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1章 司马昭之心(下)

章节字数:2611  更新时间:08-06-03 22: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闲得无聊,便上街逛逛,路过一处酒楼,远远地听见有人赋诗,虽然我不是饱读之士,但听来也朗朗上口。

    顺着那赋诗声,我不由自主地上了酒楼,只见一群年轻男子共坐一桌,高谈阔论,饮酒赋诗,十分逍遥。我的目光禁不住落在那个坐在窗户旁的年轻男子身上,他一袭锦绣华丽的袍子,黑发高高梳起,眉目顾盼间尽是风情,白皙的肌肤中略略透着红润,仿佛施了粉一般。

    何宴?

    他喝着酒,似乎有些郁郁不得志的模样。

    我想了想,还是没有上前打招呼。

    傍晚时分,我才回家。

    刚走出酒楼,便一头撞进一个扎实的怀抱,我抬头一看,是司马昭。

    “你又想丢下我自己跑?”他的气息有些紊乱,额前有几缕黑发散下,茫茫然像个迷途的孩子。

    他说“又”。

    他知道我是谁?

    他知道我是谁,却并不点破,只是为了想要名正言顺地留下我吧。

    我摇头,笑,“没有,只是四处转转。”

    太和五年,王元姬与司马昭大婚。

    大厅里喧闹得很,行过大礼,我坐在喜气洋洋地新房之内,微微有些恍惚。

    历史上,王元姬是该嫁于司马昭的,可是……为何会是我?

    正想着,司马昭推开门,走进房内。他一袭崭新的宽袖深衣,眉目如画,丰姿卓绝。

    缓缓走到床边,他坐在我身旁,看着我。他的脸有些红,我闻到他身上带着些微的酒气。

    他缓缓靠近,轻轻一吻落在我的颊上,软软的唇,带着说不尽的小心翼翼和怜惜。

    他伸手抱起我,让我坐在他的膝上,如珠如宝。

    “我很高兴,我好高兴……”他靠在我的颈边,低低地呢喃,“我真的好高兴……”

    抬手,缓缓抽落我的腰带,他的吻落在我的唇上,带着无尽的怜惜,一遍遍轻吻……

    我怎么想,也不会想到,有一日,我会成为司马夫人。

    公元234年,献帝驾崩,终年54岁,魏明帝为其发丧事,八月壬申,葬于禅陵。

    那个当了一辈子傀儡的皇帝,终于解脱了……

    同年,诸葛亮率军北伐,在五丈原与司马懿对峙。八月,诸葛亮积劳成疾,病死于五丈原中,蜀国退兵。

    那一回凯旋,司马昭带给我一柄羽扇。

    那是孔明的扇子,我送给他的,扇面之上镶嵌了几粒奇异的黑石。

    我离开这个时空那么久,这扇子依然完好如初,想来便是因为这几粒奇异的黑石。

    为了报答刘备的三顾之恩,为了那一个帝王家的遗孤,那个温润如水的男子透支了自己的生命,耗尽了自己的心血。

    那羽扇,曾摇起漫天风霜,那一个温润如水的男子,却是悄然谢幕。

    徒留一曲“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我忽然想起那一日在往易州的途中遇见他。

    他看着我浅笑着说,“纵然我不认路,也断不可能从襄阳一路迷失到此处。”

    那一回,他是特意来见我的……

    可是,我装傻。

    那个如智者一般的男子,怎么会不明白?

    他微笑着对我说,“你不用害怕,我只是来见你一面,或许以后,都不会再见了。”

    ……那样温和的声音。

    于是……想不到那一面,果然是最后一面。

    那时,他说:“此次一别,恐是后会无期了。”

    他说,“我会记得你的。”

    我记得当时我对他说,“若能再见,你记得我也好,若不能再见,便忘了吧……”

