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2章宠物吱吱

章节字数:3441  更新时间:07-12-12 13: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甄宓与曹丕的婚礼十分热闹,相府一片喜气洋洋。

    那个一贯蓝袍的少年穿着喜服,执着新娘的纤纤玉手,淡漠的眼里缠了丝丝笑意,甄宓亦是微笑,有礼有节,进退有序。

    曹操浅笑盈盈,坐在首位。

    站在众夫人之间,我忽然觉得有些心浮气燥,此时上演的,本该是一出天伦之乐,可是繁华背后,我只感觉到了一片冷清,我感觉不到一丝丝幸福的存在……

    转身一看,包子不知何时离开了,问过婢女,说是往仓库的方向玩耍去了。

    我便离开喜气洋洋的大厅,孤身去找包子。

    走出院子,便见仓库前,包子正吃力地仰头脑袋,和几个侍卫讲话,神情一本正经的。

    我走近几步,便见包子背负着小手,煞有介事地问那几个侍卫,“你们干什么绑着自己?”

    我仔细一看,果然那些侍卫都将自己双手绑着。

    “禀公子,相爷放在仓库的马鞍被老鼠咬坏了……”侍卫们唯唯喏喏地道,“如此不吉之事发生在大喜的日子,我们只怕是难逃死罪……所以绑了自己去请罪。”

    曹操处事雷厉风行,他们的担心也的确并非杞人忧天。

    “死罪?”包子微微歪了歪脑袋,“只是马鞍被咬坏而已,如何会那般严重?”

    侍卫们相视着无人敢言。

    别怕,你们等几天再说,不用那么急着请罪。”包子左看看右看看,忽然开口。

    我微微扬眉,这小不点儿挺有主意的啊。

    “这……”那些侍卫面面相觑。

    “我会帮你们求情的。”包子开口,真有几分严肃。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几人立刻感激涕零地跪地便对着包子磕头。

    包子转个身,看到我,立刻眉飞色舞地飞扑过来,“妈妈……”

    我蹲下身接了个正着,任他蹭在我怀里撒娇。

    跪在地上的侍卫傻了眼,看着刚刚还挺有说服力的小家伙一下子变得令人沮丧。

    “不用担心,我会帮你们的,妈妈说助人乃快乐之本!”

    我笑着捏了捏他的脸,抱着他离开。

    刚转身,便见一身喜服的曹丕站在门口,淡漠的眼睛不经意一般扫过包子,我微微皱眉,下意识地将包子抱紧。

    “妈妈?”包子眨了眨眼睛,看我,一脸的疑惑。

    我忙笑了笑,微微松了松手。

    第二日一早,包子便蹑手蹑脚地起了床,神秘兮兮地捧了衣服溜出门去。

    我悄悄地跟着他,看他玩什么花样儿。

    跟着包子一路走到走廊外,便见他蹲在地上专心致志地磨衣服玩儿,直到磨破一个洞,才满意地看了看,又穿在身上,然后坐在走廊上支愣着下巴发呆。

    我正好奇他想干什么,要上前询问时,忽然听到曹操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我抬头看,曹操和曹丕并肩而行,正在交谈些什么。

    “嗯,此次一战……”曹操点头,忽然看到了坐在走廊台阶上发呆的包子,“冲儿,怎么了?”

    包子愁眉苦脸地抬头,眼睛鼻子全皱到一起,仿佛一个皱皮小包子。

    “爹爹……”包子眨了眨眼睛,泪眼汪汪的惹人心疼。

    “怎么了?谁欺负冲儿了?”曹操弯腰和他平视,笑道。

    “冲儿的衣服被老鼠咬破了……”包子委屈地嘟着嘴,皱成包子脸,万分苦恼地道,“听说衣服被老鼠咬破是不吉之兆,所以冲儿好害怕……”

    “谁在胡说八道”,曹操捏了捏包子的鼻子,笑道,“不用担心。”

    “真的?”包子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期盼。

    “嗯,真的!”曹操笑着道。

    我躲在走廊后,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鬼灵精。

    话还未完,便见昨天那几个侍卫沉不住气,绑了自己来请罪。

    见到几个侍卫都绑着自己跪在地上,曹操微微沉下脸,“发生什么事了?”

    “禀丞相,相爷放在仓库的马鞍被老鼠咬坏了……”侍卫们唯唯喏喏地道,“属下难辞其咎……”

    曹操扬眉,低头看向包子,却见包子正急吼吼地跟那些侍卫们挤眉弄眼,不禁笑了起来,“我儿穿在身上的衣服都被咬了,何况放在仓库内的马鞍,你们何罪之有?”

    侍卫们如蒙大赦,纷纷磕头谢恩。

    包子一脸怕怕地拍了拍胸口,吁了一口气,准备开溜。

    “哪里去?”曹操拎住他。

    “爹爹……”包子扭头,笑得一脸的讨好。

    “跑什么?”曹操扬唇。

    包子垂下脑袋,乖乖认罪。

    “换身衣服去,被你娘看到,少不了屁股受罪。”曹操笑了起来,低斥。

    “谢老爸!”包子大乐,一下子说溜了嘴。

    “嗯?”

