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二十六章 殿前请行(7)

章节字数:3050  更新时间:12-06-25 15: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再次回正殿,以沫本想绕去侧门进去,可眼看着廉相濡直接从正门走了进去,也只能在后面跟着。刚一入门,就听大殿阵阵掌声,以沫看过去,原来是正在赛诗。廉相濡向着自己的座位走过去,连看她一眼都不曾,两个人还未等落座,就听到明岚公主高声笑言:“父皇您看,蔺相家千金回来了,儿臣可是知道蔺大人学富五车,蔺小姐又自小师从廉大人,这赛诗断不可少了她吧?”

    突然大殿变得安静不少,如此挑衅怕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众目睽睽之下,明岚从圣驾旁站起,向前走了几步,又笑道:“本公主听闻方才比舞,蔺小姐身子不爽不便参加,不知与廉大人再回来后,可是能比这最后一场了?”

    说完这话,大殿彻底安静了下来,禧贵妃还指望日后能仰仗廉家势力,被明岚这么一说,心中更是一惊,明岚对以沫不论如何,只要不撕破脸她便不管,可现在明岚的连番挑衅岂不是把廉相濡也一并得罪了?禧贵妃立马斥喝道:“明岚!退下!”明岚恨恨的看着以沫缓步上前,转眼再看廉庆云,此时他也正看向自己,两眼相对,他眼神中是犹如沁上了万载寒冰的阴冷,明岚吓得僵直了身子,连忙把眼低下,退到了一旁。

    以沫气的身上发抖,握紧了手,缓步走到了殿中央,跪下身子,低头清声道:“右丞蔺氏之女蔺以沫,请皇上万福金安。”

    本就一直未语的哲帝看着下面跪着的以沫,半天才忽然笑道:“朕的明岚自小骄纵,你不要与她计较。”

    以沫压低了身子,说:“众人皆知公主为人直爽,是难得的真性情,臣女怎敢计较。”一句话面上听来是恭维之语,实则挖苦之意明显。

    哲帝倒也不在意,只是微微一笑,说:“先起来回话吧。”

    以沫才一立起,哲帝说:“朕似乎在哪里见过这金狐大氅……”

    以沫正盘算如何开口,却没想哲帝谈起了衣服,还没明白哲帝这么问是为了什么,就见廉相濡竟从位置上站起,面朝哲帝的从容一礼,说:“回皇上,这衣服是一早微臣去向太后请安时,太后体恤蔺相为政辛劳,命臣送与蔺相大人的。”

    “哦?”哲帝笑道:“难怪。不过这衣服虽是太后赐给蔺相的,却还得说是蔺家的姑娘有福。”以沫再次跪下身子叩谢皇恩,哲帝也没再对她说什么。

    以沫起身回座后,看向对面的廉相濡,原来早上的时候,他是去太后那里给自己讨要衣服去了,想起自己挣扎着不要穿这衣服时,他夹杂着伤痛的一句“那不是你喜欢的金狐么?”只是因为看到自己被羞辱后伤心不已,他就去把已经送给太后的金狐大氅讨回来,以为她看到后会开心,却没想她根本没买账的把衣服丢在屋里,以沫想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好呢?若是自己真的那么值得,就不会被赵沐桓决然放弃了吧。

    感觉到来自廉相濡身边不远处那灼烈的目光,以沫终究没能忍住的望向了赵沐桓。他似乎没想到以沫会看过来,眼中瞬间闪过一丝慌乱,他脸上变换着有关痛苦的神色,似乎想张嘴对以沫说些什么,以沫看着看着,却忽然露出一个笑来。

    把目光凝在他的脸上,以沫看着他的脸色变得苍白,只觉得胸口隐约作痛,原来自己并不笨,这种情况下也能把事情想清楚。明白他选择了那个位置,定然要放弃自己,选一个能帮得上他的女人,李景瑶的条件很好,她的姨丈是郑绪的旧部,娶了她,可以稳住郑贵妃那面,再者她虽然是尚书嫡女,却是个最不受宠的嫡女,娶了她既难让外人看出他意欲夺权的念头,又符合了身份,不论怎样,都比娶自己的风险小。

    以沫头脑里越发清晰过来,想起那几次他出找她时总是忧心忡忡的样子,原来,竟然好早以前他就在犹豫。以沫看着他,笑的越发灿烂,她多傻,还去求他选择自己,怎么会呢?她是蔺家唯一的女儿,娶了她便是找到了相府的大靠山,又怎么可能去与她淡然度日?怕他那时的犹豫,并非是在夺权和弃权中徘徊,而是在高调争权还是低调争权中做选择。

    赵沐桓的身子不自觉的向前倾,他的手紧紧的抓着酒杯,脸色苍白得吓人,以沫笑着看他,心里有了种报复的快感,只恨自己不能跑过去说两句狠话,把插在自己心头的利刃扎入他的心中去,让他也痛,甚至比自己更痛。

    直到感觉周围变得安静极了,以沫才从自己的傻笑中回过神,只看见大家都看自己这个方向,蔺夫人推着自己手臂,有些焦急的低声喊她:“沫儿!沫儿!”。

    然后听到太监说:“右丞蔺氏之女蔺以沫上前觐见!”

