄悄地拥着她的肩,轻语。

    娘亲临死的时候,告诉他一个秘密。

    她告诉他,她的儿子出生的时候,便已经夭折了。

    那么,谁能告诉他,他是谁?

    他叫狗儿。

    很难听的名字,甚至这根本不能算是一个名字,可是,当一个人连吃饭都成问题时,便也不会去考虑其它的事情了。

    每天每天,他都跟着爹爹乞讨为生。

    直到那一日,遇见了姐姐。

    她给他吃很臭却又很好吃的豆腐,还给他讲奇怪却又很好听的故事。

    第一次,有人对他那么好。

    娘是风月楼的红牌姑娘,住在很漂亮的房子里,穿很漂亮的衣服,很多次,他都偷偷地躲在墙角边看她,他曾经幻想过娘亲手替他洗下满身的脏污,亲手替他换上漂亮的衣裳,然后很温柔地对他笑。

    可是,爹却在娘的面前被人活活打死了。

    那一回,他背着爹走了大半个许昌城,他身无分文,只得卖身葬父,因为……他不想让爹连死……都是孤魂野鬼。的16

    她也跟着他走了大半个许昌城,用仅有的二十钱,姐姐替他葬了爹。

    爹爹坟前,她将他抱在怀中,不知放了什么东西在他口中,浓郁的香味,甜得不可思议。

    很温暖的怀抱,她说,“想哭就哭吧,不要忍着。”

    于是,他便真的哭了。

    姐姐亲手替他洗下满身的脏污,姐姐给他买了漂亮的衣裳,虽然……那是姑娘穿的……

    犹记得姐姐拭去他脸上的泥垢,然后一脸惊艳地盯着他看,说,“哇,你好漂亮!”

    那时,他便想,若姐姐能够一直那样开心,那样笑,那他愿意一辈子都穿成这样陪在她身边。

    后来,娘也死了,是报了仇后,吊死在了爹的乞丐窝里。

    死前,娘告诉他,其实,她的儿子出生的时候,便已经夭折了。

    听她说,他是她逛灯会的时候,被一个男子强行塞到她怀里的。

    那么,他究竟是谁?

    娘说,那男子衣着富贵,若能找到他,他便衣食无忧了。

    他对寻找自己的身世一丝兴趣也无,因为,他把自己卖给了姐姐,他便是姐姐的,一辈子都是。

    他固执地跟着她,只要跟着她。

    二十钱,不是一个价码,而是他能够跟着她唯一理由。

    因为她买下他了,所以他要跟着她,一辈子都要跟着她,一辈子……

    一辈子有多长?

    从许昌到徐州,从徐州到襄阳,从襄阳到丹阳……

    他有了新的名字,司马昭。

    他是昭儿,只是姐姐的昭儿。

    天庭地府,碧落黄泉,生死不弃,一生相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