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章司马昭认父(下)

章节字数:3976  更新时间:08-01-16 21: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谁打的我儿子!”杜夫人怒气冲冲地兴师问罪。

    “出去。”我站起身,道。

    “你!”杜夫人气得直发抖。

    “出去。”我皱眉,本就很糟的心情愈发的糟透了。

    “你这不知廉耻的女人,打伤了我儿子,居然还敢如此理直气壮!”杜夫人破口大骂。

    “我为何不打别人,偏打你儿子?”我咧了咧嘴,笑得有些无赖。

    “你!”

    “不用感谢我替你教训儿子,我只是要教他明白众生平等的道理,不要仗着自己有个厉害的爹就到处胡作非为。”

    “娘,你们在吵什么?”是包子的声音。

    我回头,看包子和周不疑不知何时来的,正站在门口。

    “众生平等?”杜夫人冷笑,“你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种打伤相爷的骨肉,我倒要相爷还我一个公道!”

    “杜夫人……”还没等我开口,包子忽然走上前拉了拉她的袖子。

    杜夫人低头,正欲开口,忽然猛地瞪大眼睛,惊恐地瞪着包子。

    包子的袖口里正有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在探头探脑。

    我暗笑,那是包子的宠物吱吱。

    “你你……”杜夫人颤抖着抬起纤纤玉手,指着包子,吓得语无伦次。

    “你说这个?”包子将那毛绒绒的小东西从袖子里掏了出来,捧在手心里,递到杜夫人面前,“来……吱吱,见过杜夫人……跟杜夫人请安……”包子拉长了声音,笑得像个天使。

    “啊!老鼠……”杜夫人终于崩溃了,她尖叫一声,将包子推倒在地。

    “啊……”包子大叫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

    我心里一疼,忙上前去拉他。

    包子却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低头将眼睛揉得红红的,“呜呜……爹爹……呜呜……”

    杜夫人傻眼。

    “呜呜……娘,她打我……她居然忍心打我……我那么可爱……我那么可爱……呜呜……”包子趴在我怀里,泪眼汪汪地控诉。

    我暗暗掐了他的小屁屁一下,警告他不要演得太过火。

    “我没有打你,分明是你自己摔倒的!”杜夫人气得跺脚。

    “娘说,做错事就要承认,推卸责任是无耻的行为。”包子眨了眨泪眼汪汪的眼睛,一本正经地开口。

    杜夫人的脸都绿了。

    包子自己从地上爬起来,低头拍拍衣摆上的灰尘,然后走以杜夫人跟前,“可是娘也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要以己度人,先反省自己的错误,是冲儿不对,明知道杜夫人害怕吱吱,还让吱吱出来打招呼”,包子仰头脑袋,看着杜夫人道,“爹也说,成大事者,需有广阔的胸襟,容人的气度”,包子背着小手,缓缓踱到曹林面前,看着比他高出一个头的曹操,“兄长,你说对吗?”

    之前面对昭儿嚣张不已的曹林居然耷拉着脸袋,仿佛霜打的茄子。

    杜夫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相府之中,谁不想自己的儿子能够被曹操青睐,包子那小狐狸正好戳中了杜夫人的软肋,如此软弱的人,曹操又怎么可能青眼相待。

    好一只小狐狸!

