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章遗计定辽东

章节字数:3405  更新时间:07-12-31 09: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曹操领军回到易州的时候,我正蹲在那颗开满了白色花朵的树下喂小毛。

    小毛怏怏地趴在树根下,不理我。

    我揪着它的长耳朵,手里拿着一根罗卜,塞到它嘴边。

    它晃了晃脑袋,居然无视我。

    “喂,民以食为天,你节哀顺便。”我拉着它的耳朵,循循善诱。

    它仍然耷拉着那颗驴脑袋,不理我。

    “莫非你想绝食殉主?”我斜睨它一眼,“拜托,人家绝食殉主的都是忠烈好马,你是头驴子耶!没事干什么学人家绝食……”

    “这样,以后你跟我混,我保证给你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

    “我保证不剃你的毛。”

    “我给你吃肉,怎么样?”

    “你再不吃东西,我就杀了你吃驴肉!有没有听过一道菜,叫做活叫驴……我把你送去春风得意楼,然后活生生从你身上剜下一块肉……听着你的惨叫,前厅的客人正美滋滋享用你那新鲜肥美的肉……真正是色香味俱全哇……”我阴森森地凑近小毛,“如果你喜欢,也可以尝尝自己的肉哦?”

    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诱之以利,再加威胁恐吓……

    小毛依然是有气无力地趴着,看都不看我……

    “爹爹!”包子从屋外飞扑出来。

    我转头,看到曹操正站在门口,一身戎装,看着我。

    我扶着树干站起身,脚有些麻。

    曹操抱起包子,看着我。

    “祭过奉孝了?”张了张口,第一话,竟然是这个。

    “嗯。”曹操点头。

    我回房取来郭嘉写的信,递给曹操,“他临终前写的,他说若按此计行事,辽东之事可定。”

    曹操放下包子,接过书简,“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恨不能看孟德兄成就大业之时。”

    曹操握拳,久久才松开。

    低头打开书简,曹操细细看过,半晌,紧紧握住书简,“知我者,莫过郭奉孝。”

    “相爷”,夏侯惇从屋外走了进来,抱拳禀道,“袁熙、袁尚溃逃,已投往辽东。”

    曹操点头。

    “辽东太守公孙康,一向不服于相爷,今袁熙、袁尚又去投靠,不如乘机一举攻下辽东,以绝后患。”夏侯惇又建议道。

    “此前远征,虽然侥幸得胜,但军困马乏,大家先休整一番吧。”曹操不紧不慢地开口。

    “可是若不趁此机会将袁军残余势力一举消灭,此战有何意义?”夏侯惇执意道。

    “元让无需担忧,数日之后,公孙康必然将袁熙、袁尚项上之人头送上。”曹操微微眯起眼睛。

    夏侯惇皱眉,随即看了我一眼,抱拳离去,摆明了不信曹操的话。

    我被他仅剩的一只眼睛盯得浑身发毛,他该不是认为我的到来消磨了曹操的斗志吧……

    我可不认为自己对曹操有那么大的影响力。

    “发什么呆呢?”曹操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回过神,见曹操正盯着我看。

    “啊!华叔叔说要教我辨识草药的!”包子忽然一惊一乍地说着,转身便跑,一边跑着,还回头冲着曹操眨了眨眼睛。

    曹操居然也眨了眨眼睛。

    我目瞪口呆,莫非这父子两个当我是瞎子?

    曹操极其自然地牵着我的手,回房。

    我被他拖着一路回到房中,他一身戎装,与平日有些不一样,我仿佛可以看到那戎装之上,还渗着无数的鲜血。

    回到房中,他松开我的手,倒头便躺在榻上,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

    我靠墙站着,感觉到他似乎疲惫至极,便静静的,没有开口。

    “奉孝一死,我便折了一臂。”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开口。

    我诧异地转身,他的眼睛仍是闭着。

    “此次远征沙漠,天气寒旱,二百里无水,粮草不足……”

    “我下令杀马为食,凿地三四十丈,方得水……”

    他闭着眼睛说着,声音淡淡的。

    想象着那样恶劣的环境,我缓缓走上前,坐在他身旁。

    他覆上我的手,猛地一拉,我一个不察,已经趴进他怀里。

    “喂!放开我。”我挣扎起来。

    他抱着我,不放手。

    我只得僵着身子,感觉颈边被他的胡渣刺得隐隐有些疼。

    “头好疼……”他的唇动了动,在我耳边轻喃。

    他的手箍着我的腰,我只能有些费力地直起身子,看他。

    他闭着眼,眉头皱得紧紧的。

    “放开我”,我道。

    他动也未动,完全无视我。

    “放开我,我帮你揉揉。”我低叹,又道。

    他的手微微松开了一些,我的眉毛抖了抖,这个家伙……

    起身替他脱下战甲,我坐在榻上,轻轻替他揉着太阳穴,动作轻柔得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一直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他盯着我看。

    “回来能看见你,果然很好。”他轻轻开口。

    我磨牙,这个家伙只是为了回来能够看到我,就一意孤行地完全藐视我的意愿,将我强行留在身边?

