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四十六章 大军开拔(4)

章节字数:2940  更新时间:12-07-22 23: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以沫夜半醒来的时候,痛楚早已经过去了,屋里的火堆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她撑起身子转身,看到廉相濡半卧在帐前的暖榻,手里依旧捻着一只酒杯,只是杯中的酒已被饮尽,此刻被他慵懒地勾在长指上。

    帐中宁静,她可以清楚地听见帐外卫兵巡守的脚步声,以及远方的兽禽叫声。

    蔺以沫深深的望向廉相濡,他下颚是一片青色的胡茬,眼睛下方是一片暗色,几日下来,她虽对他不理不睬,可内心却不若表面上平静,她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不是因为今天的窘况,却是因为几日来越是无视他,越是暗自注视着他,连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有时无意之间,视线就已经凝视了过去,以沫陷入一种从没有过的慌乱中。

    她慢慢站起身,先是把大氅穿好,抱起方才加盖在大氅上的棉被,放轻脚步的走到廉相濡的身边给他盖好,然后转身出了营帐。

    一阵风顺着掀开的棉帘子吹了进来,廉相濡缓缓的睁开眼睛,他眼神清明,可眼底却在淡淡的忧郁中透露着一丝伤,耳旁依旧是风声呜咽,他眼睛无神的望向不远处的床榻,终是自嘲的一笑,复又闭上了眼。

    以沫刚一出大帐,就看到帐外正在喂马的东海,她忙快步走了几步,隐到帐后,看到东海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她才舒了一口气,偏巧一队巡营的士兵从身边经过,看到以沫后停下脚步,长枪杵地的齐道了一声:“蔺大人。”

    整齐划一的声音,虽不算震耳,落在以沫耳里却吓得心里一抖,她连忙转过身对士兵点点头,等再回头看向东海的时候,他依旧一副什么也没听到看到的样子喂马。以沫轻轻一笑,怎么自己出来一趟,人还变笨了,东海内力深厚,周围但凡有个风吹草动他最是清楚不过,哪可能躲得过,况且也没什么好躲的。

    以沫想了想,还是没有在过去。她先是在附近转了转,又挨个看了士兵睡的大帐,行军在外,将士睡觉都是衣不卸甲,枕剑而眠,各个帐内的篝火都已经烧得不旺,以沫最是知道篝火不够的滋味,头半夜还算好,待到凌晨的时候,若是没人填火,当真是要冻死人的,左右自己也睡不着了,她就一个帐篷一个帐篷的走,轻手轻脚的为将士填火取暖。

    以沫原本就知道自己、廉华、曹梁和廉相濡的营帐分别扎在整个大营的四个方位,每个营帐的周围按照品阶、军籍由内向外扩展开,可她从没整个大营的巡查过,从前去往廉华的主帅营帐,她也是骑马前去,直到现在这么挨个帐篷的走,才发觉营地实在太大,她一间一间地走下去,渐渐也没了距离感,不知道此时位置究竟距离自己的营帐有多远,她倒是不怕走丢,大不了再碰到巡营的士兵,让他们带自己回去就好。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等以沫终于看到有高出其他帐篷的大帐时,心里不禁一乐,心想看看这是谁的大帐,不就知道自己现在走到哪了?她轻手利脚的往大帐走去,可越是接近大帐心里越觉得不对劲,大军行进半余月,她多少也都知道,廉华带兵出征,营帐必定是整夜通亮,曹梁夜间睡觉见不得光亮,所以此时他的大帐一定是漆黑一片,眼前的大帐里只有微微光亮从帐门的的边缝中泻出,这既不是廉华的帐子,又不是曹梁的,她虽不记得距离,方向却清楚着,自己肯定没绕回自己的大帐,那这个就一定是廉相濡的!

    可廉相濡明明在自己的帐里睡觉呢,难不成他醒来看自己不在了,所以回来了?以沫心中涌起一股不安,她压下呼吸,放轻了脚步地慢慢靠近帐门,只听里面有人声音低沉地说道:“还是把灯熄掉吧,小心一会儿把人引来。”

    回答的人倒是声无所惧的笑道:“太子不必如此担心,这次天仪来的援军足有五万,如此大的营地,先不说几位大员的营帐相距甚远,就算有人过来,士兵身穿盔甲,走路时铁器摩擦之声也能听得到的,况且除了巡卫,其他人都是驾马而行,几位都是武艺高强之人,连马蹄声都听不见么?”