    包子转个身,对我咧嘴一笑,一口小白牙嚣张极了。

    “发生什么事了?”曹操的声音忽然响起。

    曹操站在门口,身后跟着杜夫人的婢女。

    杜夫人此时却是讷讷的说不出话来。

    “林儿头上怎么了?”曹操看向曹林额角的一片红肿,道。

    杜夫人张了张口,又看向包子,想来原是打算告我一状,不料半路杀出包子那个小狐狸,一时倒显得有些理亏了。

    “爹爹,兄长和小舅舅切搓时不小心受了伤,杜夫人听说小舅舅原就有伤在身,便来探望。”包子走到曹操身边,笑眯眯地道。

    “可是如此?”曹操看向杜夫人。

    杜夫人忙点头称是,带了曹林悻悻地离去。

    杜夫人离开之后,屋子里又安静了下来,曹操转头看向包子,微微扬眉,包子被盯得有些心虚,“嘿嘿”地笑了两声。

    “公子,我们该去学堂了。”站在一旁的周不疑不动声色地开口。

    “呀呀,若是迟了先生又该吹胡子瞪眼睛了!”包子一脸怕怕地说着,忙向曹操告了辞,和周不疑一起溜之大吉。

    “林儿头上是你伤的?”见包子没义气地溜之大吉,曹操好笑地看我,他自然是心里明如镜的。

    “是我。”昭儿抬头道。

    “哦?”曹操扬眉。

    “是我替你教训儿子。”我横了昭儿一眼,拉他坐下。

    昭儿只得乖乖坐下。

    “夫人倒是理直气壮。”曹操看着我,开口。

    “昭儿身负重伤,你那宝贝儿子却是落井下石,难道不该教训?”我果然是理直气壮。

    “嗯,是该教训。”

    出乎我意料之外,曹操居然点头。

    “打也打了,我看林儿额上的伤得养一阵子,你可曾消了气?”曹操又道。

    “果然舒服很多。”我有些恶劣地咧嘴笑道。

    嘱咐昭儿好好休息,我便和曹操离开了昭儿的房间,我有些事情想问曹操。

    “夫人想问昭儿身上的伤从何而来?”站在走廊边,还未等我开口,曹操倒是先发制人。

    想起刚刚看到昭儿身上那触目惊心的伤口,我便忍不住的皱眉,“嗯。”

    “战场之上,刀箭无眼。”曹操淡淡地道。

    “可是他还只是个孩子。”

    “你以为战场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曹操看着我,眼里没有一丝温度,“上战场是他自己的选择。”

    “可是……”我垂下眼帘,明知道曹操说的没错,可是我仍然无法接受。

    “我也很惊讶,不过昭儿是个不错的帮手”,曹操忽然道,语气里竟是带了三分赞赏的,“几次征战,他前后共斩杀三百多人,仓亭之战时,还曾砍下过一个袁军将领的首级。”

    我缓缓瞪大眼睛,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么乖的昭儿……竟然……

    有些恍惚的回到同梦阁,我仍是回不过神来。

    用了晚膳,包子和周不疑都睡下了,我却仍是坐着发呆。

    “裴夫人,天色晚了。”胭脂上前拨了拨有些暗淡的烛火,道。

    “你先去睡吧,我不困。”

    胭脂在我对面坐下,静了一会儿,忽然道,“夫人,小公子他……”

    “嗯?什么?”我抬头看她。

    “昨天我出府时,听军营里的六子说,小公子他……”

    “怎么?”

    “六子说,他从未见过有人像小公子这般,上阵杀敌全然是不顾性命的砍法”,胭脂顿了顿,又道,“像上回在仓亭,还有在沙漠与袁军的那一战,小公子策马深入敌营,若那支箭再射偏一点……恐怕小公子就回不来了……”

    我点了点头,“嗯,你去睡吧,我再坐一会儿。”

    坐了好久,直到烛火有些暗了,我才站起身,准备躺下睡觉。刚站起身,我便注意到门外有一个人影。

    上前开了门,却发现昭儿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听到开门声,昭儿回头,见是我,忙有些无措地站起身。

    “进来吧,外面冷。”

    昭儿低头走进屋。

    我左看右看,眼前这个低着头的少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浴血沙场的样子。

    “伤口还痛不痛?”见他一直低头站着,我暗叹,开口问道。

    “一点都不痛”,昭儿忙抬头,张口便道,见我一脸的不信,又低低地加了一句,“真的。”

    “昭儿,还记得你自己说的话吗?”我忽然一本正经地道。

    “什么?”眨了眨眼睛,昭儿问。

    “你说,你是我的。”

    昭儿竟然微微红了脸,点头,“嗯。”

    “既然是我的,你就应当替我保护好自己”,我拧眉道。

    昭儿怔怔地看着我,烛光下,未脱稚气的轮廓愈发的漂亮,“我以为……姐姐不要昭儿了。”

    我抬手便赏给他一个爆栗,“胡思乱想什么!”随即想到那一日在易州,昭儿站在门外离去的身影。

    “我怕变成姐姐的包袱,我怕姐姐会嫌我碍事……”,昭儿低低地说着,随即又上前一步,拉着我的衣袖,“昭儿一定会变成一个大人物,昭儿一定可以保护好姐姐的!”

