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9章半仙的酒量

章节字数:2763  更新时间:07-11-18 0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已经晚了,还下着雪,半仙视力不佳,眼镜怎么能忘在这里。

    一手拿了眼镜,我披了袍子忙匆匆出了同梦阁。

    “环夫人,这么晚了,您要去哪儿?”守门的侍卫将我拦下,问道。

    “相爷说过我可以自由出入相府。”我停下脚步,道。

    这是我跟曹操争取来的合法权益。

    守门的侍卫犹豫了一下,终于放行。

    天黑黑的一片,相府外的灯笼发出荧荧的光,扬扬洒洒的白雪从空中飘落,我裹紧了袍子,实在是冷。

    “咳咳……”一阵轻咳。

    我这才发现相府外墙边的阴影里,靠着一个人,因为天色已晚,不仔细看也难以发现。

    “半仙?”我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定睛一看,那一袭青衣,不是郭嘉又是谁。

    他正低头坐在石墩上。

    “半仙,你在这里干什么?”我忙上前,将袍子分一半给他,“这么冷,你穿成这样坐在这里,不要命了!会被冻死的!”

    他这才抬起头来,有些迷惘地看向我,“裴儿……”

    一贯苍白的脸颊上染了些许的红,带着淡淡的酒气。

    “你怎么了?”见他反应迟钝,我暗叹,别告诉我他喝醉了……

    “我从你房里出来,找不到路回家了。”冲我笑了笑,郭嘉道。

    “你喝醉了?”我拍了拍他的脸,问。

    “好像是的……”疑惑皱了皱眉,复又松开,他笑道。

    扼腕啊……只差一点点……明明醉了,偏偏没有醉在团子身边……

    “起来吧,这里太冷了。”我扶他起身。

    脚下一滑,二人双双跌坐在地。

    郭嘉仍是迟迟钝钝地,一小簇积雪覆在他的头顶上,煞是好笑。

    见我笑,郭嘉也笑了起来。

    “笑什么,老大不小了,还不找个伴儿!”我佯装不在意地斜他一眼。

    郭嘉笑得轻轻咳嗽,“干什么害人家姑娘。”

    “害?”我夸张地大叫,“我们半仙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才高八斗……”

    郭嘉只是坐在地上看着我呵呵地笑,间断地夹杂着轻轻的咳嗽。

    “如此一表人才,只要你招招手,立刻有一卡车的姑娘等着嫁你呢!”我终于词穷,下结论道。

    “卡车?”郭嘉眨了眨眼睛,不解。

    “呃……就是很大很大的马车……”我一头黑线,“有一大马车的姑娘等着嫁你……”

    “那不如就你吧。”郭嘉笑眯眯地道。

    我张大嘴巴,“哟!半仙也会讲笑话了!我真是调教有方啊!”说罢,我作洋洋得意臭美状。

    郭嘉便笑得更厉害了。

    大概是喝了酒的关系,从未见他笑得如此畅快过,他总是一贯若有似无的微笑,那般浅浅的笑,仿佛风一吹便会消散似的。

    “团子如何?”我一脸暧昧地靠进他。

    郭嘉盯着我看了半晌,“扑哧”一下笑了起来。

    “笑什么,如何嘛!”我不满地白他一眼。

    “咳咳……”郭嘉笑道,“嫁我会守寡的。”

    笑意微微僵住,我瞪他,“胡说什么。”

    “我夜观天象……”,他仰头,那一双能够洞察人心的眼睛带了些许的黯然,“星宿命定,我怕是见不着孟德兄一统山河之时了。”

    晶莹的雪花扬扬洒洒,落在他的略显苍白的脸上,仿佛一樽摆放在橱窗里的精美人偶。

    闭了闭眼睛,眨去酸涩之感,我狠狠一记爆栗敲在他的头上。

    “啊,痛!”郭嘉抚额低叫。

    “痛死你活该!无故寻愁觅恨,今天大雪,天上一粒星子都没有,你还有本事夜观天象!吹牛也要打打草稿!”我跳起来冲他大吼。

    郭嘉眨了眨眼睛,抖去眼睫上的雪花,随即轻轻地笑了起来,扶着墙站起身,轻轻抚了抚我的脑袋,“傻姑娘。”

    那口吻,仿佛一个长辈在面对一个孩子无理的吵闹一般,带了三分宠溺,三分宽容。

    ……然后,他便一头扎进了我怀里。

    我微微瞪大眼睛,蓦然大叫起来,“来人!救命啊!快来人!”

