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二十四章 暧昧意,不明心

章节字数:2813  更新时间:12-11-05 21: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安昕溪慢慢的坐于铜镜前,依稀能看到镜中那张倾国倾城的脸,美得实在惊心动魄……

    心形脸上衬着:柳叶眉、勾魂眼,小巧的鼻,嫣唇、皓齿。一头青丝随风飘逸,嫣唇轻抿,嫣然巧笑。含娇倚榻,胸前风光外露,冰肌莹彻,艳冶柔媚。安昕溪轻合上眼,她在等待着这一日拉下帷幕。今天是她十一岁生日,可她终是什么都没有等来啊!

    “溪儿,就睡了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今天是她的生日,他也只能在入夜后才敢来看她。可是,一幅《美人卧榻图》出现在了他的眼眸内,让他的呼吸有了刹那间的停止。

    “师父,可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安昕溪低迷的声音响起。她蓦地睁开眼,定定的看着眼前俊美如天神般的男人。刚毅的脸上,一双摄人心魂的眼正定定的看着她。浓密的眉,高挺的鼻,性感的唇,引人采摘。一根玉钗将那一头细软的发固定了起来,只余下一丝刘海洒落在额际。

    “溪儿,可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不得不承认,他的溪儿很美!

    “寒哥哥,今夜溪儿是你的!”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她拽住寒儒澶的衣襟,慢慢的撑起身,将她的嫣唇覆在了那性感的唇上。心绪在飘扬:她喊寒哥哥,于是她有了游哥哥;她寻勋哥哥,于是她有了灏哥哥。老天可真会作弄她啊!一年的独处,她是数着日子度过来的。

    “溪儿,你知晓你在做什么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狠心的推开了她,一脸的难以置信。

    “寒哥哥,你不是一直让溪儿喊你哥哥吗?师母都说,溪儿想要爬上你的床,溪儿巴不得她死!都一年了,你才来看溪儿,不是为了让溪儿伺候你的吗?”安昕溪柔柔的说道。谁道她有情了?他一年的不闻不问,还指望她知晓此刻在做什么吗?

    “溪儿,我没有这样想过!而且,一年前她已经被我给休了,你即使现在出了这寒暄屋,也不会再有人说你的不是了!这寒峭山,只有你我二人,你的师兄们皆在半年前就已经下山去游历了!”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束缚住他们太久了,所以才想放手,任他们翱翔。

    “寒哥哥的意思是溪儿下山之前,一直都能跟寒哥哥独处吗?”安昕溪疑惑的说道。独处?还真是刺激了她啊!

    “溪儿,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在最后的四年里照顾你,仅此而已!你下山后,要学会独立,那日你的师兄们应该会来接你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想要天天都看到溪儿,在接下来的四年里。

    “寒哥哥,做人要有诚信!我既然说五年内不出寒暄屋,那必定是不会出去的!寒哥哥,你若没事的话,那就请回吧!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多少要忌讳一下的!”安昕溪淡淡的说道。她不想多言,那么他也自是不需要多语了。既然他不愿劝她留下,那么他又何需伫立在她的身旁?四年后,她终究是要离他而去的。

    “溪儿,今天是你十一岁生日,我特意为你下厨做了几道菜,你尝尝?味道不好,可到底是我的一番心意!”寒儒澶低低的说道。半年前,他才知晓他做的饭菜难以下咽,直到今日,他在寒暄屋前踌躇了很久,最终才鼓起勇气进来。溪儿的生日,他说什么都要给她祝福。

    “亏得寒哥哥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溪儿有一个心愿,一直都想要实现。”安昕溪低低的说道。昏黄的灯光下,餐桌上摆放着色泽并不可观的饭菜,她在犹豫着要不要吃?她屋里可谓是应有尽有,从不缺少吃的。她想说,她其实不饿!

    “溪儿有什么要实现的,尽管说!”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羞愧啊!溪儿就看了那么一眼饭菜,就不想望第二眼了。

    “溪儿好久都没有与寒哥哥独处了!寒哥哥,溪儿知晓你是正人君子,定不会趁人之危的!所以,溪儿想与你相拥而眠一夜。明日,溪儿会乖乖的跟你出寒暄屋的!”安昕溪甜甜的说道。这可是她以前的心愿,就让她任性一回吧!

