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五十二章 困兽犹斗(3)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2-07-30 21: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两个人一起吃过饭,廉相濡也不再多停留,只说:“你这两天身子不适,先在这院子里歇着,若有急事就遣门外青卫通知我。”

    廉相濡走后,以沫回到了之前睡的屋子,院子里有两名青卫把手,以沫却知道这屋子附近估计不下十个廉卫在保护她的安全。

    如今,就连她自己也想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之前在京城的时候,每天只想逃离他的庇佑,可一个月都没到,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多到此时此刻,因为深知身边有他,而倍感踏实。

    以沫靠在床上的软垫上,一时有些担心廉相濡去往城前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也不知道现在府兵回来了没,更不知道此时的永安县是何种情境,廉华帅军全力赶往永安至少也要两天才能到达,廉相濡派去调兵的玄卫是否正在带兵前往?廉楚靖驻守永安的八万大军能否撑得到援兵赶至?

    一切都是未知。

    此时四周静谧,身下是软枕锦衾,以沫脑子渐渐有些迷糊,慢慢地,终于沉沉睡去。

    好在,一夜无梦。

    以沫醒来时,未如往日一般马上起身,只呆呆地望着窗外渐白的天色。直到日上三竿,门外送食盒来的青卫已经听了好几趟动静,她才起身。

    简单洗漱,吃过饭后,她越发觉得此时小院里的安静,静的不正常,以沫开门而出,见两名青卫神色肃然,直接问道:“你们家主人现在在哪呢?”

    互望了一眼,其中一青卫说:“主人正在府兵营。”

    “如今城内外情况如何?”

    那青卫犹豫着刚要开口,另一青卫回道:“我等只负责守护小姐安全,不知城里之事。”

    以沫本就心有疑窦,见青卫如此回答,心中更加确定前方有大事发生,她冷下一张脸,沉声说:“城外瓦流大军能有多少?”

    青卫一愣,低下头不语,以沫一股急火涌上,狠声训斥道:“忠心也要分时候!难道你们是打算让你家主人送死去么!”两个青卫你瞅我我瞅你,也拿不定主意,以沫说:“我再问你们一遍,城外瓦流大军大约多少?”

    青卫终是没忍住,托出实情,“昨日营救小姐的府兵败战而归,去时四万,回来时只有八千……”

    竟如此惨烈?!全城只余下八千驻城士兵!以沫大惊,忍不住大声问道:“那瓦流军如何?”

    那青卫回答道:“昨日瓦流军伤亡未知,可夜半城楼下有瓦流请战兵高喊,瓦流四万大军等待城内大军出兵迎战。”

    以沫一听,暗骂瓦流人无耻,明知城内军兵所剩无几,却不攻城,只是让请战兵一遍遍在城楼下喊,“这分明就是逗狗一样的耍着咱们玩!”她心里怒火熊熊,忽然想到什么,她又问:“廉相濡在城楼上露面了么?全城为何如此之静?”

    “主人昨日只去过城前,并没登上城楼,后来就一直在府兵营与守城将领商量对策。这城里百姓因惧怕瓦流军破城而入,昨日夜里就都聚到军营那面了。”

    怪不得这满城里,连狗叫声都没有。以沫点点头,一时也没个动作,两眼盯着地面不知在想什么,两个青卫也不在说什么,安静的站在一旁。

    不过一会儿,以沫终于开口,青卫本以为她刚才听完后会直奔军营而去,即便没有,也没想到她想了半天,竟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城主家是儿子还是女儿?”

    青卫只是稍稍一滞,然后镇定的回答说:“城主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

    “女儿年纪有多大?”

    青卫道:“属下没见过,但是听说已经婚配本府领兵副将,下月就要完婚了。”

    以沫说:“我要在半个时辰内看到她最美的衣服,快派人去拿。”

    午时一过,上午还是晴空的安西城天色大变,以沫赶到军营时,天空上的阴云累积成了铅灰色,层层叠叠,遮日的乌云像是随时要掉下来一样的压城而过,满眼尽是萧瑟。

    以沫直奔军议厅而去,一路上见到城民牵猪赶羊的守在营地四周,神态上与年久逃难荒民无异,同样的渴望能活下去,同样有受惊后满是胆怯的眸子。

    以沫心中难受,正如之前她所想,若不是她往安西城逃,怎会给城里的百姓带来如此灾祸?她一面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刚刚想出的脱困之法,一面又生廉相濡的气!他本就所读兵书不多,纵是能镇定自若主持大局,怕是一众将领也被围到军营来的百姓闹的更加心慌,想不出脱难的法子。事到如今,他依旧想着瞒着自己,叫她如何能不气!

