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二十六章 愧疚心,心许诺

章节字数:2906  更新时间:12-06-26 16: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儒澶,你下山,我既然不知晓?这衣服好漂亮哦!我去换上给你看看!”安昕溪兴奋的说道。她捧起一件粉红色的衣服,直接冲入了房间。换上衣服,对着铜镜巧笑嫣然。

    “溪儿越发的美了,以后下山的时候,一定要记得带上你大师兄给你的银面具。不得胡闹,一切都得听他们的话,知晓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镜中的她,玲珑剔透的脸蛋,纤细的身材,是个人都能为这样的女子有吸引。她下山,注定不安宁啊!

    “儒澶,不是还有两年吗?干嘛说得我好像就要下山了一般?”安昕溪不满的说道。她嘟起嘴,凶狠的看着他。

    “好了,就你那张脸,那双眼,再凶狠的表情都没了杀伤力!你还是省省吧!”寒儒澶嗲怪的说道。就她爱搞怪,这一年他被她这表情弄得啼笑皆非的又岂止数百次?

    “儒澶,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什么时候下山的呢?”安昕溪严肃的说道。他能有了新的表情,那可多亏了她哦!

    “这些个东西都是你三位兄弟放在山下的,我只需去取就成!不然,你还道我会给你买这么多的衣物?还有那么多的山珍海味,我还怕你将我给吃穷了呢?”寒儒澶岔笑着说道。算那些徒儿们有心了,可就是不见他们上山。

    “要不是你太老,又没了夫人,我还真的就吃垮你了!可是,等你真的老了,我啃你这把老骨头,还真的不像样!算了,放过你了!”安昕溪大方的说道。她才没有想他们,他们走了,倒也觉得清静了许多。

    “下次我再次去拿东西的时候,我带你去!死鸭子嘴硬的人儿,小心嫁不出去!总之,你说过要放过我这把老骨头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她果然还是想念他们的,既然不闹腾的坐在铜镜前。

    “溪儿十三岁了还不会盘发,儒澶教你吧!”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执起一把梳子,真欲帮她打理着一头青丝时,却被她握住了手。

    “儒澶,我的头发该由我的夫君来替我盘!我觉得这样很好,除非你想娶我!”安昕溪低迷的说道。他们既然肯为她送如此昂贵的衣服,又怎么会舍弃那么些银子为他们的师父找女人呢?

    “溪儿,女儿家家的,披头散发成什么样子?你休得拿你夫君的名头来压我,你愿意也罢,反抗也罢,今天我教你教定了!”寒儒澶呵斥着说道。怎么就会出现这般的性子?那个温柔的她哪里去了?

    “儒澶,山下那些女人的滋味如何?都比我貌美,对吗?是不是你碰过她们的身子后,更觉得我什么都不是了?”安昕溪低低的说道。都比她貌美的,不是吗?

    “你在说什么?”寒儒澶恼怒的说道。溪儿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她怎么可以这般的误解了他?

    “我要下山!去看看在山下等你的那个女人!”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要下山去看看,到底是哪个女人让他神魂颠倒成这样?

    “溪儿,你越发的没规矩了,我的事儿又岂是你说管就能管的?”寒儒澶冷喝着说道。他要是允许她下山,那还得了?

    “你不带我下山也没有关系!出去,我不要见到你!这是我的闺房,你以后休要踏进来!”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直接拽住他手中的梳子,随即将他推了出去。她是变化无常了一点,可他也不能用那种语气说她的不是啊!

    “这鲍鱼、燕窝的,你就多吃一点,晚上才有精力办事!为了对方有销魂的感觉,我特意加了一点媚药,你给吃下去吧!”安昕溪冷冷的说道。脸上的笑容,又岂是会吝啬给他人的?

    “你就喝清粥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承认他之前的语气是过分了一点,可他的底线被她给掀了,能不发火吗?

    “儒澶,你说笑了吧!你明知我在羹汤中加了媚药,却想要我将它给喝下去,你这不是希望我死吗?”安昕溪娇媚的说道。脸上的冷,更深一分。

    “好,我喝!”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喝,她想要看到什么,他就给她怎样的结果。拿起燕窝羹,他一口闷了下去。随即再拿起鲍鱼,慢慢的吃了下去。热,溪儿到底下了多少药?

