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8章 “锥心之痛(下)

章节字数:4176  更新时间:08-06-03 2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有些惊讶,他竟然相信我的话?

    “你想回去吗?”他看着我,问。

    我想回去吗?我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从一开始到现在,我都在努力习惯着在这个陌生的世界生存下去,我一向都是以小强而自居的,是那种即使被丢到沙漠里,也会在沙漠里垦出一片沃野的小强。

    现在有人问我,你想回去吗?我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回不去。”抬手,我捋起袖子,给他看我左腕上那只手环,那是曹操送我的离心扣。

    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问题,我任性地推给不可抗力。

    “离心扣?”

    他居然知道这个。

    “我只听说过,想不到竟然在你身上。”周瑜有淡淡的讶异,“你知道赤壁吗?”

    我点头,闻名历史的赤壁之战,孙刘联军让一代枭雄曹操初尝败绩,从而奠定了三国鼎立的基础,也让眼前这个年轻的将军名扬三国,成为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

    “据闻这离心扣原是一副脚链”,周瑜道,“脚链的原主是天煞孤星,那脚链锁的是煞气。”

    “嗯,我知道,后来那人死了,曹操得了这脚链,请世外高人重新打造了这只手环,叫作‘离心扣’”,我忽然想起了半仙,那次我逃婚,他帮着我逃,是他告诉我这离心扣的来历,

    “你知道?”周瑜有些意外,“那你为何还愿意戴上?”

    我白了他一眼,“戴的时候不知道,知道的时候就晚了。”

    “这是一把锁,一环扣,锁的是我的身,扣的我的灵,也就是说我被锁在这个时代,永远回不去了。”

    那时,郭嘉送我两个字:不归。

    “那你可知道那脚链和这手环的材质从何而来?”周瑜忽然又道。

    “莫非是……”我瞪大了眼睛,想起他刚刚莫明其妙的问题,“赤壁?”

    他笑着点头,“对,就是赤壁。”

    我眨了眨眼睛,忽然有些明白他要说什么了。

    “赤壁之上有一块怪石,据说是天上的星辰幻化而成”,周瑜缓缓开口。

    “莫不是陨石?”

    “何为陨石?”周瑜求知欲极强。

    我摆了摆手,“当我没说,你继续。”

    “那怪石即是离心扣的原料”,周瑜看着我,“也就是说,你若想回去,关键便在赤壁。”

    “这只是你的推测而已。”我嗤之以鼻。

    “信不信由你。”周瑜站起身,拂了拂衣摆,离开。

    半仙曾经跟我说我,曹操之所以会给我戴上离心扣,或许,只是因为他怕了,怕我如若若一样,莫名的消失,我会回到我的来处,而那个来处,却是他无法触及的,纵使他权倾天下,纵使他身登九五,他也依然无能为力,从此,永远无法相见,连死……也不能……

    那一日,我和华英雄一起在郭嘉家中,我对半仙说,“就算你想殉情,就算你真的死了,九泉之下,你也不会见到她,因为,她仍然好好的活着,活在另一个空间。或许,她与你在同一个地点,甚至于是同一片天空下,可是……却是两个不同的时空,相隔了千年的时差”……

    即使远在天涯,只要还在同一个时空里,便有再次相见的希望。相同的地点,同一片天空,若是错开的两个时间,两个时空,那么……便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那……该有多痛?

    有多痛呢?

    曹操……他会因我而痛吗?

    他会吗?

    当初,他替我戴上离心扣时,我曾怨恨他。因为,他想留的,是另一个笑笑,不是我,他留不住他想留的,又凭什么要绊住我……

    如今……十多年的相处……

    若我离去,他会因我而痛吗?

    福利院门口,阿满,那个心智永远停留在十岁的男子,他可还在等他的妈妈?

    “笑笑要出远门吗?那阿满在门口等你,顺便等妈妈来接我。”

    阿满的声音,好遥远……

    那个傻瓜,还在等我回去吗?

    还有包子……我的孩子,我能带他一起回去吗?

    夜深了,有些凉,我终于起身回房,不去想那恼人的问题。

    包子一天比一天虚弱,我的心也越悬越高。如果他挨过了十三岁生日,是不是就能逃脱历史命定的命运?

