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 英雄救美(上)

章节字数:4136  更新时间:08-06-03 21: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自从昭儿由一个来历不明的孤儿一跃成为司马懿的公子之后,相府之内的人便立刻变得客气起来,前前后后都称呼一声“司马公子”。

    而我的同梦阁突然之间也变得门庭若市起来,原来平静安宁的生活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具体症状表现为:一、众夫人三五不时地来窜窜门,唠唠嗑;二、不时有官员透过各种渠道送上各种罕见的礼物;三、各种于我不利的谣言和诽谤一夕之间全都自动消音。

    诸如此类等等。

    究其原因,不仅仅因为我是司马公子的姐姐,听胭脂传来的小道消息,我这是母凭子贵,因为曹操已经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夸耀包子,有让他继嗣的意思。

    我这些天自然是被夫人们众星捧月,自古以来,雪中送炭者甚少,锦上添花者却是从来都不缺的,因此见面无不对我逢迎拍马,将我夸得已经类似于“此物只因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的境界了,另一方向,各方官员的礼物我也收得手软。不过,若是我能逃跑成功,这些东西绝对够我和包子花到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而我,已经不堪其扰,让胭脂关了同梦阁的大门,来客一率不见,礼物一概退回。

    这些忽然加诸在包子身上的荣耀让我不安,总觉得一切都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妈妈,你在担心什么?”轻轻趴在我的背上,包子附在我耳边,问。

    我回头看他,捏了捏他肉嘟嘟仍有些婴儿肥的脸颊,没有开口。

    “妈妈”,包子靠着我,双手勾着我的脖子,捏着我的脸,“如果有一天,冲儿会死……”

    我蓦然推开他,“胡说什么?!”我惊叫,声音大得连自己都讶异。

    包子呆呆地看着我,又腻上前来,笑嘻嘻地抱着我,“妈妈,你要温柔一点……”

    建安十三年七月,曹操亲率十余万大军南征刘表,欲夺荆州,昭儿自请随军出征。

    闷热的天气,阴沉沉的,天上却又没有半点雨星子落下来。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直奔同梦阁。

    有人扣门。

    胭脂起身去开门,站在门口一个少年,却是曹植。

    “子建?”我见胭脂将他让进屋里,有些惊讶,平日与他几乎都没有什么往来的。

    “环夫人,嫂嫂让我来告诉你,即刻带冲儿离府。”曹植微微有些喘息,显然赶得很急。

    “嫂嫂?是宓儿吗?”我心里微微一惊。

    曹植点头,“嫂嫂说,请夫人保护好冲儿,子桓他……”

    见曹植欲言又止,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莫非甄宓发现曹丕要对包子下手了?包子继嗣的呼声如此之高,曹丕又岂能善罢甘休!如今曹操南征,他留守许昌,不趁此机会铲除自己的眼中钉,更待可时?

    “帮我谢谢宓儿。”

    “还有……不要相信府里的任何人……”曹植咬了咬牙,又嘱咐。

    “谢谢。”我点头。

    看曹植离开,我便立刻让胭脂收拾行李。

    天空响起了闷雷,空气压抑得喘不过气来,一阵暴雨即将来临,我出门去府中的教书先生那里接包子。

    “胭脂,若我一个时辰还没有回来,你就带着行李去南门等我。”临走,我想了想,嘱咐。

    胭脂点头,笑道,“这相府不是长久之地,夫人兼职也倒罢了,果然还是春风得意楼好些。”

    我也笑,“好,就回春风得意楼。”

    出了同梦阁,便迎面碰上何宴。

    依然是那一身锦绣华丽的衣袍,黑发高高梳起,那一个少年,目不斜视地从我面前走过,双手拢在袖中。

    “别回头,你直接从西门出府,那里有马车会直接送你离开许昌,冲儿在马车上等你。”错身而过的瞬间,何宴低声开口。

    我微微一怔,随即僵直了身子往西门而去,不敢作半刻停留。

    一路尽量不动声色地往西门走,出了西门,果然有一辆马车停在门外。

    “环夫人?”见我出来,那车夫问。

    我点头。

    车夫掀开车帘,包子和周不疑都坐在车上。

    “妈妈?”包子的面色有些苍白。

    我忙上了马车,“谁带你们来这里的?”

