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 英雄救美(下)

章节字数:4345  更新时间:08-06-03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大雨滂沱间,我听不见他的声音,但我知道,他在说,“快走……”

    “胭脂,你带包子和元直先离开。”我咬牙,开口。

    “裴夫人……”胭脂眼眶红了。

    周不疑扶着包子,也看着我,“夫人……公子他醒来若看不见夫人……”

    “你们先回丹阳春风得意楼,在那里等我。”我头也不回地跳下马车,“帮我照顾包子。”

    看着马车远去,我回头看向吊在城门上的华英雄。

    他已经无力地垂下头去。

    我手脚并用地爬上城楼,大雨将我淋了个透,眼睛都睁不开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爬到华英雄身边,危危险险地站在城墙上,靠近他,去解那吊着他的绳子。

    “笨蛋快走……”他动了动唇,十分微弱的声音。

    “都什么时候了,还逞英雄!”我用力将他拉上城楼,掏出腰间的瑞士刀割断那绑着他的绳子。

    “蠢猪,我是诱饵……用来钓你这只蠢猪的诱饵……”华英雄气若游丝,偏偏却咬牙切齿地道。

    “我知道。”我用力割断那绳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试图扶他起来。

    “那你还来?”他无力地白了我一眼。

    “那你呢,明明知道自己的下场,放着好好的和尚不当,在这里这么凄惨地等死?”

    华英雄咳了一下,嘿嘿地笑,“我是英雄哇……从来没有这么过瘾地当一回英雄……可惜你不是美人,不然多好的一出英雄救美哇……”

    我白了他一眼,“省省你的嘴皮子,有力气留着逃跑吧”,我扶着他好不容易站起身,脚下一滑,又坐倒在地。

    “蠢才,你看我这半死不活的德行,救下来也废了,你自己走吧。”

    “不行,我裴笑是那么没义气的人嘛。”我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抬杆,“你是华佗嘛,医术那么高,可以救自己没问题的。”

    “你想走也来不及了……”华英雄哼哼。

    我下意识地抬头,看到一个戴着斗笠的蓝袍少年站在面前,眼中一片寒冷,他身后,跟着二十余名的带刀侍卫。

    “环夫人”,曹丕微微扬眉,眼中一片冰冷,“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你,真巧。”

    “你少装蒜!华英雄和你无冤无仇,你凭什么这么对他!”我跳起来大吼。

    “你身为相府的夫人,却和别的男子在此卿卿我我,只此一条,我便可送你们二人共赴黄泉,做一对苦命的鸳鸯。”曹丕冷笑。

    “少污蔑我……我的审美观可是很高的……”华英雄挣扎着站起来,满身都被雨水淋湿,落汤鸡一般,面色苍白似鬼,他趔趄了一下,扯了扯唇笑道。

    我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都什么时候了,还耍嘴皮子。

    “我对尊夫人倒有些兴趣”,华英雄咧了咧嘴,笑,“都说江南有二乔,河北甄宓俏,我真是好奇尊夫人是何等撩人的风情,让你甘愿娶回袁家妇?”

    我吓了一跳,忙掩住他的口,大丈夫能屈能伸,他不要命了,居然这么样来激怒曹丕。

    曹丕不怒反笑,“你想激怒我杀了你?你倒对环夫人情深意重呢”,说完,不再看我,转过身去,“将这对奸夫淫妇投入地牢。”

    “曹丕!你放我们离开,我保证从此不出现在许昌,不出现在曹操面前!”我忙对着他的背影大叫。

    吼完,心里竟有一些茫然若失,若是从此真的再也不能看到曹操……我会如何?习惯,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

    “我只相信死人不会说话。”曹丕的笑声夹着风雨传入我耳中,随即他转身看我,“真不知道你哪里好,貌不惊人,举止粗鄙,来历不明,还水性扬花,爹爹居然会如此看重你。”

    我的嘴角开始抽搐,我有如此一文不值吗?

