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2章 火烧赤壁(上)

章节字数:4209  更新时间:08-06-03 22: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葬礼结束,我没有随送葬的队伍一起回相府,而是悄悄先行离开,因为胭脂已经驾了车在相府外等我。

    这一回,我没有带任何金银珠宝,连相府的一根草都没有带走,随身携带的只有两双鞋。

    一双是包子向孔明讨来的,一双是元直买来送我的。

    “裴夫人。”见我回来,胭脂迎上前,“回丹阳春风得意楼吗?”

    “送我去赤壁。”

    “赤壁?”胭脂微微一愣。

    “嗯”,我仰头望天,一片血色残阳。不管周瑜说的是真是假,我都想去试试。

    因为……我已经找不到任何可以待在这个时空的理由了。

    正欲上车,忽然不远处一匹马疾奔而来,曹操在我面前勒住缰绳,面带愠色。

    “你要去哪儿?”薄唇微抿,曹操看着我。

    “回家。”我看着他,连眼神都是淡淡的。

    “你的家在相府!”

    “不是。”我摇头。

    曹操跃身下马,快步走到我面前,“你究竟怎么了!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华英雄死了,包子死了,连元直也死了”,我看着他笑,“你居然认为,我会好好的?”

    “我已经惩罚了子桓。”曹操微微一怔,随即道。

    “我看见了,好深的一道伤口”,我看着他的眼睛,“可是我的包子,他死了……他是活生生痛死在我怀里的!”

    “你想怎么样?让我杀了子桓替冲儿报仇?”

    我摇头,失笑,“我不作此妄想。”

    “冲儿死,你以为我不曾心痛,是不是?”曹操一把握住我的肩,看着我。

    我微微有些发怔,因为我从未见他这般动怒过,他的手捏得我的肩很痛。

    缓缓挪开眼睛,我不看他。

    “我说过,你休想从我手中逃开”,曹操凑近我,在我耳边低低地开口,“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

    他在宣示他的主权。

    “你爱我?”我扬唇,轻笑。

    曹操咬牙,“为什么又是这个该死的问题!”

    “这是我第三次问你,也是最后一次”,我看着我,很平静,因为这一回,我没有心存奢望。

    “你究竟想什么样”,曹操看着我,“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倔强的女人!”

    “我需要一个爱人,一个可以给我很多很多爱的人,可是那样简单的三个字,你说不出口”,我仰头看他,“因为你不一样,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众多女人之一,我不要只是你的环夫人,我不要是一个一辈子都在仰望夫君的可怜女人,无关于女人的自尊,只是……我需要一份完整的爱,而不是一份被分割得七零八落,而且永远不能确定的爱。因为,爱……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的东西。”

    “难道你要我因你而遗弃所有的女人?”曹操看着我,微微眯起眼睛。

    我失笑,“我不会,她们何其无辜,我只是想告诉你,你不是我要找的人。”

    “你只能是我的”,曹操一手捏着我的下巴,看着我的眼睛,“你只能是我的。”

    “我不是。”我很平静的回答他。

    “就算将你锁着,绑着,关着,你也一样逃不掉。”曹操冷笑。

    “我会跑,会逃,除非你砍了我的双脚。”

    “你跑不掉的,天涯海角,我都会将你追回来。”

    “如果在天涯海角之外呢?”我淡淡扫过手腕上的离心扣,笑道。

    “上天入地,你一样跑不掉”,曹操一贯的扬唇,满眼的自负。

    “如果是你永远也去不了的地方呢?”我瞪着他,几乎执拗地看着他。

    曹操微微锁眉,随即大笑,“这天下,岂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那个男子,朗声大笑,仿佛可睥睨天下一般,那样的自负。

    那样自负的男子……

    那一日几近玩笑一般的问答,以今日这般凌厉的口吻再次谈及。

    我微微垂下眼帘,不语。

    曹操,终有一日,我会去到你永远无法触及的地方,纵使你权倾天下,万人之上!

    建安十三年八月,荆州被曹操收入麾下,原本依附刘表的刘备闻讯率兵南撤,九月,曹操进占新野,并率精骑追击南逃的刘备,在当阳长坂坡击溃刘备的军队,刘备退至夏口,曹操继续领兵南下,占领江陵,并向江东进军,欲一统天下。

    而我,被曹操软禁在同梦阁。

    我每日坐在同梦阁里,望着院子里的那一小方天地。

    天渐渐晚了,我坐在院子里,望着满天的繁星,思绪忽然是从未有过的清明,我该何去何从?莫不是一辈子都要被软禁在这个莫明其妙的地方?

