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5章路遇孔明(下)

章节字数:3430  更新时间:07-12-19 20:1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眨了眨眼睛,醉眼朦胧间,看到一双带笑的温和双眸,好熟悉……

    “孔明?”我抬手,又揉了揉眼睛,踉跄着站起身。

    “笑笑”,他看着我,微笑,似乎一点都不意外在这里遇见我一般。

    “哇!真的是孔明!”我一脸的他乡遇故知,东倒西歪地冲向他。

    孔明笑着上前扶住我,“怎么喝成这样?”

    “他!他灌我酒!”我转个身,指着华英雄,控诉。

    孔明看向华英雄,微微蹙眉。

    华英雄看向孔明,一脸的讶异,他快步走到我身边,推了推我,问:“喂,他真是孔明?诸葛孔明?”

    我得意地点头,笑得一脸的小人得志,“是啊,孔明!诸葛孔明!哇哈哈……如雷贯耳吧,我认识他哦……”

    华英雄看白痴一样看我,摇头叹息。

    孔明笑着看我,那样的表情仿佛我仍然是在个襄阳的小院里,在遍野如火的枫林间,从来没有离开过。

    酒家里重新又热闹了起来,各自斟酒吃菜。

    “来来来,相请不如偶遇,坐下一起吃吧。”我拉着孔明回座。

    孔明含笑看我一眼,随我入了座。

    “你是谁?”包子好奇地看向孔明。

    “在下诸葛孔明。”孔明居然对着包子抱了抱拳,煞有介事地自我介绍。

    “在下曹冲,字仓舒。”包子也一本正经地回礼,“我知道你,娘经常对我说起你。”

    “你娘?”孔明微微一怔。

    包子扭头指了指一脸无辜的我。

    孔明好奇地道,“你娘说在下何事?”

    “说鱼汤很好喝,梅子酒也很好喝”,包子笑了起来,“我在娘亲肚子里,也有份喝的。”

    孔明笑。

    “诸葛叔叔,娘还说你是机器猫!”曹包子语不惊人死不休,顺便将孔明升极为“诸葛叔叔”。

    “猫?为何说我是猫?”孔明波澜不惊地笑问。

    “机器猫是我娘故乡的猫,它有一只神奇的口袋,什么都能变出来!”包子凑到孔明身边,卖乖。

    “嗯……”孔明点头沉吟,复又笑着看向包子,“那让我猜猜,你想要什么呢?”

    包子嘿嘿地笑,“诸葛叔叔果然聪明。”

    孔明笑了起来,轻摇羽扇,“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一双鞋子。”

    “什么样的鞋子?”孔明故意又问。

    “给娘穿的鞋子。”包子看了看我脚上刚刚因为踩进污水而湿透了的鞋,道。

    我吸了吸鼻子,心里有了一阵暖流划过。

    “好。”孔明居然点头,一点都不怕会砸了机器猫的招牌。

    “骗小孩子是不道德的。”我摇头。

    孔明笑着,伸手,缓缓从袖中摸出一双崭新的鞋子。

    我大奇,“多年不见,功力见涨哇。”

    换上鞋,我对诸葛先生的敬仰便有如涛涛江水,连绵不绝了……因为这鞋子简直就像订做的一样,十分的舒适合脚。

    孔明仍是好脾气地笑。

    “我跟诸葛叔叔好投缘”,包子直套近乎,“我在娘亲肚子里的时候就见过你啊。”

    “是啊,好久不见。”孔明摇了摇羽扇,轻笑,眼睛却看向我。

    那一句“好久不见”让我心虚了起来,当初我莫明其妙地出现在他的生活之中,死皮赖脸地粘着他,把他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甚至捆缚了他的手脚,害他背上骂名,我这一身乌烟瘴气的偷儿,把好好的一汪清水搅得一池浑浊,在他身边白吃白喝了半年之久,结果最后连一句道别的话都没有,便避着他匆匆离开。的f8

    襄阳一别,便是时隔这么多年……

    我仍记得离开的那一天,那晨光中的小院,曾经温馨明媚得令我挪不动脚步。

    在那个小院里,我度过了最寒冷的冬天。

    最喜欢喝着浓郁的汤,坐在床上,开着窗户赏雪,而他,总是安静地坐在外屋看书,时不时拿些零嘴给我消遣。

    还有院子里的那几株红梅,在那雪落满天的时候,开得如火一般浓艳,美得令人惊心……

    那样的温暖,曾经给我一种错觉,仿佛那里……便是我的家,我的归宿。

    “若是下一次想走,记得告诉我,我会送你,这样,我也比较安心。”孔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讪笑着点头。

    “想不到,你竟是曹操的夫人。”

    我抬头看向他,发觉他那极轻的声音里,竟是带着喟叹。

    “曹操曾经来找过你。”孔明看着我道。

    我心虚地低头不语,我当然知道,我就是那一日离开的,还曾在路上打了个照面,危危险险地避开曹操,去了丹阳,结果没想到辛辛苦苦兜兜转转跑了一圈,还是回到起点,依然被曹操逮了个正着,最令我扼腕的还是……我居然自投罗网。

    一想到这个,我便想起周公瑾,恨得直磨牙……

    “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我小心翼翼地问。

    “他没有搜出夫人,自然便离去了。”

