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三十六章 疑公主,师徒抗

章节字数:2932  更新时间:12-07-06 1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溪儿,我们又见面了!现在外面已经有好几路人马在找你了,师父、大师兄、三师兄,他们都在找你!对了,还有二师兄虽然没有亲自出马,可也是派来了一队衙役到处拿着你的画像在找你啊!不过呢!我想他们短时间内是不会找到你了,我派出去了很多带着银面具的妙龄女子走在了大街上,正好可以混淆他们的追踪路线。而且那些个女子都是一个、一个被我放出去的,溪儿怎么不说话了?是无话可说吗?”安帜戚邪肆的说道。他喜欢看着溪儿惊慌失措年的脸,可是那面具却怎么也摘不下来。所以,他就效仿着也在那些个妙龄女子脸上涂上了血。只要看到他们其中一人脸色有异,他就能让溪儿的容颜出现在他的眼前。

    “溪儿,你真的不愿说话吗?”安帜戚邪肆的说道。他用手轻轻的托起溪儿的下颌,眼眸中闪过一丝阴狠。

    “四师兄,你想让我说什么?说着我对你的恨,还是怎么地?可惜,我连看到你这张脸都觉得恶心!”安昕溪无意识的说道。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为何惧怕着这个男人?他们无非是同姓罢了,难道还有其他的纠缠吗?

    “既然恶心的话,那么就让我看看我对你而言到底能恶心到什么程度去?”安帜戚冷冷的说道。他狠狠的吻着她的唇,等待着她该有的反应。可惜,等来等去,却等来了她汹涌的泪水。

    “昕儿。”安帜戚呢喃着叫道。为何她会让他有了瞬间的熟悉感,她到底是谁?

    “滚开!我不是昕儿,你不许这么叫我!”安昕溪急切的说道。他明明在刚刚看着还不认识她的,为何他吻上她的那刻,她只觉得屈辱?吻过之后,他又那般的叫她?

    “你不叫寒溪,你到底是谁?你这只会魅惑男人的女人,你觉得你不说实话,我会让你好过吗?”安帜戚邪肆的说道。他冷冷的看着她,满腔怒火。他却还在拼命的压抑着,内心有个声音告诫着他,不能伤了她!不然,他会怎么样?那个声音为何没有告诉他,伤了她后,他会怎么样?他讨厌如此的被动,更讨厌让他如此被动的她!

    “就算我说了,你又岂会让我好过?可是,我告诉你,你若侵占了我的身子,我早晚有一天会让你死得很难堪的!”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怕极了他会侵占着她的身体,那是她所不愿的啊!

    “为了我日后的福气,我就不对你怎么样了!现在,你告诉我,你想要怎么样?”安帜戚邪肆的说道。他贵为一国的太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也就是为了吓唬一下她罢了,怎么可能会真的对她怎么样?

    “我不想怎么样!安帜戚,你让我走,好不好?”安昕溪哀求着说道。要是游哥哥真的痴傻到为每个女子去试一下的话,流血过多可怎么办?

    “你在担心着谁呢?师父?大师兄?三师兄?还是那个可能躲在背后的二师兄?溪儿,你的桃花运可真不错啊!”安帜戚邪肆的说道。就是因为这么一朵桃花在,他才想要她夭折了。

    “大家可都是同门师兄弟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安昕溪冷冷的说道。他太过分了,既然比二师兄更过分。

    “他们可没有将我当做是同门师兄弟般的看待着啊!怎么,那个人不会是每日在寒峭山苦等你五年的三师兄吧!”安帜戚啧啧称奇。不过,他倒是可以让人立即抓人了。

    “你这样做,到底有什么好处?我要是你,我定会选择立马放了我,以免招惹到了是非!你以为他们不会怀疑到你的头上吗?那你可就错了,他们只是不想放过任何一次机会罢了!”安昕溪冷冷的说道。若非是必然,她又怎么会哀求着他放过她?

    “你对他们挺自信的啊!是不是舍不得你的游哥哥?我这就派人去将他给带来了吧!”安帜戚邪肆的说道。看来,三师兄的五年苦等还是没有白费啊!看她现在都担忧成什么样了?

    “你何不将师父也给抓来了?指不定,在他的身上,你会得到更多你所想要的东西呢!比如说,我安昕溪是不是你的亲妹妹!”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很气恼,他既然如此的威胁于她,那她又岂会那般轻易的放过于他?

