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十八章 解蝎毒,心煎熬

章节字数:2907  更新时间:12-10-29 22: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二师兄,你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有你这样折腾人的吗?溪儿放你那里,还真不让人省心啊!”游曜炯愤怒的说道。他快速的抱起溪儿朝师父的方向跃去,只因大师兄只懂医,不沾毒;二师兄只沾毒,不懂医;而他,什么都不懂!

    “我好歹也是你二师兄,你明知我不喜欢有人忤逆我。既然她胆敢忤逆我,我自然就要惩戒她。你就好好的护着她吧!反正这里还有一个女人给我玩!”段蛊灏恶狠狠的说道。他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即使是站在师父的院落,他也敢如此嚣张的给那个自称是师母的女人难堪。

    “师父,你到底管不管二师兄?他现在是越发的嚣张跋扈了!”游曜炯不满的说道。二师兄越发的过分了,现在是欺压溪儿,等会儿就要欺压师母了。

    “你二师兄缺乏母爱,你让他折腾去吧!等他折腾够了,也就会反省了。我管?我也管不了他一辈子啊!”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还能怎么办?他都将溪儿给二徒儿折腾了,难道还舍弃不了一个女人?

    “师父你当初就是太纵容二师兄了,才让他越发的没了规矩。我都舍不得碰溪儿,他为何就那般下得了手?”游曜炯不满的说道。他是真的不明白师父了,师父为何那么的不在乎溪儿?

    “徒儿啊!你去对你师母说,让她用爱去感化着你的二师兄,她会明白怎么做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现在溪儿被折腾成这样,也只有吟儿出马了。

    “师父,我想学毒!”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定定的看着师父,眼眸中清明一片。再过两年他就可以下山了,那本是他一直期盼的事儿。只是,突然之间他不想下山了,他要花更多的时间去研治毒药。

    “师父应了你!你来帮忙吧!”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开始细致的检查着那毒液沁体的地方,这毒药来得太不寻常了,溪儿的脖颈、手臂处都开始红肿了。

    “师父,你为何不问二师弟,他刚刚是怎么让溪儿中毒的?”冷皑勋冷冷的问道。只要一问,师父也就不用犹豫这么久了,只是师父在犹豫什么?

    “若那个下毒之人不是你的二师弟,你又该去问谁?你学医诊脉,是习惯询问他人情况。可唯有毒,它是要靠你细致观察的。你没有耐心去观察,又怎么知晓这毒是从哪里沁体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摘下溪儿的面具?还是褪去溪儿的衣物?

    “师父,你眼中此时的溪儿到底是一个病患,还是一个需忌讳男女之嫌的女子?”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快速地将溪儿的衣物褪去,然后再掀开了溪儿的银色面具。随即,他转头看向师父。

    “徒儿,你不该这样做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要是被吟儿看到了,那可怎么办?

    “师父,溪儿的人中处格外的红肿。人中是一个人的中心处,要是毒液在人中周围的话,它蔓延的速度是不是很快?”冷皑勋冷冷的问道。毒液从人中蔓延的速度是不是很快?他快速的检查着溪儿人中周围,伤处一定在人中附近!

    “溪儿的唇微张,刚刚没有注意到,你可以看看!”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撇开一切纷乱的思绪,开始提点着眼前的大徒儿。

    “师父,溪儿舌尖上有一处特别的红肿,理当是伤口吧!”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伤口很小,会是什么毒呢?

    “这是蝎毒!医书上记载,若是中了蝎毒的人,需要立即用蛋清处理,方可解毒!可惜,溪儿中的不是一般的蝎毒,而且也过去了半盏茶的时间才送来,我又给犹豫了半盏茶的时间,我真该死!”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真的很内疚,若溪儿有什么闪失,那可怎么办?死在蝎毒下的人又何其的多,溪儿年纪还这么的小,他刚刚就怎么犹豫了?

    “师父,你错在刚刚将溪儿当成一个女子看待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用银针试毒,没想刺进去,不消片刻溪儿就浑身大汗淋漓了。

    “唔!”安昕溪痛苦的呻吟一声。全身都灼烧一般的痛,她开始啜泣。

    “吩咐你二师弟去烧开水,让你三师弟去采撷些金盏花、莲子回来,你忙完后再来照看着溪儿。而我,等会儿去找一条银环蛇回来。”寒儒澶低低的说道。唯有他才能去徒儿那里拿来银环蛇,它对溪儿很重要!