    我咧了咧嘴,借着一点酒意装傻陪笑。

    “我很喜欢诸葛叔叔啊!”包子极有眼见地凑上前,化解我的尴尬。

    孔明转身看他,笑着抬起羽扇轻轻拍了拍包子的脑袋,温润的眼里暖暖的。

    吃过东西,一直淅淅沥沥的雨竟然也停了,华英雄便花钱雇了几个人一起帮忙去推马车,包子坐不住,也屁颠屁颠地随着华英雄一起去看推车。

    于是我只剩下我和孔明。

    孔明安静地坐着,看着我,不言不语,一动不动,如老僧入定一般。

    “呵呵,我们还真是有缘啊,你在襄阳那么远,居然也能在这里遇见你。”我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拿起桌边的茶,喝了一口,解解酒,顺便打哈哈。

    “嗯。”孔明微笑。

    “你准备怎么回去?”我继续寻找话题。

    “雇一辆马车回去。”孔明微笑着答。

    “我要去易州。”

    “嗯。”孔明继续微笑。

    “我跟你提起过的,我有一个和你一样聪明,而且喜欢故弄玄虚的朋友,我要去看他。”我认命地继续没话找话说。

    “此人可是曹操的谋士郭奉孝?”孔明终于搭话。

    “你见过他?”我大奇。

    “没有”,孔明摇头,“据闻此人料事如神,是个鬼才。”

    我点头,继续喝茶。

    “只是……”孔明微微蹙眉,看我一眼。

    “怎么?”我疑惑地看他。

    “我近日夜观天象,此星不日即将殒落。”孔明有些担忧地看着我,道。

    “我知道”,我咬唇,侧头看向不远处,马车已经从淤泥里推了出来,“我就是为此才去易州看他的”。

    “我记得你眼我说过,他为了一个女子,病弱至此。”孔明忽然开口。

    “你也说过,情若能自控,便不能谓之为情了。”

    “情若能自控,便不能谓之为情……”孔明喃喃地重复自己曾经说过的话,竟是有一丝惘然,“当时终究是纸上谈兵,现如今哪能说得如此轻松自在。”

    “好生感概啊”,我贼贼地笑,“莫非孔明你……有了心上人?”

    孔明微怔,随即浅笑着看向我,“纵然我不认路,也断不可能从襄阳一路迷失到此处。”

    “哦?那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我好奇。

    孔明仍是笑,那笑却变成了苦笑。

    我仍是眨巴着眼睛,不解其中真意。

    “我就缠着你们冰清玉洁的先生,一辈子都缠着他,到死也缠着他,你们能耐我何。”孔明忽然开口,念道。

    喝了一口茶,我傻傻地眨了眨眼睛,这是那一日在枫林,被那一群村民气得发飙,我口不择言说出的话,当是为了这句话,我差点被村民群殴。没想到,居然被他听到了。

    “听到此话,我很开心。”孔明忽然道。

    “噗……”闻言,我一下子将口中的水全都喷了出来,呛得拼命地咳。

    孔明站起身,一边抬起袖子替我拭去嘴边的茶水,一边轻拍我的背,“慢点喝。”

    我闭了闭眼睛,这跟喝茶无关吧……

    “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来见你一面,或许以后,都不会再见了”,孔明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很是温和。

    我愣住,回头看他,“为什么?”

    “数月前,皇叔刘备来访,感其三顾茅庐之恩,我已许下诺言,助他谋定天下。”孔明道,清润的眼睛里多了些不一样的神采。

    刘备?那只大狐狸?他终于找到他的大智囊了……

    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应识其主而事之。

    我看着眼前的诸葛孔明,眉目朗朗,隆中对三分天下,他,终于登上了历史的舞台,从此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为刘备谋下三分之一的江山。

    “娘!车子可以动了!”包子一路小跑过来,道。

    “此次一别,恐是后会无期了”,孔明看着我,清润的眼里有淡淡的痛,“我会记得你的。”

    “若能再见,你记得我也好,若不能再见,便忘了吧”,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了郭嘉,记忆之于一个人的折磨,我胆颤心惊。

    “好。”孔明点头,微笑着答应。

    “以后自己小心,不要再迷路了……”

    “好。”

    “一路保重……”我张了张口,终只有四个字。

    “好。”

    “好什么好!”想起即将的离别,我终于没好气地道。

    “什么都好”,孔明依然好脾气地微笑。

    “你啊……真是个好好先生”,我终是失笑。

    “该出发了,也不知奉孝怎么样了”,华英雄也走了进来,道。

    我点点,站起身。

    之前他才说,下一次想走,记得告诉他,他会送我。

    想不到,下一次分别竟是这么快。

    “诸葛先生,后会有期。”华英雄抱了抱拳,倒也古意十足地道。

    “后会有期。”孔明也抱拳道。

    “诸葛叔叔再见。”曹冲也笑眯眯地道别。

    孔明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再见。”

    “我走了。”站在一旁,我看了孔明一眼,道。

    “嗯,一路小心”,孔明抬头看我,微笑,“像现在这样看着你走,我很安心。”

    我转身,拉着包子,跟着华英雄离开,留给他一个背影。

    坐在马车上,我拉开车帘,看向酒家的方向,那一个颀长的身影临风而立,目送我离开。

    很多年以后,我仍是记得今日。

    那一个男子,他有着能够看透世事的清润眼眸,他的眼里常常带着温温的悲悯……

    他说,情若能自控,便不能谓之为情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