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章庆功之夜

章节字数:2752  更新时间:07-11-09 12: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官渡之战,这场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以曹操完胜而告终,并从袁营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

    燃起篝火,将士同乐,一扫征战的阴霾。

    唱着不知名的曲子,将士们大口喝酒,大块吃肉。

    战后余生,生命的壮烈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曹操提起案前的酒壶,与来敬酒的将士一杯接一杯的饮,兴致高昂。

    一杯又一杯,这样的喝法,难怪会头痛,这样的人果然不值得同情。

    我正躲在营帐后偷窥着,却忽然见一个小将咧着嘴跑来,看那方向正是冲着我来的。

    “夫人,相爷请您过去!”那小将抬手摸了摸后脑勺,有些憨憨地笑道。

    “我?”我诧异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回头看了一眼在榻上睡着的包子,跟着那小将走了过去。

    正一口饮尽杯中物,曹操抬头看到我,笑眯眯地冲我招了招手。

    难得见他如此笑眯眯的模样,我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随即有些色厉内荏地走到他身旁,瞪他一眼,“什么事?”

    “坐下。”薄唇轻启,他懒懒地道。

    “偏不。”也不知为什么,我偏就爱跟他唱着反调。

    抬头看了我一眼,曹操忽尔咧嘴一笑,正待我要心生警觉之时,他已经冷不丁地伸手将我扯入怀中。

    刚刚在他怀中坐稳,将士们便大笑起来,喝着酒,起哄。

    我脸上如火烧似的,忙伸手要推他,他的手臂却仿佛是铁打的一般,紧紧地勾着我的腰,怎么都挣脱不开来。

    挣扎半晌,却是费力不讨好,我便干脆安安稳稳地坐在那人肉垫子上,拿眼斜觑他。

    曹操依然笑得一脸自得,又一将士来敬酒,他倒喝得豪爽,那精致特制的酒壶内,清冽的液体倒入杯中,再灌入口中。

    只半晌,他已经似有醉意。

    一手捏着那个精致的酒壳,他有些摇晃地站起身,拥着我,蹒跚着回营帐。

    见他一个趔趄,怕他摔倒在地,我忙扶住他,他倒不客气,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我身上了。

    一路摇摇晃晃,我使出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他架回营帐,扶着躺在榻上。

    替他脱了靴,剥了外袍,盖上毡子,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后知后觉地发觉自己几乎整个身子都趴在他身上了,更要命的是他的双手还紧紧环着我的腰,我咬了咬牙,双手伸到身后去拉他的手,谁知他两手扣着死紧,怎么都扯不开来。

    我懊恼地瞪着他,鼻子靠着他的鼻子,仿佛连体婴一般。

    烛火忽明忽灭间,衫得他的脸庞也明明暗暗的,带着某种说不出的魅惑,看着看着,我的脸颊仿佛着了火一般。

    暗啐自己一口,我二度挣扎着站起身,谁知他蓦地翻了个身,这下可好了,我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我完全被他压在身下了,这姿势暧昧得简直令人无语。

    “喂喂!借酒行凶这种事情一次就够了,别跟我玩第二回啊!”我嚷嚷起来。

    “夫人……”他嘟囔着,薄薄的唇便落在了我的眉心,那样怜惜的吻,蜻蜓一般落下。

    我微微怔住,想起了他还是那个傻阿瞒的时候,那一日,与他双双堕下山崖,在那个山洞里,衣服都湿透了,两人几乎坦诚相见,他也是那样一吻,落在我的眉心。

    我原以为,那样的吻,那样充满怜惜的吻,只有傻阿瞒才会有。

    那吻从我的眉心一路滑下,落在我的眼睛,鼻尖,最后……轻轻吻上我的唇。

    温柔的吻,细细地舔舐着,他的舌一遍一遍滑过我的唇,直至我松开紧咬的牙,与他纠缠。

    这……是否便是相濡以沫的字面解释?

    背上微微一凉,我的衣服已被挑落在地,一手缓缓抚上我的肩,他加深了那个吻。

    意乱情迷间,两人已是坦诚相见了。

    吻着吻着,我心里忽然闪过一丝疑惑,低头扑到他身上,将鼻子凑到他脸上,小狗儿一般嗅了起来。

    他闷哼一声,有些难耐地伸手来抱我,我却躲了开来,“嗯哼!为什么你身上一丝酒味也没有?”