    “谢爹爹……”包子软软甜甜地撒娇。

    “这衣服怎么那么面熟?”我磨着牙从走廊后现身。

    包子夸张地瞪大眼睛,随即低头一看,“啊!这是妈妈做的衣服……”

    “欠揍的小子!”我大叫一声,扑上前。

    包子扑腾着两只小手,飞快地跑。

    我笑着满院子乱追。

    正玩闹着,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道冷漠的目光,我下意识地打了个寒颤,转头看时,曹丕正转身拂袖离去。

    下午用过午膳,坐在房中百无聊赖。

    “妈妈,不如我们去仓库捉老鼠……”好了伤疤忘了痛的包子又开始不安分了。

    我正好闲着没事,便伙同包子一起去抓老鼠。

    “妈妈!妈妈!我抓到一只老鼠!”包子兴奋地大叫。

    “高兴什么,我抓到六只……”我不屑地摇头。

    “妈妈……你居然把老鼠毒死了……”指着地上六只老鼠尸体,包子控诉。

    “你管我,反正我捉到了。”我贼笑。

    “可是我捉到一只活的!”包子得意地笑。

    我定睛一看,那只脏兮兮的小手上可不揪着一只“吱吱”乱叫的小老鼠。

    “活的有什么用?”我鄙夷地摇头,“难道你当宠物养?”

    “妈妈,什么是宠物?”问题宝宝包子提问。

    “用来赏玩作伴的小动物啊。”我随口答。

    “好!我要养吱吱当宠物!”包子神清气爽地宣布。

    “吱吱?”我疑惑,满脸的问号。

    包子咧着嘴,笑着将那小老鼠拎到我面前。

    “吱吱……”那可怜的小老鼠挣扎扭动着叫唤。

    我开始抽搐。

    “不准!”我化身为河东狮,大吼。

    包子可怜兮兮地望着我。

    于是,在那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里,我缴械投降了。

    “尹夫人,它是我养的宠物,叫吱吱!”

    “卞夫人……”

    包子在他的吱吱脖子上系了一根小链子,乐颠颠到处拿着去献宝。

    结果可想而知……引起了相府女眷的一片大恐慌。

    连着几天,相府里都是尖叫连连,上演着一出出“惊魂记”。

    晚上,包子趴在我怀里,缠着我讲故事。

    从他懂事时我不小心讲了一个故事开始,从此每晚睡前必讲故事,我从《白雪公主》讲到《灰姑娘》,最后讲完了《一千零一夜》……

    “妈妈,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小妹妹?”趴在我怀里,包子迷迷糊糊地嘟囔。

    “要小妹妹干什么?”我失笑。

    “老爸说,有了小妹妹,妈妈就不会再随便逃跑了……”

    我怔了怔,摸了摸他的额,“包子不想离开相府吗?”

    “嗯,我喜欢老爸……长大以后,我也要像老爸一样,做个驰骋沙场的大英雄……”

    那一晚,我抱着包子,破天荒地失眠了。

    包子不想离开他的爸爸……

    就这样,我在相府里安心过着半软禁米虫生活,看着包子一天天长大,无论我怎么折腾,到头来,都只是那翻不出如来佛祖手心的孙悟空。

    建安十年,曹操平定青州。

    建安十一年,曹操平定并州。

    时间一日日滑过,一切与历史别无二致。

    曹操的势力愈的强大起来。

    “妈妈,妈妈!长鼻子的……”一大清早,包子便嚷嚷一路跑来。

    “我没有长鼻子。”坐在窗前,我看包子跑得满头是汗。

    “大象!孙权送了一头大象给爹爹~”包子兴奋得脸上红扑扑的,“比吱吱大好多,我要养大象当宠物!”

    我决定无视他的异想天开。

    包子不妥协,拉着我一起去看热闹。

    曹操正与一众大臣绕着大象看。

    我忽然发觉不对,这场景忒熟悉……

    莫不是……我侧头看了看正兴奋得活蹦乱跳的包子,忙拉了他准备回房。

    “你们谁能称出这大象有多重?”曹操果然更加异想天开地开了尊口。

    包子已经两眼放光地盯着那大象流口水了,任我九头牛也拉不回,“妈妈……我要那个大象当宠物……”

    我黑线,包子的口味怎么能如此的与众不同……养头大象当宠物……

    老鼠+大象,这一对宠物组合会不会太过神奇了一点。

    “这……恐怕得造一杆大秤!”针对曹操提出的称象,有人提议。

    “谁有那么大力气来称?”有人不屑地嗤笑。

    “不如把大象杀了,一块一块来称……”有人提出更蠢的主意。

    “不能杀!不能杀!”听说要杀大象,包子嚷嚷起来。

    我忙抬手去捂他的嘴,奈何包子已经嚷嚷开了。

    “莫非公子有办法?”有人抱拳道,眼中有着不屑。

    包子眨了眨眼睛,安静半晌,正在众人窃窃私语之时,他已经笑眯眯地点头,“嗯,我有办法。”

    “哦?冲儿,你有何办法?”不顾其他大臣的窃窃私语,曹操笑问。

    包子拉过一个侍从,咬着他的耳朵交待几句,便让他先行匆匆离开。

    一众官员皆面面相觑,不敢相信一个牙都没长齐的黄口小儿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很简单,你们跟我来!”包子神秘兮兮地转身就走。

    一众人等浩浩荡荡跟着包子走到河边,河面上早按包子吩咐准备好一只空的大船。

    “把大象牵到船上去!”包子指着那大象道。

    大象上了船,船往下沉了些,包子命人在船身上划了记号,复又让人把大象牵回岸上。

    “然后只需要将同等重量的石块放在石上,让水面升到与刚刚的记号相平的地方,然后把所有石块的重量加起来,就可以知道大象有多重了!”包子朗声道,双目朗朗如星,神气极了。

    众人目瞪口呆。

    我抚额长叹。

    曹冲称象的故事,居然发生在我面前……

    更令我发狂的是……那个曹冲,居然是我的儿子……

    哦!MYGOD!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