    “师父,东西都准备齐了!师父,要莲子有何用?”游曜炯疑惑的问道。他看向师父的时候,目光整个都定住了。溪儿一直都以这种姿态出现在师父的眼前吗?赤身裸体的,被师父看着?

    “溪儿中了蝎毒,浑身红肿,灼烧一般的疼痛。用莲子心可去心火,心火降了,她也就没那么痛苦了!”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继续擦拭着那正大汗淋漓的身子,眼眸深处有一丝疼惜在滋长着。溪儿明明已经再次晕厥了过去,可眉宇间还夹杂着一丝痛意,让他心疼不已。

    “我现在就将莲子给剥了!”游曜炯呢喃着说道。师父,是不是唯有师母不在,你才能用那般眼神看着溪儿?他快速的剥着莲子,一刻都不敢怠慢了。

    “师父,水已经烧开了,是不是要拿些糯米磨粉撒入水中?”段蛊灏心虚的说道。他心虚不是因为那开水是那名义上的师母给烧的,而是小师妹的事儿。这次,真的是他过分了。

    “你这事儿做得有点过分了!我再放纵你,你是不是得将我的吟儿给弄死了?”寒儒澶冷冷的说道。他头也不用回,就知晓吟儿在门后偷听,吟儿还是在担心着他啊!

    “师父,小师妹死不了!糯米粉我已经准备好了,浴桶也放在这里了,就连银环蛇我也主动拿来了。我出去给你守门,定能保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段蛊灏霸气的说道。随即,他快速的冲出了门外,将所有的活性生物都赶出了五里开外,自然也包括了那最大的活性动物,舞尘吟。

    “师父,开水很烫,已经放入了糯米粉,确定要现在放入金盏花吗?”游曜炯急切的问道。他将莲子心磨粉、兑水,再递给了师父。莲子心很苦,溪儿能喝下去吗?

    “放下去吧!溪儿定能承受得住的,我相信她!”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端过药碗,亲自哺喂给她喝下去。看着溪儿那痛苦的容颜,他抚摸着她那湿透了的发丝,心更是痛上了一分。即使过去了一年,这发丝却只能绑个小马尾。

    “师父,你又吻了溪儿!”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在提醒着师父,师父这般做,是要对溪儿负责的。

    “你们先出去守着!半个时辰后,再给我抬一桶冷水进来!”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为避免他们等会儿大惊小怪,他才让他们出去守着。若让吟儿着急了,那后果可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师父,溪儿脸上的毒,你确定能让它清除吗?”游曜炯急切的说道。若非溪儿毁了容,又岂是一个舞尘吟可以相比拟的?他不知的是:若非溪儿脸上红肿,他定能看到她倾国倾城般的容颜!

    “出去!”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既然还有人想要质疑?

    “师父。”安昕溪弱弱的唤道。她是不是快要死了,为何她再次见着了师父如此温柔的待她?明明口中的苦涩已经沁入心扉,可她却觉得甚为甜蜜!

    “溪儿,对不起!”寒儒澶低低的说道。随即他快速的点了溪儿的穴道,抱起昏睡过去的她朝着浴桶的方向而去。

    赤裸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寒儒澶吻着安昕溪,两人的身子全部都泡入了药桶里。唯有这样,溪儿的毒才能解得更彻底。滚烫的开水能让人的毛孔打开,他再对她注入内力,将她体内的毒液尽数逼出来。他原是这样打算的,可是脑海中纷乱的心思却将他所有的理智都淹没了。

    半个时辰的煎熬,让寒儒澶觉得过了好几个春秋。两颗头颅慢慢地浮出了水面,他放开了溪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已经恢复了水嫩肌肤的溪儿,他快速的抱起她踏出了浴桶,准备着下一轮的药浴,银环蛇也将在那时用到。如此循环沐浴个几十次,再配合着他的解毒药,她定会痊愈了的。在门敲响的那刻,他快速的穿上了衣服。

    半个月后,寒儒澶白衣飘然的站在门口,目送走安昕溪。却也在下一瞬,舞尘吟扑入了他的怀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