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明月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07-11-18 09: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曹操告诉我他准备出征之后,我便开始心安理得地在相府里住下了,并非是我终于认命地当起了夫人,而是我另有打算,话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曹操若是出征了,不在府中,那么我何必偷偷摸摸逃得那么辛苦,直接大摇大摆,光明正大的出府岂不妙哉……

    虽然那一日被曹操套住话,答应不会离开,等他出征回来,不过有句话叫做“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是女子,包子是小人……嘿嘿,我便将自己说过的话一口吞了,谓之“食言”也!

    反正之所以答应不离开也是被曹操设计套住的话,他不仁我不义哇……

    曹操的真心有几分,我看不透……

    我不想像明月一样,落得那般凄凉的下场。

    即是想通了,我便在同梦阁里吃好睡好,静候时机。

    而且自从统一阵线之后,团子明显便对我友善了许多。

    团子出马,一个顶俩,她挑了两上比较可靠的丫环帮忙一起照顾包子。

    住在相府之内,难免日日与曹操一众夫人相对,虽我不犯人,人家却未必不来惹我,便展开了一系列斗智斗勇的故事。

    我与团子双剑合壁,自然天下无敌。

    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精彩纷呈,将整个相府整得鸡飞狗跳,鬼吼鬼叫……

    于是乎……今天哪个夫人头发少了一半,明日哪个夫人煲的汤里发现了半条虫子……亦或者,谁谁的裙子破了一个洞,谁谁的被窝里发现蠕动的生物……

    尖叫声此起彼伏,相府从此永无宁日。

    如果曹操受不了我,提前撵我出府,也算是意外收获……嘿嘿。

    可惜的是,曹操对于一众夫人的哭诉一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然不理会,完全由着我折腾。

    人善被人欺,自古恶人当道,我裴笑的座佑铭为:您敬我一尺,我还您一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坚决不当受气包!

    丁夫人一开始还出面主持公道,但总见曹操偏袒于我,便也心灰意冷,闭门不出,眼不见为净。

    时间一久,便少有人再敢来惹。

    从此之后,相府之内,遇裴笑者,无不避之唯恐不及,如遇鬼见愁……

    日子清闲了,便也无聊了。

    日子一闲,我的心便又开始野了,忽然想起那一日在风月楼见过的明月,便动了去看看她的念头。

    “又在想什么鬼主意了?”一股温热的气息从颈边传来,酥酥麻麻的。

    缩了缩脖子,不用回头我便知道定是曹某人。

    “相爷……”我眨了眨眼睛,回头看向曹操,堆了满脸的笑。

    曹操一脸被我吓到的模样,后退一步,一脸的戒备,“你想干什么?”

    我白他一眼,装腔作势。

    “我想出府一趟。”想起自己有求于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笑眯眯地咬牙切齿到,“可不可以……相爷……”

    “可以。”曹操点头,答应得爽快至极。

    我颇有些意外。

    “不过……”,曹操拉长了声音,“得带上四名侍卫。”

    摆明了不相信我嘛,我笑得更甜了,“谢相爷!”

    将包子塞进曹操怀里,我换了一身男装,身后跟着四个英挺的护卫,摇着扇了,潇洒出府。

    “哇!这个好吃……”

    “耶……这个漂亮……”

    “好!这个好!”

    我东奔西跑,犹如猛虎入山,蛟龙入海,老鼠掉进米缸里……乐此不疲,四个护卫面不改色,总保持在我身后五步的距离,尾巴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真是该死的专业……

    认命地带了四条尾巴,我终于走到风月楼门口。

    “夫……公子,这里是……”面无表情的护卫终于开了口,嘴角抽搐着看向我。

    站在风月楼门前,我故作风雅地摇了摇扇子,笑眯眯地点头,“要不要一同进去快活快活?”

    四名护卫的嘴巴张得可以塞下四只鸡蛋。

    我笑眯眯轻车熟路地走进了风月楼,留下四只呆头鹅化石。

    “这位公子里面请……”一个穿得姹紫嫣红的浓妆胖女人上前,“不知这位公子喜欢哪位姑娘啊?”抛了个媚眼,摇了摇手里的团扇,招呼道。

    “咳……”我轻咳一声,认出这女人是风月楼的老鸨儿,“我要明月。”

    “明月?”那胖女人笑了起来,看向门外四位,“这几位公子呢?”

