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二十七章 他若即,她若离

章节字数:2948  更新时间:12-06-27 15: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溪儿,你为何不问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一直乖巧的做事儿,让他多少是有点儿不安的!

    “寒哥哥想要溪儿问你什么?问你为何就能任由溪儿将你砸得头破血流,然后又不要你对溪儿负责吗?”安昕溪无奈的说道。她继续打扫着各个院落,继续擦洗着各个桌椅。

    “溪儿,你明知我想要你问的不是这个啊!”寒儒澶无奈的说道。溪儿这是生气了吗?每次一提起此事,她就这么一副态度对待着他。

    “寒哥哥变年轻与否,那与溪儿无关吧!不过,至少可以解释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明明已经三十好几的男人还能长高!溪儿还要做事,请寒哥哥高抬贵脚,移动你美丽的臀部,给溪儿站一边去!”安昕溪淡淡的说道。他还好意思问她?他要想让她知晓,就不能直白的说出来吗?为何还非得让她装出一副好奇的模样?

    “这里的男子规定年满十八岁,尚可论娶!我娶吟儿的时候,尚未达到论娶年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也无非就比溪儿大了八岁,师父当年将毕生所学教与了他,却因为他的年龄上幼,成为一派掌门人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师父给他下了药,而寒暄池就有解药。只是,万物都有利有弊,只是他不知那弊端是什么罢了!

    “寒哥哥说笑了吧!男子娶夫人进门,怎么可能还有如此规矩?”安昕溪讶异的说道。那寒哥哥现在多大了?她好想问,可是话语就是卡在嗓子眼里,吐不出来。

    “溪儿,你明年就要下山了吧!溪儿,记住,你要成为世上最幸福的那个女人。我知晓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师父,什么都没有教给你!”寒儒澶低低的说道。就连轻功,那都是他的徒儿们手把手教她的,他很不称职。

    “其实,寒哥哥还有一件事儿是可以教我的,也还来得及教我!”安昕溪甜甜的说道。没错,她虽除了轻功以外,就自学了制药。寒哥哥很不称职,可他还有一件事儿是可以教她的。

    “什么事儿?”寒儒澶疑惑的说道。还能有什么事儿是他可以教的?即使他绞尽脑汁,也不会明白她心里真正的想法。

    “寒哥哥可以教溪儿怎么成为一个女人?成为一个女人后,又怎么做好与夫君的夫唱妇随?”安昕溪低低的说道。他不是嫌她太安静了吗?那么她就在放手一回,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腿上。他娶那个舞尘吟的时候未满十八岁,那么他现在顶多二十三岁了?只是那张脸,又有谁看得出他已经有了二十三岁?

    “溪儿,不得胡闹!”寒儒澶低喝着说道。他真的没有想到溪儿会如此的大胆,直接就坐在了他的腿上,拴住他的脖颈,整个身子都依偎了过来。

    “寒哥哥,你又为何不问问溪儿,怎生又突然改变了对你的称呼?溪儿心中所想,寒哥哥可知晓?寒哥哥,溪儿不是母老虎,你无需如此的害怕。你身体僵硬成这样,溪儿会误会的!”安昕溪低迷的说道。她要是想要,当年又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她研制各种媚药,并不是专程来勾引他的,而是拿来自保的。除非她想要,不然中媚药之人是近不了她身的。

    “溪儿,你会误会什么?”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闭上眼,眼不见为净。思绪慢慢的飘远,一切声音都已经入不了耳。

    “寒哥哥,你这模样让溪儿记起了一句话。接吻,请闭眼!”安昕溪娇媚的说道。随即,她慢慢的吻住那性感的唇。

    寒儒澶蓦地睁开眼,定定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溪儿,咱们又见面了。他右手挑起她的下颌,加深这个吻。左手熟练的探进了她的衣内,轻轻的揉捏着他最喜欢的地方。

    “寒哥哥?”安昕溪低迷的叫道。仅仅一个吻而已,她就已经迷失了自我吗?她看着他,如此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回来了。

    “溪儿,寒哥哥会好好疼爱你的!”寒儒澶邪魅的说道。他直接打横抱起了腿上的溪儿,朝着他的房间而去。他的溪儿,又越发了诱人了呢!