    “是啊,你爹的品味比较独特……”华英雄咧着嘴笑。

    曹丕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华英雄一头栽倒在地。

    “华英雄!华英雄……”我大叫起来。

    阴暗潮湿的地牢,如豆的烛火,即使是七月,也依然阴森寒冷。

    华英雄靠墙半倚着,面色发白,在微微发抖。

    我将外衣脱下,拧干,替他擦去满身满脸的雨水,他的身上都是伤痕,血迹斑斑,显然被拷打过,本就一片褴褛的衣服被雨水淋湿,全都贴在身上,我干脆替他脱了,把我拧干的外衣披在他身上。

    “趁着我昏迷,你想干什么?”华英雄醒来的第一句话一如既往的欠扁。

    我瞪他,却是没有跟他顶嘴。

    “别忙了,反正我也快升天了。”华英雄拉住我的手,笑。

    “你在表演你的视死如归吗?”我冷哼。

    “是啊,演得好不好?”华英雄咧着嘴笑,却牵到嘴角的伤口,又倒吸了一口凉气。

    “演技这么烂,真不知道你怎么红的。”我白了他一眼,心里有些疼。

    “因为我帅啊。”华英雄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地道。

    “死到临头还耍嘴皮子。”我的声音微微有些哽咽。

    “别别……你可别哭……我最怕女人哭了……”华英雄一脸怕怕地开口。

    “我才不会为你哭。”我别过头。

    “那就好,那就好”,华英雄笑。

    “你身上的伤……”

    “曹丕那小子打的。”华英雄龇牙咧嘴,“那小子连神仙都敢打,等我以后回到天上,重新位列仙班的时候,看我不整死他……”

    “他要你说出包子的下落吗?”

    “嗯,曹操不在,相府他说了算,他威胁包子说只要包子一死,就放你离开,包子怕他下手杀你,不得已饮了毒药……”华英雄喘息了一阵,“但包子不能死在府中,不然他无法跟曹操交待,可能便故意放出消息要杀你和包子,然后放你们离开,曹丕那小子算准了你会来找我,就先将我抓入府中,断了包子的活路……”

    我微微打了个寒噤,如果毒辣的手笔,如此阴狠的布局,他倒真是将曹操的狠戾遗传了个十成十。

    “唉”,他夸张地叹息,“真是呜呼哀哉了……唉,早知今日避无可避,我便该仗着华佗的名声骗吃骗喝逍遥几年,枉当了这么多年的缩头乌龟,若是真正的华佗在天有灵,知道我占了他的躯壳还不敢亮出名号来,一定气得吐血……不过历史就是历史,那是宿命的结局,不论是哪个名字,结局都是一样……”

    “如果你不来管我的死活,好好的去当你的和尚,你都救了二百九十九条性命了,只差一道,便可得道……”我看着他,泪眼汪汪,“你说,你该不是爱上我了吧?”

    华英雄夸张地咳嗽,摇头叹息,“千万别污蔑我,我宁死也不会爱上你的……我宁可爱包子也不爱你……嘿嘿……”

    “你去死吧!”我绝倒,怒目圆瞪。

    “呵呵,快了快了,就快死了……”华英雄呵呵地笑。

    我怔了怔,眼泪便扑漱漱地掉了下来。

    “哭什么,哭什么……”华英雄摇头,一脸的大义凛然,“你看我,死到临头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多么伟大啊……”

    我看着他,哭笑不得。

    “喂喂,你可千万别哭了,我最怕女人的眼泪了!”华英雄又摆出一脸的小生怕怕。

    我看着他,不语。

    “嘿嘿,我看起来很英雄吧”,华英雄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笑。

    我从鼻子里哼了哼,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其实……”,华英雄龇牙咧嘴地道,“其实……我快痛死了……啊啊……好痛啊……”

    “哪里痛?哪里痛?”我忙手脚并用地爬上前,查看他的伤口。

    “嗯,全身都痛……”华英雄的脸色苍白得可怕,“我刚刚很英雄吧,演得很好吧……想当年,我可是VL当家小生,只要是我演的戏收视率一定飙高,哈哈……我演的英雄,那可是风磨万千少女……你啊,三生有幸,看到我最后的演出……”

    见他呼吸越来越弱,我心里慌乱起来,猛地爬起身来,踢打着牢门,大叫,“来人呐!快来人!救命啊……他快死了!求求你们……”

    门外几个狱卒看我一眼,啐了一声,“疯叫什么,关这里就是给你们等死的!”