    包子躺在床上,苍白瘦弱,只有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依然那么漂亮。

    我笑眯眯地端了早饭给他,是我煮的粥。

    亲手一口一口喂他吃完。

    包子舔了舔唇,“妈妈的厨艺进步了。”

    我心里发酸,明明只是白粥,什么味道都没有的白粥……因为他只能吃这个。

    “真的很好吃,你看我全吃完了”,包子笑着撒娇。

    “明天你生日,想要什么礼物?”我笑着问,想起以往的生日,这个总是四处敛财的小家伙。

    包子“嘿嘿”地笑,“我想想,想好了告诉你。”

    傍晚的时候,我照例在厨房熬药,包子忽然发起了高烧。

    “老夫给他开一副药,若是能撑过今晚,小公子便会没事,若是撑不过……”诊过脉,那老大夫摇头。

    “撑不过会怎么样?”我惊愕,包子的病情竟是如此的严重?!

    那老大夫摇头叹息。

    “这是唯一的希望?”我狠狠握拳,指尖陷入掌心。

    “嗯,目前只有此法可以一试,只不过……”那老大夫犹豫了一下。

    “只不过什么?”我发飙了,跳起来一把揪住那老大夫的胡子,“你能不能一次说完!”

    “只不过那药性十分的强烈,一旦服下,需要要熬十二个时辰的痛楚,若然熬不过……便无力回天了……”那老大夫吓了一跳,忙极其顺溜地道。

    “你说,十二个时辰?”我咬牙,死死地瞪着他。

    “是……是的。”那老大夫浑浊的瞳孔里倒印出我狰狞的面容,他吓得直哆嗦。

    “妈妈……”身后,一个极细微的声音。

    我却是在第一时间捕捉到,忙转身,便见包子披着外袍,站在房门口。

    “你出来干什么!风这么大!要受了寒怎么办!要受了寒怎么办!”我心头一痛,大吼,声音大的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包子微微弯起有些干裂苍白的唇,缓缓走到我面前,紧紧抱住我,“妈妈,让我试试。”

    “试什么?”我声音在微微发颤。

    包子抱着我的手微微紧了紧,“试试那副药啊。”

    “会很痛……”我的嗓子里仿佛堵了什么似的。

    “没事的”,他抱着我,抬头看我,“妈妈别怕。”

    我弯了弯唇,点头,“好,我们不怕。”

    仿佛催眠一般的声音,原来包子比我勇敢,我想催眠的只是我自己。

    “裴夫人,我去煎药。”胭脂转身离开。

    我扶着包子回房。

    “妈妈,我有点冷。”包子躺在床上。

    我脱了鞋子,坐在床上,将包子搂在怀里,“这样呢?”

    包子笑了起来,“嗯,果然好多了。”

    我抱着他,无语。

    “妈妈,我不会有事的,你别怕。”见我不开口,包子有些惴惴地看着我,道。

    “嗯,我不怕。”我摸了摸他的头,笑。

    过了一会儿,胭脂端了药来。

    我侧头,看着那碗黑乎乎的药,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我蓦地瞪大眼睛,紧紧搂住包子,“拿走!”

    “夫人!”胭脂上前劝我。

    “拿走啊!”我有些神经质地尖叫。

    “妈妈……”包子拉了拉我的手。

    我僵住,低头看向包子。

    “不吃药,我会死的。”包子笑眯眯地看着我。

    “不准吃,不准吃,万一……万一……你会活活痛死……我不要……我不要……”我语无伦次地摇头。

    “熬过来就好啦”,包子笑了起来,“妈妈胆小鬼,我可是无敌的包子!”

    “熬过来就好了?”我怔怔地重复。

    “嗯”,包子点头,看向胭脂,“美人姐姐,劳烦你把药端来。”

    胭脂点头,将药碗递给包子。

    包子伸手接过,仰头一饮而尽。

    我只能看着他喝药,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看起来很苦对不对?”包子放下碗,意犹未尽一般舔了舔唇,狡黠地笑,“其实一点都不苦的。”

    “嗯。”我闭了闭眼睛,点头。

    “妈妈别怕,我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包子靠在我怀里,微笑,像一个天使。

    “嗯。”

    “华叔叔说,我是妈妈唯一的亲人,是妈妈拼了性命生下来的,所以……我一定不会抛下妈妈的……”

    “嗯。”