    “他们不喜欢女人”,我笑,语不惊人死不休。

    “哦哦,这位公子请在房间稍候,明月姑娘马上到。”那胖女人离开时笑得一脸的暧昧,随即瞥了一眼站在门外那四个,摇头叹息。

    门外四位的脸一下子成了猪肝色。

    我心情大好,随那胖女人进房去。

    坐在房中不一会儿,门便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明月。

    “公子久等了……”明月推门进房,转身关上房门。

    我站起身正要开口,明月已经抬手开始解衣带,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明月一抬手,衣服落了一地,便那样光溜溜地站在我面前,真是一气呵成……

    “公子喜欢吗?”明月眨了眨眼睛,笑得妩媚。

    我叹为观止。

    只是见明月如此,我忍不住有些心酸,弯腰拾起地上的长袍,上前替她披上。

    明月愣住,侧头看我。

    “是我。”我开口。

    明月这才认出我来,或许该说,从她进门开始便没有拿正眼看我,只是径自脱衣服去了。

    她吃惊地瞪着我,“裴夫人?”

    我点头。

    “你为何会在这里?”明月皱眉,穿上衣服。

    “你呢,你为何会在这里?”我拉她坐下,问。

    “我活该。”明月扯了扯唇角,笑得有些难看,“出丹阳没多久,钱便都被那个男人卷走了。”

    “……所以你才来风月楼?”

    “不是”,明月看着我笑,“是那个男人给我下了药,然后把我卖进风月楼的。”

    我瞠目结舌。

    “是我活该,我谁也不怨,只怨我自己没有带眼识人。”明月笑得些苦涩,“或者一切皆是命,我没有在春风楼里卖身,到底还是逃不了这命。”

    看着眼前这个烟视媚行的女子,我的心有些凉,爱情怎么会如此的不堪?那个男人真的一点都没有爱过明月吗?如果没有,他怎么能处心积虑那么久?

    “裴夫人,你来这里所为何事?想把风月楼也买下来?”明月笑道。

    我咧了咧嘴,我倒想,只怕败坏了相府的名声,把丁夫人气晕过去。

    “我来是想问你,你想不想回丹阳。”

    “春风楼已经是你的了,我回去干什么?让别人看我笑话。”明月拂了拂额前的发丝,低笑,“在许昌至少没有人认识我。”

    “她们不会笑话你的,胭脂她们都还在春风楼。”

    “胭脂没有离开?”明月愣愣地看向我,“我不是把她的卖身契毁了吗?”

    “楼里的姑娘们都是自愿留下的,忘了告诉你,现在春风楼叫作春风得意楼,是酒楼。”

    “酒楼?”明月依然怔怔的。

    “嗯,如果你愿意,随时可以回去,胭脂她们一定很欢迎你。”

    明月不语。

    见她沉思,我起身离开,风月楼来过几趟了,轻车熟路。

    “你这死丫头,你爹已经把你卖了!你不什么大家闺秀!装什么清高……”刚下楼,便听到那胖嬷嬷正拿团扇指着一个清秀少女的鼻子大骂。

    我径直走到胖嬷嬷身边,“我要替明月姑娘赎身。”

    胖嬷嬷转身,一脸肥油的脸上已经挤满了笑,“唉呀,这明月姑娘的身价可是我下了血本的。”

    这胖女人当我傻的,明月美人迟暮,虽然风韵犹存,但在风月楼景况堪虞,根本没有什么客人要她的。

    我解开随身带的钱袋丢给那胖嬷嬷,“就这些,把明月的卖身契给我。”

    胖嬷嬷眉开眼笑地打开钱袋,点了点,又涎着脸凑上前,“公子,这钱实在是少了点啊……”

    “知道我是谁吗?”摇了摇扇子,我扬眉,嚣张地看着那胖嬷嬷。

    “敢问公子是?”那胖嬷嬷见我嚣张,她倒自动矮了一截。

    “我姓曹,住在丞相府。”我扬眉开口。

    “这?”胖嬷嬷狐疑地看着我。

    我抬扇指了指门外四只呆头鹅护卫,“看到他们没有,都是相府的家将。”

    “啊!原来是曹丞相的公子,怠慢,怠慢……”相府的招牌就是好用,那胖嬷嬷立刻堆了一脸的笑,忙吩咐人去拿明月的卖身契给我。

    我笑眯眯地拿了明月的卖身契,当众撕得粉碎,“告诉明月姑娘,待她想通了便自己决定何去何从”,潇洒说完,我便扬长而去。

    曹操的公子那么多,就替我背背黑锅吧。

    出了风月楼,四个护卫皆黑着脸,念在他们自尊受损,我善良地没有再整他们。

    正欲回府,我忽然看到团子从对街走过。

    团子?她不是跟我说了要陪郭嘉吗?此时她应该分秒必争地陪在郭嘉身边才对,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只见她行色匆匆地走过,不一会儿便消失在人群里。

    我四下张望,她早就不见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