    “溪儿,万万不可!师父还有事,先走一步!”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都三十一岁了,三十岁的男人猛如虎,他怎么可以搂着完全发育了的溪儿同榻而眠?

    “寒哥哥,你踏出了这扇门,就别再来看我了!”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趴在床上,嚎啕大哭。他不愿做个正人君子,她一点都不介意。可他竟然还直接从她的眼前消失,这让她很介意。他走得那般的绝然,一点停留的意思都没有。

    “溪儿若不再胡闹了,师父还会在明年来看你的!”寒儒澶悠扬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飘渺,直入安昕溪的耳膜内。

    安昕溪嘴里念叨个不停,她夹起一块勉强能入口的鸡肉,可还是无法吞咽下去。她嘟囔的说道:“难吃!”

    安昕溪微皱着柳眉,她嚼着一小口半生不熟的饭,没熟的饭能吃吗?她嘟囔的说道:“没熟!”

    安昕溪满脸黑线,她夹起一根像四季豆的菜浅尝着,生的四季豆吃了不会中毒吗?她嘟囔着说道:“生的!”

    “啪”的一声,筷子被安昕溪重重的放在了桌上。若要为这顿饭菜打分的话,那可谓是完全的不及格。这是人吃的吗?她嫌恶的看了一眼那些个饭菜。放入篮子里,她慢慢的出了寒暄屋。寒哥哥现在过的日子,可还是人过的?

    在灶里点了一把火,安昕溪快速的搅拌着鸡蛋,她的生日,怎么能委屈了她自己的胃?心中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反驳,是不能委屈了他的胃!她冷着脸,努力忽视心中那份对他的在意。香味慢慢的溢出,在狭小的厨房内回旋着。

    “溪儿,你怎么还没睡?”寒儒澶诧异的问道。他没有想到这么晚了,她还会出现在这间面目全非的厨房内。可是,他走近才发现,这里已经焕然一新了。

    “你让我吃那么难吃的饭菜,我怎么睡得着?”安昕溪恶狠狠的说道。她狠狠的瞪着寒儒澶,她以后再也不要叫他哥哥了,一点当哥哥的本事都没有。生活完全的不能自理,没有女人的男人真可悲啊!

    “溪儿,夜晚风大,我去为你拿一件披风!”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不自在的撇开头,溪儿穿着那般清凉的薄衫会感冒的!

    “儒澶害怕了吗?溪儿的身体对儒澶的内心造成影响了,对吗?儒澶若是个男人的话,就不该拒绝送上门的女人!若儒澶对溪儿这种幼齿没兴趣的话,溪儿倒是建议儒澶现在下山去找个女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要是憋坏了可不好哦!不过,儒澶要赶在今天过完前回来哦!不然,溪儿是会很伤心的!”安昕溪甜甜的说道。她只是觉得睡觉穿太多的话,纯粹是给自己找罪受,所有才独独在身上罩了一件薄衫,里面却空无一物。

    “不许叫我儒澶!”寒儒澶低喝着说道。他快速的冲出了厨房,一溜烟就不见了。溪儿真是越发的没规矩了,竟然敢那般叫他?

    “火气可真大!”安昕溪嘟囔着说道。她哼着小曲,等待着香味越加的浓烈。

    “乖乖的将这件披风给我穿上,一个女孩子,以后不要穿成那样!”寒儒澶低喝着说道。他寒着一张脸,冷若冰霜。

    “儒澶,是你悄无声息的闯进了寒暄屋。一个女人睡觉本就不该被太多的东西束缚住,溪儿没裸睡已经很不错了!你竟然还呵斥溪儿?你闯进溪儿房内的时候,你怎么就不想想溪儿会有何感受?”安昕溪嘟囔着说道。虽然她的语气听着像埋怨,实则她心里却乐开了花。

    “你生日,我却不能帮你做一顿像样的饭菜,真的很不好意思!”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去之前踌躇了好久,也想了很多,可独独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以为她应该在等他,莫不是他真的猜错了?

    “好了!你不用自责了!明日开始,溪儿会一日三餐的将饭菜送到你嘴边!”安昕溪岔笑着说道。他能留下来陪她过生日,她已经很满足了。她要的不多,只是不想独自一人度过生日罢了。明年的今天,也许她会更开心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