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9章 “天下为重(上)

章节字数:3845  更新时间:08-06-03 21: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当你能够喊出痛的时候,那痛便不算是痛,有一种痛,能让你痛得连喊都喊不出声来;当你能够哭的时候,那也不算是伤心,有一种伤心,会让你连哭也哭不出来……

    忽然想起包子出生那一日,那个奇怪的婆婆。

    她说锥心之痛。

    如今,我终于明白……什么是锥心之痛了……

    真的……是锥心之痛……

    那一日,我抱着初生的包子,我们约法三章。

    第一,你要健健康康地长大……

    第二,你要健健康康的长大……

    第三,你要健健康康的长大……

    我在心里默念着,我抓着他的小小的手儿,轻轻地盖了个印。

    包子……你又食言了。

    我默默地挖一个坑,埋葬我自己的骨血。

    是我将你带到这个世界,如今我亲手将你埋葬。

    而我,始终还是一个人。

    孤零零的,一个人。

    跪坐在地上,我用双手刨一个坑,刨了很久,从日出到日落,我很专心地在刨一个坑。

    仿佛是自己的心,被生生地刨空了……

    空了……

    那个爱笑爱撒娇的孩子……我的包子……真的没有了。

    “若天上真有神佛,愿他们代替我,保佑你,陪着你……他们不知道,你有多好,上天亏待了你……你是最应该得到幸福的孩子……”

    华英雄的话犹在耳边。

    我看着自己的满手的伤痕,低低地笑,天底下那么多人,神佛又怎么忙得过来……

    周瑜一直站在我身后,不语。

    抬棺,一个小小的木棺,那么小……

    我的心……抽痛起来。

    我紧紧拉住那棺木,我想再看一眼……我的包子。

    棺木里,包子一个人孤零零地躺着,他穿着崭新的衣服,像睡着一般。

    记得五岁那年,除夕之夜,他也是这样一身新衣服,睡在我身旁,睡觉也不肯脱下那一身新衣服。

    我看着他,我的包子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我紧紧握着他的手,忽然不愿松开手……墓里那么冷,那么暗……

    包子会不会害怕?

    忽然,包子的袖子微微动了一下,我蓦然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向包子,“包子?包子?”

    我一叠连声地喊。

    “怎么了?”周瑜见我如此,忙上前。

    “他在动,他在动!包子在动!他没有死!没有死!”我大叫起来,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活了起来。

    周瑜拉我起来,“大夫看过,他已经死了。”

    我摇头,怕他不信,“没有,没有,他没有死,你不知道,他出生的时候,大家都以为他死了,可是我喊他,他就睁开眼睛看我了!他没有死的!我是他妈妈,我喊他,他就睁开眼睛了!”我扭头,看着包子,眼里都是狂喜的光茫,“包子,包子,你醒醒,好不好?妈妈求你,你醒醒啊!你醒醒……妈妈知道你不会抛下妈妈一个人……包子……”

    他的袖子动了动,从里面钻出一只毛绒绒的小动物。

    ……是包子的宠物吱吱。

    我呆住。

    周瑜来拉我。

    我怔怔地看了许久,蓦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大声,“哈哈哈……哈哈……”

    上苍,你到底在跟我开什么样的玩笑?

    眼前一黑,我没了知觉。

    包子,你一个人在地下,会不会很孤单?

    要不要妈妈陪你?

    黑暗中,有人拉住我的手,有人在我耳边轻声说什么。

    “娘……”

    娘?包子在喊我?

    我忙从黑暗中抽离,睁开双眼。

    眼前,是一个眉清目秀,白白净净的少年。

    不是包子……

    “娘。”

    看到我眼里的失望,那少年再度开口,轻唤。

    我看着他,怔怔的。

    “我会在您身边的,娘。”那少年看着我,缓缓将头靠我的膝上。

    我感觉他微微在轻颤,有些紧张的样子。

    “元直,若我死了,你可否帮我照顾妈妈?”