    出征之前,曹操来过几回,每次却都止步于同梦阁外,远远地看我。

    忽然院外有一阵脚步声传来,却不是曹操的脚步声,我待在曹操身边那么久,久到我连他的脚步声都可以轻易分辨出来。

    “姐姐。”站在我面前的,是昭儿。

    我抬头看他,笑,“好久不见,昭儿长大了。”

    “姐姐,告诉昭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昭儿风尘仆仆地在我面前跪下,看着我,道。

    看得出来,他是急匆匆赶来的。

    我不语。

    “姐姐,曹丕杀了包子?是不是?”昭儿看着我,哀声道,“是不是曹丕害你至此!”

    我看着他,仍是不语。

    “姐姐,你在怨恨昭儿,怨恨昭儿没有在你身边,是不是?”月色下,那个漂亮的孩子一脸悔恨,惶惶然不知所措,“昭儿以后再也不离开姐姐了,姐姐在哪儿,昭儿便陪着姐姐在哪儿……”

    我叹息,拉他起来,“与你无关的。”

    “姐姐!”昭儿扶我起来,“昭儿这就带你离开,我们离开这里!”

    我看着他,眼里有着困惑,随即我点头,微笑:“好,我要离开。”

    我说我……不是我们。

    因为你,属于这个时代。

    “嗯。”昭儿看着我,重重地点头。

    昭儿拉着我,避开同梦阁的守卫,偷偷溜出同梦阁。

    我怀中抱着两双鞋,连跟胭脂告别的时间都没有,便随着昭儿一路溜出同梦阁。刚出同梦阁,脚下一不留神,我踩到一根枯枝,发出轻微的声响。

    “谁?!”有人提着灯笼走近。

    昭儿将我推入暗处,比了个噤声的动作,人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啊!是司马公子。”那些侍卫忙恭敬地行礼。

    昭儿点点头,“我在这里转转,你们继续巡视吧。”

    “是。”

    看着他们走远,昭儿才回来扶我出来,“姐姐,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

    一路顺利出了相府,昭儿早已吩咐人准备了马车。

    “姐姐,我们去哪儿?”昭儿扶了我坐上马车,转头笑着问我,仿佛一如以往般的天真。

    我微笑,“赤壁。”

    “赤壁?”昭儿一脸的惊讶。

    “嗯,赤壁。”我点头。

    昭儿看了一眼,点头笑道,“好,姐姐说去哪儿就去哪儿。”

    一路往江南而行,吃吃喝喝,玩玩乐乐,仿佛又回到之前与昭儿四海逍遥的日子一般。

    昭儿一如既往的乖巧,我也一如寻常的笑闹,我身无分文,随身只带了那两双鞋,昭儿便把所有的钱币细软都交给我保管。

    一切都和以往一样。

    可是我知道,有一些事情,就是不一样了。

    就如……我一直收在身旁的那两双鞋……

    “姐姐,到当阳了,我们借住一宿,明日一早便沿江而上,前往赤壁。”昭儿跳下马车,替我掀开车帘,笑道。

    我笑了笑,点头下车。

    “给我们几样小菜,再拿些馒头”,寻了一家客栈坐下,我对前来招呼的酒保道。

    酒保应了一声,转身去准备。不一会儿,菜便上齐了。

    “姐姐,我们要去赤壁干什么?”咬着馒头,昭儿问。

    “我想回家了。”我轻叹,昭儿一路都未敢问我为何要去赤壁,如今已到当阳,他才忍不住开的口吧。

    昭儿怔住,连手中的馒头掉在桌上都不知道。

    “回……哪儿?”昭儿看着我,低低地问。

    “挺远的地方。”我笑。

    “会带昭儿一起去吗?”

    我看着他,伸手越过桌去抚了抚他的脑袋,“昭儿,你现在是司马昭,是司马懿的儿子,就如你的先生水镜先生所说,你绝非一个庸庸碌碌的人物,你是属于这个时代的,我不能带你离开。”

    昭儿拉住我的手,“我不是司马懿的儿子,我只是姐姐的昭儿!”

