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二十三章 断情缘,失机缘

章节字数:2863  更新时间:12-11-02 23: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师父,师母越发的憔悴了,师父去看看她吧!”安昕溪不忍的说道。她终究是不忍了,趁着师父要带着三位哥哥下山的当口,她拦住了师父的去路。

    “溪儿,也就你看不明白!你今年也十岁了,好生照顾着自己,不要病了!师父回来的时候,想要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溪儿,而不是伤痕累累的溪儿!”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自是知晓他现在要的是什么?所以,他不想迁就吟儿了!

    “勋哥哥,你都不留下来陪陪溪儿吗?”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整日都不见勋哥哥,好不容易见着了,却是在他下山的时候。

    “溪儿乖!勋哥哥下山去悬壶济世,是好事儿!溪儿怎能阻止勋哥哥?溪儿该以有这样的勋哥哥如荣!”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要是由着溪儿的性子,任她折腾,那他还是他吗?

    “游哥哥,你也要舍弃溪儿吗?”安昕溪可怜兮兮的说道。游哥哥竟然也想要舍弃她,让由她一个人在山上自生自灭。

    “溪儿不是一直想要听闻山下的奇闻异事吗?游哥哥撞见了,就跟你讲!”游曜炯温柔的说道。溪儿这般柔弱,说真的,将她单独留在寒峭山上,还真让人放心不下啊!

    “溪儿明白了!溪儿会听从师父的命令,保护好自己;溪儿会瞻仰勋哥哥的荣耀,转换成自己的荣耀;溪儿会乖乖等游哥哥归来,好增长自己的见识!”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会乖乖的听话,然后再乖乖的等他们回来。

    “溪儿,怎么不跟灏哥哥说再见?”段蛊灏不满的说道。他真有那么讨厌吗?竟然让她如此厌恶着?

    “一边呆着去!你不折腾溪儿,溪儿已经万幸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二师兄这一年来的手下留情!”安昕溪淡淡的说道。她真的不想与他有任何的牵扯,牵扯太深了,她就很难再心平气和的面对他了,她会咆哮的。

    “溪儿太客气了!你要是叫我一声灏哥哥,我会很开心的!”段蛊灏含笑着说道。话虽是笑着说的,但他知晓这话会对溪儿构成怎样的威胁?若她不乖乖听话,他不介意忤逆师父,陪她在山上好好的玩一次!

    “灏哥哥!”安昕溪甜甜的叫道。明明是甜甜的声音,但她知晓二师兄一定能听出话语间的咬牙切齿。

    “溪儿真乖!溪儿以后就叫我灏哥哥了,好哥哥!哈哈哈哈!”段蛊灏张狂的说道。他在等待,等待着她的回应。

    “好!”安昕溪甜甜的应承。这次,是所有的人都能听到她毫无掩饰的磨牙声。

    “溪儿,磨牙齿是缺钙的表现!你让师母给你炖点排骨汤喝,不用感激你的灏哥哥我,我真的下山了啊!”段蛊灏对着安昕溪依依话别,握住安昕溪的小手硬是不肯松开。直到他感觉到握住的小手渐渐的变大,他才心满意足的松了手。一旋身,他随着师父飘然而去。

    安昕溪看着自己红肿的小手,泪流满面。

    “既然这么不舍的话,那又为何不下山?安昕溪,你可真行啊!我还真不能小瞧了你啊!”舞尘吟冷冷的说道。受了一年的白眼,她算是看出来了。她慢慢地走向下山的路,旋身定定的看着安昕溪。眼一闭,惊恐的尖叫声响起。

    “师母!”更大的惊恐声响起。安昕溪定定的看着师母,随即再也发不出声音了。师母拿命在赌,她等会儿连辩解的权利都没有了。

    “儒澶,救我!”虚弱的声音。舞尘吟一路跌跌撞撞,身上的伤又何其之多?

    “溪儿,你师母是怎么跌下山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不想责备任何人,更何况是溪儿?

    “儒澶,溪儿推我下山的!她说她想爬上你的床,她巴不得我赶紧去死!”舞尘吟虚弱的说道。她没有晕厥过去,就是为了这一刻啊!

