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四十三章 大军开拔(1)

章节字数:3214  更新时间:12-07-15 19:4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仪哲帝三十七年正月初八,群臣进宫朝贺,以沫一早就带着拾年直接前往宫外早已落成的公主府邸,原宫中服侍公主的宫婢已经来了过半,忙里忙外的准备着晚上的婚礼。以沫本是想着早些来,可以帮帮廉庆云的忙,结果倒是被廉家的几个哥哥拉着讨论起了西北战况,她听得极为认真,一天也就不知不觉的过去大半。

    迎亲是在傍晚进行的,天色擦黑的时候,整个京城到处都是放鞭炮的声音,锣鼓喧天,竟比过年的时候还热闹百倍,红绫万丈,连接了宫门、公主府、沐王府和李尚书府。以沫站在热闹的公主府大堂,看着远远的皇宫里窜起的绚烂烟花照亮了玄锦般的夜幕,耳边传来各家女眷的惊呼声,赞叹声,也不禁被这热闹氛围感染,嬉笑着对一旁的廉家晚辈说,“小子们以后眼睛擦亮点儿,专门找公主去娶!知道不?”一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等到明岚公主终于落轿公主府的时候,以沫才发现,迎亲队伍竟然被禁军护在了正中,都已经需要禁军来保驾护航了,想来全城的百姓都出来看热闹,纵是皇室的迎亲队伍想来也是非常吃不消的!

    皇室婚礼最是奢华,况且又是两位皇胄的大婚一同举行,不知道沐王府现在是什么状况,反正公主府这边是热闹了翻天,以沫瞧着廉庆云尽管再不喜公主,可一身大红喜袍加身,整个人也里里外外透着喜气,连喝酒都比平日更加爽快,几乎是来者不拒的架势。

    闹了一夜,等回丞相府时,街上早已经静了下来,以沫静下心去听,能听到的也都是自家马车的碾车轱辘声。相府内安静,以沫回到自己的小院,只是略作洗漱就上床去睡了。

    自初八参加了廉庆云的大婚,以沫就开始足不出户的在家专研起了兵法,有点临时抱佛脚的感觉,每天忙忙活活的在沙盘上模拟前线的状况。直到临出征的前一天,武库丞在天亮之前送来了盔甲战衣,还有督军令牌。以沫擅长使刀,醒来后看到军衣,连洗漱都省了,直接拿起佩刀,换上衣袍,在铜镜前左扭扭右照照,拾年在一旁捧臭脚地赞叹,“小姐真俊俏!”

    以沫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好像近日来的休息不足于自己而言没产生丝毫影响,反倒是一下子又精神了不少,笑了又笑的勾起拾年的下巴,语气轻快地说:“拾年可愿意一辈子都跟着本小姐吃香喝辣?”

    拾年猛劲儿的点头,“愿意啊!拾年愿意!”

    以沫撇撇嘴,“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傍晚的时候,廉庆云竟然登门找以沫,而且是约以沫去逛妓院!

    他虽是悄声的说,可以沫着实震惊,倒不是觉得自己去妓院有什么不好,只是纳闷:“你才娶亲就敢逛妓院?不怕你家明岚公主踏平了整条花街?”

    廉庆云咂嘴,“我就是这几日受够了她!非要出去痛快痛快!”

    以沫拍他头,“你傻啊?我跟着去,你怎么痛快?不如找你家那些侄子外甥去,让他们也开开眼。”

    “都说你没个姑娘样儿,我是瞧着你明天就要出征,前线我可太知道了!大军最近也要驻扎城外三十里,哪有什么姑娘能看,我今晚算是让你再见识见识。”

    以沫嘴一翘,嘲讽道:“我对女人没兴趣,要去自己去。”

    庆云看以沫一脸淡然,谄笑道:“你也去看看人家真正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据说花影楼新来的姑娘今日登台,宾客但凡想入场的就要五百两白银打底。”

    花影楼?以沫仔细的回想了一下,怎么这么耳熟?她不管庆云一旁的游说,自顾自的回想,等真的想起来的时候,庆云只差唾沫横飞了,以沫笑道:“你等等我,我去换身男装就与你一同去。”

    转身之际又问:“你手头带够钱了没呀?”

    庆云笑道:“爷从来不自己带钱,可你看看爷何时缺过钱。”然后是以沫的一声:“我呸!”

    等以沫和廉庆云走到京城最富盛名的花街上时,才发现这里当真是热闹啊!以沫从没来过,自然也没见过竟有姑娘冬日还只穿轻纱薄绢,廉庆云也是头一次逛花街,原来带兵打仗常年在外,别的军队里有军妓,可是廉家军向来治军严苛,他见姑娘的次数都少之又少,如今总算是结婚了,也明白这男女之事,再来看花姑娘们,难免脸有些发烫。

    以沫一面腹诽着伤风败俗,一面又是好奇的东张西望,等看到廉庆云红透的一张脸,才不禁笑喷,“我还当你是常客呢!”然后就笑的不成样子,廉庆云咬牙切齿的想,要不是听闻今晚首次登台的妓女是千金难见,他才不会冒着触犯家规的来逛劳什子的妓院!

