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征战篇  第五十七章 困兽犹斗(8)

章节字数:3210  更新时间:12-07-30 22: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时间,杀声震天。

    以沫站在城楼,看着眼前的战场,迎面冲来的是冲锋陷阵、喊杀震天的瓦流士卒,斑驳的暗红色城门开启,全城将士手中握着利刃出城厮杀,不断有人倒卧血泊。以沫头皮一阵阵发麻,城下一片片的红缨枪倒下又被拿起,红色成海,如火焰般在眼前奔腾,汇成了一片火海,无边无涯。

    瓦流军约有三万,人人手拿藤盾,身着藤甲,无论用刀如何砍都不能伤其分毫,眼见着八千将士已是覆灭之象,以沫狂跑下城楼,城中再无士兵,八千将士能守住一时,也必定仅是这一时。以沫发起狠来,心里想着断不能让城中百姓再遭受无辜之罪!

    她跑出城门,她本想将城门紧闭,拼死与众将士死守于此,却远远的看到城内有马车向自己快马加鞭而来。

    也只是一个短暂的独影,马车后瞬时涌上手持镰刀锄头的百姓无数,廉卫策马在前带领,百姓中有男有女,连只有一米来高的稚儿都跑在队伍之中。以沫心中五味陈杂,有愧疚,有不忍,有震撼,也有希望。

    马车驾至身边,以沫只听廉卫大喊一声,“我等与小姐出城迎战!”

    看到廉卫,她已经猜到车内的定是廉相濡,以沫一时管不得许多,跳上战马,抽出两侧腰间的长柄半月弯刀,大喝一声“驾!”与廉卫冲出城门。

    此时战场之中八千将士尚能余下五千,以沫习武多年,第一次上场杀敌,刀刃破肉之声萦绕耳边,以沫起先还尚存胆怯,渐渐也杀红了眼,但凡看到身上带藤的士兵,挥刀就刺向脖颈,几乎刀刀毙命!前方有瓦流兵见以沫身骑战马,纷纷冲上前,以沫见来敌已经近身,迅速侧身跳下马,坚硬的刀杆微微一弓杵地,然后借力倏然弹直,挑刀将连续几个瓦流兵高高扬向半空。

    战马一声长嘶,攒蹄向前飞奔,以沫手握马鞍,轻步点地,抽刀再刺,刺穿一瓦流军官的咽喉,同时又一把夺下了他掌中长矛,奋力一掷,将不远处又一士兵从身后刺杀。

    一些刚刚冲到近前的瓦流士卒哪见过女人能如此勇武,顿时都骇然失色不敢向前。冲在最前面前面的一士卒见此情景心生了惧意,本来是一路冲来,此时却恨不得避开,举着长矛微微一犹豫的当口,以沫已经跨马而上,飞如闪电的冲到了面前。

    血喷在她的棉袍上,落下成片的鲜红,她身上没有任何防御铁甲,早前背后受了刀伤也不自知,见迎面又有大批瓦流士卒冲过来,她直接下马,迎向前去。

    以沫正迎面与两个瓦流士兵拼杀,忽然有人从后方猛劲儿一拉她,只见眼前的藤盾一闪,接着是刀砍藤盾的钝声!

    以沫早已经满脑袋的杀敌,开始以为救她这一下的人是自己人,却余光瞧见他战袍一角,竟是瓦流人!刀柄在手中一旋,抬臂向侧后方刺去,那人堪堪的躲过去,以沫还想再刺一刀时,只听那人笑道:“我救了你的命,怎么你反要来杀我?”

    这笑声轻狂,他说的虽是汉话,却咬字极重,带着瓦流的口音,正是这一句,在以沫耳边却如同平川惊雷,那日凌晨帐外偷听时,被人尊称太子之人的声音便是这样!

    以沫被他从后方扣在怀里,她伸出右手举刀再刺,那人在半空中握住她手腕,一个回旋,以沫只感觉此时右臂一阵剧痛,脖子上立起无数的小疙瘩,她微微一动,还好只是扭了一下!

    她心中正愤恨着,那人却更是贴近了说:“好个女将,若不是你带兵练箭,我哪能想到藤甲藤盾做防护,你真是我的福星!”

    以沫右臂一时疼痛极了,冷汗顺着脸颊而下,她咬牙挺过阵痛,大骂一句:“去你娘的!我杀了你!”她抬脚向后猛踹,身后之人没想到她剧痛后动作还能如此狠辣,一时毫无防备的被踢中,向后微微退了几步,以沫趁势高抬左臂转身向后死命的砍去,殷荣躲避不及,只来得及向后一个扭身,右臂险些被以沫砍掉。

    有玄卫摆脱瓦流兵纠缠冲到以沫身边,将以沫护在身后,举剑与殷荣纠斗在一起。以沫抬眼望向城楼,廉相濡依旧是一身银白铠甲,一双眼睛直直的望向以沫方向,他一双眼中仿佛有怒龙而出,以沫远远瞧不清他神情,只是见他完好,便微微放了心。

    又有瓦流士兵冲了上来,以沫右臂不敢使劲的垂在身侧,挥动左手举刀又砍伤几人,冲着远处一战马迅速奔去。

    以沫本打算上马往城内退,才刚上马,就耳尖的听到木轮滚地的声音,一回头,瓦流军竟在后方架起投石机!她大惊,向身后大喊:“向后撤!后撤!”

