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1章包子无敌(上)

章节字数:2530  更新时间:08-01-04 10: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到许昌,我破天荒地主动恳求曹操带我进了一回宫。

    伏皇后见到我,有些惊讶。

    “很难想象,你会主动来见我。”遣退了一旁的宫人侍卫,伏皇后微笑着看我。

    “奉孝死了。”看着她的微笑,我缓缓开口。

    “我知道。”微微垂下眼帘,伏皇后浅浅的笑。只是那一抹浅笑却遮掩不了眼中闪烁的泪光。

    “他有话要我带给你。”

    闻言,伏皇后抬眼看我,“他说什么?”

    那样的急切,她的眼中含着盈盈的泪光,丝毫没有注意自己的失态,甚至忘了维持她的皇家威仪。

    “他说,请你不要再对曹操有诛杀之念”,我轻声开口。

    闻言,伏皇后的眼睛略略有些黯然。

    “……否则,你会有危险。”我接着道。

    那一抹黯然立刻消失不见,伏皇后的眼睛里涌出泪来,她抓住我的手,“他在担心我?他关心我?是不是?”

    她指甲刺入我的手心,有些疼,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容颜,我点头,“是。”

    松开我,她缓缓滑坐于地,掩面哭泣。

    “我从小生于官宦之家,家教严苛,从未有人如公子这般关心于我……”

    “他说,你太过善良,不是曹操的对手,成大业者,需有一副冷硬的心肠,你的心肠不够狠,你将他病重之事告诉我,连累你潜伏于军中十九名探子人头落地……”

    伏皇后坐在地上,流着泪看我,“他还说什么了?”

    “他很担心你,他说……你是个好孩子,还有……”我弯腰扶起她,“你做的菜很好吃。”

    她站起身,抚去眼泪,“谢谢你来告诉我。”

    站起身,她便又是那个深宫中的女子,那个陪伴在皇帝身边,为他谋划算计的伏皇后。

    “只可惜,这是我的宿命。”她浅浅地笑。

    连伤心哭泣,都不被允许。

    走出皇宫的时候,曹操正在宫外等我。

    明媚的阳光下,那骑在马上一袭紫袍的男子,竟有着君临天下的风范。

    “都说好了?”见我走出宫门,曹操策马上前。

    我点头,让他拉着我上马。

    回到相府的时候,相府外正热闹着,围了一群人。

    曹操扶我下了马,我忙探头去看,包子?

    我惊讶地看着包子正在府门口盘着腿,席地而坐,正专心致志地下棋,他对面,是一个比他稍稍大些的少年,眉目清秀,也正皱眉苦思。

    包子会下棋?我为什么不知道?

    这小家伙挺厉害啊。

    “你看谁会赢?”旁边,围观的人窃窃私语。

    “一定是周不疑啦,他从小便是出了名的神童!”

    “非也,你们可知那个娃娃是谁?”有人故作深沉地指向包子。

    我大奇,莫非包子很有名?

    “他是谁?”我凑上前,好奇地问。

    曹操见我往人群里钻,一脸的哭笑不得。

    “他乃当朝丞相大人的公子,曹冲是也!”那人看我一眼,将我归类为路人甲,尽责地为我解惑。

    那人一脸期待地看着我,期待着我恍然大悟,然后感叹自己有眼不识曹冲。

    “曹冲?”,我一脸的茫茫然,莫非我儿子真的已经有名到了必须妇孺皆知的地步?

    “你是外乡人吧”,那人一脸鄙夷地看我一眼,将我归类为外乡来的土包子,“曹冲公子我们许昌谁人不知,他三岁能文,六岁能武,连朝廷大官都解决不了的难题,他眨眨眼睛就解决了,你知道大象吗?长鼻子的!有一幢房子那么大……”那人神秘兮兮地说着,比了大大的一圈,“可是我们曹公子能够不废吹灰之力便量出它的重量!”

    我眨了眨眼睛,他说的是我儿子吗?

    我儿子有那么神奇?

