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0章 司马昭之心(上)

章节字数:3492  更新时间:08-06-03 22: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王肃牵着我的手离开司马府,我看了昭儿一眼,随他离开。

    坐在马车上,我仍是怔怔的。

    “元姬,如今皇上病危,朝廷说不定又是一场纷乱,你以后不要随便出府了。”王肃看着我,道。

    我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

    第二日,宫中传来消息,宣王肃进宫。

    “爹……”站在院子里,见王肃换了衣袍准备进宫,我忙上前开口,差点闪了舌。

    果然还是不习惯突然之间有个爹。

    “嗯?”王肃看向我。

    “我……可不可以随爹爹一起去见皇上?”我开口,有些惴惴的,怕他不肯。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想去见见那曹丕,也许我想从他身上看到曹操的影子?

    连我自己都不明白……

    “元姬,以前你不是一直不愿意进宫的吗?”王肃有些讶异。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挺有性啊,我微微低头,做乖巧状,“可是如今皇上病重……”

    “嗯,皇上曾提及过你,夸你是个才女,只是一直没有见过,如此见见也好”,王肃点点头,赞许道。

    才女?呃……

    随王肃一同坐上马车,我再一次踏进了宫门。

    随着宫人走过长长的走廊,终于走进皇帝的寝宫。

    华丽锦绣的大床上,躺着一个中年男子,病弱而苍白,我几乎认不出来,他便是当日那个蓝袍的少年?

    “子雍,这便是你的女儿?”曹丕看了我一眼,开口。

    虽然重病,但他的眼睛依然寒冷清冽。

    “元姬见过皇上。”我看着他的眼睛,道。

    见我没有避开他的注视,他似乎有些疑惑,随即微微眯了眯眼睛,“朕是否见过你?”

    我没有否认。

    “皇上并未见过小女。”王肃忙道。

    “你们都退下”,曹丕忽然开口,随即又看向我,“你留下。”

    王肃惊讶地看了我一眼,随一众人等退下。

    “你……是谁?”曹丕看着我,声音有些冷。

    “你可记得曹冲?”我弯了弯唇,笑。

    因为时空秩序的存在,其实我心里也吃不准他是否还记得曾经住在相府里的环夫人的真实身份。

    曹丕面色一变,“你是……”,随即摇头,“不可能!”

    莫非他记得?还是因为我的再穿越,换起了他们在这个时空对于我的记忆?

    “为什么不可能?子桓。”我有些残忍地看着他在病榻上挣扎。

    “你……你……”他瞪大眼睛看着我,突然低头一阵猛咳,口中溢出血来,他半躺在床上,摇头,“你不可能是她……她已经死了……”

    “权势,真的那么好?”我笑,心里有某一处伤疤被揭开,鲜血淋漓。

    “朕不后悔!”曹丕忽然大声吼道。

    我冷冷地看着他。

    他仰面躺在床上,喘息。

    “宓儿……”沉默了一阵,他忽然低低地呢喃。

    我记起来历史上甄宓是在黄初二年被他赐死的,据说,死时以糠塞口,以发遮面,极为凄惨。

    “宓儿……”他喃喃着,忽然又睁开眼睛看向我,“宓儿至死……心中都无我……她心里都是子建……子建……”他咬牙切齿。

    黄初七年,曹丕逝世,共在位六年。

    临终前,命司马懿、中军大将军曹真、镇军大将军陈建、征东大将军曹休为辅政大臣。

    魏明帝曹叡继位,封司马懿为舞阳侯,次年改年号“太和”。

    曹叡是甄宓的儿子。

    这个时空,我认识的很多人都已经被埋入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在历史的洪流之间,我忽然感觉人是从未有过的渺小,渺小得仿佛一粒尘埃……

    花了好一段时间,我才搞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份,我“爹”王肃是当朝极有名望的大儒,王家也是一个大家族,司马懿与我“爹”的结亲,根本无关乎小儿女的情愫,而是实现了两个大家族的联姻。

    而“我”,王元姬,据说从小熟读各种典籍,且能过耳成诵,过目不忘,是个不折不扣的才女。

    别的没什么好吹的,过目不忘这一点,倒也是我的强项。

    据说我“爷爷”王朗还曾经发出过“可惜不是男儿”的感概,由此可见王元姬当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才女。

    这副身体的正主王元姬可能坠井时便已经香消玉殒了,我只不过是借尸还魂实现了魂穿而已。

    我终于想起来王元姬是谁了,历史上,王元姬就是司马昭的夫人……

    虽然与司马昭的婚约让我十分别扭,但我总担心他再度自残,便常常去司马府看着他。

    如此在外人眼里看来,我根本就是认定非司马昭不嫁了……

    “你又来干什么?”看到我,司马昭一脸的嫌恶。

    “帮你上药。”我伸手,给他看我带来的药。

    “不用你管。”

    “我偏要管!”我还就跟他杆上了。

    “别以为我爹一句话,我便会娶你”,司马昭冷冷地道。

    我开始抽搐,“小时候那么可爱……怎么长大就成这副德性了……”