    “不知道。”包子摇头。

    “不知道?”我诧异。

    “我和公子从学堂回同梦阁的途中被人捂住口鼻,后失去了知觉,醒来时便在这里了。”周不疑恭敬地道。

    会是谁?我微微拧眉。随即猫着腰起身,拿出藏在袖子中的瑞士刀,冷不丁地抵上了车夫的脖子。

    “停车。”我低喝。

    那车夫微微一惊,忙拉住缰强解释道,“环夫人,我是奉何宴公子之命在相府外接夫人离开许昌的。”

    “那这是什么?”我伸手自他面前一晃,我的掌心里放着一个小瓶子,那小瓶子在他鼻下一晃而过,那车夫便软软地瘫在马车上。

    那小瓶子里装的是曼陀罗花为主要成份的迷药,从华英雄那里讨来的。

    包子和周不疑都讶异地看向我。

    我没空跟他们解释,一手拉一个,将他们带下马车,直奔南门。

    “夫人。”胭脂驾的马车,正在南门等。

    “快上车。”我将包子和周不疑推上马车。

    “驾!”扬鞭一声低喝,马车轴“咕噜噜”地滚动起来。

    曹植嘱咐过的话我不敢忘,谁也不能相信,为了包子,我不能冒险。

    “妈妈,我们去哪儿?”包子眨了眨眼睛,疑惑。

    “记得妈妈说过的春风得意楼吗?”我笑道。

    “有好多美人姐姐,还有好多好吃的菜的春风得意楼?”包子兴奋地挨着我,道。

    我点头,“嗯,我们去春风得意楼。”

    包子仍是笑眯眯地看着我。

    “夫人,发生什么事了?”周不疑看出了端倪。

    “子桓哥哥要杀我。”包子笑着答。

    我惊讶地看着包子,笑眯眯的小包子,其实他心里什么都明白?

    “元直,若我死了,你可否帮我照顾妈妈?”包子忽然扭头看向元直。

    元直怔住,“公子?”

    我也怔住,他在说什么?

    “我们结拜过的,我娘便是你娘,所以若我死了,你就得照顾我娘。”包子笑得像是偷了腥的猫儿,十分无赖地道。

    周不疑看着包子,一脸费解。

    “我娘其实是个胆小鬼,她最怕别人丢下她了”,包子挨着周不疑,“所以我担心如果我死了,娘会恨死我……我们是结拜过的,所以我娘就是你娘……你要帮我陪着娘……一辈子……很久很久……”包子挨着周不疑,套近乎。

    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地看着包子,不明白他想干什么。

    头顶忽然一个响雷,暴雨便骤然而下,扫进马车里,我忙起身将车窗拉上,再回头看时,包子半个人都靠在周不疑身上了,虽然是撒娇的样子,可是他的脸色却苍白的可怕,额前渗满上汗珠。

    “包子,你怎么了?”我惊疑不定地将他拉进怀里,抚去他额上的冷汗,“告诉我,怎么了?”

    包子双手抱着我,埋进我怀里,不语,身子在微微的发颤。

    “包子,告诉我,你怎么了!”我的手不自觉地在发抖,我忽然意识到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肚子……有点痛。”包子嘟囔着。

    平时连扎破手指都会夸张地撒娇哀叫的包子……现在,他竟只说“有点痛”?

    周不疑忽然上前,仔细看过包子,惊叫,“夫人,公子中毒了!”

    中毒?!我脑中嗡嗡作响。

    包子埋在我怀里,没有吱声。

    “包子,包子”,我扶起他,连声叫唤,“你吃了什么?谁下的毒?是什么毒?快告诉我!”

    包子软软地靠在我怀里,意识似乎已经有些模糊了,“子桓哥哥要杀我……”

    “曹丕,曹丕他干了什么!”我的声音尖锐起来,“胭脂,调头回许昌!带我去找华英雄!”

    马车急急的调了头,我抱紧包子,“没事的,没事的,华叔叔医术那么好,一定可以救你。”

    “妈妈,我们回春风得意楼……”包子在我怀里的轻声呢喃。

    “好,我们解了毒就回去。”我应。

    “现在就回去,不能去许昌……子桓哥哥答应我,只要我吃了那药,就放妈妈离开的……”

    我脑中轰然一响,猛地低头看向包子,“你说什么?”

