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章包子的命运

章节字数:3398  更新时间:07-12-14 21:4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包子一日日长大。

    随着时间的推移,包子的身份令我寝食难安,若他果然是曹冲,那么,他短暂的生命将终结在建安十三年……

    建安十二年很快来临。

    我必须让包子逃脱他的宿命。

    并州既定,曹操领军西击乌桓,准备消灭袁氏残余势力,统一北方。

    “环夫人,你瞧这天昏沉沉的,快下雨了吧。”甄宓倚窗而立,微微仰着头,露出颈间瓷白的肌肤。

    “嗯。”我坐在她身边,吃着点心。

    早春的雨,总是透着微微的寒。

    不知为何,我与甄宓出奇的投缘,她是一个安静优雅的女子,一如她倾国倾城的美貌。

    曹丕随着他的父亲四处征战,我倒和甄宓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从甄宓处回到同梦阁的时候,我看到包子正坐在床上低头翻看着什么。

    见他微皱着眉,看得一本正经,我不由得起了促狭的心思,准备上前吓他一吓。

    蹑手蹑脚地走到他身后,正欲出声吓他,却不经意瞄到他正看着的东西,我猛地僵住,自己先被吓到了。

    是我放在斜背包内的《三国志》!

    此时,他翻着的那一页,正是我所恐惧,却又看得烂熟于心的一页:三国志卷二十,魏书二十,武文世王公传第二十。

    更糟糕的是,我教过他简体字!

    我几乎是跳起来一下子从他手中抢过书。

    包子回头,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我。

    “从哪里找来的!”我心里有些慌乱,沉下脸道。

    “妈妈,这是什么书?”包子微微歪了歪脑袋,轻声问,“为什么……这书上什么都有?爹爹、子桓哥哥,子建哥哥……都写在上面……”

    都写在上面……

    是的,他们的命运都写在上面……

    那仿佛是一个剧本,而他们……这些有血有肉生活在我生命中的人物……他们都只是在照着剧本在忠实地演出一戏……

    无论那出戏是多么的波澜壮阔,多么的动人心魄……

    那些血雨腥风,那些群雄逐鹿……都早已写在史书之上,不容改变。

    我的心微微一缩,“你看了多少?”

    “……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看着我,包子乖乖地念道,随即眨了眨眼睛,又问,“妈妈,这个曹冲是说我吗?”

    “不是!”我摇头,回答得斩钉截铁。

    “可是,那书上写得跟我一模一样”,微微歪着脑袋,包子看着我,认真地道。

    我哑口无言。

    “照书上所写,我明年便会死了?”包子冷不丁地开口。

    心猛地一缩,我上前一把将他揽在怀里,“不会,你不会死!你出生的时候,妈妈跟你约法三章的,你会健健康康,长命百岁的!”

    包子乖乖地被我紧紧地搂在怀中,也不挣扎。

    “好,我不死。”半晌,小小的手儿轻轻拍着我的背,包子乖乖地回答我。

    那样的口吻……竟仿佛是安慰一般……

    我鼻子猛地一酸,似要掉下泪来,忙咬牙止住。

    被我甩在一边的《三国志》正摊开着,在那一页……仿佛宿命地诅咒。

    下午的时候,包子去学堂念书,我心里却是乱成一团,只要一想起那薄薄的一页纸,我便坐立难安,那样菲薄的一页纸,记载的,却是我儿子的一生!我如何能安?

    建安十三年……包子才九岁而已……

    那样小的孩子……

    我忽然微微一愣,脑海中灵光一现,史书上说曹冲死于建安十三年,死时十三岁。可是我的包子,他明年也只有九岁而已!

    莫非是因我的出现而产生的蝴蝶效应?

    那么包子……是不是可以摆脱历史的纠缠?

    心里愈想愈乱,我干脆出府去找华英雄。

    这些年他都待在许昌,并且在许昌开了一间药庐,替人治病,说是为了下辈子积功德。

    华英雄的药庐很热闹,无视于跟在身后的四个相府侍卫,我甩手进了院子,便见几个姑娘正在院子里叽叽喳喳地问东问西。

    “先生,你真是好本事!”

    “先生,这个‘五禽戏’真的可以强身健体吗?可不可再给我们示范一下啊!”

    华英雄身处百花丛中,飘飘然分不清东南西北。

    他一身布袍,乍看去倒也有几分仙风道骨,只见他比手划脚一番,倒真有几分似模似样。

    “五禽,分别为虎、鹿、熊、猿、鸟,模仿这五种动物的动作、形态和神态,便可以舒展筋骨,畅通经脉!”华英雄煞有介事地说着,引来一众姑娘的崇拜目光。

    华英雄回头看到我,笑了笑,停了下来,“今日便到此为止,在下有客来访。”

    等姑娘们都离开了,华英雄走到我面前,“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包子他……看到《三国志》了。”我开口,感觉遍体发寒。

