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团子的身份

章节字数:3003  更新时间:07-11-24 10:1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离开了郭嘉的屋子,我回到相府时,见团子正在同梦阁逗着包子玩。

    “刚刚有个叫明月的女人来找过你。”团子头也不抬地道。

    “她在哪儿?”我大喜过望,明月一定准备出发了,特意来通知我的。

    “她见你不在,便先走了,她让我转告你,明日一早在风月楼门口等你。”

    “好。”我笑眯眯地应着,开始翻箱倒柜地折腾,整理行李。

    第二日一早,我拿了一个大包给团子,让她把包里的东西送去给郭嘉。

    听是见郭嘉,团子乐颠颠地背着包袱出了府。

    前脚团子刚走,后脚便见几名护卫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地跟了上去,我拿了细软,抱着包子从后门溜出了府。

    一路畅通无阻,直奔风月楼,一切顺利得近乎于诡异。

    风月楼门口果然停着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个中年男子,可是不见明月,想着今日这般顺利,我隐隐有些不安。

    思量着,我后退几步,转身便跑。

    走了没几步,我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因为前前后后几十人将我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们是谁?”我将包子抱在怀中,戒备地看向来人。

    “姑娘莫怕,我等奉皇上之命将姑娘进宫。”为首一个大汉抱拳道。

    ……我抱紧了包子,那个少年皇帝又想什么样……

    如今曹操远在仓亭征战,他该不是又要趁机发难吧。

    正想着,手臂一阵酥麻,我便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之间,有人接住了包子,那个人……是团子?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正疑惑着,忽然感觉到有人正盯着我看。

    微微侧头,我看入一双黑亮的眼睛,亮得刺目。

    少帝刘协?

    此时的刘协,与平日判若两人,那双漂亮的眸子透着光,仿佛食人的猛兽一般,苍白的面色、极深的轮廓无一不透着掠夺的气息。

    原来,褪去了那层薄雾的眼睛,那般凌厉。

    我暗自嘀咕,我与你无怨无仇,干什么总来为难我。

    “我儿子呢?”撑着手肘,我坐起身,看向他。

    刘协扬了扬手,一个宫人抱着包子走近床边。

    “把孩子还我!”我起身去抢。

    那宫人却是退后一步,垂首敛眉立于一旁。

    “别担心,朕不会伤害他”,刘协勾了勾唇,“只要你乖乖听话。”

    “你想做什么?”克制住自己,我看向刘协。

    我的心思全在包子身上,一时没有注意到那宫人的模样。

    “寿儿,把孩子还给她。”见我的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包子,刘协终是站起身道。

    那宫人这才上前一步,将包子轻轻放入我怀中。

    我微微怔了怔,随即不可思议地抬头,看向那一身华服的宫人。

    “团子?!”我忽然瞪大眼睛,低呼。

    顿了下,那宫人抬头,白皙的肌肤,圆圆的眼睛,是团子……

    只是,那一身锦衣华服,却又陌生得紧。

    “你……到底是谁?”微微皱眉,我开口。

    “伏贵人,您要的东西已经准备妥当。”一个宦官站在门口,声音尖尖细细的。

    伏贵人?

    开什么玩笑……要不要这么刺激啊!

    我看着团子,依然是那张圆圆的脸,却没有了嘻笑的神情,她低眉敛目,淡淡开口,“知道了,下去吧。”

    言语之间,与那个口没遮拦,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有如天壤之别。

    “是。”那宦官退去。

    刘协一直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一脸的错愕。

    “笑笑,我给包子准备了一些日常用品,你暂时在宫中住下吧。”团子看着我,缓缓开口。

    眼前的团子,好陌生。

    “你到底是谁?”心里突地升起一股寒意,我下意识地抱紧了包子,盯着团子道,“明月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昨日她来找你,我告诉她你改变主意,不回丹阳了,此时……”团子看了我一眼,“她大概已经在回丹阳的路上了。”

    我咧了咧嘴,笑了起来,“然后你骗我到风月楼门口,将我劫来,真是好算计,团子……不对,伏贵人?你究竟有何打算!”