    “吟儿,那你想要我怎么处置她?”寒儒澶低低的问道。他不曾对任何人温柔过,除了他怀中的人儿,可那是以前。

    “徒儿安昕溪,愿意去寒暄屋面壁思过五年!五年后,请师父允许徒儿下山,此生永不上寒峭山。”安昕溪低低的说道。若这是师母所愿看到的,那她就给师母想要的。

    “溪儿,你在说什么?寒暄屋那种地方,你怎么能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寒暄屋是他们师兄弟们都不愿踏足的地方,溪儿一去五年,可还有活命的机会?

    “溪儿,那里有各种毒物,你一进去,岂还有活命的机会?”游曜炯急切的说道。溪儿若是去了,那可怎么办?他想要保护的人儿,他怎能让她去自寻死路?

    “师父,你不会答应的,对吧!”段蛊灏嘲讽的说道。他的师父又怎么忍心让溪儿去寒暄屋受惩罚?

    “吟儿的意思呢?”寒儒澶低低的问道。他看向怀中的人儿,可是她早已晕厥了过去,他抬头又看了看溪儿。

    “是死是活,又有何惧?”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茫然的看着寒暄屋的方向,一步步踏上前。她安昕溪有什么是承受不住的?难道她还怕死不成?

    “师父,你会不会太过分了?溪儿才十岁,除了轻功以外,她还有什么会的?你竟然也忍心让溪儿去那种地方?”游曜炯冷冷的说道。手中的藤条如灵蛇一般,直接将舞尘吟卷起,再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装,让你装。

    “儒澶,救我!”舞尘吟大呼道。她在地上翻滚着,可偏偏就躲避不了藤条在她身上肆意的鞭挞。

    “舞尘吟,你很会装!可你定是没有想到从溪儿会走路开始,师父每一次下山的时候都用内力隔出了一条路,让溪儿追随而去吧!”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只是想告诉他的师母,他的师父可不曾将她放在眼里过。

    “舞尘吟,善妒,犯了‘七出之条’,你拿着休书走吧!”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慢慢的闪进吟儿的房内,将她所有的东西都打包好,丢与了她,包括那个一岁多的儿子。

    “寒儒澶,你竟然为了一个容颜已毁的女孩将我休弃。他日,我若将我父皇请了过来,你觉得你整个寒峭山会不会被夷为平地?”舞尘吟冷冷的说道。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将所有的尊严都踩在了脚底下,也要跟随他上山,到头来却换来了他这般的对待。

    “师父既然都送了你一纸休书!而我又小生怕怕的,不如将你卖入青楼,先换几个银子使使,到时候我们一起死的时候,至少也不会那般的枉死了!”段蛊灏张狂的说道。他直接提起了她,抱起了小孩,朝着山下飞奔而去。

    “师父,你可会怨我说了那样的话语?我只是胡扯的!师父,将你拉下水,是徒儿的错,求得师父惩罚!”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只是想要师母死心,没想师父更绝,直接送上了一纸休书。

    “明知溪儿与吟儿独自在山上,溪儿准出事,可我还是放任溪儿不管!这样也好,断了吟儿的念想!只是你二师弟将事儿做绝了!将吟儿卖进青楼,只会让她更恨溪儿,以后溪儿的日子不好过啊!”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就担心溪儿,除此之外,他真的没有任何的念想了。

    “师父,你为何如此确定溪儿能活着出寒暄屋?”游曜炯厉声说道。师父这般,明明就是将溪儿往火坑里推,师父竟然还说溪儿日后不好过?

    “寒暄屋,以前师父也是一住就住了五年。”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曾经,他也去那里一住就是五年。没有任何的伤痕,他就那般走出了寒暄屋。

    “师父,你未休舞尘吟前,徒儿鞭挞了她。请师父让徒儿去寒暄屋面壁思过五年,徒儿甘愿受罚!”游曜炯冷冷的说道。他真的无法想象溪儿若是没有他的照顾,还能活着出来吗?

    “让你们去寒暄屋面壁思过,那也只是方便我从你们之中挑选出下一任掌门。现在溪儿自愿进去,你们以后也只能管她叫一声掌门师妹了。白白错过那么好的机会,你们是该面壁思过了!不过,回你们自个儿的房里面壁思过去!”寒儒澶低低的说道。这次,没了吟儿,他也无需下山了。该教的,他已经教完了,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他慢慢的走进他的房里,怔怔的看着某点。

    “进不了寒暄屋,又不能硬闯,你们可以回房面壁思过去了!”冷皑旋冷冷的说道。随即,他转身离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