    我正欲破口大骂,低头却发现他竟然枕着我的腿睡着了,双眸微闭,呼吸均匀。

    都说曹操多疑,且为人狠毒,那一句“宁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令人心生寒意。

    只是此时,看着他睡着的模样,我微微有些恍惚。

    不自觉地抬手,轻轻划过他的眉眼,他动了动,我吓了一跳,忙欲抽回手离开,他却捉住我的手,握在掌中,放在胸口。

    他没有睁开眼,继续睡。

    他果真是累了。

    门口微微一阵响动,我抬头,见昭儿也是一身戎装,风尘仆仆地站在门口,显然是听到我在易州,匆匆从营中赶来的,只是他原本欣喜的神情在见到睡在我怀中的曹操时,微微僵住。

    “昭儿?”我笑着刚要起身,却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

    昭儿抿了抿唇,转身离开。

    我无奈地低头看了看睡得安然的曹操,叹息。

    曹操屯兵易州,按兵不动,果然未征辽东。

    夏侯惇、张辽等人皆劝之,唯恐荆州刘表生异心,若不征辽东,应速返许都。

    曹操吩咐传令下去,只待袁熙、袁尚二人颈上人头一到,便即刻回兵许昌。

    一时军营之内,流言纷纷,自古哪有不攻自破之理,皆暗笑曹操。

    结果不出十日,忽有人来报,称辽东太守公孙康派遣使者来求见。

    接到消息的时候,曹操正在教包子舞剑。

    使者带来一个大匣子,里面并排放着两颗人头,正是袁熙和袁尚。

    曹操欣受之,并重赏来使,封公孙康为襄平侯、左将军,于是皆大欢喜。

    众官员皆讶然。

    曹操一脚踢飞那木匣,看着匣内滚冬瓜似的滚出两颗人头,仰天大笑,“果然不了奉孝所料!”

    只是不知为何,我竟是从那笑里听出了悲怆。

    众官员皆不解其意。

    曹操从怀里取了郭嘉临终前写的书简,递给众人。

    那书简之上,犹有一抹暗红的血渍,是那一日郭嘉伏案而书,口中吐出的血。

    众人细细念来,“今闻袁熙、袁尚往投辽东,明公切不可加兵。公孙康久畏袁氏吞并,二袁往投必疑。若以兵击之,必并力迎敌,急不可下;若缓之,公孙康、袁氏必自相图,其势然也。”(出自《三国演义》)

    我忽然想起那一日,那一个病弱的谋士,他虽然卧于病榻之上,无力随军远征,但他却始终冷静地纵观全局,冷静地谋划一切。

    袁绍在时,曾有吞并辽东之意,如今袁绍已死,袁熙、袁尚兵败,只能投靠辽东,但辽东太守公孙康必疑其有鸠夺鹊巢之意,欲杀之而后快,但若此时曹操举兵攻打辽东,公孙康便没有选择,只能与袁军合力对抗曹操,届时,即使曹军获胜,也必然有所损伤。但若曹操按兵不动,公孙康没有后顾之忧,自然便会先除二袁,将首级献于曹操。一来可除却心头之患,二来也可取信于曹操。

    那双明澈的眼睛,看透了一切。

    此次一战,曹操大破乌桓,消灭了袁氏的残余势力,统一了北方。

    只是,那一个病弱的谋士,那一袭青衫的男子,却未能亲眼见证这一切。

    得了二袁的首级,曹操领着一众官员设祭于郭嘉灵前。

    “军祭酒郭嘉,自从征伐,十有一年。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不幸短命,事业未终。追思嘉勋,实不可忘。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出自《三国志》)

    漫天白幡,几柱清香。

    谥曰贞侯。

    次日,曹操便准备领兵返回许昌,一路遣人扶郭嘉灵柩同回许昌安葬。

    如此,也算同去同归了?

    大军齐备,准备出发了。

    “夏侯叔叔,你的马好漂亮!”包子跟着夏侯惇,拍马屁。

    夏侯惇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便翻身上马。

    “夏侯叔叔,你的马好威风!”包子仰头看着夏侯惇,一脸的崇拜。

    夏侯惇被包子看得有些坐不住了,俯身看他,“你有何事?”

    “夏侯叔叔,你带我骑马好不好?”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还闪着光,包子满脸的期盼。

    “不行,请公子和夫人坐马车。”夏侯惇摇头,冷声道。

    包子一脸落寞地看着夏侯惇,一脸的可怜兮兮,仿佛被人遗弃的小狗,就差一条尾巴摇啊摇了。

    夏侯惇和他对视半晌,脸开始抽搐。

    我坐在马车内,从车窗里看包子缠着独眼的夏侯惇,坏心地窃窃笑。

    “起程!”有人大吼一声。

    包子毫不妥协地依然可怜兮兮地望着夏侯惇,于是,夏侯惇妥协了,伸手将包子拎上马。

    包子欢呼一声,赶紧拍马屁,“夏侯叔叔最好啦!”

    夏侯惇脸上微微一红,赶紧一夹马腹,随军前行。

    我笑着靠着垫子坐好,随即看向骑马护在马车旁的昭儿,他这些天一直很忙,忙到都没有跟我说话。

    华英雄也骑着马,远远地随军而行。

    我只能依稀看到他的身影,来时,我们曾同车而行,只是此时,他却是又刻意避开我。

    我想到他曾说过的避嫌。

    在郭嘉的灵柩旁边,有一辆小小的推车,车上放着一个小木棺。

    那小木棺里躺着的,是小毛。

    那头没毛的小怪驴……

    它是活活饿死的。

    很难想象,对不对?

    那样贪吃的小毛,居然会饿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