    “我叫伏寿。”团子看着我,“各为其主,原谅我的冒犯”。

    “伏贵人为了区区小女子竟然不惜屈尊降贵以身为奴,真是令我大开眼界。”我扯了扯嘴角,笑不出来。

    这个玩笑开大发了。

    团子居然便是个贵人,是皇帝的小老婆……

    包子在我怀里动了动,撅了撅小屁股便扑向刘协。

    我大惊,忙将他扯回怀中,这个小叛徒该不是要投敌吧……小小年纪不学好,居然学会卖母求荣了……(某生黑线ING)

    包子对于投敌很是坚持,撅着小屁股不停地蹦达,不达目的势不罢休,粉嘟嘟的小嘴“伊呀呜”地嘟囔着,粉扑扑的小脸上还带着人神共愤的天使般的笑容……此乃包子的终极必杀绝技……此笑一出,任你如何铁石心肠都难逃此劫……

    果然,刘协伸手将他抱过,好奇地捏了捏他肉乎乎粉嘟嘟的小脸。

    包子咧着无齿的小嘴冲着他甜甜地笑。

    下一秒……刘协黑了脸。

    因为我们家包子大无畏地尿湿了他的龙袍。

    好样儿的!不愧是我家包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啊……

    包子咧着小嘴儿笑得一脸甜蜜蜜。

    刘协将包子甩回我怀里,拂袖转身离开。

    “皇上息怒!童子尿清热解毒……我们包子看来跟你很投缘啊……”我对着他的背影嚣张大笑。

    伏贵人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我,圆圆的大眼睛里幽黑一片。

    “不知伏贵人将小女子我骗来有何用意?”转而看向她,我扬了扬眉。

    “皇上已经召告天下,要立你为后。”伏贵人轻轻开口。

    “你们谁有问题?”眨了眨眼睛,我问。

    “呃?”伏贵人愣了愣,又有了团子似的娇憨,满面问号。

    “你和皇上,谁有问题?不孕不育?我推荐神医华英雄,此人医术高超,医德高尚,是不孕不育患者的福音啊!”我大力宣传。

    伏贵人一头黑线。

    “那么可怜,想当别人的便宜老爸……真是饥不择食啊……”我摇头叹息。

    “便宜老爸?”伏贵人不解。

    “就是给别人养儿子。”我摇了摇怀里的包子。

    包子笑眯眯地望着我,嘴角还挂着一丝亮晶晶的口水。(某生语重心长曰:包子,你好歹也算是偶像派,好歹有那么多粉丝,注意点形象!包子眨着大眼睛,继续嚣张地流口水。)

    伏贵人嘴角开始抽搐。

    “咦?不是么?”我慢悠悠地抬头,瞥了伏贵人一眼,终于抓狂大吼,“你脑袋秀逗啊!给自己的老公找个大老婆,自己还退居二线?!”

    伏贵人在一旁坐下,望着我,“皇上立后的圣旨一下,你猜曹丞相会不会……”

    “不会!”我开口,截断她的话,速度快得令我自己都讶异。

    “你如此肯定?”伏贵人微笑。

    “曹孟德何等人也,先不说此次出征,仓亭一战他势在必得,你认为他会为了区区一个女人放弃灭袁,孤身涉险吗?”我扬唇,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

    他不会来,他一定不会来。

    我知道的。

    他“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霸业,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放弃。

    枭雄如曹操者,又岂会为了一个女人来涉险。

    所以,他一定,不会来!

    “那我们……就赌一把。”伏贵人缓缓笑开。

    “可惜你压错注了。”我淡淡地道,“真是难为你,潜伏了那么久,到最后却是一场无用功。”

    从那次血诏政变之前,团子便已经出现在我身边,血诏之变失败,这位伏贵人从头至尾都没有露出破绽。

    “前有董卓,后有曹操,大汉皇室风雨飘摇,我必须助陛下重掌大权。”

    我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华服的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心里有些酸涩,“半仙呢?对半仙的一切也是谎言?”

    年轻的伏贵人微笑不答。

    我却从她眼中看到一丝极淡的凄然。

    “给你讲个故事”,看着他,我开口。

    “洗耳恭听。”

    “有一个放羊的小孩,他在林中放羊,忽尔大喊‘狼来了’,众人便赶去相救,当大家赶到时,却发现放羊的小孩在说谎,同样的事情发生了三次,到第三次狼真的来了时,便再也没有人相信他的话了,于是他和他的羊群便成了狼的美餐。”

    讲完经典的故事,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伏贵人,看看!这就是说谎的下场,你这小骗子还不赶快放了我!

    伏贵人站起身,微笑,“很有趣的故事。”

    语罢,转身离开。

    我绝倒,“喂喂!你就没有从中得到一点点的启发吗!”

    很大的房间,只剩我一人叫器。

    包子睁着黑玉一般的眼睛,好奇地看着我,继续他的吐泡泡大业。

    我低头,伸手点了点他的鼻子,“还看,你娘快要被人逼着改嫁了!”

    包子伸出粉粉的小舌头,舔了舔我的手指,冲我甜甜地笑。

    我叹息。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