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二十三章 殿前请行(4)

章节字数:2471  更新时间:12-07-03 12: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沫一直跟在廉相濡的后面,廉相濡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一路上都没有理过她,兀自在前面走,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远不近。

    以沫想自己最近可能真的不讨喜,先是把父亲气成那个样子,然后是后母亲,现在又是廉相濡,她是不是该反省一下自己了?以沫踩着雪,觉得天寒地冻中,自己身上却温暖极了,她转而想,这金狐果真是好东西,穿在身上比别的皮毛来的更暖。以沫像是全然忘了刚才是怎样的断然拒绝,这一道只想着下次去狩猎,也一定要仔细找着金狐狸猎。

    穿过碧恒阁,又走了一段距离,直到再转个弯就是正殿前最后一道宫门,廉相濡才忽然停下脚步。

    以沫从后面走到他身侧,廉相濡似乎还没消气,声音依旧冰冷,问出的话却是极为她着想,“我是和你一道进去,还是你自己先进去?”

    以沫看他面色沉静,姿态漠然,不愿再用话语伤他,直接说:“为什么要分着进去,怎么进去又能有什么分别?”

    可等以沫真的和廉相濡一同进去时,才发觉,当真是有区别的。

    大殿中朱楼画栋,龙蟠石柱上灯燃万盏,亮如白昼的大殿内一面坐着女眷,一面是青年公子,满堂女子皆是华服逶迤,累累珠玉,潋滟红妆。以沫一进大殿,就见到最上方主位上坐着禧贵妃娘娘,两侧次位上坐的都是各宫的妃嫔,正谈笑风生的不知在聊些什么。

    宫门左侧有几个秀丽的女孩正在笑谈,听到殿外太监尖嗓子喊的那声“左相大人到!”,纷纷停下,扬起笑意的看向他们俩的方向,其中一个穿着嫩黄衣服的女孩更是先是惊愕地打量了以沫一番,然后毫无痕迹地撇撇嘴,只单单的看向廉相濡。

    其实若是说震惊,以沫目前才是真的处在这个状态里,她错愕的微微张开嘴,看着廉相濡神情寡淡,却一派温和的样子,心里简直是被这个官职吓到。

    天仪百官之首为丞相,丞相分为右相和左相,其中以右相为首,左相为辅。在这之前,左相的位置已经空余十余年,以沫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是让廉相濡坐到了这个位置,难怪他方才进来时会问自己!

    听到廉相濡到了,禧贵妃从座上站了起来,由明岚公主扶着下了首座的台阶。似乎是因殿内通火通明,将廉相濡映得面色温润似暖玉,身姿淡雅如清风,以沫心里暗自叹他是祸水,却也不得不跟着他脚步一同走上前,他只微躬一下算是施礼,她却得曲膝躬身,矮下半个身子行礼。

    “臣请贵妃娘娘安。”

    “右丞蔺氏之女蔺以沫,请贵妃娘娘金安。”

    两人先后说道,禧贵妃遥遥的虚扶了下,笑道:“本宫还未向廉相道贺呢,倒是难得廉相能赏光前来。”

    站在一旁的明岚虽然上午动了手,可是以沫走后也没舒服到哪去,先是被久而未见的兄长训斥,而后廉庆云直到现在都不搭理自己,好不容易下午能单独和母妃呆上一会,又是被一通训斥,现在看到以沫脸上痕迹全消,又与廉相濡这般登对的出场,心中气的要命,碍于母亲下午的教训,虽然是忍不住,却也只能嘟囔的接话道:“被狐媚子勾来的呗。”

    声音虽小,可是廉相濡和蔺以沫,还有离着近的妃嫔都听得见,以沫咬着唇,低下头不说话,藏在衣袖中的手却暗自收紧。

    禧贵妃用臂肘轻杵了一下明岚,明岚撇撇嘴不再吱声,可瞧着以沫的神色尽是鄙视。

    正是尴尬之时,廉相濡温润的声音再度响起,说:“方才道远,没乘马车过来,还请娘娘先允沫儿退下吧。”