    衣带在空中飞扬,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度,衣裳被尽数褪了去,寒昕溪贝齿轻起,含住了那颗挺立的蓓蕾。亦如一年前般的美味,他慢慢的啃咬了起来。

    “啊!寒哥哥,溪儿好疼!”安昕溪痛苦的呻吟着。却也因为这丝痛觉,她的理智被慢慢的拉回。脑子中快速的闪过什么?她不要,他不是她的寒哥哥!她的寒哥哥定不会如此的粗鲁,那般不顾及她的感受。

    “溪儿不是想成为一个女人吗?寒哥哥满足你这个愿望!溪儿,成为一个女人是要经历痛苦的,痛过之后就剩下快乐了!寒哥哥会让你感觉很快乐的!”寒儒澶邪魅的说道。这是送上门来的女孩,不要白不要!

    “你不要碰我!我只要我的寒哥哥!”安昕溪啜泣的说道。为何她的寒哥哥又是变了一个人般,让她如此的害怕。即使她拼命的挣扎,都无法撼动他分毫。她紧紧的抓住枕头,手肘却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溪儿,你下面的嘴可不是这么说得哦!”寒儒澶邪魅的说道。那小嘴,已经紧紧的咬住了他的三根手指,怎么可能会传达给他一个错误的信息?

    “让你乱说话,我让你乱说话!”安昕溪温柔的说道。双手紧紧握住枕下的东西,狠狠的向身上的男人砸去。她不要他碰,她就算是砸死他,也定不会让他碰的。

    “溪儿,痛!”寒儒澶低低的声音响起。他的头不会又流血了吧!溪儿可真下得了手啊!只是,现在是什么状况?

    “寒哥哥,是溪儿下手太重了!寒哥哥,我立即给你清理伤口。寒哥哥,你的手指可以抽出来了吗?”安昕溪羞涩的说道。她两次都要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与他打交道,还真是羞人啊!

    “溪儿,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儿?”寒儒澶急切的说道。他一定是要把话给问清楚的,手指的触觉,让他不动声色动了一下。

    “啊!”安昕溪娇吟一声。寒哥哥这是,想要继续吗?心蓦地紧张起来,身子不安的动了起来。似在迎合着他,又似在拒绝着他。

    “溪儿,我会对你负责的!”寒儒澶暗哑的说道。他想要占有她,他的脑海中只给了他一个这样的信息。可是,在占有她之前,他必须要对她负责在先。

    “寒哥哥,你若想要负责,就别给我再继续下去了。我安昕溪又岂能成为那种让人先上车,后补票的女人?”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合并着双腿,慢慢的往床顶挪去。

    “溪儿。”寒儒澶低低的叫道。溪儿这般,又岂是他所能琢磨得透的?要负责,就不要他碰,这是什么歪理?难道他还能因为不要负责,就彻底的去占有她吗?

    “寒哥哥,溪儿叫你寒哥哥,是溪儿纯粹的将你当哥哥在看待;可是,溪儿叫你儒澶的那刻,溪儿是将自己当你的夫人看待了!寒哥哥,你自己清理伤口吧!溪儿要去沐浴了!”安昕溪低低的说道。她拽起一地的衣服,飞奔而去。他既然不明白她的心意,那么她如此挑明了,那他可真的就明白了?当年她只是不想失去依靠,才紧紧的抓住他那棵参天大树,是她太自私了!

    “溪儿。”寒儒澶低低的叫道。他不曾想过这些,原来溪儿当年并非是将他放在心坎上的。那他还愧疚干嘛?心,在这一切释然了!从此以后,他们只是两条道上的平行线,永远都不会在感情上有所交集。

    “寒哥哥。”安昕溪低低的叫道。浴桶中,她的思绪在飞扬,十四年前的初次相见,一直到现在的点点心动。为何她欲要在他身下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时,她又退却了?

    “溪儿,今夜要去接你穿的衣服,要一起去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他来此,只是为了通知她一声,今夜他会下山。

    “不了,反正一年后都是要离开的,到时再见又岂不是会更好?”安昕溪低低的说道。谁来还不知晓,她又何必去凑这份热闹?要是撞上灏哥哥,她岂不是又得躺上一个月了?

    “溪儿,寒哥哥明日去寒暄屋闭关修炼。溪儿,你自己好好的照顾自己。寒哥哥这一年都不下山了,你可以学着自己破解五行八卦阵。”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已经长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那是好事儿。他旋身,潇洒的离去。

    “寒哥哥。”安昕溪低低的叫道。他说好要陪她四年的,原来他也是个食言而肥的男人啊!算了,就随他去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