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四十九章 大军开拔(7)

章节字数:3033  更新时间:12-07-23 02: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未等以沫到东面营地,只见身后忽然闪出四人,这四人具是一鞭快马,以沫眼见他们马上就要追上自己,一时只当是遇上了伏兵,当下拿起长刀挥砍了过去,右侧两人堪堪躲避,一人大喊道:“我等是玄卫!还请蔺主子随我们出营!”

    以沫一抻缰绳,马蹄高高抬起,她正回头看去,这时迎面杀出七八个未系红布之人,手中各攥着一弹扔向以沫马前,一股灰色的烟雾往以沫身上撒来,她只来得及听到一玄卫大喊:“主子小心!”

    周围都是烟雾,以沫惊觉突变,只见三名玄卫已经驾马迎着烟雾冲了过去,以沫单手提刀,也要一同冲过去,留下的玄卫伸手一把扯住以沫手里的缰绳,大声道:“此地不宜久留!请主子撤离!”

    烟雾弥漫未散,空气中是极其呛人的气味,以沫辣的一双眼睛只能眯着,她清楚听见混乱的金戈之声就在耳边,身后又有驾马而至之声,那玄卫见以沫迟迟不走,回头一看,好在冲过来的是被安排留下的青衣卫。

    就在这分神的时候,从以沫左侧忽然窜出一个黑影,举刀向以沫猛砍了过来,以沫只听身侧有劈风而下的声音,本能的侧身闪过,快速伸出右手长刀挡了一下,对方力道极大,以沫被振下马,直接摔倒在地。那人一点不容空的跳下马,向着以沫的脑袋挥砍过来,招招夺命,手段极为狠辣!

    以沫翻身连着在地滚了三圈,连躲三刀,而后只听铁器相撞产生的巨响,原来是两个青衣卫已经冲过来与那人纠斗在一起!一青衣卫快速跑到以沫跟前,一把将她从地上拽起,弥烟散尽,杀斗之声眨眼间已经贴在耳际,以沫看之前扯住她马的玄卫早已经与另外两个伏兵打在一起,刚刚赶至的青衣卫也都在尽力突围,拼死护住以沫在中央。

    保护圈越缩越小,涌上来的袭击之人或砍或劈,一副以命搏命的方式,廉卫以死相拼,一时间刀光剑影,情况危急万分,以沫却猛然发觉,伏兵中几个最是难缠的只做打斗,并无发信号之举!她脑袋里急速思索,一旁刚刚脱身的玄卫冲上前,以沫一眼认出是之前帮自己纵火的那个队长,他拉住以沫大声道:“我等护主子撤离!”

    在场廉卫一听,齐声吼道:“我等护主子撤离!”

    以沫被那玄卫推上马,一个想法在脑中忽然成型,眼见涌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她心头一惊,大喊一声:“廉卫随我来!”随后抽打马鞭,向东南方向跑去,廉卫拼劲重重反击,趁对方没来得及回身之际火速脱身,骑马追护在以沫身后,那些斗狠之人也一并快速飞身上马,紧追在后。

    前面是尸体密密麻麻地横陈在地,鲜血四散,血腥之味弥散,以沫憋着一口气,强忍着身体里翻江倒海的不适,越发使劲的猛抽马鞭。扭头向后一看,廉卫紧跟在后,又瞧到远处被留下来的廉家军也在与伏兵奋战,她扬起嗓子一声大喊:“廉家军将士随我而来!”

    被留下的廉家军士兵正分散着与忽然出现的瓦流兵厮杀,听到呼喊声,瞥见以沫等人正往东南方向冲,后方是紧追而上的瓦流兵,廉家军本就已经杀红了眼,此时看到以沫撤离有危,只听一人高喊道:“兄弟们冲!护大人撤离!”

    士兵们迅速凝聚,以最快速度冲入廉卫之后,扬起长刀猛砍追杀之人坐下马身,与紧追着以沫的瓦流兵死命拼杀……

    马蹄踏过死尸,以蔺以沫为首的一众人急速奔驰,犹如掎角之势,横插在荒芜的原野上,以沫回头只见廉卫,她分明有看到那几队廉家军冲过来!以沫勒马停下,廉卫也纷纷拽紧缰绳,以沫看着身后面色凝重的廉卫,即便心里已经猜想到,却还是不敢相信的问:“他们呢?”然后是廉卫第一次的没有有问必答。

    她望着刚刚逃离出来的修罗场方向,眼泪毫无预警的夺眶而出,咬紧牙关,可内心被震得疼痛难忍,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从喉间直捣而出。瓦流军还未追上,可蹄声咚咚却如同重锤一般闷击着大地,若再不往前跑,不过多时大军定然会出现眼前,一玄卫上前道:“瓦流大军即将追上,主子不能让那一千将士白白以死相护!”