    以沫快步走进军议厅,此时厅内更是愁云惨淡,见门口有动静,众将纷纷转头看过来,其中一位坐廉相濡右手侧的负伤将领看以沫一身衣服,不禁低声说:“这不是……”

    以沫看了看他,想来这位负伤的不是这城主的女婿,就是城主的儿子,所以才认得这满城最华丽的衣服。说是华丽,其实与以沫往日在京城穿的相差甚远着呢,只是颜色够让人眼前一亮,绣着朵朵寒梅的玉色锦衣,外搭大红色紧身断袖夹袄,下面是银鼠薄裙外罩暗金色纱绸,以沫刚看到衣服的时候还问青卫:“这就是满城最华丽的了?”

    青卫也知道这衣服比廉家私婢的衣服都不如,却如实的说:“听说是城主家小姐参加重要场合才会拿出来穿的。”

    以沫看到廉相濡一脸惊色,不禁鼻孔一哼。此时军中商谈要务,众人哪里知道眼前明艳的女子所谓何人,虽一时被以沫的出现下了一跳,可反应快的将领随后起身喝道:“将这乱闯军营重地之人带下去!”

    走上来的士兵被青卫伸手拦住,廉相濡也缓过来神,沉声说:“这是蔺督军。”

    大伙一听,更是震惊了,他们多数都见过以沫昨日一身黑裘被护在廉相濡身前的样子,此时她穿着艳丽的来到这,连去偷衣服的青卫都不知道她是什么个用意,更何况是眼前这群已经焦头烂额的人了呢。

    以沫见廉相濡一脸不赞同的看着自己,她想了想,扬声道:“我有良策,廉大人可愿意一听?”

    也不等他的反应,以沫说:“众将应当都知前朝猛将张年被那时的我朝大军围困,城里的箭用尽,张年就命人扎稻草人,披上黑衣服,在夜里用绳子吊着出城墙,我朝士兵受诈,争相射箭,张年因此获得数千支箭。后来张年将真人用绳子吊出城,我朝士兵以为又是假人没有防备,那五百士兵才能成功突袭我朝营地。”

    见众人点头,以沫接着说:“如今全城被瓦流军围困,不如效法张年,只是咱们所做略有不同。晚些时候,余兵八千中抽出五千跟随我出城练兵,瓦流军驻扎在城门外一里,定是会看到。见带兵训练的是我一个女的,一定会放松警惕,再说,他们看到我军练箭,定然需要准备藤甲以备万一。”

    之前那负伤的将领道:“大人可是希望以此争取时间?”

    以沫笑道:“争取时间是小,乱了敌军的打发,混淆视听才是真。白日里每两个时辰,士兵从城楼上顺草人而下,我带领士兵出城练箭半个时辰,夜里依旧,却由在座某位将军带领练箭,以此拖延瓦流军几日,待到瓦流人都准备好藤甲,已是几日之后,到时候瓦流人早看过咱们夜里顺草人,定是防备松懈,咱们再夜半往下顺人,突袭瓦流大营。”

    廉相濡一指不自觉的敲打着左面,像是想起了什么好方法,渐渐露出自以沫出现后的第一个笑容,语气照之前轻松好多,说:“好极,各位将领现在就去准备草人,将全城的箭矢收集在此,一旦草人扎好,就依照此计划行事。”

    等众将都退出去,廉相濡对依旧站在门外的青卫说:“你们十个人,去后面自领十个军棍去。”

    终于有解围之法,青卫们也都心里一松,挨十个军棍又算的了什么?两个站在明面上的青卫笑着说了句“是”,随后就消失不见人影了。

    以沫见整个军议厅只剩下他们两人,连忙跑上前,不满的娇喝道:“还说我逞能,我看是你逞能,明明不懂兵法,还在这硬挺着!难不成瓦流人打进来了,你让那几个青卫砸昏我带出城么?”

    浅浅的笑意慢慢从脸上融开,廉相濡心里一甜,她这是在心疼他么?还是她终是明白自己对她的真心了?可目光不由自主的转到她这一身不容忽视的艳色衣服上,廉相濡不禁又是一沉脸,不赞同的说:“你去把衣服换下来,即便出城练箭,也不用你去。”

    以沫皱眉,说:“白天出城必须我去!只能是我!”

    ————苏苏有话说————

    抱歉啊!~更的太晚了~~以后不会啦~~亲们原谅呀!~~(╯3╰)~~~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