    我有些发怔,他不顾性命地上阵厮杀,只是为了这个?

    “昭儿,想要保护我,你必须先保护自己,否则,姐姐万一被欺负,昭儿又不在,该如何是好呢?”知道他是榆木脑袋,固执得很,根本说不通,我干脆换个说法道。

    昭儿忙重重地点头,“嗯。”

    我失笑。

    几日后,相府里来了一个客人,司马懿。

    传闻南阳太守杨俊素以知人善任著称,在司马懿二十岁前曾见过杨俊,杨俊断言其非寻常之辈,建安六年时曹操曾经派人召其入府任职,但司马懿见汉朝国运日衰,便装病推辞。

    曹操一向求贤若渴,当然不会放过此等名士,故而再次邀其入府。

    本来此事与我无关,可是相府之内忽然流传开来一个极其震憾的消息,说昭儿是司马懿从小遗失在外的亲生儿子!

    刚听到胭脂将这个八卦转述给我听的时候,我还如坠云里雾里,随即我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一个惊人的巧合,历史之上,司马懿的确有一个叫做司马昭的儿子!

    还未将这个消息消化完整,曹操便遣人来传我去前厅。

    随着那引路的侍女一路去到前厅的时候,便见到曹操正坐在首位,在他的左侧坐着一个老者,十分普通和蔼的模样,走在路上绝对就是一个路人甲,莫非他就是传说中的司马懿?

    昭儿正坐在他旁边,见我进来时,站了起来。

    “夫人,来见过司马先生。”曹操笑道。

    我看了曹操一眼,乖乖地颔首,“司马先生。”

    当众拂这只大狐狸的面子,我不是不敢。

    “见过夫人”,司马懿站了起来,“你便是子上说的姐姐?”

    “子上?”我一直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儿的字。”司马懿笑着看向站在一旁的昭儿。

    昭儿看着我,没有开口。

    我一时有些恍惚,昭儿原本不叫司马昭,他是我在许昌捡到的小乞儿,由水镜先生改名为司马昭的,怎么会那么巧便是司马懿的儿子?那风月楼的回风,还有那个老乞儿又是谁?

    “子上劳烦夫人照顾了。”司马懿抱拳笑道,十分和蔼的模样。

    “你说……昭儿是你的儿子?”我终于回过神,不敢置信地道。

    “嗯,子上正是老夫失散多年的幼子。”司马懿点头。

    “夫人,司马先生与爱子失散多年,如今总算团聚,也算你一份功劳。”曹操忽然笑道。

    我疑惑地看向昭儿。

    “姐姐待我极好的。”昭儿看着司马懿,道。

    司马懿点了点头。

    “子上,刚刚与司马先生相认,不该如此生疏啊”,曹操又道。

    司马懿看着昭儿,眼里有着期盼。

    昭儿微微低头,张了张口,低唤:“爹。”

    司马懿面露喜色,握着昭儿的手微微颤抖。

    “老朽深感相爷大恩,必为相爷效犬马之劳。”

    曹操点头微笑。

    我看了看昭儿,又看了看曹操,忽然有些明白了。

    “司马懿真是你爹?”将昭儿拉到僻静无人处,我问。

    昭儿微微低头,不语。

    “曹操为了留住司马懿,让你冒充司马懿的儿子?”我又问。

    “不是”,昭儿终于抬头,“司马懿进府时一见我便十分激动,连连说我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于是我便将错就错了。”

    “他凭什么认定你是他儿子?”我微微皱眉,司马懿又岂是胡涂人?

    昭儿微微侧头,我这才发现他的左边颈上有一块铜钱大小的胎记。

    “这么巧?你怎么会有这胎记?”我讶然。

    “不是胎记,小时候被烫伤的。”昭儿如实答道,随即又看向我,“姐姐,总有一日,昭儿一定能够亲手带你离开这丞相府。”

    我这才发现昭儿的心思已经十分的深沉了,他冒认司马懿的儿子,不仅仅是为了帮助曹操留下这个人才,更是为巩固自己的力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