    这人说话透露着鄙夷之气,顿时帐内再没有人说话的声音,随后是之前那人说:“我等都是只身前来,还是小心的好。”以沫屏住呼吸,心中的不安被印证,此时她心里像是擂鼓一般,定是别国人潜入军中,她不确定究竟是只有里面的几个人,还是军中已然多出许多他国士兵,可以沫心里明白极了,若此时自己鲁莽行动,几万大军定会因自己而全部葬送掉。微暗灯火的照映下,以沫脸色苍白,神态却越发镇定,她小心谨慎的移动脚步,向帐侧的暗处走去。

    大帐外是厚棉毡包绕,以沫掀起一角侧耳倾听,只听先前说话的男人说:“待辰时一到,我军会即刻倾出十万兵力包绞永安县,不知君主援军三万可能如期而至?”

    “本君说话算话,只是不知道太子能否兑现承诺。”回答之人一改之前玩世不恭之姿,一字一字说的极为阴狠。

    以沫心中震惊,来人若没猜错,定然是瓦流太子殷荣和南苗国君主安华,这两人竟跑到军中商议,肯定不会是找不到说话的地方,十有八九是要将大军滞留在此处。皇上早在禧贵妃寿宴后,就下令马鞍山驻军后退百里至永安县外,此时距离辰时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若是围剿永安县,八万受瘴气影响的驻军必败!到时西北边境重镇的永安县城落入瓦流……

    以沫不敢再往下想,里面的人依旧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以沫听是两国此次配合之术,她轻轻将棉毡放下,现在听他们的计划已经是毫无必要了,她脑袋里迅速的想着到底该怎么办,决不能眼看着八万将士全军覆灭!

    可眼前的情况……

    远方狼嚎声越加清晰,她忽然脑中窜出一个解当下之难的法子。以沫快步往大帐东北方向走去,走过了数十个帐篷后,她掀开一个帐篷进去,在火堆里拿起一根自己不久前新添的木材,火燃烧的正旺,以沫确定方才密谈的大帐不会听到这边的动静,她微微扬起声说:“都醒醒!快醒来!”

    士兵哪有在行军中听过女子的声音,一个个虽听到了,可也只当是做梦,大多翻身后又要睡去,只有十几个人做起了身,迷迷糊糊的看向以沫。

    以沫心中着急,沉声大喝道:“都他妈给我起来!”

    这一嗓子吼出来,有的士兵几乎是腾空而起,反射性的拿起刀就跳下了床,连目光都透着微微的凶狠之气,可等大家看到是蔺以沫正举着火把站在火堆旁,都先是一愣,随即纷纷跪地。

    一高个男子上前问道:“蔺大人可是有何吩咐?”

    以沫心知每个帐篷内都是一个分队,想来此人是这帐篷的队长,她沉声说道:“现在起,你们每五人一组去附近的帐篷,三个人负责把将士们叫醒,二个人负责将帐篷点燃,这期间动作要轻,尽量减少发出声音,等超过十个帐篷全都燃起大火,”她指着队长说:“你负责高喊起火,然后大家都要喊,声音弄得越大越好!可懂?”

    那队长凝眉看着以沫,此事非同小可,可看到她眼中的急火和决绝之色,他一点头,然后回身命道:“切记让别队的将士也都不要弄出声响,一切声音发出以我高喊声为准。”

    廉家军确实训练有素,队长刚一吩咐完,士兵们都已自动分组出帐,以沫攥着火把出来,和那队长一同点燃帐篷,周围依旧安静,只能听到火烧毡毯发出的“兹兹”声,以沫说:“一会儿火都烧起来,你就马上往西南面廉大人的帐子跑,记得躲在暗处,看里面出来的人往哪个方向而去,一个时辰来后主帅帐内汇报于我。”

    墨黑的天色,火光照着以沫的脸上忽明忽暗,那队长双手握拳道:“定不辱命!”以沫只点了点头,转身向东北方向,自己的大帐跑去。

    还未等看到自己的帐顶,只听到一声高呼:“着火啦!着火啦!”,声音传到以沫耳里时已经小到听不太清楚,她回头看过去,足足一整片的大帐都已经点燃,大火熊熊的燃烧,一团团黑烟冲天,大营渐渐地扬起乱作一团的惊呼声,救火声越传越大,营地里越来越乱。

    身后是滔天的火光,毡毯燃烧后的刺鼻味道弥漫在空气里,以沫跑进一处马厩,拉过一匹快速上马,向自己的大帐飞奔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