    以沫连忙收起情绪,站起身,脚步略显凌乱的走到殿正中跪下,说:“臣女在。”

    哲帝笑道:“此番竞艺五艺俱佳的均已选出,倒是成绩最末的,朕实在评判不出,不如就判定是未参赛的蔺相家千金吧!可有怨言啊?”

    “臣女不敢。”原来是为这事,以沫跪在地上恭谨回话。

    这厢还未抬头,却又听哲帝道:“朕答应过要奖惩分明,此次竞艺李尚书千金又夺第一,可有什么想要的?朕重重有赏。”

    以沫感觉身边有人与自己并排跪着,想也知道是李景瑶,只听她说:“臣女不敢请赏。”

    话音才落,就听到禧贵妃笑着说:“皇上若是不知道赐些什么,臣妾倒觉得有个好办法,保证李尚书家千金欢喜。”

    “爱妃说来让朕听听。”

    禧贵妃说:“明岚年十六已经许了人家,而几位正是大好年纪的皇子却个个未婚,前年湘王纳了正妃,去年涟王娶了侧妃,臣妾由今日相处来看,三皇子与李家千金倒是一对金童玉女,且年纪相当,不如当做奖励,由皇上为孩子们指婚吧,也在这年尾了给宫里再添些热闹。”

    以沫低着头,指尖死死的按在大殿的金砖上,明明什么都懂,也早已预料,可这一刻来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浑身的战栗,一个又一个的圈套,她能保证自己能逃出去么?能保证自己不会也有一日成为一颗棋子,一个筹码,被人如此交易么?她能感到身边的李景瑶亦是浑身绷紧,以沫甚至能听到她呼吸声中的哭意,心中对这皇宫怕极了,恨不得能站起身就跑,躲得远远的,可是她不能,她依旧得恭敬的,装作若无其事的跪在这里,听着皇上说:“桓儿今年也有二十了吧?是到纳妃的年纪了。”

    哲帝看向赵沐桓,见他依旧坐在座位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地上跪着的人,笑着说:“桓儿?”

    清王用手推了推赵沐桓,赵沐桓才猛的收回视线,顿了顿,也离座上前,跪在了李景瑶的身边,他嗓音像是被凝滞住,半天才说出一句:“儿臣在。”

    哲帝似乎没有感觉到丝毫不对劲,依旧笑容满面的说:“就立李景瑶当你的正妃吧!你年纪也不小了,早就到封王的时候,之前是朕忽视了,桓儿不怪父皇吧?”

    “儿臣不敢。”

    以沫低着头,也未看他们俩,也没起身如别人一般恭贺,她依旧盯着地面上的纹理,等着那个属于自己的“罚”。

    一阵恭贺声过后,许是赵沐桓携着李景瑶一同退下,以沫渐渐感觉到膝盖酸麻疼痛,却又比不上心中悲痛,更是觉得一切都无所谓,若是让她一直这么跪着便是“罚”,岂不是更好?

    也好,没等以沫膝盖发麻之前,就等来了有关她的话题,“皇上想好是怎么个罚法了么?蔺小姐都跪了许久了。”也不知是哪位嫔位先开的口,以沫听不出来,倒是心里有些感激,否则还不知要拖到何时。

    未等哲帝开口,以沫忽然直起身子,脆声道:“皇上,臣女自请受罚之法。”

    那妃子是在廉相濡的示意下提的以沫,此时看以沫自请受罚,有些纳闷的看向廉相濡。廉相濡也是一愣,明明已经为她想好了脱身之法,她这是要做什么。

    哲帝听后忽然兴趣大增,笑道:“哦?说来给朕听听。”

    以沫说:“诚如公主方才所讲,家父学识渊博,臣女又自小师从廉大人,本应五艺皆佳才是合理。奈何自小骄纵,仰仗父亲疼爱,并未在学业上多加刻苦,多年来,臣女虽琴棋书画诗舞上才艺不精,却练就一身刀法,略懂兵法。”

    大殿上极静,蔺夫人到底是了解自己的女儿,听到这已经明白蔺以沫是要干嘛,吓得仓皇的看向哲帝,哲帝脸上的笑容渐退,蔺夫人心里大叹不妙,此时蔺相又不在,看向廉相濡,他亦是极度震惊的盯着以沫,蔺夫人连忙对拾年说:“快去问问相濡,快问怎么办!”拾年应了一声“是”,连忙低身往侧门跑,打算从殿外绕过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