    刚刚还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烛光下,那眼中哪有半分醉态,根本是再清醒不过了。

    他装醉?!

    他居然装醉……

    这个扮猪吃老虎的家伙……就知道不能相信!

    “你你你……”我一眼瞟到一旁桌上放着刚刚他还捏在手中的精致酒壶,伸手拿过,闻了闻,一丝酒香也没有,伸舌舔舔,没有味道……

    干脆一仰头,喝了一口,待口中的酒下了肚后,我猛地瞪向坐在榻上一脸无辜的曹某人,那哪里是酒,分明就是一壶水!

    白皙的胸膛在烛火下发出大理石一般的色泽,没有恐怖纠结的肌肉,但却是肌理分明,毫无一丝的赘肉,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随即红了脸,而某人笑了起来,一点也不知道遮掩,便那样大咧咧地坐在榻上任卿欣赏。

    “你骗我!”我瞪他。

    “哦?哪里骗你了?”微微扬眉,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这壶里明明是水,你为何说是酒?”

    “我何时说那是酒了?”曹某人笑道。

    “那你又为何装醉?”我咬牙切齿。

    “嗯……”他眯了眯眼睛,笑,“我心醉。”

    哇咧?!我绝倒,这算是甜言蜜语吗?

    “总之你居心叵测、心怀不轨!”一时词穷,我嚷嚷起来,倒仿佛我是在强辞夺理一般了。

    “为夫好生难过”,他轻声开口,脸上可是一丝难过的表情都没有。

    “你还恶人先告状?!”我不可思议地瞪他。

    “夫人说,不许为夫再喝酒,为夫便不再喝酒,即使夫人因贪玩而离家出走,为夫也是滴酒未沾,可是夫人居然……”他摇了摇头,轻叹。

    我傻眼,怎么情势逆转,我倒成了那寡情薄幸之人?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让你喝酒!”话音未落,我忽然愣住,想起了那一日……

    “你醉了。”我的声音。

    “……我醉了。”他的声音。

    “酒是穿肠毒药,明知自己有头风,还喝!”

    “嗯。”

    “以后不准喝。”

    “好……”

    那声“好”虽然模糊,但却言犹在耳,我不敢置信地瞪着眼前这个嚣张的男人,他会那么好说话?会那么听话?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再回过神来时,我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何时又被他勾回了怀里。

    “夫人要怎么补偿为夫呢……”轻声说着,他已经欺身上前。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他是纵横三国的枭雄,他是历史之上的曹操……

    可是,他是包子的父亲……

    而且,就如郭嘉的遗忘一样,那么……他也会忘了安若的存在?那么……便不存在替身的问题了。

    我,可以留在他身边吗?

    迷迷糊糊间,不知何时睡着的。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曹操已经不在身旁了,倒是包子不知何时被抱到我身边,他早已经醒了,黑黑亮亮的大眼睛眨啊眨地瞅着我,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一片暗影,扇啊扇的,漂亮极了。

    我笑了起来,伸手将他抱进怀里。

    一头扎进我怀里,包子咧开没牙的嘴,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呀呀……”

    喂饱了包子,我刚要抱着包子出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两个守卫,一看见我,忙毕恭毕敬地低头道,“夫人,相爷吩咐夫人在营内好好休息。”

    我微微扬眉,昨晚还好好的,为什么今天一早就派了人来看守我?莫非是怕我跑了?可恶,我就那么不可靠吗!(某生:的确不可靠,比较有前科哇……裴笑PAI飞……)

    战事已经结束了,早该举兵回朝了,为何还在这里磨蹭?

    我抱着包子回到榻上坐下,皱眉思索。

    包子举着小手在我面前晃啊晃,我眼睛微微一亮,忙抱着包子冲出去。

    “夫人……”那守卫伸手来拦。

    “我家包子要嘘嘘!让!”我眉一皱,嘴一撇道。

    包子挂了满头的黑线,他这个老妈为何总要抹黑他哇……

    “这……夫人,请不要为难属下……”

    见他们仍是不放,我正着急,却见包子小手一松,什么东西被扔到了营外。

    “啊啊!我的首饰!”我尖叫一声,在那两个守卫的愣小子还在发怔的当口,眼明手快地冲了出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