    “儒澶,你可要快点下山哦!我之前手一抖,将研制出来的媚药都给倒了进去!”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她慢慢的簇拥了过去,整个身子都贴了上去。

    “溪儿!”寒儒澶冷喝一声。他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人,随即一把将她给推了开来。乘着月光而去,消失在了尽头。

    “儒澶,你终究是熬不住了啊!”安昕溪呢喃着说道。只是,那个方向似乎不是下山的路。那里是,寒暄屋的方向。她快速的追了过去,她明显的感觉得到心疼加快的声音。儒澶他,是想要玉石俱焚吗?

    “溪儿。”寒儒澶默默的念叨一声。“砰”的一声,他跳下了寒暄池。

    “寒哥哥,你在哪里?你快点出来,不要吓溪儿,好不好?”安昕溪慌乱的叫道。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寒暄屋是给人打开了,可是屋内哪里有他的踪迹。她迷茫的看着屋内,跌跌撞撞的依靠在桌子边。有暗门启动的声音,她迷茫的看着床底下,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花香四溢,这里是哪里?她怎么就纵身跳进了一片花海中?

    “寒哥哥,你在哪里?出来好不好?溪儿错了,以后再也不胡闹了!”安昕溪哽咽的说道。寒哥哥,你不要吓溪儿,好不好?冷,这里好冷啊!

    “溪儿?”邪魅的声音响起。寒暄池中伸出一头颅,一样的相貌,可是却比原先的更年轻了。

    “寒哥哥!”安昕溪大叫一声。直接扑进了池中,一丝犹豫都没有。

    “溪儿可真热情啊!”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快速的抱起溪儿,向岸边飞身而去。

    “寒哥哥?”安昕溪不安的叫道。寒哥哥给她的感觉变了,让她觉得有一丝的恐慌。

    “溪儿,你不是一直要寒哥哥的宠爱吗?溪儿,寒哥哥满足你,好不好?”寒儒澶邪魅的说道。他轻柔的吻着安昕溪,害怕了吗?她既然也会害怕呢?

    寒哥哥,不,他不是她的寒哥哥。她拼命的挣扎着,她讨厌他吻她的感觉。嫣唇轻启,却没想被他攻城略地。

    “溪儿,让寒哥哥看看你的身子是不是发育完全了?”寒儒澶邪魅的说道。衣带在他的指尖跳跃,他轻吻着她的脖颈,吻慢慢的下滑。

    “寒哥哥?”安昕溪惊慌的说道。寒哥哥,她该怎么办?他是她的寒哥哥,她能忍心对他下毒手吗?

    “溪儿,你已经彻底的发育好了!”寒儒澶邪魅的说道。他轻轻的啃咬着那挺立的蓓蕾,手伸向她的裙内慢慢的往上游曳。

    “不要!你快放开我,把我的寒哥哥还给我!”安昕溪大吼一声。她不要他碰她的身体,不要!泪汹涌而出,她弓起身,抱住胸前的头,拿起旁边的舌头,狠狠的砸了下去。若是寒哥哥,她心甘情愿;可是若非寒哥哥,她又怎么可能失身于他?

    “溪儿?”寒儒澶低低的叫道。他惊恐的发现他此时正以何姿态压在溪儿的身上,那泪一滴滴的坠入他的头顶,灼烧着他的身体。

    “寒哥哥!”安昕溪抱着寒儒澶,开始嚎啕大哭起来。她的寒哥哥回来了,刚刚吓死她了。

    “溪儿。”寒儒澶暗哑的叫道。他刚刚对她做过什么了?手下的触觉他又岂会不知是哪里?容不得他细想,头越来越痛,他直接晕了过去!

    “寒哥哥。”安昕溪急切的叫道。她刚刚下手那么重,寒哥哥直接身子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她又岂会不知他屹然晕厥了过去?她得快点为他处理好伤口,不然她会内疚一辈子的!

    手帕入水,拿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这冷意正是这池中传出的。透骨的冷,寒哥哥又怎么受得了?她直接将内杉撕扯成条,帮他包扎着伤口,先止血。清理伤口的事儿,出去了再说。

    “溪儿,我会对你负责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这责任,是他所逃避不掉的。

    “寒哥哥,你先喝药吧!此事容后再说!”安昕溪温柔的说道。她不要他负责,一点都不想要。

    “也罢!溪儿,我欠你一个许诺,你随时都可以向我索取!”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的意思很明了,他也不想多言,他这般模样定是吓着了溪儿。他欠她一个许诺,她可以随时向他索取。他乖乖的喝着她喂的药,一脸的无可奈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