    “你胡说些什么?你怎么可以姓安?安是国姓,只有真正的安家人才有!我父皇就我一个儿子,你凭什么说是我的亲妹妹?”安帜戚冷冷的说道。他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手下一点都不留情面。

    “你如此确定你的父皇没有在外寻花问柳吗?那么这个又是什么?别告诉我这条项链也可以凭空出现的啊!”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直接拽住脖颈处的项链,摊在了安帜戚的眼前。

    “你定是哪里偷来的!”安帜戚阴狠的说道。他直接拽过项链,完全不想其后果会是怎么样?他刚刚无意识的叫她昕儿,到底是为何?

    “安帜戚,你过于放肆了!你就不怕我将你逐出师门吗?”寒儒澶低低的说道。一阵风过后,他直接连带着项链将溪儿给搂在了怀中。

    “只要一经得到我是缨迈国公主的证实,那我就有了足够的勇气对抗着他了。寒哥哥,你且带着他们回去,我无碍!”安昕溪甜甜的说道。事情总该是要解决了的,只要他们走出了这扇门,那么她可能是缨迈国公主的消息也会在大街小巷中传播出去。他安帜戚再权倾朝野,那不会对她太过于下毒手。

    “安昕溪,你会认为我会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吗?”安帜戚冷冷的说道。全到齐了,果然全到齐了,他倒是小瞧了安昕溪的本事啊!

    “我的人就站在这里,我要的不过是一个认可。然后,我会以公主的身份出去和亲。你确定着缨迈国不会出现危机吗?四面楚歌,在每朝每代都会出去,有了我这个公主,对你们没有任何的危害!”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想要亲眼看看,她的娘亲到底是爱上了一个怎样的男人?既然爱到肯为他生下她,最后又是什么原因让她舍弃了刚刚出生的她?

    “我们缨迈国的郡主何其多?还怕没有和亲的人吗?”安帜戚冷冷的说道。今日她必定是要死的,他自然就无需怜香惜玉了。

    “如若是我伊埠国攻打你缨迈国,我自是要正牌公主和亲的。安帜戚,你确定你站在我的地盘上,你能斗得过我?我们谁赢谁输,是不是你该在心中好好的衡量一下了!”段蛊灏冷冷的说道。溪儿可真会给人惹麻烦啊!不过,若她是公主的话,那么她与游曜炯走在一起的机会就小了一半了,他真的打心眼里不喜欢他们两在一起。

    “段蛊灏,你既然威胁于我?你觉得我会让你称心如意吗?”安帜戚冷冷的说道。该死的安昕溪,还真会勾引男人啊!

    “你觉得此时的你,有资本跟我讨价还价的吗?”段蛊灏冷冷的说道。缨迈国的人都是死要面子的人吗?明知识时务者为俊杰,可这个安帜戚偏偏就不识时务。

    “我没有资本,不过有了安昕溪,我就有了足够的资本了。”安帜戚邪肆的说道。他不慌不忙的坐下来品茗,淡淡的扫视着他们。除了师父说了那么一句话外,就属段蛊灏的话最多,这还有两位半个字都没有说得呢!

    “很抱歉!溪儿现在在师父的手中,你还拿什么来要挟我们?”游曜炯冷冷的说道。只要溪儿在师父那里,他就什么都不怕了。

    “我想她定是想要她的公主身份的,所以,我的筹码还在我的手中!”安帜戚邪肆的说道。她一个孤儿,既然还跟着几个男人定是不便的。所以,他料定她会跟着他走。

    “溪儿,你也是你所愿的吗?”游曜炯疑惑的说道。溪儿想要与他分开吗?他们不是已经说好了,怎么能说变卦就变卦了?

    “安帜戚,我跟你回去!只是,在你没有离开这里前,我不负责跟你呆在一起!”安昕溪冷冷的说道。若非是没有办法,她也不想跟着他回去。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在离去前,也必须无条件、不反抗的为我做一件事!到底是什么事儿,我就暂时不说了。你看,可行?”安帜戚冷冷的说道。他要当着天下人的面羞辱她,看她回去后拿什么来对抗着他?

    “行!无条件、不反抗!但是,你最好记住你是我的什么人?”安昕溪冷冷的说道。她直接走了出去,真的是不想见到他。他们都是同门师兄弟,伤了和气也不太好!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