    我苦笑。

    “姐姐答应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昭儿看着我,满面执拗。

    “能不能回去,还是未知之数,你不必如此紧张的,昭儿。”我抚了抚他的脸颊,低叹。

    昭儿偏头不语。

    吃过饭,昭儿叫住了掌柜,“帮我们准备一间房。”

    “一间房?”那掌柜微微一愣。

    “我们钱不够了”,昭儿瞪了那掌柜一眼,甩手丢下一袋钱币。

    那掌柜哭笑不得地收了那袋钱,“公子,这些钱可以订下三个房间了……”

    昭儿微窘,小心翼翼地看了我一眼,怕我生气一般。

    我看着他笑,这个孩子,无非是想跟着我,然后就近看着我吧。

    “就订一间吧。”我看着那掌柜,笑道。

    掌柜乐滋滋地拿了钱点头。

    忽然想起上一回在徐州,我为了省钱也是与昭儿同住一间房,结果撞破他不是女生的事实。(某生:事实上,只有你缺根筋,以为人家是女生……)

    进了房间,昭儿有些局促地看我一眼。

    我有些想笑,随手脱了外袍挂在一旁,准备洗澡。

    “姐姐你先洗,我去外面。”昭儿立刻红了脸,几乎是跳着转过身去。

    我笑了起来,不管昭儿怎么变,害羞爱脸红的样子可没变。

    洗了澡出来,昭儿不在房内,出门一看,守在门口的那个门神可不就是昭儿,我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进来洗澡休息了,在门口干什么?”

    昭儿忙点头去洗澡,衣服脱了一半,忽然想了什么似的,探头出来,“姐姐你不能偷偷离开!”

    我咧了咧嘴,笑,“春光乍泄啊……”

    昭儿一下子红了脸,忙缩回身去。

    我微微敛了笑意,靠站窗,看向街边,忽然当街一个男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袭纯白如雪的衣袍,宽大的衣袖上绣着繁杂的花纹,似花非花,带着些难以言喻的妖娆,长长的乌丝随意用一方绵帕束起,宛如天人。

    那男子眉目如画,绝代风华,我想不仅仅是引起了我的注意,一路上回眸者比比皆是,尤其是眉目含春的女子,更是满面爱慕之意。

    仿佛注意到我的目光,他竟是忽然侧头,冲我微微一笑。

    我僵住,他知道我的行踪?是他引我来赤壁的!

    他引我来赤壁是何企图?

    只觉颈上一疼,我便失去了意识。

    “想不到夫人真的听信公瑾之言,孤身来赤壁。”耳边,是周公瑾的声音。

    周公瑾你个披着羊皮的大尾巴狼!

    居然又坑我!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因他一句话眼巴巴地来自投罗网了……

    上一回,他告诉我曹操被袁绍困在南阪下,重伤病危,结果我巴巴地从丹阳赶去官渡见曹操,见到一个活蹦乱跳的曹操……

    这一回,他告诉我赤壁与我的时空有所联系,结果我再次巴巴地从许昌赶来赤壁钻进他设好的套子……

    第一次摔进坑里是意外,连着两次摔进同一个坑我简直就是天字第一号笨蛋!简直连我都忍不住要唾弃我自己。

    我闭着眼睛暗暗磨牙,幻想给他咬下一块肉来。

    “夫人,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睁开眼睛面对事实。”周瑜在我耳边轻笑。

    我猛地睁开眼睛,瞪他。

    “你有什么企图?”

    周瑜微笑,“曹操南下欲一统江南,主公与刘备联盟对抗,主公任命我为左督,统军三万,鲁肃为赞军校尉助我,我等与刘备的军队会师后便准备沿江而上,与曹军在赤壁接战。”

    赤壁之战……

    我蒙了。

    这只大尾巴狼把我套来该不是要给曹操下饵吧。

    莫非我看起来长得很像蚯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喜欢拿我当饵?

    “你不要白费心机了,曹操何许人也,焉会因一个女人放弃天下大业?”我嗤之以鼻。

    “会与不会,夫人说了不算。”周瑜笑道。

    “昭儿呢?他怎么样了?”我想起昭儿,有些担心地道。

    “我们的目标是夫人,司马昭自然无恙。”

    我微微放了心,暗暗希望昭儿快快回许昌,不要趟这混水。

    “你先休息一下,明日一早我军便会沿江而上了。”说完,周瑜转身离开。

    我这才发现这里也是客栈,只是比起我之前住的,豪华了不是一点点,起身前后看看,到处都是侍卫,守备森严,看来我是插翅难飞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