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8章酒家夜谈

章节字数:1959  更新时间:07-11-15 0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曹操低头见我偷笑,知我是笑之前他被风月楼的姑娘们缠住的事,也扬了扬唇,不以为意。

    正笑着,门内忽然走出一个十分面熟的女人。

    是她?

    我一脸的错愕。

    “怎么了?”曹操拉了拉我的手。

    “明月!”我将包子塞进曹操怀里,走到风月楼门口,喊道。

    那个女人身子微微一僵,回过头来,随即一脸诧异地看向我,“裴夫人?”

    果然是他,在丹阳时见过的,是春风楼的前任老鸨,胭脂口中的明月,可是她不是卖了春风楼跟那个男人走了吗?怎么会在许昌,怎么会再次沦落风尘?又怎么会在风月楼?而且……我看她那般打扮,一脸的浓妆,似是十分的落魄。

    见我一脸惊讶的表情,明月居然吃吃地笑了起来,浓妆之下,她的眼角泛着些微的细纹,透着凄凉。

    “明月!死哪去了!有客人点名要你侍候!”楼里,响起了老鸨的叫声。

    明月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风月楼。

    “你认识她?”曹操不知何时走到我身旁。

    我下意识地点头,心里却是凉凉的一片。

    被胭指料中了么?那个薄情的男人……终于还是舍弃了明月?

    曹操没有多问,拉着我找了一处酒家,点了些菜便吃了起来。

    傍晚的天色渐渐灰了下来,天空竟是飘起银白的雪花。

    “哇,下雪了!”我将包子塞到曹操怀里,看着酒家门外的雪花,扬扬洒洒,漂亮极了,“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呢。”

    “嗯。”曹操笑眯眯地看着我。

    见他盯着我看,我愣了愣,微微红了脸。

    “疼不疼?”他忽然开口。

    “什么?”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六十大板。”曹操笑起来。

    闻言,我立刻火冒三丈,“你说呢?你说疼不疼?!”

    “若我早知今日,当初一定舍不得打你。”曹操笑眯眯地道。

    我一时语塞,这家伙何时会说这些甜言蜜语了。

    “袁绍尚有余部,等过了这场雪,休养生息后,我们很快又要出征了。”曹操忽然开口。

    “嗯。”我应。

    “你说,我还能回来……再看到你吗?”极轻极淡的声音,他忽然开口。

    我心里微微一怔,斥道:“胡说什么,当然能看到。”

    “真的?”曹操看着我,又问。

    “真的。”我点头。

    “你发誓?”

    “我发誓。”被他临出征那有去无回的气势吓到,我忙不迭地保证。

    “你说的,可不能反悔。”曹操蓦然笑了起来。

    看着他那副狐狸样,我忽然有了一种误入贼船的感觉。

    “你答应我回来可以再看到你,所以我不在许昌的时候,你不准再开溜了。”曹操笑道。

    我再度石化,人怎么可以狡猾成这样……还利用我的同情心……

    早知道这样自负的人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摆明了是挖个坑给我跳!料准我吃软不吃硬,给我玩温情攻势!

    “那个……我离开许昌的时候,你头风病发作过?”想起刚刚那个阿婆的话,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

    “是啊”,曹操笑眯眯地大方承认,一点想隐瞒我作孤胆英雄的意思都没有。

    “……很痛吗?”

    “嗯,痛得快死了。”曹操煞有介事地点头笑道。

    “怎么会……”

    “可是真奇怪,只要有你在身边,我便不会痛了。”

    我脸上开始发烧,嘴上嚷嚷,“你当我是头风药啊!”

    “比药灵。”他一手抱着包子,一手拉过我的左手,轻轻抚摩着我的左手腕上那只手环,“记得要一辈子都留在我身边,不然我若头痛,痛死了也没人管,多可怜。”

    嗯,他抱包子倒是倒得有模有样了。

    “呸呸呸,胡说八道。”被他似真似假的语气吓到,我心里不知从何入升腾起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哀伤。

    曹操便得意地笑了起来。

    用过晚膳,天已经黑了,曹操将我和包子裹在怀里,叫了一辆马车,一路回到相府。

    扶我下了车,询问门口的守卫,说郭军师已经离开了。

    我暗暗叫糟,不知道团子那丫头得手了没……(某生:得手?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千万别枉废了我的一番心血……

    曹操抱着包子一路送到同梦阁,我转个身抱过包子,然后推他出去,“好了好了,你早点休息吧。”

    “我不可以留下?”

    我摇头,很坚决地摇头。

    曹操抚了抚我的脸,竟然乖乖离去,没有多说什么。

    见曹操离开,我转身推开房门。

    一开门,一股酒气便扑面而来。

    “喝!再喝一杯!“团子趴在地上,正醉得语无伦次。

    我忙放下包子,走上前扶她起来,“团子你起来!怎么醉成这样啊!”

    团子十分费力地睁开眼睛,连舌头都打着结:“我家公子是最厉害的……千杯不醉……千杯不醉!”

    我眉头都打了结,“你家公子呢?”

    “公子……公子……”团子嘟囔着,忽然垂着头,竟是低低地啜泣起来。

    我惊讶万分,如此铁嘴的团子居然也会哭?

    “如果……我是团子该多好……”,团子的肩一抽一抽的抖动着,“如果……我只是团子……该多好……”

    唉,醉得不轻……

    我抬手,抚额长叹。

    计划一,酒后乱性,失败。

    酒后乱性是我的惨痛教训啊!那是经过实践证明的有效方针政策,为什么换了个人就不管用了?

    我几乎可以想象郭嘉一杯接一杯,面不改色心不跳……最后东倒西歪睡趴在地的,不是郭嘉,反倒成了团子自己。的11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最佳写照!

    哪一个环节都没有错,唯一错的便是错估了半仙的酒量……

    真是枉费我白白出去逛了一天,哄包子睡着,我一屁股在铜镜前坐下,呆呆地端详着发鬓上的银簪子。

    正看着,手碰到了铜镜旁的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半仙的眼镜。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