    我背不起那情债,我不想那个清润的男子变成第二个半仙。

    当时他说好,可是此时,看到眼前这柄羽扇……我忽然发现自己的心开始隐隐作痛……

    那痛楚越来越强烈……痛到无以复加。

    脑海中不自觉地浮现那一个临风而立,看着我的背影目送我离开的颀长的身影。

    那一个男子,他有着能够看透世事的清润眼眸,他的眼里常常带着温温的悲悯……

    他说,情若能自控,便不能谓之为情了……

    公元236年,我生下一个儿子,取名:安世。

    墨黑如玉的眼睛,粉嘟嘟的模样,让我想起了包子。

    华英雄曾说过,会让包子与我再续母子情缘,于是我无比虔诚地相信,他就是包子。

    公元239年正月丁亥,魏明帝曹叡病逝于洛阳嘉福殿,年仅八岁的曹芳继位登基,大将军曹爽、太尉司马懿辅佐朝政。

    公元249年,曹芳离开洛阳拜祭魏明帝,大将军曹爽随行。司马懿上奏永宁太后,请废大将军曹爽,司马师为中护军,率兵屯司马门,控制京都。曹爽被定罪,夷灭三族。同日斩首的,还有其亲信何晏、邓飏、丁谧等人,一并诛及三族。

    至此,曹魏大权尽落司马懿之手。

    公元251年,司马懿病逝。

    次年,司马师被任命为大将军,司马一族继续把持魏国朝政。

    公元254年九月,司马师上奏太后废曹芳,改立高贵乡公曹髦为帝。

    公元255年,司马师病逝,司马昭继为大将军,从此专揽国政。

    此时的曹魏,已是司马家的天下。

    公元260年,司马昭杀了曹髦,换立曹奂为帝。

    那一日,司马昭喝醉了。

    他抱着我说,“姐姐,我为你报仇了……我要将那曹魏的天下……踩在脚底下!”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喊我姐姐。

    我轻轻拥着年过半百的昭儿,哄着他,他在我怀里,第一次睡得香甜,如孩童一般。

    他喃喃地说,“姐姐……不要离开昭儿……”

    我应他,“嗯,不离开。”

    公元263年,司马昭派钟会、邓艾、诸葛绪分兵三路南平蜀汉,蜀主刘禅投降。

    公元265年8月,司马昭去世。

    死前,他笑着说,“我担心了一辈子,就怕姐姐先我而去……如今让昭儿自私一回,先走一步……有姐姐陪着昭儿一辈子,够了……只是,苦了姐姐……”

    我轻抚他的脸,微笑。

    “若有下辈子,昭儿再不缠着姐姐了……姐姐心里,可曾有过昭儿半分?”他望着我,眼中有着期盼。

    “当然有,何止半分,在这个时空,第一个收留我的,便是昭儿啊……”我点头,微笑,“永远陪在我身边的,也是昭儿……”

    “若有下辈子,姐姐一定要幸福……”他缓缓阖上双眼,在我怀中永远地睡去。

    下辈子么?

    我抬头,眼中有泪落下。

    不论是曹操,还是紫陌……只怕我们注定了要错过……

    司马昭死后,安世继承了晋王之位。同年12月,他逼迫魏元帝禅让,登基为帝,国号为晋。

    我儿安世,即为晋朝的开国君主,晋武帝司马炎!

    晋武帝司马炎尊我为文明皇太后,入住崇化宫。

    于是,我终于相信,事有因果循环之说。当年曹操挟刘协为傀儡皇帝,曹丕逼迫献帝禅位,自立为帝。而如今,司马昭挟曹奂为傀儡皇帝,司马炎重演禅让一幕……

    公元268年的一天,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宫人侍女皆垂侍两旁。

    晋武帝司马炎站在床沿,握着我的手,“母后……”

    我看着眼前的年轻帝王,黑发如墨,眉目朗朗,我忍不住想,若是包子能够长成这么大……一定也是这般丰神俊朗。

    十岁的仲夏夜,福利院的瞎眼阿婆曾摸着我的手说:孩子,你是皇后的命啊。那时,我趴在阿婆腿边,笑得直打颤。

    原来,是命中注定……

    “母后!”司马炎大叫。

    我轻轻抚了抚他的手,缓缓闭上双眼。

    公元268年,文明皇太后逝世,时年52岁,与司马昭合葬于崇阳陵。

    公元279年,司马炎兵分六路,二十万大军水陆并进,以摧枯拉朽之势横扫江北。

    公元280年,孙皓投降,吴国灭亡。

    于是至此,三分归晋,天下一统。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