    “你说什么?”司马昭狐疑地看向我。

    我摇了摇头,反正我说什么他都不会信,我也省点口水,而且冷不丁哪一日我又会突然离去,到时省得再给他添堵。

    我拉他在一旁坐下,将他的衣袖拉起,右臂一片光滑,左臂却是伤痕累累。

    那些纵横交错的可怖疤痕,有的已经结了痂,有的却是新伤,我低头,小心翼翼地替他上了药。

    怕他疼,我又给他吹了吹。

    忽然发现他半天没动静,不由得狐疑地抬头,却见他正若有所思地盯着我看。

    “看什么?”我扬眉。

    他甩开头,不理我。

    切,装什么酷啊……想当初在客栈里还不是什么都被我看光了……我极有阿Q精神地腹诽。

    “为什么全伤在左臂?”看着他伤痕累累的左臂,我问。

    司马昭回头看我,缓缓开口,“因为……左臂是用来记住姐姐的,而右臂……我留下来帮姐姐报仇。”

    我怔了怔,倒吸一口凉气,“你是说……”

    司马昭竟然扯了扯嘴角,笑,“不知为何,我常常感觉自己会忘记姐姐……因为害怕忘记,所以每次只要感觉自己会忘了,我便用短剑在手臂上刻下一道痕迹,让自己忘不了……”,他看着我道,似有深意一般。

    “丫头,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小名?”他忽然看着我,道。

    我微微一怔,“随口说的。”

    他哼了哼,起身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我的心里开始泛着痛,那个孩子……竟然是用那样的方式来记住我吗?

    太和三年,蜀丞相诸葛亮出兵攻魏,占据武都、阴平二郡。

    太和四年,魏明帝曹叡任司马懿为大将军与大司马曹真一起兴师伐蜀。

    刘备白帝城托孤,阿斗刘禅继位,诸葛孔明为报刘备知遇之恩,遂一心辅助刘禅,那一个曾经住在襄阳枫林里的温和男子已然成为那少年皇帝与蜀国百姓的期盼。

    司马昭在军中的威名不亚于其兄长司马师,我没见过昭儿上阵杀敌,但每回凯旋,他总是一身的伤痕。

    我强制给他包扎过几回,后来有伤,他便也习惯了我的包扎。

    以至于后来常常主动送上门来。

    当日那一个漂亮的羞涩的少年,已经长成俊秀非凡的男子。

    太和五年,司马家来提亲了。

    令我大跌眼镜的是,竟是司马昭亲自来提的亲。

    天可怜见,我这副身体才十五岁……那要是摆在现代,整个一未成年少女啊……

    闷闷一个人坐在后园,我爬上自制的秋千架,来来回回的晃荡。

    身子微微一轻,秋千架往前一晃,飞了起来……裙裾飘扬间,我看向站在我身后的男子。

    司马昭。

    记忆里,他是那一个脏兮兮的小乞儿;记忆里,他是那一个穿着裙子的漂亮女孩……记忆里,他是个极会脸红的,极其乖巧的孩子……

    可是站在面前的这个男子却与记忆里的昭儿完全搭不上边。

    秀美的脸庞在连年征战的洗礼下,稍稍变得坚毅起来,黑色的长发盘成髻,那一个男子,依然俊美出尘,可是他的性格却已经与小时候大相迳庭。

    他伸手,帮我推着秋千架。

    我闭着眼睛不看他。

    “嫁给我,你不开心?”耳边,响起他的声音。

    “你不是不愿娶我吗?!”我睁开眼睛,横眉怒目地瞪他。

    “我改变主意了。”司马昭看着我笑,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我头顶气得都快冒烟了……

    为什么我总要被逼婚……我到底招谁惹谁了……

    “你会逃婚吗?”看着我,司马昭忽然开口。

    我语塞。

    司马昭拉住秋千绳,我再也飞不动,只能坐在秋千架上,很近地看着他。

    “我曾经有一个姐姐,她答应过永远不会丢下我,可是最后……她还是将我一个人丢下了……”司马昭看着我,“你也会将我一个人丢下吗?”

    我看着他,发现他其实没有变,始终都是那个执拗的孩子。

    心里微微酸楚起来,我缓缓抬手,抚上他的脸颊。

    他眼睛微微一亮,伸手握住我的手,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手很小,被他紧紧地包裹在掌中。

    “昭儿,你会怕吗?”看着他,我忽然开口。

    “很久以前会,后来不会了,但现在我又会怕了……”

    “怎么说?”

    司马昭笑着将我拥入怀中,我忽然发现他的肩膀已经很宽厚了,记得他少年时候,总是很单薄的模样。

    那个单薄的孩子,却总喜欢一脸认真地跟我说,“姐姐你等我长大,等我长大了一定好好保护姐姐……”

    然后……他果然长大了。

    “有人怕死,有人怕黑,有人怕孤单……很多很多可怕的东西……”司马昭抱着我,轻声开口,“但是害怕是因为有所眷恋,没有眷恋的人什么都不怕,以前,我有姐姐,于是……我很怕,我怕姐姐不要我,我怕姐姐会被人欺负,甚至怕姐姐会突然消失……可是后来……她果然还是消失了……于是,我便也无所畏惧了……”

    我心里微微一痛。

    “可是现在,我有了元姬,所以,我就有了新的害怕,我怕元姬不肯嫁给我,我怕元姬会逃跑,我怕元姬也会……突然消失不见……”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我,司马昭轻声道。

    我笑得无可奈何,这个孩子那么聪明,我总觉得他意有所指。

    定下婚期,我终日无所事事,担心阿满的病情,不知道华英雄有没有遵守诺言让阿满恢复心智……

    但我也没有办法回去,就算能够回去,昭儿估计也要被我气疯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