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1章 天下为重(下)

章节字数:2996  更新时间:08-06-03 22: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四处乱走,茫茫然不知所措,“元直!元直……元直……”

    脚下一崴,我跌坐在地,挣扎着站起身,脚下一痛,却又跌坐在地,低咒一声,我咬牙。

    “元直!元直!”我坐在地上,气得乱喊一气,揪着地上可怜的杂草。

    “娘,我在这里。”耳边一个清澈如水的声音,周不疑站在我面前,他伸手来扶我起身。

    我怔怔地抬头,看到那一个清澈如水的少年。

    他抬手替我拾去沾在头上的杂草,“我在呢,娘。”

    我如释重负,见他毫毛无伤,这才安下心来,忍不住抬手捏了捏他的脸泄愤,清秀的脸都被我捏得变了形,他也不躲,只是眯着眼睛笑,很好欺负的样子,比包子好欺负,若是包子……他一定会很狡猾地大声求饶,然后我就心软下不了手了……

    “你去哪儿了。”我开口,声音竟是有些哽咽。

    “公子生前说过,要送娘一双鞋,我去买鞋了。”周不疑伸出一直负在身后的左手,他的手上,握着一双新鞋。

    忽然想起那一日去易州的途中,包子跟孔明说的话。

    “诸葛叔叔,娘说你是机器猫!”曹包子语不惊人死不休。

    “猫?为何说我是猫?”孔明波澜不惊地笑问。

    “机器猫是我娘故乡的猫,它有一只神奇的口袋,什么都能变出来!”

    “那让我猜猜,你想要什么呢?”

    包子嘿嘿地笑,“诸葛叔叔果然聪明。”

    孔明笑了起来,轻摇羽扇,“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一双鞋子。”

    “什么样的鞋子?”孔明故意又问。

    “给娘穿的鞋子。”包子看了看我脚上刚刚因为踩进污水而湿透了的鞋,道。

    “娘?怎么了?”周不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我的回忆。

    我吸了吸鼻子,从周不疑手中接过鞋,心里有了一阵暖流划过,复而拉着周不疑的手,“快去收拾行李,我们离开相府。”

    周不疑浅笑着道,“不急,娘,你用膳了没有?”

    “火烧眉毛了,还吃什么啊!快跟我走!”我急了,拉着他就走。

    周不疑被我一拉,脚下一个趔趄,面色微微一变,随即蹲下身,有些耍赖地抬头看着我笑,“娘……我饿得走不动了……”

    我微微一愣,一直懂事的周不疑,我从未见他如此撒娇的模样。

    “好吧,吃完饭我们就走。”我无奈地拉他起来。

    周不疑笑着了起来,“嗯。”

    回到同梦阁,周不疑脚步微微顿了顿,随即抬头,看着我,“娘,你做饭给我吃,好不好?”

    “要我做?”我扬眉,有些心虚。

    “嗯。”周不疑一脸的期待。

    我不疑有他,无奈地转身,今天的周不疑感觉特别的能撒娇,倒不像一贯的他。

    捋了袖子,我随胭脂在同梦阁的小厨房里做菜,这小厨房是我特别让人准备的,因为胭脂做的菜特别的好吃。

    “裴夫人,油……放油……”

    “啊啊……好烫!”

    “天呐,要着火了……”

    “该放菜了吧?”

    “快放!锅都要着了……”

    “焦了焦了……快快……”

    “裴夫人……求你了,我来做吧……”胭脂哭丧着一张脸,哀求。

    “不成,元直要吃我亲手做的菜!”我抬了抬下巴,坚决不妥协。

    胭脂垂头丧气,一脸的认命。

    好不容易做了几样成形的菜,我心满意足地叫上胭脂,一起上菜。

    “元直,来尝尝娘亲手做的菜!”

    我嚷嚷着走出厨房,房间里却遍寻不见周不疑的身影。

    心里微微一沉,我放下手中的碗碟,追出房门,却见周不疑正在同梦阁的门口,背对着我。

    “元直,你在干什么?”我小心翼翼地上前,问。

    周不疑抬袖不知道在擦什么,然后转身,笑眯眯地看着我,“娘……”

    他的唇边,有一丝未抹干净地血迹……

    在他的略显苍白的唇上,触目惊心。

    “我做了饭,还炒了几样小菜,现在想逃来不及了,难吃也得给我吃光。”敛了敛心神,我垂下眼帘,掩住眼中的莹光。

    终究还是来不及了……

    “好。”周不疑乖乖的应,上前拉着我的手,一起回房。

    盛了饭,布了菜,我看着他吃。

    “好吃吗?”我笑问。

    “嗯,好吃。”周不疑笑答。

    我们和乐融融,仿佛普天之下任何一对普通的母子。

    胭脂狐疑地望着那一团黑漆漆辨不出本来面目的菜,能好吃?

