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0章 “天下为重(中)

章节字数:2076  更新时间:08-06-03 22: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温温的水滑过我的肩背,十分舒服,我缓缓睁开眼睛,正对面,有一面铜镜,看清楚了铜镜里的景像,我不禁微微有些面红耳赤起来。

    我坐在浴桶里,长发半浸在水中,曹操正坐在我背后,手中的木梳轻轻梳过我长发。

    “天气那么热,洗完澡休息一下比较好。”

    我不自在地动了动,面色酡红。

    “难不成,你在害羞?”曹操扬眉,凑到我耳边轻声道。

    我当下微恼,红着脸“腾”地一下站起身,“我才没有!”

    曹操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着。

    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忙又快速地缩回水中。

    “都老夫老妻了,还怕什么?”曹操的声音带了一丝戏谑。

    我大窘,“谁跟你老夫老妻!”

    随即想到了包子,我面上的酡红一下子变作惨白。

    “怎么了?”发现我神色有异,曹操皱眉。

    “包子……死了。”我有些艰难地开口,声音干涩得可怕。

    曹操没有开口,只是俯下身,将我拥紧。

    “是曹丕!若不是曹丕下毒,包子不会死于绞肠纱!”我咬牙切齿,连身子都在微微发抖。

    我忘不了包子死时痛楚的神情……

    他是生生地痛死的……

    “我会查清楚。”曹操低低在我耳边低低地道。

    我垂下头,泪水掉入水中,泛起一圈一圈小小的涟漪,仿佛被一个涟漪中,都有包子的笑颜……

    一连番的折腾,我终于病了。

    相府一如既往的热闹,只是那些热闹都与我无关,我每日都静静地待在同梦阁养病,我在等曹操给我一个交待。

    曹操对我前所未有的好。

    那样一个纵横沙场,睥睨天下的男子,他甚至亲手喂我喝粥。

    睡梦中,有人轻抚我的脸颊,暖暖的,我缓缓睁开眼睛,看入一双温柔的眼里。

    是曹操。

    没有假手于他人,他仔细地替我穿上衣服,拉着我走到镜前,替我梳着那一头长发。

    铜镜里,他看着我。

    这样的感觉竟是十分的熟悉,仿佛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这样待我……有多久呢?

    或许……是上一辈子吧。

    吃过午饭,我出了同梦阁,手里拎着胭脂做的点心,去找曹操。

    蓦然,我停下脚步,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切梦魇的根源,那一个蓝袍的少年!

    曹丕!

    “环夫人。”他看着我,微笑,眸子仍是冷冷的。

    我看着他,微微握拳,控制自己不要一拳挥在他脸上。

    “想不到你竟然还会回来”,曹丕冷笑,“你在等什么?等我爹给你一个交待?莫非……你以为爹为杀了我?”

    我微微咬唇,不语。

    “在爹的心里,没有什么比天下更为重要”,曹丕笑了起来,“你在爹身边那么久,我以为你应该会知道。”

    我微微一怔,心里有某一处忽然开始有些难受。

    因为……我竟然无法反驳他的话。

    “爹说,冲儿之死,是他的不幸,我的大幸”,曹丕抬手,他的左臂上有一道极长极深的伤痕,“这就是爹给我的惩罚。”

    “冲儿的聪明才智固然在我之上,冲儿即死,爹虽然大怒,却也无可奈何,因为子建虽然聪明,却心怀仁慈,而其他兄弟再无人有此气魄,为了曹氏天下,爹是绝不会杀我的。”

    我的脑中一片嗡嗡作响,我不想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可是以曹操的性格来说,我知道曹丕没有说谎。

    手中的点心掉在地上,我转身,踩着那点心离开。

    “冲儿之死,非我所愿,我也十分疼爱他,要怪,只能怪他挡了我的道。”

    “你若真心疼爱周不疑,就劝他速速离府吧。”

    身后,曹丕的声音传来。

    我僵住,缓缓转身,看向他,“你想干什么?”

    “不是我,是爹。”看着我,曹丕淡笑。

    “为什么?”

    “因为周不疑太聪明,在爹眼里,除了冲儿,无人能够驾驭。”

    “什么意思?”我颤着声音开口,感觉心一分一分地变凉。

    “爹说,冲儿若在,周不疑相辅,何愁天下不归,可是如今冲儿即死,以我的才德,不足以驾驭周不疑,留下他是,是祸,不是福。”

    天下……

    他的天下……

    原来,他知道是曹丕害死包子,他只是不动声色。

    为了他的天下,他甚至做了曹丕的帮凶,连周不疑都不放过……

    他对于曹丕的处罚,只是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个伤疤。

    如此而已?

    可是我的包子……我的包子却是丢了性命,他是在我怀里活活痛死的……我的包子,他才十三岁而已……

    包子在他心目中只有这样的分量?

    ……或许,包子只是他众多子嗣中的一个,可是包子是我的全部!

    “我疼惜周不疑是个人才,不忍其就此夭折,我劝你快些送他出府,再晚就迟了。”曹丕冷声笑道。

    我心里一惊,慌忙转身离开。

    那样一个眉目清秀的孩子,他做着一切包子常做的事,逗我开心,喊我“娘”。

    元直,不能连元直都离开……

    “元直!元直!”我一路跑回同梦阁。

    “夫人,怎么了?”胭脂见我满面慌张,问。

    “胭脂,胭脂,元直回来了没有?”我拉住他,急急地道。

    “夫人,你别急,先坐下。”胭脂来扶我。

    我摇头,“你快去帮我找元直!”

    不在同梦阁,我转身又跑了出去。

    “元直!元直!”

    “元直……”

    “元直!”

    我大叫着,一个园子一个园子找,每一道走廊,每一个过道,每一处角落。

    “卞夫人,看到元直没有?”我拉住卞夫人,急急地问。

    卞夫人轻轻扯回自己的衣袖,摇头,“不曾见过。”

    “尹夫人,你见到我儿元直没有?”急急地拉住路过的尹夫人,我问。

    “你发什么疯!”尹夫人甩开我,皱眉。

    我见人就问,见人就问。

    我如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撞。

    “你看她,莫不是疯了?”

    “看样子果然疯了……”

    “真可怜啊……”

    “是啊,曹冲那么聪明,本来该是指望着母凭子贵吧……现在什么都落空了……”

    “好好一个人怎么就疯了……”

    “分明是疯了……”

    相府的一众夫人少爷,侍卫婢女,都来看热闹,一脸怜悯地看着我,窃窃私语。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