    “好苦……好苦的药……”包子意识越来越模糊,“包子好后悔……如果听妈妈的话,乖乖做妈妈的小包子……那我就不用离开妈妈了……”

    我吸了吸鼻子,红了眼眶,随即硬生生地将眼泪憋了回去,“没事,没事,我们去找华叔叔,他一定救你,他答应过妈妈会救你……”

    “如果我是包子……不是曹冲……如果一开始就跟妈妈回春风得意楼……包子就永远陪着妈妈了……”包子嘟囔着,神智不清,“包子不乖……帮着爸爸一起绑着妈妈……不让妈妈离开……”

    “别说了,别说了,我们找华叔叔去,华叔叔能救你……然后我们一起离开,我们和美人姐姐一起回春风得意楼……”我抱着包子,语无伦次。

    雷声隆隆,天仿佛破了一般,骤雨一路不曾停歇。

    “夫人,到了!”马车停了下来,胭脂掀开车帘,大雨扫了进来,我一把抱起包子,冲进华英雄的药庐。

    “华英雄!华英雄!”我扯着嗓子大叫。

    “华先生被抓进相府了。”一个怯怯的声音。

    我扭头,看到门口一个顶着斗笠的衣裳褴褛的小乞儿。

    他手中拿着一封信,“华先生说若是见到一个疯女人抱着一个孩子来找他,就把信交给她。”

    疯女人?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淋了一身的雨,满面狼狈,可不就是个疯女人?

    我抱着包子进了屋,打开信。

    是久违了的简体字。

    “笑笑,见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可能已经香消玉殒了……蓝颜薄命啊……前世种的因,后世结的果,我曾做过一个梦,佛说,我前世杀孽太重,罚我轮回受苦,我命中该有一劫,故而穿越,若我能救下三百人性命,便可得道,如今,我救下包子的性命,正好满三百人,我可是要得道成仙了,所以你千万不要哭鼻子。随信附赠药丸一枚,可解包子所中之毒。解毒之后,速速带包子离开,从此曹冲已死,你们需隐姓埋名,以逃开历史即定的命运。最后,本少爷十分严肃地告诉你,我也是名人,我这副身体也大有来头……我便是华佗!哈哈哈……有没有很震憾?有没有后悔没让我签名?我可是医生的祖师爷爷……”

    我一语不发,拆开附在信上的一只锦囊,将一枚莹白的药丸喂进包子口中。

    “裴夫人?”胭脂不解地看我。

    吃了药,包子一直颤抖的身子平静了些,沉沉地睡着了。

    我抱起包子,“走吧,立刻离开许昌。”

    “华先生他……”

    我微微握了握拳,抱着包子走出门去,大雨半刻未停。

    坐在马车内,我半垂着眼帘,不言不语。

    “建安十三年,是一个多事之秋……”

    “生老病死是人之长情,特别在这个时代……你要学习自己面对一切,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伤心难过也是于事无补。”

    华英雄的如此清晰的在耳边响起。

    原来……他是华佗……

    原来,他知道自己也必须死于建安十三年……

    改名换姓,就是为了逃脱历史的命运吧,我几乎可以想象当他穿越发现自己倒霉地穿越在一个死期已定的名人身上,该是怎么样的表情。

    他说他叫华英雄,他说他命中该有一劫,他说他要出家。

    若他出了家,或许便会没事吧。

    可是他没有……

    他为什么没有?

    我不敢想。

    “夫人!”胭脂的声音忽然响起。

    “怎么了?”

    “华先生……”胭脂的声音带了惊恐。

    我猛地掀开车帘,许昌的城门上,吊着一个人。

    华英雄?

    倾盆大雨之中,他垂着头,被吊在城门之上,遍体鳞伤,衣不蔽体……

    他是华英雄?

    他是那个臭美又自恋的华英雄?

    他是那个总喜欢和我抬杆又胆小怕死的华英雄?

    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只有他一人被孤单单吊在城楼之上……被大雨冲刷……

    忽然,大雨中,他仿佛感觉到我的视线,竟是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看向我。

    他的唇缓缓动了动。

    大雨滂沱间,我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我知道,他在说,“快走……”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