    用过膳,推开碗碟,周不疑站起身,恭敬地跪在我面前,俯身磕了一个响头,“谢谢娘。”

    我干笑,“一顿饭而已,干什么这么大礼。”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吃到娘亲手做的饭。”周不肄微微歪了歪脑袋,看着我笑。

    我的心开始疼,我拉他起来。

    周不疑将脑袋靠在我的膝上,微笑,“娘,还记得当日我与公子结拜吗?”

    那一日,在同梦阁的院子里,包子和周不疑双双跪下,对天起誓。

    “我曹冲愿与元直结为异姓兄弟。”

    “我周不疑愿一世追随公子。”

    那时,包子侧头扁嘴,“不是兄弟么?”

    “在元直心里,公子永远是公子,是公子,也是兄弟,但礼不可废。”

    那一双少年,在天地之间,起誓。

    “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

    那一双少年,异口同声,相视而笑。

    “不愿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周不疑轻轻开口,声音清澈如流水一般,不含一丝杂质。

    我怔怔地看着周不疑。

    他靠着我的膝,低低地说,“其实娘在找我的时候,元直一直在旁边看着,元直看着娘一个园子一个园子找我,每一道走廊,每一个过道,每一处角落……听着娘唤着我的名字……本来元直已经悄悄地离开了,因为怕娘再伤一次心,可是我……我贪心地想再看娘一眼……我贪心……所以,我又要让娘伤心了……”

    殷红的血缓缓从他的嘴角缓缓流下。

    闭了闭眼睛,眨去眼中的酸涩,我抬袖拭去他嘴角流下的血迹,“没有,我没有伤心。”

    周不疑拉着我的手,“娘,元直此生能遇见公子,能认您做娘,元直死而无憾的。”

    那一句“死而无憾”让我的心拧成一团。

    “你那么聪明,为什么还要回相府来?”我看着他,失神地问。他知道曹操会杀他吧,他应该知道曹操不会放过他的。

    “我与公子是结拜兄弟,你是我娘。”周不疑回答,仿佛是那么的理所当然,“娘在哪儿,我便在哪儿,天底下,没有抛弃母亲的儿子,除非……”

    我缓缓抬袖,替他抹去唇边不断流出的暗红色液体,他仍是看着我,仿佛浑然未觉。

    “娘,您不要因元直的事怨恨丞相,丞相心怀天下,他也已是身不由己,失去公子,丞相也一样的痛心……”

    我默默地试去他嘴角涌出的血,十分机械的动作,那些血,却是越来越多……

    “娘……”他喃喃着,眼中流出泪来,那泪,是红色的。

    ……是血。

    缓缓的,他的身子软倒在地。

    他的眼中,鼻中,口中,耳中……都缓缓流出血来……

    我扑上前,跪坐在地,拼了命地想去拭去那些刺目的鲜血……

    可是,怎么也止不住……

    我的衣上,袖上,全是血……

    我忙了半天,终于发现周不疑已经在我怀里绝了气,呆坐半晌,我终于嚎啕起来。

    “夫人!裴夫人!”胭脂来拉我。

    我怔怔抬头看她,随即缓缓起身,坐到桌边,就着元直用过的碗碟,吃饭。

    “夫人……”胭脂低泣。

    “好难吃……”我看着胭脂,一脸的疑惑,“明明这么难吃,元直为什么骗我说好吃?”

    胭脂跪坐在地,捂着嘴啜泣。

    我茫茫然。

    三日之后,相府大办丧事。

    因为包子被我葬在了去丹阳的途中,曹操为包子立了衣冠冢。

    与包子的衣冠冢一同入葬的,还有周不疑。

    整个许昌城都在传流着一段感人的故事:曹冲公子生前伴读周不疑,因深感丞相的恩德以及曹冲公子生前的厚意,效仿古人以身相殉,以报恩德……

    故事总是美好的,在整个许昌都在唏嘘感概周不疑的大义之时,又有谁知道曹操赐下的那一杯毒酒?

    我身披白绫,默默地坐在车上,随着送葬的队伍一并缓缓前行。

    我已无泪可流了。

    当载着那两具棺木的灵车一路从许昌大街缓缓走过的时候,街道两人站满了人,纷纷争睹那两个天才少年的遗容。

    有人当街痛哭,我怔怔地看着别人流泪。

    身披重甲的将士们庄严肃穆,曹操亲自主持葬礼,周不疑的尸首被厚葬在包子的衣冠冢之旁。

    漫天的白幔,纷飞的纸线,我站在两个少年的灵前,心里空得仿佛风一吹便会“呼呼”作响。

    我看着一身素服的曹操,没了悲喜。

    曹操,天下为重,何为轻?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