    还没等她再往前看,身子只感觉沉沉的向下一坠,马头前栽,以沫随着战马向一侧倒下,她右臂疼痛,左手条件反射的按住马颈左侧,右脚飞速横踢向后,整个人在半空使劲一踏战马左侧腹部,重重的跌在地上,随即听到“喀嚓”一声,以沫只感身上虽痛,却只是擦伤,周边土灰飞扬,她的战马一声哀鸣扑倒在地,那声原来是马腿折断的声音。

    以沫手上被碎石割破,战马右侧马腿已没,以沫抬眼望去,竟是殷荣在十米外扔刀将马腿硬生生砍断!她此时已顾不上许多,猛然站起,大喊:“瓦流抛石!快撤!快!”

    话音未落,颗颗上百斤重的石弹已然砸向城头,暴风骤雨般的猛烈打击中,以沫左右躲闪,许多人未来得及躲开被砸死砸伤,里面竟也包括瓦流士兵!

    以沫看着每一颗巨石砸落下去,都腾起一团浓厚的黄烟,砸在城头的,将护城墙砸的千疮百孔,好在城墙原就是用粘性极强的黄土夯打而成的,与石墙相比贵在多了许多韧性。

    阵前大批伤亡,城头上,早有重石、箭矢备齐,廉相濡看着城下,守护身边的玄卫终于忍不住,却只敢说了一声:“主人……”

    廉相濡周身散发着骇人的冰冷之气,玄卫说完,见主人并不应声,眼见城下蔺以沫带着三十廉卫和府兵将士再也撑不过几时,他刚要再说什么,只听廉相濡断然说道:“令全军撤退城中!”

    玄卫一喜,用内功传声喊道:“全军速速撤回城内!”

    以沫避开瓦流士兵的一刺,快速回奔,其他府兵和廉卫呈拱月之势一面抵挡,一面后撤,城门大开,以沫率领将士火速入城。

    地上是巨石无数,瓦流军几乎全数冲入围绕城门旁数米之内的石阵以内,廉相濡抬手一落,五十廉卫架弓而起,原来城头早已埋伏下廉卫,只等廉相濡号令。

    以沫一入城就往城楼上冲,城楼上高处驾起木架,以沫没来及注意,只见玄卫上半身都越过城墙头,手中握弓想下飞射。瓦流兵身穿藤甲还有藤盾护身,射箭哪有半丝用途?!她奔着廉相濡跑过去想要提醒,耳边却传来的都是惊乱的痛吼声!

    以沫跑近这才看到,每箭箭头都绑有枯草,涂有蜡油,红火黑烟下射,遇到藤甲藤盾顿时燃成一片!

    以沫看着城下瓦流兵纷纷扔掉藤盾,滚在地上企图将藤甲上的火苗扑灭,偏偏藤甲沾火就着,最是难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越燃越旺,却脱不下身!城门外是纷杂的乱石,瓦流兵迅速溃逃却因乱了心智,逃脱速度极慢,甚至有人撞石而死。

    廉相濡这一刻宛如死神降临一般的立在城头,他神态淡定自若,仿佛所杀之人只是蝼蚁,他果断又一抬手放下,一排排带着熊熊火苗的利箭在吱呀一阵夺命般的弦张声后,便像铺天盖地的蝗虫一般从城头向瓦流军倾泻而下。同时,原本准备好的木架上纷纷架上足有两个孩子牵手才能环抱住的大石,孩子们像是玩跷跷板一样的,几个孩子上下跳着向外射,城头上几乎每一米设一桩木架,抛射规模丝毫不亚于之前瓦流军的巨石。以沫几乎用肉眼就能看到那石头在空中慢慢旋转着,然后轰地一声砸在地上,将人砸成肉泥,有的急速向前翻滚出几丈远,巨石辗过,一片血肉模糊……

    不过几分钟就转危为安,以沫一时还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她余光瞥见西北角都些动静,转了视线向那边一看,竟发现有一小队人马,只有十几个人,他们身上的衣服多数已经烧焦,正成半月形将一人护在中央,向西北面极速溃逃。

    以沫透过黑雾,认出其中一人正是瓦流太子殷荣!

    ————————————苏苏有话说——————————————

    啦啦啦~~~第二朵桃花正是面世,之前也出现很多次啦~~可这次出现的比较正规嘛!……额……虽然也有点狼狈~~嘿嘿嘿~~

    哦~~对了~~~写这一段有点纠结~~一开始还在想呀~~到底让不让以沫杀敌呢?!苏苏前思后想,以沫以后是要成大将军的~~~若是没有战场上的不断历练沉淀,怎么面对以后更加残酷的争斗?!所以~~~苏苏把以沫在这章里写的比较勇猛~~~希望大家能够接受这样的以沫~~O(∩_∩)O~

    哦!对啦!!细心的读者发现了吧~~~苏苏把章节名改了~~因为发现这个章节名更合适一些!~希望大家尽快习惯哟!!~~

    祝大家读文愉快~~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