    其中一个大板牙的狱卒忽然盯着我对一旁的狱卒道,“你看那女人,也有几分姿色啊……就这么死了多可惜……不如给我们哥儿几个玩玩再说……”

    我不敢置信地后退一步。

    “嘿嘿,你们……胆子不小……”,身后,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的华英雄忽然笑了起来。

    “你都快死了,还想替人出头?”狱卒们大笑起来,走上前。

    “我……咳……我是为你们好……我今天这么惨,都是因为我染指了这个女人……他是相爷的宠妾……你们谁敢碰他……咳……等着和我一样的下场吧……”华英雄喘息着笑道。

    那些狱卒相相面觑,再不管我们,又扭头去喝酒。

    我转身看向躺在地上的华英雄。

    他看着我,咧了咧苍白干裂的唇,轻颤,“能不能抱着我……我有点冷……”

    “你不是说,你的怀抱只留给你的爱人……”我咧了咧嘴,笑得有些凄惨。

    “非常时期……我……咳咳……我也只好屈就了……”华英雄也笑了起来。

    我走上前,靠着他,无声地抱紧他。

    “嘿嘿,下辈子投胎,我一定还要找个好皮囊……”华英雄嘟嘟囔囔着,“怎么这么冷……冷……”

    我微微低头,将他抱得更紧。

    “冷……”

    被关在地牢里,分不清白天黑夜,感觉不到时间流逝,没有东西吃,没有水喝,什么都没有……

    华英雄发起了高烧,我却只能抱着他,束手无策。

    我束手无策……

    “笑笑……你不该回来的……不该回来的……”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清醒时,他喃喃着。

    不知过了多久,有一双微凉的大手缓缓抚上我的头发。

    我怔了怔,看向华英雄。

    他也正在看我,眼睛里是从未有过的祥和。

    “若天上真有神佛,愿他们代替我,保佑你,陪着你……”华英雄轻轻抚过我的长发,抚上我的脸颊,沾了一手的泪水,“他们不知道,你有多好,上天亏待了你……你是最应该得到幸福的孩子……”

    我“扑哧”一下笑出声,眼泪却更快地落了下来,“你这算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吗?”

    “若是在一千八百年之前,我便遇见你,该多好……”他微笑着看我,“我一定给你买最漂亮的裙子,带你看我演的电影,给你买好吃的,然后拖着你的手逛商场……给你很多很多的爱,永远也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骗人,你是大明星,我是小偷,怎么可能会遇见……”

    他的手缓缓垂下……

    我深深地埋进他怀里,直到感觉他的心跳一点一点静止……

    我不想的哭的,可是泪水却是一点……一点的滑下,苦苦的,涩涩的……

    “你哭的好丑……”

    耳边传来他最后的呢喃。

    我想笑,嘴角却是牵不动。

    我抱着华英雄,靠在他怀冰冷的怀里,一直抱着他。

    “生老病死是人之长情,特别在这个时代……你要学习自己面对一切,我不可能永远陪着你,伤心难过也是于事无补。”

    耳边,响起他曾经的嘱咐,那是郭嘉死的时候,他劝我的话,当时我未曾多想,只是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

    华英雄,怎么会是华佗……

    我抱着他,靠着他,脑中一片空白。

    四周一片黑暗,都是黑暗,扑天盖地的黑暗,永无止境的黑暗……

    我头晕目眩,时寒时热……

    在我以为我也会死去的时候,有一阵略带急促的脚步声忽然响起。

    那脚步声越走越急,越来越近,“环夫人!环夫人!”

    牢门忽然被打开,站在门口的,是甄宓,她气顺吁吁,面色苍白。

    我缓缓地抬头,看着她。

    “快走。”她上前扶起我,“环夫人,我带你离开。”

    我一手牢牢握着华英雄的衣袖,仿佛生了根似的,不愿松开。

    “环夫人,周不疑来找我,求我带你出去,冲儿在去丹阳的途中病重……”,甄宓急道。

    “你……说什么?”我呆呆地看着她,好不容易找回自己的声音。

    “周不疑来找我,说冲儿病重。”甄宓握着我冰凉的手,道。

    我回头看了看双目紧闭,毫无气息的华英雄,冰凉的泪水缓缓在面上蜿蜒。

    “环夫人,他已经去了……走吧,我偷了子桓的手令,他很快便会发现的……”甄宓急急地拉我,“快走,晚了就来不及了!”

    华英雄……

    华英雄……

    华英雄……

    我不想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个冰冷潮湿的地方……

    可是包子病了……

    什么是进退两难……

    一点点松开他的衣袖,甄宓拉着我往外走,我回头看着华英雄,他安静地躺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