    禧贵妃虽不喜欢蔺以沫,可是也不愿意和右相家闹出不和,自然笑着允了她退下。

    以沫抬头看向廉相濡,只觉得他此刻终于恢复了她本认识的那个样子,他唇角甚至还含着丝浅笑,那声“沫儿”叫的她心里起了一阵涩意,这又是多久没听他唤过的称呼。

    以沫又向着禧贵妃福了福身子,然后用余光扫了一眼周围人少的地方,行礼后便走了过去。

    小七在下位首张桌子边向以沫招了招手,以沫带着拾年走过去,坐在了蔺夫人身旁。

    到底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即便是对她生了再大的气,可是知道她被公主欺负了,蔺夫人还是心疼极了,伸手握住以沫的手,说:“脸上还疼么?上午的时候怎么都不来找娘?”

    以沫满腹的委屈没法说出来,便先轻晃着头,随后眼眶便有些红,蔺夫人忙道:“没事就好,沫儿别哭,公主这般不把丞相府放在眼里,爹娘一定替你把受得委屈原模原样的还回去。”

    蔺夫人这般恼怒是极少有的,以沫只是又摇了摇头,忽然想起之前所惊之事,不禁问蔺夫人,“娘,师父何时封了左相?”

    蔺夫人缓下神色,微微笑道:“就是来相府拜师的那日早朝下的文牒,还有啊,他既然拜了你爹为师,以后也就不算是你师父了,况且教你也是你们小时候的事情,以后你也别当着外人的面就师父师父的叫了。”

    以沫倒是不在意那个‘师父’的问题,她疑惑的问:“那是因为皇上早知道他拜父亲为师而封的左相,还是未拜师之前就知道?”

    蔺夫人失笑道:“问这个干嘛?娘还真不清楚这个。”

    以沫轻轻地笑了笑,由着拾年把那大氅脱下,蔺夫人见她这一身和早上出来时的完全不同,虽然有些纳闷,却也不甚在意的没问。

    以沫再望向廉相濡的时候,他已经在自己的正对面落座,与廉庆云同桌,此时正闲适的品茶。以沫远远地看着他,心里愈发觉得他心思之重,若是拜师在前,封相在后,她无话可花,偏偏多年师徒,纵使心中无他,可是他的脾气秉性她也甚是了解,若是没有目的的事情,他怎会费时费力的去做?

    以沫心中不是滋味的下了结论,怕是,他只为那个让人眼红的位置才拜了父亲为师吧。

    大殿一片热闹,笑闹声中,只见七八个小太监快步而来,在宫门口相互对着的站定,而后一个细尖的声音远远传来“皇上驾到!”

    刚回到主位的禧贵妃连忙起身往殿中央走去,几个妃嫔也跟着一起,跪在了大殿正中,其余人都起身跪在桌边,不多时,皇上便出现在了门口,以沫等人都是低着头,只听皇上笑道:“朕来晚了,宴席可是开始了?”

    禧贵妃被皇上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她笑着说:“臣妾正等着皇上,若是皇上不来,臣妾的生辰不如不过。”

    哲帝说道:“爱妃的寿宴朕是定会来的。”

    待哲帝和禧贵妃坐定,只听旁边太监高声道:“起!”大家这才纷纷站起。

    哲帝笑看了一圈底下的人,说道:“都快坐吧!难得今天是好日子,都随意些!”

    众人齐应:“是!”这才各自落座。

    以沫还未等回到座上,只听哲帝笑着说:“再搬来几套桌椅放廉相旁边,你们两个就坐那边吧,都是表兄弟,别都疏远了。”

    以沫有些纳闷的想,难不成哲帝是带着人来的?

    她这才抬头看过去,没想到,站在大厅中央的竟然是清王殿下,和赵沐桓。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