    “我们结拜过的,我娘便是你娘,所以若我死了,你就得照顾我娘……”

    “我娘其实是个胆小鬼,她最怕别人丢下她了,所以我担心如果我死了,娘会恨死我……我们是结拜过的,所以我娘就是你娘”……

    那一日,包子的话在耳边响起。

    我抱着周不疑,巨大的痛楚灭顶而来。

    ……眼泪,怎么止,也止不住。

    我的耳朵,仿佛失了聪,什么都听不清楚,只有周不疑那一声“娘”,无比的清晰。

    无比的清晰……

    因为我知道……那是包子的心愿,包子的声音……

    那个孩子,在看到《三国志》的时候,便已经预见了自己的生死吧……所以才会想方设法留下周不疑,所以才会让那个孩子代替他留在我身边……

    第二日一早,周瑜和鲁肃便来辞行。

    “曹操要进兵江东,主公急召。”

    我点头,没有说什么。

    送走了周瑜,胭脂没有随周瑜走,反倒是留在我了身边,“夫人,我们回丹阳春风得意楼吗?”

    我摇头,“不,我们回许昌。”

    胭脂微惊,“为何?”

    坐在铜镜前,我浅浅地笑,为何?我要为我儿子报仇,我要替华英雄收尸,我要曹操知道他的儿子因何而死!

    逃避了十几年,这一回,我自己回去。

    望着铜镜里眼角淡淡的细纹,我第一次发现自己有些老了。

    “娘,我陪您回去。”元直站在我身旁道,他的眼睛里,有着与年龄不符的淡定和聪颖。

    我点头,微笑。

    一路回到许昌,经过城墙的时候,我怔怔地望着某一点。

    那是曾经吊过华英雄的地方……

    突然,我瞪大双眼,那个地方……

    华英雄赫然被曝尸于城墙之上!

    “停车!”我大叫。

    周不疑忙勒住缰绳。

    我跳下马车,仰头看着华英雄被高高地吊在城墙之上,已是七月,烈日曝晒下,蝇虫叮咬,那尸身竟有些腐坏。

    我瞪大眼睛,将眼中酸涩逼回眼眶之中,便手脚并用地爬上城楼。

    “你们看那个女人……”

    “天呐,莫不是疯了,竟然敢就那样爬上城楼……”

    大概是身体未愈,我一时气虚,脚下一滑,引起城楼下一片抽气声。

    蓦然,耳边似乎听到一声浅浅的叹息,似不舍,似无奈……

    华英雄?

    我呆住,转头望去,天空一片碧蓝,万里无云,烈日炎炎,城楼下,已经聚集了许多的百姓,都仰头望着我这惊世骇俗的行径。

    果然是我听错了,华英雄就在那城楼上吊着,怎么会在我耳边叹息……

    于是,我继续一往无前地爬……

    爬啊爬……爬啊爬……

    我的手终于够到了华英雄的身体,他的身体已经腐坏,在烈日的曝晒下,散发着一阵阵的恶臭。

    我心里一阵酸楚。

    何以连死,都如此不堪?

    “何人放肆!”终于有侍卫发现我,手持长戟,冲上城楼拦住我。

    “我要带他离开。”我咬牙,吸了吸鼻子。

    “放肆,这是丞相大人的命令!”那侍卫大喝。

    丞相大人?曹操?他回来了?

    为何他要将华英雄曝尸于城外?

    “我要带他离开!”

    华英雄因我而死,他那么臭美,若是知道自己死后竟然被人曝尸……肯定做鬼也不会放过我的……我眨去眼中酸涩,那个臭美的家伙,我又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着他被烈日晒化皮肉,怎么能够眼睁睁看看他被晒成一架白骨……

    他一向自诩偶像帅哥,我怎么能够让他一个人孤零零吊在城楼上,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对他投以嫌恶的目光……

    “此人心术不正,死有余辜!”侍卫大喝,“你这刁民,若再不速速离去,我等便将你视作同党,一并拿下!”

    同党?我冷笑,华英雄居然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死后还要曝尸!