    “华叔叔说,就算天下所有的人都抛弃了妈妈,我也不能的……”

    “嗯。”

    第一次发现,原来我的词汇量原来是那么样的狭隘,除了点头,我什么都不会说。

    “生病嘛,吃了药就会好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我点头,拼命点头。

    包子额前渐渐渗出汗来,一颗一颗,像晶莹的珍珠。

    我咬牙,止不住的轻颤。

    “妈妈,其实我只是有点热。”

    “我知道。”我点头,拭去他额前的冰冷的汗珠。

    包子的身子在微微发颤,忽冷忽热。

    “其实……有一点点痛……”包子咧嘴笑道,那笑容在那惨白的脸上分外的触目惊心。

    我抱着他,贴着他的脸,没有开口。

    忽然,包子剧烈地颤抖起来,全身都在痉挛。

    我死死地抱着他,咬着唇。

    许久,他才平静下来。

    “妈妈……”他的声音极轻极轻,如空气一般。

    我垂着头,发丝盖在脸上。

    “对不起……吓到了吧……”包子轻笑,气若游丝。

    “没有,我很好。”我抬头,捏了捏他的脸,笑。

    “果然还是叫包子比较好听……”包子在我怀里蹭了蹭,低低地开口。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不喜欢么?”

    “如果我不是曹冲,我只是妈妈的包子,那我就不必死于建安十三年了……”

    原来他都知道,那一回,他看到那本《三国志》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了吧……

    “没关系,我们不怕,你才九岁而已,一切都会好的……我们不怕。”抱着包子,我喃喃说着。

    “嗯……”包子笑了笑,“我要好多好多的生日礼物……”

    “好,要多少都好。”

    “如果华叔叔和半仙都在,该有多好……”

    “嗯,没有关系,明天妈妈陪你过生日。”

    “嗯……”包子牙关紧咬,面色潮红,又开始发寒。

    我紧紧地抱着他,如身处练狱之中。

    他才九岁……为何要忍受这般苦楚……

    我宁可……是我……是我在痛……

    我若痛,也无人担扰,无人心疼……可是上苍,为何要折磨我唯一的骨肉,唯一的亲人……

    要生生地让我的心被撕裂吗?!

    “妈妈,天亮了没?”包子蜷缩在我怀里,轻颤着。

    我点头,“快了,就快了。”

    包子无力地抱着我,“嗯。”

    不一会儿,包子的手脚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身子一阵一阵地痉挛,身子寒得犹如身处冰窖一般。

    我慌得不知所措,只能紧紧抱住他,抱住他……

    “妈妈,天亮了没……亮了没……”

    “快了,就快了……”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期盼过天亮的那一刻,这如地狱一般的暗夜……何时才能过去……

    “我不能抛下妈妈一个人……妈妈……”

    “妈妈……我好疼……好疼啊……”

    “其实……只有一点点疼……一点点而已……”

    “妈妈,天亮了吗……亮了没……”

    包子全身都在抽搐,忽冷忽热。

    “天亮了!”透过窗户,启明星出现的那一刻,我眼睛猛地一亮,如疯子一般大叫起来,手舞足蹈。

    “天亮了!天亮了!包子!天亮了!”我抱着包子,语无伦次地大叫起来,“没事了没事了……”。

    “裴夫人!裴夫人!”胭脂冲了进来。

    “包子,看到没有,天亮……”我低头,看向怀里的包子。

    那个孩子,蜷缩在我怀中,脸上带着天使一般的笑容……那般乖巧……

    可是,他四肢冰凉。

    可是,他气息全无。

    可是……天亮了啊?

    我茫茫然不知所措,茫茫然不知所措……

    “包子,包子,你醒醒。”我捏了捏他的脸。

    他仍是不动。

    “胭脂做了甜汤,你不起来,我就喝光它。”

    他仍是不动。

    “我要给你做生日蛋糕哦,妈妈亲手做的,你不起来尝尝吗?”

    他仍是不动。

    他不动……

    “夫人,小公子归天了。”胭脂哭泣的声音仿佛从云端深处传来,遥远得我无法听清。

    “傻孩子,怎么那么乖呢……药那么苦,你可以耍赖嘛,可以不吃嘛……枉你平时那么会撒娇……”

    我低低地笑。

    眼泪,却仿佛决了堤。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