    相府的守卫听到声音冲了出来。

    温暖的房间,我坐在一旁,手里捏着那副眼镜,愣愣地看着郭嘉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凹陷的双眼紧紧闭着,长长的眼睫在烛光中投下一片暗影。

    房间忽然打开,扫进一些风雪,华英雄走进屋来,抖去袍子上的雪粒。

    他是连夜被召进府来的。

    “没事,有我在。”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华英雄走到床边,细细地替郭嘉诊脉。

    曹操不知何时也走进屋来,坐在我身旁。

    细细地把了脉,华英雄吩咐婢子熬好药,天不觉已经亮了。

    宫里来了人,宣曹操进宫,他便换了衣服,跟着那宫人离了府。

    “他……怎么样?”略带迟疑,我终于忍不住开口。

    “生死有命,你无需太过执着。”华英雄倒了杯热茶放在我手中,我这才发现自己双手冰凉。

    “你什么意思?”我蓦地抬头。

    “别担心,有我华神医在,岂能有事?”华英雄咧嘴一笑,仰头做英雄状。

    我“扑哧”一下被他逗乐。

    “真的没事?”不放心地,我又问。

    “暂无大碍。”华英雄保证。

    我这才放下心来。

    门“咣”地一下被踢开,原来是团子,看来她酒醒得差不多了。

    团子抱了包子冲进门来,将包子丢进我怀里,她便急匆匆地走到床边。

    我看了团子一眼,冲她眨了眨眼睛,一手抱着包子,一手拉着华英雄离开了房间。

    计划二,雪中送炭,温情无敌。(小生:曹某人刚刚对你施展了温情攻势,你倒聪明,这么快学会举一反三……)

    “怎么了?”华英雄一脸莫名其妙地被我拉出了房间。

    我白他一眼,“灯泡先生,有句话叫成人之美,听过没?”

    他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即抬手轻轻扣在我的脑门上,“自作聪明。”

    我不满地刚想要推开他,却见他笑意微微僵在脸上,随即将掌心贴在我的额上。

    “干嘛!”我瞪他,“不是要保持距离吗?不怕被曹操发现醋意大发宰了你!”

    “你在发烧,后知后觉没良心的笨蛋。”华英雄顺手又一下敲在我的脑门上。

    我火冒三丈,却发现自己果然脑袋昏昏。

    华英雄从我怀中抱过包子,一手拖着我同梦阁。

    坐在床上,我瞪着华英雄手中端着药碗,黑乎乎的甚是恐怖,“你故意整我,感冒而已,需要这么大阵仗?”

    “狼心狗肺”,华英雄轻斥,一手端了药碗凑近我的唇边,“喝!”

    想起上回那外敷内服的争论,我记忆犹新,心有余悸间,我便决定无视他。

    “你以为这是哪里?这是一千八百年之前,这里没有医院,没有精良的医学仪器,甚至于连最基本的一些消炎药品都没有,一点小感冒足可以让你的小命呜呼哀哉……”华英雄慢悠悠地看了一眼在我身旁乱爬的包子一眼,“可怜的小包子……要被后妈折磨了……没妈的孩子真可怜……”

    狠狠他一眼,满嘴的乌鸦!我二话没说,抢过药碗,两眼一闭,一饮而尽。

    华英雄咧开嘴笑了起来,“这样乖多了。”

    看他笑得比春花灿烂,我不禁疑惑自己是不是又被耍了。可是看我喝药他就那么开心?除了苦点之外也没什么不妥啊……他又没赚到什么,甚至笑成那个样子么……

    “自己小心身体,有任何不妥一定要告诉我”,看了我一眼,华英雄慢条斯理地开口。

    “我身体壮得可以打死一头牛!”我举手作大力士状。

    华英雄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我。

    “还有,天气寒凉,自己注意多穿衣服,别再着凉了”,顿了顿,他又开口。

    “哇,想不到你居然这么罗嗦”,我不可思议地瞪他,“你在关心我?你担心我?哈哈哈……华英雄你裁了!你老实说,是不是爱上我了……”咧着嘴,我一脸暧昧兮兮地凑近他,口没遮拦地大笑,“哇……想不到我裴笑走桃花运了……魅力惊人啊……”

    华英雄继续用看白痴一眼的眼神看我,最后下结论:“我爱上包子也不会爱上你。”

    我绝倒……回头看了一眼在床头翻跟斗吐泡泡的小包子……白了华英雄一眼,说话要不要这么毒哇……那么直白地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