    “人已死,你们难道不知道死者为大吗!举头三尺有神明,你们就不怕天打雷劈!”

    那侍卫正欲嗤笑,突然之间,却是平地一阵响雷。

    众人皆惊,一个个都瞠大双目看着我,如同见了鬼似的。

    我自己也微微一愣,我什么时候成了金口玉言了,说话竟然如此神准。

    难得如此巧合,我忙将华英雄拉上城楼,拿刀割断绑着他双手的绳子,那绳子已经将他的手腕勒破,泛黑的皮肉可见森森的白骨。

    “大胆刁民,不得放肆!”侍卫眼见人要被带走,气得大喝。

    我转身弯腰拉着华英雄的双臂背着他,有些困难地站起身,瞪他,“举头三尺有神明!让开!”

    “轰”地一声响,朗朗乾坤,青天白日,居然再次平地一声惊雷。

    我傻眼,呃……我只是再试试灵不灵,居然……莫非这是咒语?

    一众侍卫都自动站成两排,让出一条道来,不敢再拦路,权势虽然可怕,但也无人敢与天作对不是?

    我虽然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忙趁机背着华英雄离开。

    因为华英雄个子比我高出整整一个头,所以我背得很辛苦,我拉着他的双臂交叉在胸前,他的腿却还在地上拖着走。

    下了城楼,一路走过,路人无不掩住口鼻。

    胭脂忙拿了袍子上前,盖在华英雄身上。

    “裴夫人,上马车吧。”

    我摇头,“我背他。”

    我要背着他一路走去相府,我要让整个许昌都知道,华英雄是无辜的。

    背着他,我汗如雨下,低着头,我咬牙一步步往前走。

    然后,前方有人拦住了我的去路。

    我缓缓抬头,看到那一袭明紫的身影。

    “夫人回来了。”曹操看着我,微笑。

    他的身后,跟着曹丕。

    我微微僵住,浑身都止不住的轻颤起来,我的眼睛盯着某一点,我看到那一切梦魇的根源,那一个蓝袍的少年!

    曹丕!

    “我想知道,他犯了何罪?”看着曹操,我缓缓开口。

    “此人原名华佗,却是躲躲藏藏,不敢以真名示于人前,且自诩医术高尚,竟然大言不惭,要替丞相大人开颅,此罪岂非等同谋刺?”曹操身后,曹丕开口。

    开颅?我咬牙,明明是曹丕活活将其折磨至死。

    “曹丕你不要信口开河,明明是你……”

    我话还未完,曹丕已将手中的一卷书册掷于地上,那书册打开着,书册上画着一副图,是一个人在进行开颅手术。

    我忽然想起曾经跟华英雄提过曹操的头风病,华英雄笑问我如此关心曹操,是不是果然爱上这个古人了,当时我还狠狠揍了他一顿,打得他抱头鼠窜,后来他说曹操头风已成顽疾,针灸之术治标不治本,若要根治,只能进行开颅手术。我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想不到他竟然记在心上,并且仔细研究过方案。

    只是我更想不到的是……这个手术方案竟然落在曹丕手上,成了莫须有的罪名,让华英雄连死都背负着谋刺的罪名。

    “我跟他提过你的头风病,这是他研究的治疗方法,在我的家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手术,信不信由你。”看着曹操,我开口。

    “厚葬。”薄唇微启,曹操道。

    这是不是代表他相信我?

    有侍从上前,将华英雄从我背上扶下,抬走。

    看着曹操,我忽然想起了包子,正欲开口,心中一阵难言的痛楚,加上刚刚急火攻心,竟是一头栽倒在地。

    曹操上前一步,将我拥入怀中,打横抱起。

    “回家吧。”他抱着我,跃身上马。

    我在他怀中,闻着熟悉的味道,沉沉睡去。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我不能睡觉,因为只要我一闭眼,便满脑都是包子的模样……可爱的包子,狡猾的包子,恶作剧的包子,贪心的包子,聪明的包子,撒娇的包子……

    全是他……

    全是他……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