    “曹冲公子不但从小聪慧,而且为人仁厚,上回东街的李老伯被人冤枉说偷了西街卖油饼的王大武的钱币,结果曹冲公子出面把李老伯和王大武的钱币分别放进水里,王大武的钱上有油浮上水面,李老伯的钱就没有没飘出油来,当场就替李老伯洗刷了冤屈哇……”那人说得唾沫横飞,欲罢不能。

    “是啊是啊,曹冲公子可厉害了!”一旁有人上前来表示赞同,“我看这盘棋曹冲公子一准会赢!”

    我下意识地扭头看曹操,他正微笑着笑着包子,眼里有着赞赏,我冷不丁想起曹丕寒冷刺骨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真不知曹冲公子的娘亲是个怎么样的人……”

    “是啊,能够生出如此聪慧又清秀的孩子,一定才貌兼备,贤良淑德……”

    我有点汗颜。

    “我赢了我赢了!我赢了!”包子忽然跳了进来,欢呼雀跃。

    对面那少年也站起身,摇头轻叹,“好吧,我输了,虽然只差了一步。”

    “此言差矣,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包子摇头晃脑地道。

    “愿赌服输,从现在开始,我便是你的谋士了。”那少年整了整衣冠,颇有些风度。

    谋士?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那小不点居然收了谋士?

    “我不要谋士,我只要朋友。”包子挨着那少年,笑得天使一样。

    那少年微微一愣。

    “你好,我叫曹冲,字仓舒。”包子有模有样地抱拳道。

    “在下荆州周不疑,字元直。”那叫周不疑的少年也点头抱拳,“今日此局,输于公子,周不疑愿投入公子门下,终身效命”,周不疑朗声道。

    “元直,你叫我仓舒就好了”,包子笑眯眯去拉他的手,“我们做朋友嘛。”

    我嘴角抽搐着,看他卖乖。

    “包子……”我磨着牙,开口。

    包子扭头看到我,“吱溜”一下躲到周不疑身后去了。

    我大步走上前,双手叉腰,“包子你给我出来!”

    “这位夫人……”周不疑护着包子,出口阻拦。

    我哭笑不得。

    “包子,你再不出来,我就拿你的吱吱去喂猫!顺便把长鼻子送去春风得意楼做大餐!”

    包子忙怯怯地露出半张脸,随即又磨磨蹭蹭地从周不疑身后走了出来,“娘……”

    那一声“娘”,让我暗爽于心。

    周不疑愣住。

    周围的人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

    终于见到他们心目中曹冲公子的娘亲了……可是看他们的表情实在很令人心酸……

    “回去了。”我伸手拉过他,头也不回地回府。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包子在外处事如此张扬,并且广有民心,万一遭人嫉恨,岂不身陷险境。

    想起历史上曹植那首著名的《七步诗》,我岂能不提防。

    一路拉着包子回府,进了门才发现,周不疑竟然一直跟着。

    “我家包子年纪尚小,不懂事,刚刚的棋盘赌局你可看作游戏一场。”我站定,看向周不疑,笑得一脸善良。

    “愿赌服输,我周不疑岂是赖皮之徒。”周不疑毅然摇头。

    这孩子……

    “娘……”包子拉了拉我的衣袖,“让元直留下嘛……”

    我斜睨他一眼。

    包子拉着我弯下腰,掂着脚尖,勾着我的脖子,“妈妈,让元直留下,我就不告诉老爸你偷偷把珠宝藏在床底下……”他压低声音,跟我咬耳朵。

    我磨牙,扬起手就去拍他欠扁的屁屁。

    包子“咯咯”笑着,转身拉了周不疑便跑,“我娘答应让你留下啦!”

    我气得站在原地吹胡子瞪眼睛。

    “我才不怕曹孟德,不就是在床底下藏了珠宝嘛!我怕过谁啊!”我气得扯着嗓子大吼。

    “夫人为何宁可将珠宝藏在床下,也不佩在身上?”耳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大白天的,艳阳高照,我却打了个寒颤,石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