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依依,爱别离  第三十八章 谁盘发,善健忘

章节字数:2889  更新时间:12-07-08 12:0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溪儿,早些休息着吧!要是睡晚了,明天我可不愿意留下来陪你!”寒儒澶低低的说道。站在溪儿的房门口,说什么他都是不愿意进去的。她可不可以高抬贵手,别在拽着他走了啊!

    “寒哥哥,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怎么可以食言而肥?都到我门口了,还矫情什么?”安昕溪暧昧的说道。她真的很喜欢看到寒哥哥窘迫的样子,可惜他的表情就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溪儿,是你硬拽着我过来的!”寒儒澶低低的说道。要不是她执意,他又怎么会跑这里来了?

    “寒哥哥,你说过为我盘发的!”安昕溪哽咽的说道。骗人的,他果然是骗她的。

    “可我没有答应你在房里帮你盘发啊!”寒儒澶无辜的说道。而且,她之前说是在房里等他,怎么好端端的就变成了她直接拽着他进房了?

    “寒哥哥,你说笑的吧!不在房里盘发,那我怎么清楚自己的头发被你给盘成了什么样的?”安昕溪不满的说道。寒哥哥装无辜的样子好萌哦!不行,她还得再接再厉才行。

    “溪儿的怀中不是有一面小镜子吗?乖!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会影响你的声誉,我就在这里帮你梳,可好?”寒儒澶低低的说道。溪儿的心思,还真是难以捉摸啊!她这般,定是有原因的,他要不要点了她的穴道,他早点帮她盘完发,他也好早点去休息啊!

    “寒哥哥,是你心里有鬼吗?”安昕溪含笑着说道。扭曲事实的真相,那也是她的本事之一啊!

    “没有!”寒儒澶斩钉截铁的说道。他的心里该有鬼吗?他没有做亏心事,还怕有什么鬼缠着他吗?

    “那你是怕我吗?”安昕溪疑惑的说道。她定定的看着他,泪光盈盈,似是他的一句话就能掌控住她的眼泪般。

    “溪儿,何出此言?”寒儒澶疑惑的说道。溪儿为何有此一问,问得莫名其妙的。

    “寒哥哥,你若是不怕我,又为何怕跟我单独相处?你不想帮我盘发就拉倒,我找游哥哥去!”安昕溪苦涩的说道。她慢慢的放开了他,后退几步,再转身离去。

    “师父,溪儿有事出去,你为何不跟着?”段蛊灏疑惑的问道。他是来看师父与溪儿的事儿完了没,完了就带师父去他的客房里睡。不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溪儿冲出了别院。

    “溪儿说是去找你的三师弟,怎么会这样?”寒儒澶低低的说道。心在乍听到段蛊灏那话的时候,就蓦地漏跳了一拍。溪儿还真是会瞎折腾啊!既然敢夜出?

    “勋哥哥,你出来玩儿,也不叫上我,太不够意思了!”安昕溪不满的说道。她直接一掌拍在了勋哥哥的肩上,以示她的存在。

    “溪儿,你出来,师父他们可知晓?”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要是师父不知晓的话,他会立即带她回去的。不过,就是她不说,她的沉默也告诉了他答案。他旋身,直接拦腰抱起了她。

    “勋哥哥,别送我回去,好不好?就让我跟着你,反正早回去、晚回去都是要被寒哥哥给训斥的,你别狠心的丢下我,好不好?”安昕溪可怜兮兮的说道。她整个身子都紧紧的攀附在他的身上,他要是还能丢下她,那她就该自我反省了。

    “溪儿,你快下来!”冷皑勋冷冷的说道。溪儿这般,像什么样子?他现在情愿他是个柳下惠,而非是个正常的男人,他周身都散发出了危险的气息,她到底有没有察觉到?

    “勋哥哥,可不可以不要娶易沁雪?”安昕溪哽咽的说道。易沁雪会管束她,她不要被束缚住。

    “溪儿,为何?”冷皑勋冷冷的问道。溪儿为何会突然间蹦出那样的一句话?她不该说出这句话的啊!

    “因为这里,疼了!”安昕溪啜泣的说道。她指着心脏处,示意着她的心疼了。要是易沁雪成为了下一个舞尘吟,那么她会不会成为易沁雪的眼中钉?

    “溪儿!”冷皑勋惊愕住。看向溪儿的眼神中充满了负责,溪儿她到底清楚她在说什么吗?

    “勋哥哥,是不是没有盘发的女子,就不能出嫁?”安昕溪哽咽的说道。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么她还是会选择不嫁的吧!