    华英雄看了我半晌,叹了一口气,将我拉进屋里。

    我这才发现自己在微微发抖。

    摁着我坐下,华英雄倒了杯茶给我。

    我捧着茶杯,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历史上冲儿是病死的,可是现实和历史不一样,而且还有你在啊,你医术那么好,包子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我仰头看他,仿佛在寻求一个保证。

    华英雄看着我,没有回答。

    “为什么不回答我?明明是你告诉我的,包子是我的家人,永远也不会遗弃我,永远也不会离开我的啊!”我有些尖锐地开口,声音大到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建安十三年,是一个多事之秋啊。”华英雄开口,声音里竟是带了意味不明的萧索。

    看着他难得正经的模样,我呆呆地一时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华英雄忽然笑了起来,抬手拍了我的脑袋一下,“有我在,你怕什么。”

    “真的?”我急于寻求一个保证。

    “真的。”华英雄保证。

    我这才稍稍安下心来。

    “裴夫人!”正喝着茶,门外,忽然传来胭脂的声音。。

    我回头,便见胭脂急匆匆地跳下马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裴夫人,伏皇后……”胭脂犹豫了一下,道,“在马车上。”

    我讶然,伏皇后出宫来干什么?

    华英雄看了我一眼,扬声对着马车道,“皇后,如不嫌弃,草民的草庐可借您一用。”

    半晌,车帘缓缓掀开,伏皇后走下马车。

    一身极其简单的衣服,一如当初在她在市集假扮“卖身葬父”的装扮,只是几年未见,她也已出落得楚楚动人,窈窕有致。

    华英雄将我们领进屋中,看了我一眼,转身带上房门离开。

    屋中只剩我们两人。

    “我去相府找你时胭脂说你不在,我便让她带我来找你。”伏皇后看着我开口,打破了寂静。

    “找我干什么?”我问。

    “郭公子病重……”伏皇后垂下眼帘,道。

    半仙?

    我脑海里俘现出那一个牵着小毛的青衣男子,此次曹操率军攻打乌桓,他执意随军出征,我犹记得出征前,他说,“深感丞相大恩,虽死不能报万一……”

    “我送你出许昌去探望公子……好不好?”伏皇后看着我,道。

    我看了她半晌,忽然笑了起来,“你又想骗我?这一回,你们又有什么计谋?”

    “我没有骗你!”伏皇后抬头看向我,保证一般道。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我淡淡地看着她。

    “这一辈子,我最开心的,便是在宫外,在公子身边的时候。”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里有一抹极淡的温暖。

    “一辈子?”我嗤笑,她才多大,居然用一辈子来形容自己那般短暂的人生,只是随即笑意微微僵在嘴角,因为我忽然想起了眼前这个女子的宿命。

    历史上记载,她为了帮助刘协重掌大权,最终事败,被曹操灭族……

    “我送你出许昌去探望公子……好不好?”伏皇后看着我,眼里有着恳求。

    “还记得我跟你讲过‘狼来了’的故事吗?我不会再相信你。”

    “我收到消息,袁军残余势力远投沙漠,曹操引兵西击,郭公子不堪长途跋涉,身染重病,留在易州养病了!”伏皇后急切地道。

    “你的耳目倒不少。”我有些惊讶她居然会告诉我在曹操身边安插了耳目。

    “郭公子此次病得凶险,我送你去易州,好不好?”伏皇后满面的恳切。

    历史上,郭嘉的确是死于建安十二年……她没有骗我。

    “如果是团子,她一定不顾一切赶去易州。”我忽然开口。

    伏皇后微微一怔,随即笑得有些苦涩,“我也希望,我是团子……只是团子……”

    我看着她,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

    “只是,就算我是团子,我也一样会请求你去看公子最后一面……”伏皇后看着我,轻声道。

    “为什么?”

    “我从公子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你……”

    “他不是看我,或许……他只是从我的身上,看到了熟悉的影子”,我心里明白那一个女子在他心上划下的印迹。

    “我准备了马车在相府门口,有人会送你直赴易州。”

    没有再多说,伏皇后站起身,“我不能离宫太久。”

    我看着她走到门口。

    她的脚步微微顿了顿,“如果见到公子,请帮我告诉公子,即使团子骗了所有人,唯独对公子……”没有说完,她低头匆匆离开。

    低头的那一刹那,我看到有一颗晶莹的泪珠……坠落。

    明明知道那个人的生命即将消失,明明知道以后再也无法见到他,却是连见他最后一面都不能,该是怎么样的痛楚?

    爱上一个永远也不可能相守的人,便是注定孤寂……半仙如是,团子如是。

    我……如是吗?

    “她跟你说了什么?”华英雄推门进来,见我在发呆,推了推我。

    “她说,半仙在易州病重……”

    华英雄抿唇,没有开口。

    “你陪我去易州,好不好?”我站起身,拉住他的衣袖,“半仙的病……真的不能医好吗?”

    华英雄低头看我,“奉孝身体本就虚弱,却又精于谋算人心,都言智者不寿……不过,一切等看过他再说吧。”

    “你要一起去?!”

    “嗯。”华英雄一本正经地点头,“医者父母心,哪有见死不救之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