    他声音哀恸,以沫一把抹去眼泪,的确,这时间是一千将士用血肉之躯换来,绝不能再迟疑半分!果断扬鞭,疾风刮过脸庞,以沫手持长刀,带着廉卫向安西城方向狂奔。

    足足追了两个多时辰,身后瓦流大军依旧穷追不舍,以沫暗骂,她原想永安县与安西城是两个方向,廉家军大批人马早已撤离,剩下他们只是寥寥三十多人,瓦流军多追无益,一定会半路撤兵,赶往永安县外以做夹击之势,可事实却大相径庭!

    战马已经跑得没劲,也眼见的不能再跑下去,回头能隐约看到身后的瓦流军,廉卫驾马呈半月状将以沫护住,风声中有瓦流军嗷嗷的欢呼声,显然已经把他们当做了逃不掉的猎物。

    以沫心中只觉一阵悲戚,安西城毫无准备,守城将士能有多少她无法估计,可身后瓦流军绝对与早已撤离的廉家军人数相当!此时若她继续奔往安西城,无异于带去了灾祸,此时已经快要到安西城界了,若是再不决断,恐怕后果严重!可若是不去往安西城,她与廉卫定然逃不过被俘被杀,廉卫均是大公府死士,以沫咬牙看向身侧,廉卫身上都已经挂彩了,为了自己撤离,已经牺牲一千将士,若是廉卫也为了自己……

    以沫脑中正筹划着如何摆脱身后瓦流兵,就看前方尘土飞扬,俨然又是一路兵马!以沫这次直接骂出了声,当真是前有狼后有虎?!没想一旁廉卫却大喜道:“定是主人援兵!”

    以沫一愣,脑子里一时没反应过来,廉相濡不是撤离去往滨州?!

    她还喃喃着弄不清楚状况,只见地平线上,忽现一人银甲白马,如旋风般冲杀过来,苍茫的旷野上,冬日太阳的寒光洒在他身上,闪着冰冷的光泽,犹如天降一般,他身后陡然多出大批军马,如潮水一般的向以沫的方向涌来!

    仿佛只用了一秒,那人就已经冲近,随着他面目越来越清晰,以沫却无力控制眼前泛起的水汽将视线遮挡的越来越模糊,耳边是马蹄震天的声音,她只感觉腰身一紧,随后身子一轻,已经被来人揽上了另一个马背,拥入怀中。

    他温热的呼吸喷在自己的颊边,以沫眼泪簌簌的掉下来,身子不自觉的偎向他的胸前,耳边是他一贯温雅的嗓音:“终于知道害怕了?”

    廉相濡左手一带缰绳,迅速驭马掉头,带着以沫往所带兵马后方跑。他一手环着她的腰,一手驾马,以沫也伸手拉着缰绳,她仰头看向他,俊挺的鼻子,棱角分明的下巴,的的确确是那个熟悉廉相濡,这时她才在心里真正的印证了一个事实,廉相濡来救自己了!

    大军人数众多,以沫只感觉瓦流兵还未冲上,身前的兵马却已经杀了上去,廉相濡由大军中央让出的一条通道前行而过。只见以沫忽然想到了什么,扶着廉相濡的手臂扭头向后看,看到护卫着自己的那三十廉卫也跟在廉相濡的身边,这才放心的又靠了回去。

    廉相濡低头看着她的一举一动,连那微微松口气的小动作都尽收眼底,不禁轻笑着调侃她:“还以为你胆子有多大。”她仰头看他,一张自己看了十多年的脸,此刻却给自己最最安心的感觉,只想就一直这样依靠着他,嘴上却不甘被他笑话的说:“我胆子就是很大!”感觉出他胸膛闷闷的震了几下,以沫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又被他笑话,也再不还嘴,安安静静的倚在他怀里。

    廉相濡带来的大军留在身后抵抗追上来的瓦流兵,直到她回头再也看不到除了廉卫以外的人,耳边还能听到金戈相撞,铁马踏地之声,随着厮杀声越来越远,以沫才问:“你不是撤去滨州了么?怎么是从这个方向出现的?那些兵马是从哪调来的?”

    她一连串的问题,廉相濡却没回答,一旁听到的玄卫看着自己主人不做声,也都凝神看着前方默不作声,以沫没得到答复,自己也懒得动脑子。之前情况危急,她一颗心都悬在逃命上,此时忽然心里稍稍放松一些,身体上的疼痛也铺天盖地而来,用手使劲的按压着小腹,身上没了力气,她渐渐弓起腰,希望这样能减轻点那泛滥的疼痛。

    廉相濡察觉出她的不对劲,低头一看,以沫脸上已经冒出了冷汗,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揽着她的手更紧。安西城就在眼前,他快如闪电的驾马冲入城门,直到到达驻兵府门口,才吁的一声,勒马停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