    “勋哥哥为溪儿盘发!”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脚步轻移,他闪进了一家客栈。要了一间上房,就直奔上房。

    “勋哥哥也为易沁雪盘发了吧!”坐在铜镜前,安昕溪低低的问道。看着身后的勋哥哥,她心突地加快了半拍。

    “没有!”冷皑勋冷冷的说道。拿出怀中的一只紫色的蝴蝶簪子,横插入溪儿的发间。她就像蝴蝶一般,本该在空间自由的翱翔。折断了她的羽翼,她的心会很痛吧!

    “勋哥哥,溪儿可是一个轻浮的女子?”安昕溪低低的问道。看着被盘好的髻,她感怀不已。若是有那么一个男人,能为她盘一辈子的发,那么她也愿意嫁了。

    “溪儿,你为何有此一问?”冷皑勋疑惑的说道。很少有女子能承认自己的轻浮,溪儿敢作敢当,倒是让他觉得很钦佩的。

    “我与寒哥哥,只有最后一道防线没有冲破了。我与游哥哥,我许了他一个可能没有希望的未来。现在,我既然祈求着你,不要娶易沁雪,我是不是一个很轻浮的女子?”安昕溪低低的说道。这般的她,还能得到未来吗?

    “溪儿可有想过,也要许勋哥哥一个未来?”冷皑勋冷冷的说道。他不是一个善于表达的人,但他知晓,今夜若是在他身后的女子换成了是他人,只要就已经没命了。

    “勋哥哥?”安昕溪惊愕的叫道。勋哥哥他刚刚说什么了?是她听错了吗?未来?勋哥哥不是知晓她想要的是什么吗?

    “溪儿,今夜的溪儿,是勋哥哥的!”冷皑勋暗哑的说道。他不想这样的,可是他再也按耐不住想要她的心。狠狠吻向她的那刻,他不自觉的发出了满足的喟叹声。

    “勋哥哥。”安昕溪心中默默的叫着冷皑勋。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突然到她完全的没了反应。整个身子都被放在了床榻上,而她还是没任何的反应。

    “溪儿,你对勋哥哥没有感觉吗?”冷皑勋暗哑的说道。他都快被她给逼疯了,她既然没有给出任何的反应?

    “勋哥哥,溪儿该有什么感觉吗?”安昕溪久久从怔愣中清醒过来,才疑惑的反问道。

    “算了,溪儿一个人能行吗?寒哥哥有事儿,你就乖乖的在这里睡觉吧!”冷皑勋挫败的说道。仅仅是一个吻,都能让他迷失了自己。可是,他知晓他不该这样。刚刚,他是闻过了她身上的药味,才如此的冲动。现在他该做的,就是纾解,而那个对象定不会是她。

    “勋哥哥,溪儿怕!勋哥哥带上溪儿吧!”安昕溪哽咽的说道。他这是怎么了?干嘛要急着走?

    “溪儿,你这般,可真是为难了勋哥哥。勋哥哥是有急事,要不勋哥哥送你回你灏哥哥的别院?”冷皑勋无奈的说道。他之前就不该碰她的,他怎么就那么轻易的受她蛊惑了?

    “不要!我不要回去!”安昕溪大吼着说道。回去干嘛?等着被训斥吗?

    “溪儿,听话!你若是不听话,勋哥哥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冷皑勋冷冷的说道。这么不听话的溪儿,还真的是让人头疼呢!

    “我不要你带我回去,我今夜就在这里睡了,请你滚出去!”安昕溪冷冷的说道。他既然不想呆在这里,那么她也无话可说了。她本就承认自己是个轻浮的女子,那么就任由着她继续下去吧!也许,她还因此而让安帜戚放过她。

    “小二,给我抬五大桶冷水上来!”冷皑勋大吼着叫道。“砰”的一声,他将门当成了发泄的物品。

    “勋哥哥不是说溪儿今夜是你的吗?你又何需出去找女人?又何需故意让小二抬水上来?”安昕溪哽咽的说道。勋哥哥的样子好吓人啊!他这到底是怎么了?

    “安昕溪,你给我清醒一点!你能将你刚刚的话再说一次吗?一字不落的再说一遍吗?若是不可以,就请你不要将话说得如此暧昧,我会变成这样都是你的错!”冷皑勋气急败坏的说道。她明明不清楚她自己在说什么,他又怎么敢碰她?

    “勋哥哥,我还能活多久?”安昕溪低低的问道。勋哥哥说得没错,她是不清楚她上一句说得是什么?她还这么的年轻,就如此得健忘,她该是活不长久了吧!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