    两人刚踏入花影楼的门前,就听一声娇柔的媚声:“呦!两位公子看来好面生呐!”廉庆云和以沫一身行头一看就是大家出身,那老鸨子进而满脸堆笑的说:“今时不同往日,今儿可是我们新姑娘的初夜!只有先压下一千白银才能进呢,两位公子一看就是大贵之人,不如来给咱姑娘捧个场如何?”

    廉庆云哪被人这么贴身说过话,一时间只差鸡皮疙瘩落满地,连忙伸手示意后面的随侍掏钱,倒是以沫放得开,笑道:“我们就是来看新姑娘的,可否请大姐带个路?”

    “哎呦!这位公子嘴真甜!叫我花妈妈就好。”她接过银票,笑道:“呀!公子别在门口站着啊,快进里面坐下。”这花妈妈没再给以沫和廉庆云说话的时间,对着侧面的两个姑娘说:“柳杏、春桃,快带公子进去,好好招待着!可别给怠慢了!”

    以沫觉得有趣,渐渐来了兴致,学着远处的几个男子也向这花妈妈作了揖,随后就和廉庆云被几个姑娘簇拥着进了屋去。

    一入门,映目的是花团锦簇的大厅,庭中连带着阁楼,流水从屋上渐至成瀑,宛如瑶池仙境一般。以沫本想欣赏欣赏这别样的屋阁,可转眼就看到中央大台子的下面,坐着几桌的男人个个形象猥琐,十足颠覆了这美境,可为了一赏这被炒得轰轰烈烈的旷世妖孽,蔺以沫心里想:“我忍了!看完了就撤!”

    许是廉庆云实在受不住了,只听他说:“姑娘们尽可忙去,给我兄弟二人安排个包间就好。”

    几个姑娘再度依偎上自己和庆云的身上,以沫马上从荷包里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姑娘们还是撒娇……一百两,继续撒娇……二百两,不走!

    掏出一张五百两银票,以沫使劲的拍在桌子上,那黏在廉庆云身上的姑娘才笑道:“两位公子请随奴家来。”

    其他几个姑娘近乎同时撤离,以沫一面跟着上楼,心里一面想,这青楼寻常的姑娘今夜也要五百两才能打发走,那一会儿的正主得多少钱才能带走呢?

    真是销金窟啊!

    以沫和廉庆云在包厢落座,两人一阵笑闹,又等了半个时辰,这院子里已是人声鼎沸,似乎已经满场了,那老鸨才扭着屁股登台,在座的男人们,以及以沫这个‘伪男人’都不约而同的噤声。

    因为做足了前戏,现场可谓是声势浩大,好多男人们都离开了座位,挤在看台下,希望可以第一时间的一睹芳容。连以沫都略微有些紧张,眼睛直直的盯着台下。这坐在包厢就是不方便,离得太远,若下次还有机会一定要下去坐坐大堂,以沫笑呵呵的想。

    “各位大爷,今天是我们花影楼水姑娘的开苞之日!还是老规矩,今晚谁出价最高,谁就能走进我们姑娘的闺房!”

    底下的男人满眼冒红心,吵闹中,一个彪形大汉仰面出声:“少废话!快把那妞带出来给爷们们瞅瞅!”

    一片附和声中,只见之前还是灯火通明的大厅瞬间陷入黑暗,还未及大家惊奇出声,舞台中央上空的花束爆开,几缕火花冲天,将大厅渡满金色,摇曳的光线下男人们脸上是猜疑、是兴奋、玩味的目光。一曲琵琶声悠然而至,婉约清丽,极快的丝弦拨弄,琴艺挥洒淋漓。蔺以沫看得有点入迷,有些痴醉。极静的庭院里,月华凝露,台上的灯火忽明忽暗,红光照亮了琉璃。

    再细细看去,那美人已然立于台中,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的仙子,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是雪白的菱纱,只露出了细长的脖颈。以沫远远看去,也不禁贪看她秀美绝俗的面孔,湛湛有神的美瞳扫过了全场,嘴角忽然微现梨涡,纤腰袅娜的翩翩起舞,皓腕上坠着的莹白轻纱随舞而动,妍姿妖艳至极。

    台下一片倒吸,待灯火重新点燃,满堂光彩也不及台中之人。

    瞬间的安静后,台下议论声此起彼伏,那美人半抱琵琶,羞涩难言,容颜虽妖冶,却能引人怜惜。花妈妈再一次扭着她的水桶腰走至美人旁,“各位爷!这姑娘可配是我花影楼的头牌了。都回座了去,这节目才能往下进行不是!”

    ————————苏苏有话说————————

    终于回来了,可是还需要休息~~每天苏休息够了就会码字的~~一定不会再断更这么久啦~~

    还有就是~~~离开一周~~收藏好少~点击好少~推荐好少~~苏苏回来了~大家都热情的砸票吧!!

    哦!对了~~还有橄榄枝~~嘻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